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蒂被吸得异常肿大双性*和你用尽所有的姿势

花蒂被吸得异常肿大双性*和你用尽所有的姿势只可惜那张脸,分明美得不似人间之人,落在我的眼中,却是令人掉入冰窟的恐惧,惊悚。仿佛无数冰凌子正从我身体内激射而出,我的思绪都飘得空了,奈何我见着这世间许多怪力乱神,却无法去相信眼前的事实。

  这白衣女子,俨然和主殿所立的楚王妃玉像一模一样!

  原来洛神在我手心写的“楚王妃”三字,不是指的那水晶棺中的女子,而是指的那对着逝者婉转倾诉的伊人!

  “她是人,是鬼?!”雨霖婞此时提了绯剑,与我和洛神并排站着,凑到我耳边悄声道:“我长这么大,可第一次被吓破胆,这是唱的哪出啊,太惊悚了。”

  那边女子柳眉微皱,脸上是令人参不透的迷蒙表情,淡淡道:“偷偷摸摸在说些什么,我自然是人。”

  “你……你可是那楚王妃?”我的话语不可抑制地变得结巴起来,瞧着那酷似的脸,暗想自己此时当真是疯了,竟然还能站在这里与她攀谈起来。

  “以前是,如今却不是了。”楚王妃道。

  此话一出,在场的人无不发出惊叹,那些墨银谷的弟子纷纷交头接耳,我也好似被一把大锤给锤住了胸口,果然,果然,那《玉梭录》里的记载并非子虚乌有,世上果真有那长生不老之人!

  我感觉以前身在蜀地时的避世闲情早已经散得干干净净,我被迫走进了一个光怪陆离的世界,也渐渐习惯了去慢慢接受这许多的匪夷所思,若是以前,我就是做梦也不会想到自己有这么一天:我竟会与一个活了千年之久的人站着交谈。

  我嘴唇抖了抖,接着低声问道:“这陵墓本是楚王为你修建的,为何那玉棺里躺着的,却……却是别人?她……她是什么人?”

  天知道我此时是多么希望她能接着解答我的疑问,这一堆的问题堆叠在我心口,生生堵得我气闷。转念又想,对方可是活了千年的王妃,我当真如此天真,要和她促膝长谈?

  楚王妃闻言,娇笑一声,道:“你胆子倒挺大,问题也多。”回头望了眼那水晶棺里安睡的美人,眼眸越发深邃起来,接着幽幽道:“她,是我的爱人。”

  话音刚落,墓室里霎时安静了下来。

  “可是你……你们两个,是……而且,楚王不是……”

  这可太混乱了,我心里暗道。

  “都是女人,是么?”楚王妃轻笑出声,截住了我的话头,道:“我若喜欢她这个人,却还要分什么性别?”

 文学

  听了她淡然自若的话语,我脑海中蓦地浮现出壁画上那一对天造地设的璧人,原来那些情景都是虚影,只是楚王他自己修造陵墓时臆想的么?难道她,从来就没有爱过他?

  脑海里回响起方才在玉棺中听到的那些深情款款的话语,霎时明白过来,这女人,只是为了另一个女人,竟然守了千年。

  只是一人已逝,一人长留,这般凄凉痛楚的长生,要来,又有何用?

  我想法偏转,瞥眼却瞧见洛神好似什么也没去理会,一双眼睛定定地瞧着不远处的水晶棺,我惊讶地发现,她面具下眼眸流露出来的眼神,竟然是伤怀凄婉的,我从不曾想我能见到她这般的眼神。

  这般凄伤的眼神,使得洛神整个人仿佛都变得陌生了起来。

  “哎,今天可真热闹,要知道这里可许久,没有来过人啦。”楚王妃捋了捋胸前一抹娇俏的黑发,把玩半晌,忽然幽幽叹了口气。

  “影儿她不喜欢热闹,很不喜欢,你们在外面怎样,我不拦着,可如今闯到这来,影儿她会生气的。”她眸中此时投射出淡淡的厌倦,透过那琥珀般的深邃,我仿佛看到我们一干人落到那里面的影子,俨然都成了冰冷的尸体。

  不好,这女人,此时竟然起了杀念!

  雨霖婞也发现了楚王妃突如其来的杀意,咽了口唾沫,强自镇定道:“此番我们……不慎闯入王妃豪宅,实属机缘偷巧,前辈也不需要多送,我们多有叨扰,这便要走了。”

  “走,何必要走呢?留下来不是更好?”

  楚王妃一直都是这般淡淡的口吻,可此时我听来却是一阵毛骨悚然,正暗自心惊,却见楚王妃素手抚上了腰间锦玉腰带上拴着的那只短笛,轻轻将其解下,放在唇边便自顾自地吹了起来。

  那笛音珠玉之质,弥漫在整个墓室,渐渐飘散开来,渺远哀怨,勾得我整个心都颤抖起来,那笛音,便好似那幽冥地府中萦绕而来的勾魂之音一般。

  我终于知道楚王妃为何能如此慢慢地和我们闲聊,因为,对着即将成为死人的人说话,还有些什么好顾虑的?

  在那片诡异笛声中,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由远及近地传来,众人听见那潮水般涌来的声响,脸色泛白,都不知道是些什么罗刹魍魉朝我们这边来了。

  “莫要再吹了!”一直沉默的洛神忽然颤颤道了声,随即从怀里摸出一个绯红的物事,递到了楚王妃面前。

  “我们是来取回一个东西,很快便走。”洛神声音干涩异常,我从旁观察那个物事,竟是一块鲜红色的琉璃玉,雕刻成一只鲤鱼模样,活灵活现,仿佛才刚刚跃过龙门,灵动脱然,实非凡品。

  楚王妃见到那鲤鱼形状的玉佩,原本殊无血色的脸变得更加惨白,立刻停止了吹笛的动作,那嘈杂的声音霎时也消失不见。幸好她此时停下,不然被那笛音引来的,又该是怎样难以对付的主。

  我偷偷去瞧洛神,见她薄唇紧抿,上面一丝红润也无。

  “你……”楚王妃手轻轻抚摸着那块鲤鱼玉佩,举手投足中百般怜爱,随即轻叹一声,瞧着洛神道:“你也和我一样,是个可怜人,你们随我来罢!”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原创文章,作者:宇,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qiuxieku.com/1767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