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的肉榛凿进去热的好爽|隔壁清纯人妻被肉干到爽

 男人的肉榛凿进去热的好爽|隔壁清纯人妻被肉干到爽弗朗茨,从此金发碧眼的人在我这都是会伪装的骗子,别来烦我,我才不要跟你说话;

  伊秋,我这么生气你竟然不管我,甚至问都不问,大骗子,这两天我才不要来见你。

  哼,小提琴我要拿走。

  绝对不会留给你们的——那是我的琴,我的!

  ……

  尽管弗朗茨做得挺隐秘的,但我还是发现了他在偷偷给伊秋写邀请信——这两个混蛋大人连日期都约好了,却根本想不到我身上来。

  明明我已经表现得这么明显了:只要他们愿意邀请我,我可以当做什么都没发生。

  今天又是更生气的一天。

  琴也不想练,天也不想聊,人也不想动……

  我绝不承认我在耍小孩子脾气,也绝不是被抢走重要东西后的不安——伊秋和弗朗茨才不是什么重要的人,我没有嘴硬。

  我也没有害怕被丢下,只是讨厌明明是一起玩的小伙伴,凭什么把我单独划出去。

  所以,都是这两个无良大人的错!

  你们既然能这么做,那我也要用自己的方式反击。

  哼,郊游什么的,我去定了!

  ……

  我去找了塞西莉,她是面包师费舍尔大叔的女儿,是我来莱茵巷后第一个和我玩的女孩。

  自从弗朗茨在我家借住下来后,她会时不时出现在我家楼下,但只要弗朗茨一到窗前看她,她又会一溜烟跑回面包房里。这种躲猫猫的游戏我很早就不玩了,没想到这两个大人能乐此不疲地玩下去……他们才应该六岁,不能更多了。

  我对塞西莉说,弗朗茨邀请她一起去郊游野餐,然后把时间和地点全都告诉她——我偷看了那张信函,其实也不是偷看,毕竟弗朗茨写完之后就大大咧咧放在桌子上,生怕别人看不到一样。

  塞西莉的脸突然红的像烤炉里的火,我似乎能在她身上嗅到面包烤熟的香气……难道是这个假消息超出她的承受范围了?她看起来都要昏倒了。

  我有点担心这位好心的姐姐,刚要告诉她我在开玩笑,并愿意接受一切惩罚时,她突然露出了个喜极而泣的笑容。

  塞西莉说她非常乐意,让我安心把郊游的午餐交给她。

  我突然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了。

  我好想做了件非常糟糕的事,现在后悔已经来不及……

 文学

  不行,“一起去郊游”的计划只能成功,不许失败!

  塞西莉,如果弗朗茨干让你伤心,我一定拔光他琴弓上的马毛,弄断他提琴的琴弦,在他的琴身上刻上你的名字给你谢罪。

  ……

  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会说出那样的话,听起来就像是我要一辈子保护伊秋似的。

  那个女人还需要保护?只有她欺负别人的份吧。

  没来由地感觉到挫败。

  确实,伊秋一直以来都是以一个保护者的形象出现的。我不否认,在她身边,我觉得非常安全。但如果她像故事里的艾柯一样,喜欢上谁之后,我就会失去这份安全吧……

  不知不觉间,雏菊已经散了一地,我也不知道最后那一瓣到底是“她会爱上别人”还是“她不会爱上别人”了。

  ……

  我带走了伊秋,她脸上的表情让我以为她喜欢上了弗朗茨。

  金发碧眼的男人果然是灾难!

  明明那个混蛋已经有了塞西莉了。

  雏菊、千金榆、蜜蜂花,试探、答案、约定。

  我得到了我最想要的许诺,心中无比安定。

  我是如此信任伊秋,因为她绝不会违背诺言。

  ……

  我收回我的感慨。

  什么雏菊、千金榆和蜜蜂花,它们都是灾难!

  还是毁灭吧——

  滚啊——

  这个世界我一秒钟都不想呆下去。

  ……

  到底能有多不靠谱,才能让我们这一行里唯一的成年男人,弗朗茨·洛瓦梯尼先生,在午餐时秘密地掏出一瓶白葡萄酒,一副求夸奖求表扬的样子?

  果然,这个男人一点都不值得我期待。但看在他是为了维护塞西莉的份上,勉强数落他行为不端后就放过他吧——因为我说了她为什么只带了面包,不记得带水。

  塞西莉,你为什么要出来维护他?

  什么叫刚刚你有去采野果——行吧,你们俩是一起的,好气呢。

  伊秋适时递上篮子,并在隔层里拿出几个瓶子,说她备好了水。她站在我这一边:带着小孩子出游还带着酒,的确是很恶劣。

  果然,还是我的老师最靠谱。我感觉自己胜利了一局。

  ?

  !

  伊秋,什么叫“酒这种东西既然存在不合理,就把它消灭掉”?

  消灭的意思是你起开瓶塞,仰头一瓶全部消灭在胃里——看看眼珠子都快掉出来的弗朗茨,还有嘴巴张成圆形的塞西莉,以及失去语言能力的我——这件事,完全可以震惊我一百年!

  “啊,只是一小瓶白葡萄酒,别那么惊讶。我连一瓶伏特加都干过呢。”

  喂,伊秋,你那么自豪的语气是怎么来的?

  你还记得你是个女孩子吗?你的胃是铁做的吧——我豪不怀疑,你能把一整个波恩的男人都喝趴下。

  伊秋,为什么这么能喝酒?

  啊,酒水,这也是大人才能尝试的东西呵。

  ……

  到底能有多不幸,才能让我一天中坠落两次——一次在平地,一次在树上,还全都被同一个人接住了?

  明明我走路很稳的,爬树也超利索的!

  伊秋竟然把我当成公主,有点奇怪和难为情,但如果那是保护我的意思的话,也不是不能接受?

  不,不对,我就不该对她抱有幻想——什么剧本,什么女主角,她的脑子里为什么老是被这些奇奇怪怪的东西占据着?

  虽然……但是,我明明是男孩子好嘛!

  我想快点长大。

  从来,从来都没有这么迫切过。

  *

  ·1779·

  『管风琴,管风琴——赞美上帝,我终于能学弹这样乐器了!』

  -

  开春的时候,我彻底地告别了299。

  真是可喜可贺——

  但,我又开始了740。

  突然,就笑不出来了呢。

  唯一值得庆幸的是,我听伊秋弹过一遍740全集,原速的——令我对某个作曲家突然改观,原来他也是可以写出动听旋律的。

  我为他感到些惆怅,他为什么想不开要去写这么多练习曲。

  是奏鸣曲不好听,还是协奏曲不够有趣?

  明明这一集曲子里,我就发现了他对音乐性的追求,它们其实是非常动听的、有意思的。

  慢弹出来的曲子果然和原速不是一个东西。

  我叹着气,突然斗志满满,我一定要和伊秋一样,用原速表现出它真正的魅力。

  毕竟伊秋那个魔女说过:给她一瓶伏特加,她能比原速再快上七八秒。

  我觉得她不像在说大话。

  ……

  伊秋再一次带我去了教堂。

  在那儿我认识了一位老先生,他说他叫埃顿,是我爷爷的好朋友。开春之后,他的身体好了很多。他问我愿不愿意跟他一起学弹管风琴。

  管风琴?

  管风琴!

  我、我竟然可以开始演奏我最期待的乐器了吗?

  我回望伊秋,她给了我一个“去吧”的笑容。我内心的喜悦再也无法隐藏。

  我高兴地跳起来大喊,即使我知道教堂里禁止喧哗——哦,我都能弹管风琴了,还可能记得这个吗?

  “即使很辛苦,你也愿意吗?”

  “我愿意!”

  “即使每天天不亮就要起床,你也愿意?”

  “愿意、愿意,一百个愿意!”

  我如此兴奋而坚定。

  老先生和蔼地注视着我,似乎对我很满意。

  我听见伊秋对他说:“埃顿先生,接下来就麻烦您了。路易斯是个聪明的孩子,他是非凡的,您一定会喜欢他。”

  耳朵是不是失灵了?

  我不确定我听到的内容,吃惊地扭头回望她的脸。

  伊秋称赞了我。

  温柔地,明确地,坚定地——就仿佛在,说着什么真理一样。

  *

  ·1781·

  『为什么美好的事物终要离去?就像花儿的开落,永远无法长久。』

  -

  为什么上帝在创造生命之后,还要再创造死亡?

  如果是让人懂得珍惜,那我愿意给予亿万次的拥抱与明确的爱意——我很早就知道什么叫失去,因为我能得到的太少,所以我珍惜一切我所拥有的。

  原来比起生离,世界上最痛苦最无奈的叫做死别。

  生离的人只是被距离隔开,他们还处在同一片天空下,还能遥望着星星彼此祝愿;

  但死别的人却被抛弃在两个世界,不会再有音讯,绝无回应的可能,只剩下灰色、麻木和孤寂。

  死去的人,永远停留在过去的时间里;

  活着的人,只能用单薄的记忆去祭奠。

  从那次郊游之后,我一直都记得每年的九月十日要给伊秋送花。

  但今年的九月,我要失约了。

  -

  叮——

  记忆碎片回收:

  【NE:我喜欢大自然,从此刻至永远】

  【NE:得偿所愿的管风琴】

  【BE:死亡……就意味着你只能活在爱你的人心中】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原创文章,作者:宇,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qiuxieku.com/1758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