虐双性细线拉扯花蒂*灌满锁住生殖腔好胀

  虐双性细线拉扯花蒂*灌满锁住生殖腔好胀谁料那睚眦转头瞧了瞧她和洛神,爪子在地上挠了挠,若有所思,那只大鼻子在空气中嗅来嗅去,随即转个身,一双铜铃巨眼流露出贪婪之色,紧紧地盯着我。

  我被那凶光毕露的眼睛一盯,心跳差点漏掉半拍,心说我的娘,你怎么就看上我了。

  只听那边雨霖婞惊呼一声:“难道本姑娘没有吸引力?”这边却见那睚眦卯足了劲头,朝我冲了过来。

  我当时离它最近,原以为雨霖婞会将它引开,一时疏于防范,被那巨兽的脑袋狠狠顶开,这一撞之下,一股劲风便卷着我飞了出去,落地的时候,只觉得五脏六腑都怕是要碎了,背上的骨骼疼痛欲裂,腰都直不起来。

  在这当口,墨银谷的年轻人都拉弓挽箭,利箭如雨般纷纷落到睚眦的身上,我刚想喘口气,却见那睚眦巨兽浑然不管那些朝它射去的利箭,仿佛那些箭头在它坚韧的皮革上面不过是挠痒痒罢了,依旧朝我这个方向猛扑过来。

  耳边震耳欲聋的声响裂空而来,整个承载我的地板都在震颤不已,我瞧得后背一凉,难道我最是细皮嫩肉么你个畜生专挑我下手?

  此时哪顾得上身上被撞的伤,一个鲤鱼打挺爬起,在那睚眦准备朝我张开大口的那一电光火石间,移花步瞬间一滑,堪堪躲过一劫。

  那边雨霖婞执剑大喊:“师师你偷了它什么东西,它这样追着你不放!”说话间早已和洛神两人踏步而来,欲要上前解围。

  我恨恨地朝那红衣妖孽望了一眼,你才偷它东西!我第一天认识它!

  那睚眦兽却不像是第一天认识我,死命追着我绕着这主殿跑,非得要和我叙叙旧的模样,若不是我仗着那旋风般的移花步,恐怕此时已经成了它肚里的点心了。

  我脚下生风,移花步一刻也没有停歇,恨不得脚下能生出双翅膀,忽然我只觉后背劲风扫来,夹杂着一股野兽的腥臭气息,紧接着肩部被一道锋利一划,锥心刺痛霎时席卷而来。与此同时,只听耳边又是叮的一声冷剑交锋的声音,却是洛神上前一步,将那睚眦的长牙压开,我才留得小命,不然,整个半边肩头都要送到那睚眦的幽幽巨口中。

  我跌在了地上,喉间一甜,一股血腥气直往外冲,立时便吐出一口血来。

  这下子我觉得整个身体都热了起来,眼前顿时呈现一片诡异的红色,此时在那片红色背景衬托下,两个模模糊糊的女子正缠着一只巨大的阴影打斗,只是转眼间,那个巨大的身影又气势汹汹地朝我奔来。

  我死死地盯着那飞速逼近的大家伙,耳边似乎放空一般,什么声音也听不见了,只余下一片空寂。

  这家伙在那一片刺目的红色中瞧来极为碍眼,一个想法瞬间便从我内心深处钻了出来,这想法简直可以说是自己从我意识里爬出来的,格外突兀,甚至惊悚,但却有些熟悉。

  这种想法以前一定是埋藏在我的内心深处,蛰伏待发,终究在今天,它再一次露出了苗头。

 文学

  杀了它。

  我只知道它不死,我便不能活。

  我的心脏擂鼓一般,跳得颤颤地响,一咬牙,双手在地上一撑,一个翻身之下攀上了那突如其来的野兽背部,取出那雕花短剑朝那结实的脖颈便是一阵乱刺,我此时脑子里什么也没有,蹦跶出来的字眼便只有一个,杀。

  那种感觉就像是有人勒紧我的脖子,我的手发自本能浸入鲜血里,那一片涌遍全身的耸动使得我全身都战栗了起来。

  眼前又是一片刀光剑影,如潮水般涌进来的卫兵,富丽堂皇的永乐宫,倒在地上的尸体,摔碎的白玉碗里流溢出来的毒.药,还有那身着明黄锦袍男人的盛怒之容。这些凌乱的场景一幕一幕,在脑海里浮浮沉沉。

  那些场景宛若暗夜里单调重复的皮影,明灭中,死了,又再复苏,都是地狱里爬出来的恶鬼,纠缠着我,撕扯着我。

  青平公主是个妖孽!

  恶鬼,杀了她!

  杀了她!

  她杀了皇后,杀了她,杀了她!

  我整个人都疯狂起来,仿佛是被人点燃了一把火,我只当是不把那火释放出来,我便会疯掉。

  那睚眦吃痛,疯狂地扭动起身子,要把我甩将下来,我左手攥着它的毛发,右手一下一下地刺过去,那受伤的手也似麻木般,一点也不知道疼。狂乱中只听见“咔嚓”一声,那雕花短剑断在这畜生的骨肉里,竟是再也拔不出来了。

  我盯着那短剑的断口,心恨自己也没有件称手的武器。

  这下那睚眦完全被我激怒了,硕大的脑袋狂爆地一甩,我被一股力带了出去,身子悬空,顿时撞到那个楚王玉像上,所幸我一直死死攥紧那极长的火红鬃毛,这才免于跌落的处境。那楚王的玉像轰然倒地,倒地的瞬间我瞥见楚王腰间的佩剑,好像是把真剑。

  这时候也顾不上什么了,右手一伸,捞起地上那把楚王的佩剑,不管三七二十一对着那睚眦结实的脖子便是一下,这剑极为锋利,只听“叱”的一声,剑身没入睚眦的头颅,待得我奋力扯出时,温热的血宛若泉水一般喷薄而出,那睚眦哼也没哼一声,便躺在地上,动也不动了。

  我喘着粗气,抹了把溅到脸上的血,腿肚子都是软的,立在一滩鲜血中,瞧着那地上的硕大尸身,浑身燥热难受。那一片鲜艳的颜色刺痛了我的眼睛,急忙偏头转移视线,顿时看见了呆立在一旁的洛神和雨霖婞。

  “师师……你的眼睛……”雨霖婞此时正颤抖地指着我,好像我是个怪物。

  “我的……眼睛?”我长长呼出口气,下意识地去摸,拿下来一看,却是满手的血。

  “刚刚……你的眼睛……”雨霖婞刚要说,洛神抬手打断了她,我瞧见洛神整个单薄的身子都颤抖起来,似乎格外的震惊,咬紧薄唇怔怔地望着我,恍若失了神一般。

  其他人,个个脸上也都流露出讶异之色。

  瞧着他们惊愕的脸,忽然很希望有人能给我一面镜子,好看看自己此时是怎样的模样,能令他们一个个都流露出这般的表情。

  我思绪电转,觉得很是后怕,好像从天而降一盆冷水,将我从头淋到脚,整个人都僵硬了,透心的凉。这真的是我做的么?整个过程我好像眼里没有瞧见其他人,我只知道我一刀一刀地往下剐,像是在机械性地重复着一种名为屠戮的动作。

  脑海中混混沌沌,黑暗中似乎立着个人,但见那个人慢慢地抬起头来,满脸的血,整个两只眼睛呈现出一种鲜红色,一脸哀怨地望着我。

  那个人的脸,长得和我的一模一样!

  我身子一颤,像是被抽干一般,蓦地跌倒在地。

  这种感觉太熟悉了,以前的日日夜夜,我多么想把那一天发生的事情从记忆里给抹去,却终是无法做到。我每晚都噩梦缠身,受尽各种痛楚的煎熬,若不是昆仑的照料,我那时恐怕早已经精神失常了吧。

  那时候一个人拿着短剑立在空旷的宫殿,四周繁花似锦,琢玉鎏金,一片奢华的景象。

  只是,在这繁华暗枝之下,却躺着一具冰凉的尸体。

  这个百般奴役我娘亲的人,令我娘亲愤愤自杀的人,这个拿着鸠酒强迫我喝下去的女人,我当时就是在这样暴虐的状态下杀了她的么?

  你是杀人犯!你是杀人犯!

  千万种声音充斥着我的大脑,原先的燥热早已被透骨的寒意所取代,我一时傻了,茫然地立着,渴望有人能过来拉我一把。

  “你在发什么呆,快走开!”这时洛神在不远处忽然声嘶力竭地向我吼了起来,转而提了剑朝我飞奔过来,最后留给我的印象便是那凌乱的身形。

  恍惚中只觉得腰身一紧,好像被什么巨大的绳索给捆住,顿时一口气都提不上来,勉强一看,冷汗霎时湿了背脊,脑子瞬间也清醒了,真是才出龙潭,又入虎穴!但见一条硕大的黑蛇下半身卷了我,猩红的蛇信子嗤嗤地吐在我的脸颊旁,那蛇身子一弓,像拖尸体般一下子拖着我朝主殿的侧门游去。

  这一切发生得太快,只知道一路黑暗中磕磕碰碰,碰到地上的突起,就被割破一条口子,两只手在地上刮痧着,好像被烧红的铁水烫着一般,火辣辣的。我被那巨蛇卷麻花一样拖着,全身骨头都快散了架,脑袋晕晕乎乎,就像塞了一团棉花。

  这时候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传来,紧接着就听见耳边一道似裂帛撕扯开的声音,卷着我腰部的力道霎时松开,却是那条蛇舍弃了我和一个追上来的人打了起来。

  我晃晃脑袋,好不容易清醒过来,就听咕噜一声,什么东西滚了过来,刚好滚到我手边上。我定睛一瞧,差点没吓得背过气去,只见眼前一颗巨大的蛇头,怒目圆睁,蛇头顶上一抹鲜红,和缠绕在凶神身上的黑蛇雕像无异。

  洛神此时就凄凄冷冷地立在我面前,手上的巨阙还在往下一滴滴淌血。我欲要站起身来,不想双腿哆哆嗦嗦的,就和水做的一般,身子一软,又给跌到了地上。

  洛神见了急忙上前一步,手一伸,拦腰将我打横抱起,我的身子霎时跌入她怀里,撞个冷香满怀。

  “你……你做什么?”我一阵面红耳赤。

  “抱你。”她完全是没有丝毫波澜的回答。

  我此时恨不得喷出一口血,我犯蠢么?难道看不出你在抱我?

  心底一阵羞恼,想想倘若是男子我早就一个巴掌狠狠扇过去了,幸好她到底是个女子。不过说回来,我现在也着实没有刮人耳刮子的力气,两只手无力地垂着,使不上半分气力。

  这时,耳边似乎有些“沙沙”的声响由远而近,就像是绳子划过沙地的声音,光是那频率一致的声响,就叫人心中发麻。

  “什么东西过来了?是那种蛇么?”我听见自己的声音异常沙哑,带着不堪的疲惫。

  洛神凑到我耳边,声音冰冷:“嘘,别说话,还有。”她一边环顾四周,凝神静听,一边口中数道:“一……二……三……六条。”

  六条?算上刚才被洛神斩掉蛇头和上次地道里遇上的那两条,总共是八条。我想起了那甬道的彩绘里放入楚王妃棺木的那八条黑色长蛇,心下了然,这里莫不是那楚王妃尸身所在的墓室?

  急忙环顾四周,却见四周竟然弥漫着柔和绿色,整个墓室四个角落立着白玉支架,上面一个托盘,每个托盘上悬着一颗流光溢彩的夜明珠,正缓缓地吐露出如梦似幻的光芒。中央一座巨大的莲花台,上面稳稳地安放了一具通体晶莹剔透的水晶棺,隐约瞧见里面好像躺着个女人。而在那玉棺的不远处,并排还有一座玉棺,旁边那玉棺棺盖翻向一旁,里面竟然空空如也!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原创文章,作者:宇,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qiuxieku.com/1766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