老板好大进不去了求求你*扛着他的腿进出已爽到不行

  老板好大进不去了求求你*扛着他的腿进出已爽到不行我心道洛神向来稳重,若无把握之事断然不会去做,加之身怀绝技远非常人可比,原先担忧之情便也淡了,毕竟眼下紧要之事,还是要解决了眼前这契沙的狼群之危。

  我道:“族长,她暂且无事,不过还请您速速准备柴火,堆在部族毡房十米开外之地,狼群最为畏火,可暂保附近平安。”

  雨霖婞这时领着阿却等一干墨银谷弟子过来,皱眉道:“族长,这些畜生从哪里冒出来的?”边说着,边翻身上马,阿却将绯剑递给她,她的绯剑软若游蛇,薄若蝉翼,搁在腰间缠好,捉了缰绳便作势欲走。

  阿尔真叹口气,脸上敛着阴沉,无奈答道:“都是从龙沟里出来的。”

  我和雨霖婞对望一眼,心下了然,也不再多说,开始着手准备退击狼群之事。

  族里其他精壮汉子都去取柴火,酒水一坛一坛地往柴火上倒,火把一点,顿时火舌肆意,映红了天空。估计狼群远远见了火光,都被震慑了一番,四周狼嚎声此起彼伏,一层层翻涌,宛若最为凄厉寒心的波浪。

  点火之后,众人分成四支队伍,喀沙带了一队往东,索尔罕带了一队往西,雨霖婞带了墨银谷弟子往北,我则带批人往南去寻洛神。

  我踩着马镫翻身上马,挂了锦瑟到马身一旁,阿尔真照我嘱咐递了一壶箭和一张弯弓,另带一壶酒与我。准备妥当后,我急忙一夹马肚子,那骏马一声长嘶,便带着我风驰电掣般掠了出去。

  我原先瞧着周围狼群绿眼密集,以为它们已然欺到附近,谁料打马奔了一阵,还是不见狼群露脸,听旁边契沙小伙子解释一番才知道契沙地理奇特,瞧来物事可能在附近,实际上的距离却是离得远了,而且它呈一个圆形,颇似中原的八卦之象。

  又奔了一阵,空气中一股浓重的血腥味扑鼻而来,我心道不好,忙道:“弓箭准备。”

  身旁的契沙青年都一众散开,我搭了一只箭搁在弓上,心里极其紧张。

  此时四周一片死寂,雾气沉沉中,目力所及之地也仅是一隅,在附近转圈转了半晌,便见不远处草地上似是躺了一具白色尸体,走近一瞧,发现那竟然是一具硕大的狼尸,浑身皮毛光洁若雪,一双绿莹莹的眼睛不甘心地爆睁着,身旁染着一片血污。

  “白色的狼?”我心中诧异,一是为了这狼的体型,二是为了这狼的毛皮颜色。历来草原之狼都是灰黑色,体型较小,这次怎么会冒出这么多白色的大狼来?

  仔细翻看了一番这白狼的伤口,一剑毙命,不消说,是洛神留下的。

  “洛神!”我边策马边喊,一路上狼尸越来越多,三三两两地横陈在地,瞧得我心里更是擂鼓也似。忽然耳边一声呼啸,却是一道白影自前面一扑而至,带起腥臭的风,我急忙下意识后仰着一倒,自那白影肚腹下擦过,躲过一劫。

  情急下锦瑟早已拔出,我稳住惊慌的马回头一瞧,便见一匹白狼刮痧着爪子,口中喷出白色的雾气,正虎视眈眈地在面前盯着我。

  “该死……”方才若是一个不慎,估计便被这畜生给撕成两半了。

 文学

  那白狼哪里能容得我喘气,又展开攻势闪电般欺了过来,大口一张,露出森森尖齿,瞧准我身下马的脖子便要咬去。我急忙勒过马头,锦瑟在空中打个转,朝着它劈了过去,它方才只顾着猛扑,躲闪不及,跌在了地上,趁此当口,我急忙又搭了一支箭射将出去,只一个瞬间,便贯穿了它的咽喉,它哼也没哼一声,便躺在草地上没了生气。

  我擦把冷汗,耳边又是“嗤嗤”一道利箭的裂空声响起,我以为是追随我而来的契沙勇士,定睛瞧去,却见远处一抹白影端坐马身,灼灼倩影,正在与几只白狼周旋,正是洛神。

  此时一连四只白狼矫若闪电,分成四路朝洛神扑了过去,洛神同时取了三支箭搭在弦上,将弓一横,三箭齐发,转瞬便撂倒了三只,随即手抓着马鞍,身体侧在一旁,另一只扑来的白狼扑了个空,身子还未落地,便被随后而至的巨阙斩成两半。

  我瞧着远处的白衣女子,心中欣喜,忙策马奔了过去,途中一只白狼又宛若鬼魅般冒出,朝我蹿了过来,连忙顺手搭箭又射翻了一只。我扭头去看,只见不知何时起,附近绿莹莹的眼睛越来越多,亦是越靠越近,狼群仿佛疯了一般,正潮水似地朝我这边涌了过来。

  这时,洛神朝我这边望了过来,原本平静的脸上忽然涌起恐慌之色,我见她嘴巴张了张,风声极大,将她的话语送到我耳边,却是一句:“小心,射那只头领银狼!”

  头领银狼?在哪里?

  我勒住马,冷不防身下骏马痛楚地嘶鸣一声,竟是齐齐折了腿倒了下去,我从马身上跌了下来,吃痛之下发现却是又一只白狼从旁冲过来,咬穿了马腹,此时那柔软的马腹被那只白狼撕开,肚肠血水堪堪流了一地。

  狼这种动物,最是阴险,惯于偷袭,且最喜欢盯着猎物的软处下口,比如人的咽喉,比如马的肚腹,都是薄弱之处。

  “清漪,快跑!”洛神在远方搭箭,呼喊间,一举解决了偷袭我的那只白狼,而我跌在地上,在那声喊叫中,却见到了人间最为可怕的场景。

  不远处正巍巍然立着一只庞然大物,竟是一只约莫一人半高的银色巨狼,它的出现似是撕裂了四周蒸腾的雾气,华贵鎏银的皮毛下,衬着最为矫健有力的骨骼肌肉,我望着它,脑海里闪现的字眼,除了可怕,还有高贵美丽。

  我喉中滑动一下,手脚都有些发软了,颤巍巍伸手去摸箭壶,里面竟然只剩下最后一支箭。只得咬牙含口酒喷在箭头上,火折子一点,那箭头便嗤嗤然地冒出一簇火焰来。

  我将箭搭在弦上,对着那月下银光流转的巨狼,拉开了弓。

  巨狼身后衬着的那面灼灼银月,那么大,那么圆,似乎从地面上腾空而起,要将我的眼眸充得满满当当。

  离弦之箭腾空射出,在空中划过惨白的弧线,下一瞬,那箭仿佛失了力道,被一张遍布尖牙的巨口衔住,生生咬成两截。

  “嗷呜--”银色巨狼对着圆月长啸一声,转而爪子转向,急速朝我飞奔而来,我还未看清,一片昏暗便压在了我的头顶,那山一般的野兽,伸出一只爪子,搭在了我的胸口,一双血色巨眼冷冷地自上睨着我。

  它眼中敛着莫名的神情,似是疑惑不解,爪子停驻在我的命门之上,却不曾发力。我在下方愣愣地盯着它流泻下来的银色毛发,额际一抹燃烧的火焰图案,分外熟悉,心跳似猛地停住了。

  --娘亲,傲月它跑到哪里去了?

  --你爹爹将它带去见司函大人了。

  --不要,我要傲月陪我玩,娘亲,你快些要爹爹回来啊,我答应傲月要给它画成年礼记的火焰图案的。

  --乖,莫要胡闹。

  --傲月,傲月它是我的,我要它陪我玩。

  “傲月……傲月……”脑海中这个词不停地重复着,头疼得厉害,仿佛有许多模模糊糊的人影在白惨惨的世界里来来回回,随即他们都倒了下去,世界又变回了一片血红。

  待得我回过神,发现不远处围了一圈人,洛神和雨霖婞她们都站在离我几米开外,脸上挂着惊骇的表情,耳边吱吱呀呀,都是弯弓搭箭的声音。

  洛神一双冷眸朝我这边扫了过来,箭头瞄准之后,伸手,便要拉开巨弓。

  银色巨狼不为所动,依旧将巨大的爪子搭在我身上,我艰难地踹口气,无力地抬起手,道:“不要,洛神,不要射它……”

  雨霖婞大惊:“师师你疯了么!这畜生是要吃了你!”

  “清漪……”洛神迟疑半晌,终究是放下了弓箭。

  “它……它不会……”我吃力地摇头:“它不会伤我……它是我的,又怎会伤我?”

  说着,哆嗦着伸出手去,摸上那巨狼纯银披挂的白色毛发,它鼻中轻哼一声,猩红色的眸子宛若泣血的宝石,连里面印出我的影子,也是红惨惨的。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原创文章,作者:宇,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qiuxieku.com/1771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