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性花唇大开开宫口触手*撞开宫口 双性生子

  双性花唇大开开宫口触手*撞开宫口 双性生子幸好他这句没给洛神听见,不然估摸着不拆骨头也得脱层皮。

  上哨子岭的山路由于前些日子连下暴雨变得坑坑洼洼,以前来来往往很多人经过,依稀能瞧出山路修葺过的影子,倒是道路四周围杂草疯长,我们队伍负物较重,行进得颇有些吃力。

  由于折了匹马,我和洛神只得共乘一匹。我坐在前头被她的手臂环着,偶尔颠簸中不小心跌到她身上,不知道是不是路上吹了风,她身体冰凉冰凉的,我在马上仿佛也被冷得一身鸡皮疙瘩,束手束脚的格外不自在。

  托运小船那几个力夫的管事叫做盘黑,生得五大三粗的,却很是喜欢碎嘴,一路上不停地和我们搭讪,幸好我们这有萧戬这个滑头周旋,一路上语声不断,倒也不无聊。

  “这位大哥,你们这赶急着跑到其华山去是要干啥子呀?以前倒是没多大的事,现在那地头可是闹得凶。”盘黑朗声道。

  萧戬奇道:“没多大的事?这么说还是有事喽?”我听得在意,忙也竖起耳朵听。

  “其华山其实历来有些邪乎,不过有些东西以前也只看撞不撞得上,哪像现在这样进去不死也得缺条胳膊断条腿的。我老黑以前经常跟着去其华山,路上就遇上这么一件邪事,现在想起来还差点尿裤子。”

  这盘黑说到此处还故意顿下来喝口水,吊我们口味,急得萧戬道:“我的哥哥,你就别卖关子了,到底什么事啊?”

  盘黑嘿嘿阴笑一声,道:“那时我帮着东家托运茶叶,我们哥几个殿在后头走,天色也晚起来,四周嗖嗖的风。那哨子岭的地道深得很,也不像现在一般涨起水来。我把茶叶担子从上头吊下来,人刚一落地,便看见地道不远处的左边墙上忽然什么东西亮了,绿油油的发光。”

  我在旁笑道:“许是山沟里的鬼火罢了,不妨事。”

  “这位姑娘,要是鬼火我还倒不怕,几个人挑着担子挑了灯笼就往前赶,以往也没这么晚走过地道,心里不由得有些发怵,我们尽量靠右走,不去靠近那绿色光团,只管脚下生风般地走。等过了那绿光,我心里好奇,想近距离去瞧,只是这一瞧差点没把我的胆给吓破。”

  盘黑说到这脸仿佛暗得厉害,声音都有些颤抖:“我看见那鬼火绿莹莹的,周围看得模糊,就见个白惨惨的女人影子在那立着,长长的头发,一动也不动,我当时吓得没命地跑,连茶叶担子也顾不上了。”

  盘黑话音刚落,我明显感觉环着我的那双冰凉手臂忽然紧了一下,缰绳也往后勒住,只是我背对着洛神,也不知道身后的女子是怎么一回事,难道是被盘黑的话给吓住,有些害怕了?似乎也不是,看架势洛神不知比我强上多少,我都只把它当做寻常鬼事来听,她断也没有害怕之理。

  刚想着,眼前道路顿时变得宽阔起来,四周围乱石堆叠,不远处一个黑黝黝的洞口蛰伏在那,仿佛野兽张开的血盆大口,等待着猎物的进入。

  这时盘黑等几位力夫表情有些不自然起来,许是靠近地道口,都从心底生出了深深惧意。洛神点了些散银子交与盘黑几人,嘱咐他们把马匹都牵回客栈去,那几人哪敢久留,各自牵着马匹便风也似地往山下行去。

  我好奇那传闻中的地道,凑近去一瞧,那地道里头是无尽的黑暗,近处倒是借着外围的光瞧得分明,水位很高,许是混杂了山上流下来的泥沙,水面泛着怪异的浑浊颜色。等到船只入水,成云和谢龙两人各自拿了只桨先跳上了船。

 文学

  余下几人把马上的包袱行头也都搬到了船上,我坐在船尾把干粮和水分装开来,再分放到每个人身上。

  地道里面安静得诡异,只剩下划桨带出的哗啦水流声,渐渐的黑暗越来越浓稠,我们在船头点着两只火把,四周围才勉强能看个分明。

  我心里是从未有过的压抑感,宛若是做梦一般,甚至恍惚中怀疑自己这是漂浮在地府的忘川河上,转而又想到踏入古墓的旅程真正在此时展开,心里俨然是说不出是战栗,彷徨。

  可能气氛太过压抑,萧戬也反常地闭上嘴,手上把玩着自己的飞刀,他擅长短小兵器与暗器,腰间此时缠上了一个皮革质的剑套,里面排满了各类小型的锥针暗器。成云和谢龙也专心致志地瞧着前方,手上同时用力,小船行得还算平稳,而青松子一路上都沉默寡言的,苍老的脸上似有疲惫,正靠在船舷休息。

  洛神的沉默是我所习惯了的,此时她正在擦拭一把长剑,我这才得以近距离端详她手中的武器。那长剑似乎很有来头,剑柄泛着岁月沧桑变迁所镌刻下了青铜古锈,锋口寒光逼人,泛着阴阴寒气,肯定是喂了不知多少活人的鲜血。

  “停……停下!”耳边忽然炸了一声,打破了这长久的静默,我心里猛然一个哆嗦,却见萧戬站起身来指着右边石壁道:“那有蹊跷,云哥你们赶紧把船靠过去!”

  成云和谢龙急忙一起合作将船一点点靠右,随着船越靠越近,我看见那石壁因为长年阴冷湿润,上面爬满了类似青苔样的植物,从缝隙里还不时伸出一些长长的藤蔓,缠绕纵横。我定睛仔细观察,见那植物虚掩下竟然露出一张青面獠牙的怪脸来!

  “这是什么!”我惊得往后一退,船身也跟着晃动起来,萧戬脸色也有些发白,倒是一旁休息的青松子端详片刻,冷静道:“这只是一盏灯。”

  “灯?”

  青松子点点头,探过身去,吹了火折子往那怪脸上方一点,一团碧幽幽的火苗瞬间窜了出来,把四周都渲染成一片诡异的赢绿。

  我深吸口气借着绿光看去,那果真是一盏古灯,下盘灯座被雕琢成一张阴冷的夜叉鬼脸,龇牙咧嘴十分凶恶,两边伸出夜叉的两只头角,里面灯盘里的灯油竟然还未干涸,支持着那团火苗在风中左右飘忽,仿佛地狱里爬出来的鬼火一般。

  萧戬在旁大叫:“难道这劳什子是盘黑那老小子见到的鬼火?这么说那个白衣长发的鬼美女也在附近?”

  我心里霎时一个咯噔,下意识地去看周围,四周水面荡漾,一圈圈光晕散开来,耳边听到萧戬捂住嘴的笑声,不觉怒上心头,该死的家伙□□胡说八道来吓我。

  青松子琢磨半晌,道:“这灯很有些年头,估计这地道也和这灯一般年代久远了,只是这么深的地道,到底是用来做什么的?若贫道料得不错,往里走这种灯定然还掩藏了不少,若不是水位涨得高,平常人们在里面走动,是极难发现上面这灯的蹊跷的。”

  我瞧着这灯,心里忽然有些异样,那绿光就在我眼前摇曳,同时,鼻息间隐隐闻到了一股奇怪的味道。我回过头去,见洛神也左右微嗅了下,嘴唇咬得有些苍白,我见她下意识地握紧了手中的长剑。

  就在这时,我们的船底猛地被什么东西撞了一下,剧烈地摇晃起来,水面漾起波纹,正一圈圈荡漾开去。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原创文章,作者:宇,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qiuxieku.com/1762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