嬷嬷调教双乳玉势揉捏h*灌进苞宫凸起宫交双性

嬷嬷调教双乳玉势揉捏h*灌进苞宫凸起宫交双性明灭的火光下,四周一切都变得鬼影憧憧起来,孤单的影子随着摇摆的火光慢慢拉长,投射在石壁上,说不出的狰狞。

  我瞧着那墙上的孤影苦笑,如今落了单,自己的影子都怕了么,难道以前不是自己独自一步步走过来的么?

  昆仑曾对我说过,世上鬼怪妖邪固然可怕,可它们再可怕,也比不过人心的险恶阴冷。

  人心,只一招,便能致人死地。

  “嗒嗒……嗒嗒……”空洞的脚步声回响在甬道里,放佛是有什么人一直尾随着我,而实际上我亦明白,这狭长的空间里,不过只有我一人执火前进。

  渐渐地,我发现两边石壁上斑斑驳驳,仿佛涂着一层装饰,有些地方还脱落下来,凑近一看,竟然是一些彩绘。

  我心中不由一阵欢喜,古墓里的彩绘浮雕通常会透露出墓主人的生平讯息,虽然有些过于神化,但还是能大致推断出一些来,如此一来,也就知道这墓里面究竟是葬着哪位贵人了。

  由于这条通道靠近水潭,加上年代久远,彩绘的破损程度较大,只能依稀看出大概内容。

  彩绘的第一幅图描绘的是一场盛大的皇族婚典,一个头戴金冠的男子俯身亲吻一名盛装的女子,那女子的面部有些污损,看不清容貌,不过看那身段袅娜,料定也是倾国倾城之绝色。

  那女子身着的衣服与其他人不同,男子和侍从皆着汉人华服,而那女子穿戴的却并非中土风格的衣饰,身上琅琊铃铛,流光溢彩,估计是来自别族和亲的女子。

  接下来几幅则绘制着金冠男子与女子的日常生活。那男子至少是藩王级别的人物,衣着奢华,从彩绘中显而易见。只是到了后面,画面斗转,却是金冠男子悲痛地坐在塌前,而那女子躺在榻上气息奄奄。接下来最后一幅便是声势浩大的下葬仪式,女子被几名男子安放入玉棺,同时放入的还有八条黑色的长蛇。

  这彩绘描述的都是很平常的桥段,无非是哪位藩王或者皇帝迎娶了外族的女子,倍加宠爱,结果那位女子病故,男子便为她修建了这座安寝的陵墓。不过自古外族和亲的皇族比比皆是,单单凭借这几幅画,我也不能判别到底是历史上哪号人物。

  瞧完彩绘,我刚要接着往前走,却发现前面一个红影迅速飘过,宛若疾电,我霎时心里一个咯噔,我们一行人可没有人穿红色衣服,这来去如风的,到底是什么人?

  抑或,他不是人?

  我不敢往下去想,轻轻将火折子吹熄,以免被对方瞧见,小心走到那红影消失的地方,竟然发现那里是条死路,甬道已然到了尽头。

  我宛若遭受当头一棒,心说难道那红影穿墙去了?

  弥漫的冷气一层一层地擦过我的肌肤,我小心地靠近那面墙壁,生怕那红影忽然从里面扑出来把我一下给结果了。我用手覆上去,很快却发现那里的墙壁比其他地方要有些不同,手感要滑腻许多,不禁哑然失笑,原来这里埋藏了一个暗格机关。

 文学

  我不禁埋怨起自己太过一惊一乍,慌乱中倒把自己的本行给忘了。

  说起机关术,关键是“望,触,闻。”也即眼睛要毒,手感要敏,耳朵要尖。古代机关暗器多以木质零件嵌合而成,配以精巧的齿轮,奇门巧术令人惊叹。自古以来,专攻机关之术的门派不胜枚举,而其中翘楚当数墨家。

  我屏气凝神,一只手在墙面附近摸索,耳朵同时贴住墙面细细谛听,看是否有暗格机关转动之声。

  沉下心,手一寸寸摸索过去,果然不出我所料,寻到一处暗格。我轻轻将暗格里面的拉环一扯,一阵细微的机关运作之声传来,右面的墙也随即开启了一道暗门。

  我急忙穿门而过,惊异地发现那是另一条与方才规模一样的甬道,只是空气中一股令人作呕的血腥味霎时扑鼻而来。拿火折子一照,墙面上四散的血迹斑斑,还兀自未干,不消说,方才这里定是出现过一场惨绝人寰的恶斗。

  进到这里面来的人也就只有我们一行人,我以为是洛神他们发生了什么不测,紧张地环顾四周,见不远处躺着一个人,飞奔过去一瞧,竟然是个素未谋面的男子,满脸血污,脸上表情狰狞,昭示着他临死前经历了常人难以忍受的痛苦。

  他身上绑着倒斗用的一些工具,看样子是个同行中人,一只手臂残缺,断口参差,暗红色的血从缺口处汩汩地流出,瞧得我胃里翻江倒海。男子胸口的一处吸引了我的眼睛,俯身一看竟然绣着一朵血红色的红莲,在四散的血污中显得分外妖异。

  眼下可以断定的是肯定还有另外一批人也进入了这座古墓,这种情况是倒斗的大忌,二虎相斗,必有一伤,更何况是为了古墓里的罕见宝贝。

  我正琢磨,身后忽然传来一阵“窸窸窣窣”的声响,仿佛是很多东西朝这边来了,分明就和方才玉棺里出来的东西发出的声音一模一样,我心道不好,急忙御起“移花步”逃离,估计杀死这男子的凶手便是那些东西,它们原本在附近徘徊,肯定是闻到我这生人的气味又寻了过来。

  我可不想变成地上躺着的尸体那副惨样,只是没命地移动步伐,那可怖的声音越逼越近,移动速度快得惊人,我甚至觉得那些东西就跟在我的脚边,就等着扑到我身上将我撕碎。

  浑浑噩噩中右手被什么东西扯住,我心道是那东西攀上了我的手臂,急忙下意识一甩,谁料没甩掉,倒被一股很大的力气给拖了过去。

  我被拉扯到高处,后脑突然触到了一个冰冷的物事,嗅到一抹清冷的女子香气,顿时心里又惊又喜,道:“洛神?”

  “别发出声音。”身后那人冷冷出声,不是洛神却又是谁?

  一个人摸索许久之后又遇上相识的人,这种喜悦是无以名状的。只是眼前的形势不容我们多说,我调整心情,发觉目前我们是站在石壁上方的一方凹陷的区域,昏暗中也不能确定具体方位。

  远处噪杂的声音渐渐清晰,一路像旋风般席卷而来,我甚至在其中还辨出一些杂乱无章的脚步声,不时还有一声揪心的惨叫传来。

  很明显,我们即将面临一场屠杀。

  声音很快已经到了我们下面,我依稀辨出几只奇怪轮廓的怪物蹲在地上,嘴里发出“窸窸窣窣”的刺耳声响,前面一个奔跑的人似乎用尽了最后的力气,身体一歪倒在地上,嘴里还扯风箱般呼哧呼哧喘着粗气,似是受了很重的伤。

  “畜生!”那人声音沙哑,嘶喊道:“有本事来吃你大爷我……大爷皮糙肉厚,硌不死你的牙!”言罢,喷出一口血,估计是放弃了抵抗,瘫软在地。

  那些追赶他的家伙个头虽然很小,却有大约五六只,一拥而上围住了那人,嘴里发出贪婪的声响,在空寂的甬道里令人毛骨悚然。

  我感到后面的洛神突然闪电般抬手,地上一只怪物顿时发出“吱”的一声惨叫,倒翻在地。

  其余几只察觉到突如其来的危险,纷纷停下动作,在原地转着圈判断危险的方位,我隐隐发觉它们的耳朵奇大,似是听觉极好,怪不得洛神在玉棺附近会叫我们不要说话,只是我们没有在意,倒把这些凶神给请出来了。

  “叱”的一声,又一只怪物应声倒地。

  这下下面的畜生们明显是慌了神,它们凭借声音判别方位,可是我们躲在高处,且洛神出手奇快,还未等它们察觉又恢复了安静,是以它们焦躁非常,叽叽喳喳地发出不耐的声音,却又无可奈何。

  不一会,剩下的几只在原地徘徊,似是对眼前的猎物不舍,拖延一二,却还是一一飞速地跑离了。

  洛神见危险脱离,揽着我跳了下来,波澜不惊道:“怎么跑散了?”

  黑暗中我点起了火折子,火光中洛神的白衣上沾染了点点血迹,宛若雪中红梅,她的周身渲染了一层淡淡的光晕,脸隐在面具下,与古墓相融合,仿佛她便是这地下古城的住人一般,神秘而渺远。

  不知怎的,我此时极其有种欲望想要把她隐藏面容的白玉面具揭开,好看看这女子,到底是个什么模样。

  我被自己这个想法吓了一跳,一时竟也忘记了回答洛神的问话。

  洛神没发现我的异样,接着道:“我叫他们在另一个墓道等我们,等下我带你一起去会合。”

  闻言,我这才明白,原来她这是出来寻我来了。

  正在这时,地上那人咳嗽一声,似是又吐出一口血,我们凑过去一瞧,发现那人竟是个俊秀的青年男子,衣着和我开始见到的那名男子有些相似,不过他是以黑色为主,我特意瞧了眼他的胸前,果然在相同的地方绣着一朵妖娆的红莲。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原创文章,作者:宇,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qiuxieku.com/1763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