囚禁固定在调教椅上扩张h”自虐束缚露出扩张调教

  “ 囚禁固定在调教椅上扩张h"自虐束缚露出扩张调教无事,是我弄错了,早些休息吧。”我顿了许久,终究不耐这无声的气氛,作个招呼便要转身离开,谁知此时马厩忽然传来一声凄厉的马匹嘶鸣声,刺破夜空,紧接着是凌乱的马蹄声,在这暗夜里显得格外刺耳。

  我还未反应过来,洛神早已经一个箭步自二楼栏杆上跃下,速度快得骇人,转眼便推开了一楼的大门,倏然没入了夜色中,只剩下门口两盏大红灯笼,落了一地幽幽红影。我急忙也施展步法紧随其后,谁知刚到门口的石阶便见一个人影从天而降,许是站地不稳,那人脚下一个踉跄,嘴里痛得直哼哼:“哎哟大半夜的,疼死老子了!”

  听声音竟然是萧戬。

  原来他在三楼听到马厩的异常声音,急得穿了衣服便从窗户往外跳,只是轻功火候没到家反而把自己的脚扭了。

  他见是我,急得大叫:“师师姑娘快些扶我一把!”

  我最恼别人叫我师师,世上除了娘亲便再无人这般唤我。这该死的登徒浪子还没认识几天竟敢这般放肆,我气得扭头,也不管他死活便朝马厩奔去。

  一路上雾气忽浓忽淡,只辩得物事大致的轮廓,空气里弥漫着一股腥臭气味,还夹杂着浓浓的血腥味,叫人几欲作呕。

  走到马厩才发现现场脚印凌乱,我们总共有七匹马,数了数只剩下六匹,地上血迹斑斑,貌似是什么大型野兽将马匹给叼了去。我四处寻了寻也不见洛神的影子,此时四周除了马厩里惊马的嘶鸣声,便再没有别的声响,那马匹越是叫得凄厉,我就越是心寒,不知不觉手心便沁出了一层冷汗。

  我蹲下身来仔细观察地上那带血的印记,除了马蹄印之外还有一种不知名野兽的爪印,那爪印硕大,留存的血印显示着那兽掌只有两个锋利的爪子,突兀地伸出来,令我暗暗心惊。

  我几乎能够想象那猛兽就像站在我眼前一般,呼哧呼哧喘着粗气,喷出腥臭的气体,只一个瞬间便能将我撕成碎片。

  我心中正胡思乱想着,突然闻得身后幽幽浅浅地绕过来一丝冷香,下意识瞥眼去看时,却发现肩上搭上了一只素白冰凉的手。

  我吓得猛然站起身来。

  回头一瞧,却见洛神悄无声息地立在我面前,玉白的面具下一双眼幽冷深邃,看得我心里似撒了片冰。

  “被它逃了。”洛神薄唇轻启,听出话语里些许惋惜。

 文学

  “是什么东西?”我许久才缓过劲来,脖子上还满是虚汗。

  “个头很大,我久追不上只得作罢,看逃走方向好像是东边那座山。”

  “那山叫哨子岭,几位客官可莫再往那边追了,马丢事小,命丢可事大。”洛神话音刚落,一名老者手中提了盏灯笼,走到我们跟前颤颤说道。

  我认出这是客栈的木掌柜,他身后还跟着两个人,其中一个模样精壮,另一个身形颀长,只是走路有些跛,正是成云和萧戬两人。萧戬见到我便嬉笑抱怨:“师师姑娘好狠的心,叫扶我一把也不愿,当真是伤人的心。”

  我冷哼道:“这不是能笑能走么,成大哥扶着你岂不是很好?”随即我亦懒得搭理她,向木掌柜询问道:“掌柜的,这哨子岭,可有些什么蹊跷?”

  木掌柜面色有些死灰,在红色灯影照射下越发骇人,声音低沉道:“那哨子岭是本县通往其华山的必经之地,除了一条地道外周围都是峭壁,县里都是通过这地道前往其华山。客官也知道我们薄田县茶叶颇有些名气,而这其中就数其华山上的土壤长出来的茶枝最是喜人。只是两个月前连下暴雨,把其华山冲塌了一块斜坡,露出个山洞,几个茶农去了山上采茶反倒遇上麻烦,就剩下东街的一户人命大,丢了条胳膊才逃了回来。从此以后,这薄田县就不大太平了,这不,大晚上的家家户户都得挂着大红灯笼驱邪,晚上几乎没人敢在街上晃啊。”

  我一听心里有些门路,这其华山,不就是尊王那位下将军挖出金片的山么?

  这时萧戬在旁咋呼道:“哎呀莫不是那底下的粽子出来扑人了啊,这下可不得了了。”

  那木掌柜奇道:“粽子?这位小哥,这粽子又怎么会扑人呢,莫要说笑。”

  粽子是倒斗里的行话,指的是陵墓里的尸体,若是对倒斗无甚了解的,确实是听不明白。

  我怕萧戬再口无遮拦会把我们的老底都给抖了出来,虽然是尊王的命令,若是弄到上头官府也是不好的买卖,未免少生事端,忙使个眼色给成云,成云心领神会,搀着萧戬道:“萧子你脚扭了,何必非吵着要来,来让哥哥回去给你瞧瞧。”没等萧戬出声,便快作几步将他给拖了回去。成云练得一手名唤精钢手的外家功夫,力大无比,这萧戬便像个小鸡般给成云拎了去,半点声都作不得。

  洛神对这闹剧倒是波澜不惊,接着道:“敢问老先生这生还的那位唤作何名,住在县里何处?”

  木掌柜道:“那人叫谢主,我们都叫他谢老三,他家住得不远,就在杏花巷,几位一问便知。”临了又有些担忧道:“几位还是快些回到店里去,晚上还是少出来为妙啊,我这把老骨头,还不知道能经得住多少惊吓了。”

  洛神点点头,朝他打了个躬,拿出一块散银递与他道:“今日惊扰先生了,烦请先生收下。”

  那木掌柜见状,连连推辞:“这可万万使不得,几位刚入了我的店子就折了匹马,老朽实在是过意不去,再拿银子就是大大的不是了。”

  “那权当是我在先生这住店的定钱,我们还得多叨扰些时日。”

  掌柜的听洛神这么一说,这才收下,千恩万谢后提了灯笼一路蹒跚地去了。

  我在旁有些诧异,这女子平时冷冷淡淡的,对这老人家倒是很懂礼数。

  “那明日要去杏花巷打探消息么?”我问她。

  “那是自然,不过现在我还有件事情要办,师姑娘,你不觉得今晚上有些蹊跷么?”她这是第一次叫我师姑娘,令我颇为意外。

  “蹊跷?有野兽出来便是蹊跷了,这不是显而易见的么?”

  “我不是说这个。”洛神顿了顿,抬头向客栈三楼示意道:“三楼住着谁?”

  “萧戬,成云和青松子,谢龙和我们在二楼住。”言罢我忽然醒悟,惊讶道:“这马叫如此凄惨,连掌柜的都一并出来,其他寻常宾客害怕不敢出来情有可原,青松子,谢龙与我们一路,又是倒斗中人,怎么也没见到人影?”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原创文章,作者:宇,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qiuxieku.com/1761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