残酷的性变态 拳头交/双拳挙交巨大极限

  “残酷的性变态 拳头交/双拳挙交巨大极限师师姑娘,洛姑娘你们来得好,如今……也就这样了,管他爷爷的什么粽子……马匹的,反正现在也睡不着,一并来……把酒言欢如何?”萧戬见我们过来,挥着手招呼,他醉得狠了,连说话都有些结结巴巴。

  我被这登徒子气得不轻,洛神倒是没说什么,顺势也坐下来,取了酒壶倒了杯酒自顾自地喝起来,萧戬在旁看得哈哈大笑:“还是洛姑娘豪爽,我喜欢!”

  洛神瞧也不瞧他,饮罢,又拿出个干净的酒杯斟满放在旁边,也没甚言语,我在旁看得有些愣,随即反应过来,坐到她旁边,拿了那已经斟好的酒喝了起来。偷偷侧过目光打量着她,这喝酒的女子低着眉,安静地瞧着前方昏黄烛火,宛若没有旁人在场。

  我心里蓦地有些触动,不由得想起前几日那杯沁人心脾的玉液来。

  对面萧戬,成云和谢龙此时已经行起酒令来,我边喝酒边装作漫不经心地端详着不远处喝得脸红脖子粗的谢龙。他是典型的北方汉子,铁青的下巴落落一些胡渣,我想起先前洛神的话,不由暗忖这谢龙模样憨厚,哪里会有什么蹊跷?

  过不了一会,谢龙忽然急得站起来大步疾走出了大堂,萧戬见状,笑得趴在了桌上,成云也跟着笑,我有些奇怪,目光瞥向那一脸通红的两名男子,道:“谢大哥去哪里了?”

  成云醉眼朦胧道:“从晚……晚饭起,我们老大每隔一会子就……闹……闹肚子,到现在还没消停呢,啧……啧,这不又跑……去出恭了!”

  我顿时心中了然,瞥眼瞧了瞧洛神,她此时仍旧没什么表示,悠闲自在得很。

  这两个闹得糊里糊涂,还一个雕像一般坐着,惹得我平白生出无趣之感来。端了杯酒走出大门,屋外依然是浓雾连绵,其中红惨惨地渲染着灯笼的光晕,眼前世界无穷无尽,宛若身在鬼城酆都。

  东边依稀可以瞧见连绵的高山,中间突兀地凹陷下去,后面紧跟着又突出一方山峰,耳边隐隐约约地似乎听到那高山阴影里传来几声野兽的嘶吼声,我心里思忖着,那是否便是怪兽隐匿的哨子岭和其华山?

  忽然,眼前浓雾似是被撕扯分开,接着一个干瘦的老者脚步流云地朝我走了过来,我定睛瞧去,竟然是青松子。这么晚,他这是从哪里来?倘若谢龙是因着在发生混乱时闹肚子未出现在马厩而情有可原,那这青松子又是怎么回事。为何他不但未曾出现在马厩,反而自外归来,是否真如洛神说的那般,其中有什么蹊跷。

  “前辈。”我按照礼数朝青松子揖了揖,青松子有些吃惊,道:“这么晚,师姑娘为何还不睡?”随即看那客栈灯火通明,不时有喧闹声传来,不觉更加惊奇:“发生何事了,怎么客店彻夜不眠?”

  我回道:“前辈不知么?”

  青松子仍是一脸茫然,我低头瞥见他靴子旁沾染了些许泥土,暗黑色。

  “贫道有些私事要办,耽误了些时辰,确实不知。”他说得诚恳,脸上的苍老沟壑纵横,我料想着这般也问不出什么,便把晚上发生的事告知他,他听后是预料之中的诧异。

  “看来此行凶险非常,其实贫道日前也曾为这次倒斗卜过一卦,九死一生。只是有些事情身不由己,我们这行当,其实和刀口舔血差不多,师姑娘还是早些歇息,明日也好有精神行动。”转而他又接口道:“其实这行当女子不沾便好,墓里多脏物,师姑娘和洛大人也该小心谨慎些。”

 文学

  我思想来回,辨不出他这话是何意味,随即冷静地瞧他,低声问道:“道长又是为了什么选择走了这条路?”

  青松子愣了愣,随即爽朗笑道:“适逢乱世,人为财死,鸟为食亡罢了。”言罢,向我点了点头,转身朝客栈去了。

  人为财死,鸟为食亡。

  我听得有些心累,若是我也是为了这般明通通的简单理由该有多好,只是昆仑到现在还被困在尊王手上,我做起事来缚手缚脚,若是他朝一个不慎葬身古墓,不知昆仑又会如何?

  也不知站了多久,倦意袭来,回头见客房的火烛几乎都被掩灭,几个喝酒的也一众散了,大堂里冷冷清清,仿佛晚上的这场惊.变不曾发生,只剩下个小二在柜台上趴着睡得正香,估计是等萧戬那几位大爷喝酒等得不耐,又惦记着关门,撑不住先趴下了。

  我轻手轻脚把门拴好,上楼回到房间休息。

  窗外依旧大红一片,侧耳听隔壁洛神房间也未发出什么声响,耳边静得厉害,不一会儿倦意袭来,也朦朦胧胧睡着了。

  恍惚回到八岁那年,我赶着去凌云阁,连靴袜也没穿,赤着脚在皇宫的御花园飞快地跑,宫里花树开得富丽,却总给人压抑之感。

  我跑得急跌了一跤,痛得厉害,在地上大哭起来。宫人们潮水般聚集起来,立在我周围,他们嘴唇不停地翕动着,窃窃私语,我辨得出那是嗤笑,厌恶,与不屑。

  “知道么?这青平公主原来是个妖孽,把她亲生母亲克死不说,前几日照看她的宫人还莫名其妙地死了。听说啊,是被吓死的呢。”

  “是啊,是啊,想不通皇上为何还不赶紧把她丢了,省得放在皇宫里脏了地方。”

  “听说她母妃原是个民间女子,皇上仁爱宽厚才将她母妃接回宫来,不想待不了多久就死了,当真命薄。瞧瞧,她以为她真是公主呢,不过就是个中途进宫来的民间野种。”

  耳边谩骂越来越多,我脑子涨得厉害,一张张模糊的脸从我眼前划过,我一个个地去辨,眼前的影子又像漾开的波纹一般散去,叫人好生厌烦。

  我依稀听到了昆仑的声音:“漪儿,随我来。”

  “漪儿,随我来……”

  眼前忽然现出昆仑的影子来,依旧是那青衣翩然的模样。我宛若抓住了救命稻草般去握她的手,大哭起来:“昆仑……昆仑……”

  握住我的那双手,是那么有实在感,我带着泪笑起来,还是昆仑待我好,即使世上的人都遗弃了我,我还有昆仑陪着我。

  恍恍惚惚耳边又是一阵清冷的声音传来:“师姑娘……师姑娘。”

  师姑娘?我讶异,昆仑怎会叫我师姑娘?猛地睁开眼,光线瞬间涌进来,眼前赫然是那永远冰冷的一张白玉面具,而我的手,正紧紧地抓着那面具女子的手腕。

  此时洛神就着一身白衣立在我床榻边上,幽邃的眸子里也没甚异样,仿佛一切都未发生过,声音平静道:“该起了,大家在下面等着你。”

  接着不动声色地将手抽离开来,站起身来便转身欲走。

  “等下!你……你听到些什么?”

  我很是尴尬,特别是这般毫无遮挡地暴露在她眼前,急忙出声叫住了她。我许久未曾做这般的噩梦,最近这是怎么了?

  “我什么也没听到。”她却只是简单地扔下一句,随即是轻声关上房门的吱呀声。

  我下楼的时候眼睛有些红肿,萧戬见了我,起身递过来一碟馒头,笑道:“这是怎么了,好好一个美人变成这般?”

  我懒得搭理他,随意地吃着早点。

  成云和谢龙早已经把马匹牵了出来,在门口守候,青松子也坐在一旁,就是不见洛神的踪影。待我吃过早点,几个人便聚在客栈旁边等着洛神,此时正值赶集的开市期,人流已经开始慢慢多了起来,萧戬渐渐等得有些不耐烦,正要出去找寻时,却见一个全身素白的女子分开人流,脚步轻盈地朝这边来。

  洛神见一众人都在,走到旁边僻静处,低声道:“方才我去见了杏花巷的谢老三,他说其华山的洞塌在东头,要过去必须得经过哨子岭,哨子岭中间有个很长的地道,只是连下大雨,地道里水涨得很深,估计得雇条小船才能过得去。”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原创文章,作者:宇,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qiuxieku.com/1761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