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身体是我的了*戒尺红肿惩罚奶头

 你的身体是我的了*戒尺红肿惩罚奶头我瞧得心惊,急忙掏出治伤的药粉洒在男子的伤口上,并为他简单地包扎了下伤口,那男子疼得说不出半句话,一味地发出痛苦低沉的呻.吟,奇怪的是他的一双眼睛却始终瞬也不瞬,只是死死地盯着洛神,着实怪异。

  我瞧见这男子的眼神,奇道:“洛神,你认识他?”

  洛神淡淡摇头道:“不认识。”

  “那他怎么那样看着你?”

  “不知道。”这女子,不说话还好,一说话那冰冷的气场便能把人给冻成冰疙瘩。

  我无奈,只得转移话题道:“那我们现在怎么办?总不能丢下这人离开吧,那些怪物还在附近……对了,那些是什么东西?”

  洛神俯身,似是留意了下男子胸前的红莲,有了一刹的失神,随即回答我道:“是饕餮兽,它们耳朵极尖,胃口也极大,是南蛮的禁兽。”

  怎么又是南蛮?这夜叉古灯里参杂的引蛇香原本便是南蛮部族之物,如今且又冒出来个我未曾听闻过的饕餮兽,莫非这古墓和南蛮有些渊源纠葛么?

  只是这墓葬都是严格遵循中土的规格来的,自古以来中土与边疆各族隔阂很深,加上南蛮擅长巫蛊,中土向来忌惮,按理来说是不会混为一谈的。

  我正出神,洛神却早已将男子扶起,毫不避讳地将他的手搭在自己肩头,冷淡道:“疼也忍着,不然就只能丢在这里去见阎王。”

  我原本还为她的仗义救人感到眼前一亮,可随即带出来的话差点没把我噎死,你这冰块救便救,吓唬别人作甚?就不能说点好听的么?不过转念一想若是真指望这冰块口里说出什么温存的话,恐怕我自己也被吓死了。

  那男子靠着洛神,随着洛神的步伐慢慢前进,估计是受伤过度,只是间歇地咳嗽几声,也没说什么话。看他和先前那个死者身上的红莲,估计是属于同一个组织的,只是我避居多年,江湖上到底新生了哪些势力,我是一概不知。我料想对方估计是带了一大队人马进来,此行到底是和我们有相同目的–为了那神秘金箔,还是有着些别的什么原因呢?不过看到男子重伤到话都说不出,我也不忍相问,只能将疑惑生生咽了下去。

 文学

  由于拖着伤员,我们走得很慢,磨磨蹭蹭地在狭长的通道里七转八折,所幸洛神选的路极好,一路走来没有遇上什么危险。眼前骤然宽阔起来,不再是那种阴冷无尽的甬道,我才发觉我们是进到了一间墓室里。

  火折子照射的范围有限,我也不是很清楚这间墓室有多大,只能看见墓室中间修建了一个高台,上面摆放着一具石棺,东西南北四个方位也同样建立了四座差不多的小型高台,高台中央各自放着个什么物事,我好奇凑过去一瞧,竟然是源雅木制作的降妖牌,上面朱砂飞龙舞凤,刻画着汉朝篆字。

  “我没看错的话,这是个诛鬼阵?”我诧异道。

  “师姑娘所言甚是,这的确是个诛鬼阵。”我话音刚落,一个熟悉苍老的声音响起,随即几个身影从黑暗中闪将出来,正是青松子,萧戬,谢龙,成云四人。

  我又惊又喜,上前道:“原来大家都在这里!”

  萧戬几步跃到我面前,只差泪眼婆娑了,抓着我的手激动道:“师师你个倒霉孩子怎么就给迷路了,可担心死萧大哥我啦!”

  成云却在旁笑道:“萧子你少趁机动手动脚的,我还不知道你的心思,快把你的手拿开!”

  我不动声色地从萧戬手中抽离,也是笑得尴尬,转移话题道:“这石棺里是有什么凶物么?值得大费周章弄个诛鬼阵来困住?”

  诛鬼阵,顾名思义便是镇压恶鬼的大阵,施阵时定要借助东西南北四方玄气,加以朱砂做墨,源雅为牌,再者源雅木极其难寻,一般若无深仇大恨不会轻易设下诛鬼这种大阵的。

  洛神放下那受伤的男子,走到我身旁道:“我们阴差阳错跑入这里,发现你不见了,所以暂且在此逗留。这墓室在整个陵墓里显得格格不入,若是供墓主人安寝的陵墓,不会设个诛鬼阵在这里,这阵仗极凶,会将陵墓的龙气风水败个一干二净,如今人齐了,我们现下立即离开此地,以免多惹是非。”

  “听见没萧子?你个鬼崽子还想着打这棺材的主意,小心不得好死呀!”成云一脸阴险地捅了捅萧戬,萧戬则摸摸头,笑道:“你看我这不是忍住了么?这次也真是见鬼,看见啥值钱的啥不能动,你说我今年莫非白虎附体,没有财运?”

  青松子道:“既然大家都齐了,便早些动身吧,此地确实不宜久留。”忽然他瞥见一旁休息的受伤男子,奇道:“这位是?难道这墓里除了我们,还有其他人进来了?”

  我连忙解释道:“道长,的确是有另一批人也进到古墓里来了,这位少侠受了重伤,被我和洛神带了过来。”

  青松子闻言,眼微微眯了起来,目光在男子身上下打量,宛若利刃,忽然间他仿佛看到了什么,目光变得凌厉非常,转眼背上的长剑已握在手中,举剑便朝那男子刺去,我被他突兀的举动惊得呆了,一时间忘了动作,只听叮的一声,长剑猛地被弹了开来,青松子被一股力量逼退,待得站定脚步,怒气冲冲朝洛神道:“洛大人,为何挡我报仇!”

  此刻的青松子仿佛发狂的猛兽,两眼通红,完全不是以往深沉老者的形象。

  洛神立在受伤男子跟前,面具下双眸挂霜,冷冷道:“道长,他已身受重伤,不管有何深仇大恨,趁人之危可是不齿。”

  “咳咳……”那受伤男子此刻刚刚从鬼门关门口转了一遭,咬牙挤出些许字眼,似是十分痛苦:“道长,风骏与……你无冤无仇,为何要对我……下……下手。”

  “哼,无冤无仇?”青松子怒视他,一甩衣袖,质问道:“你说,你是不是墨银谷的人?”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原创文章,作者:宇,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qiuxieku.com/1763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