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娇体软宁初*很爽很粗再深一点

 身娇体软宁初*很爽很粗再深一点青年向伊秋无奈地行了个道别礼,无声地张口留下句“等我消息”后,带上帽子去追偷跑的男孩。

  音乐室瞬间安静下来,伊秋这才后知后觉:她被小狮子单方面先结束授课了,他还带走了那把说好留给她的小提琴!

  小孩子的别扭真的超可爱。

  今天的路易斯比往常要活泼的多。

  伊秋笑笑,没有再去溯源小贝多芬不高兴的原因,也没有丝毫悔改之意——她绝不会反思逗弄小狮子的幼稚行为,更不会发誓没有下一次。

  她只会在郊游野餐的清单里,多加一份橘子糖。

  望向远方的山脉,黛绿和天蓝融洽地重叠在一起。那条边际线在晴空下宛若无形,似乎它们本就是一体,从未分离。

  沐浴在暖光下的少女,怡然地舒活着手臂。

  或许,结伴同行出去走走,是个再好不过的决定。

  ……

  伊秋依照洛瓦梯尼信函上约定的时间,提着竹篮下车来到贝多芬家门前。

  在得知宫廷提琴师是小狮子母亲那一脉的亲戚后,她对带某个小家伙去郊游这项秘密行动的集合点完全没有违和感——毕竟发起者就在目标人物家中借住,定在这即能完美实施计划,又能在真相大白前看到小狮子跳脚嘴硬的可爱模样。

  刚要踏上台阶敲门,洛瓦梯尼正好从室内走出来。

  不早不晚,刚刚好到似乎连上帝都在赞同今天的出行。

  “看来今天的郊游一定会很愉快,伊秋小姐。”

  “毋须等到郊游,我想见到路易斯的时候,我们就已经在愉快里了。”

  两人的寒暄如同哑迷一般。他们目光一对,会心一笑,期待和意味深长不言而喻。

  似乎想起来什么,洛瓦梯尼有些遗憾地说道:“只是有点可惜……路易斯从刚才起就不知道跑哪去了,没办法看到他因我们的会面而展露的小表情——我是说,我们的愉快要稍稍迟到一点点。”

  伊秋笑而不语,再次确认青年和她是同类——希望路易斯更像小孩子,能更活泼可爱一些,能在他们爱的捉弄下展现真实自我的同类。

  “路易斯,慢点……别拉着我跑这么急……面包要掉出来了!”

  活泼清脆的女声像云雀可爱的啼叫,突然从小巷里飞出来。

  伊秋转过身,看见贝多芬拽着一位衣着朴素的少女向他们跑过来。

  少女的发尾缀着一只精致的蕾丝蝴蝶结,她因跑动而微红的脸颊分外招人喜爱。身上的衣裙虽不华贵,却分外干净整洁,领口和袖口处还有几朵精致的刺绣小雏菊盛开。手腕系着和头上相同质地的蕾丝,年轻的甜美与朝气铺面而来。

  她腼腆而生疏地匀着气,从那纤细的腰肢上看,不难猜到里面的束腰可能多紧了一些。

  精心打扮过的少女站在他们面前时,却羞怯地提紧手上的篮子,只敢低头数着地上并不存在的蚂蚁。

  呀,是可爱的小姐姐。

  伊秋眼前一亮。她敏锐地感知到身边的青年呼吸一滞,觉得事态的发展越发有趣了。

 文学

  “喂喂,我把塞西莉带来了呀。弗朗茨,你可是特意嘱咐我去邀请她的参加这次郊游的,我一点都没辜负你的委托哦。”

  男孩子在胸前交叠着手臂,撇着嘴真情实感地认真向青年汇报工作,请他验收。

  “我……我准备了很多种面包……”

  塞西莉细若蚊声地表明自己绝没有不重视这次邀约。

  伊秋诧异地瞥向洛瓦梯尼,用眼睛说话:你改剧本了?

  对方无辜地回以同等的意外:向上帝起誓,我绝没有透露一丝一毫。

  “既然都加塞西莉一个了,我想郊游……多我一个不过分吧?”

  男孩子不安地摩挲着衣袖,他特意逃开他们的视线,却不知这完全泄露了他的心虚。

  提琴家和钢琴老师目光一对,都在彼此眼中读出了同一个结论:看来路易斯跳出了惯性思维,直接自己逆向破题了。

  即使是用谎言——但谁会去伤害另一位可爱少女期待的心呢?他的做法固然绝不可取,却无法否认的确着实有效。

  两个成年人自是看破不说破。

  他们只会意味深长地目视着男孩,微笑着一言不发,让他自己自惭形愧。

  贝多芬很努力地控制着自己的表情,却不屈服认输。

  如果忽略他握紧的拳头和耳尖的微红的话。

  “我……我先把午餐面包放到马车上去!”

  塞西莉察觉到紧张氛围,立马机灵地逃窜上停在街道另一边的马车——那是洛瓦梯尼早早备好的,小贝多芬特意指给她看过。残忍地独留男孩一人面对两位大人来来回回的打量。

  死道友不死贫道被她生动形象地完美演绎,值得一个满分的赞。

  “我从未知道,路易斯,原来你那么渴望能和我们一起出去野餐呢。那么点心篮,就交给你保管啦。”

  伊秋有些好笑地摸着贝多芬的头,一语戳中他的目的后,满意地把竹篮放进身体僵硬的男孩怀里,施施然上了车。

  “其实,路易斯,你不用做这么多的……因为我和伊秋,一开始就没打算不带你去呢——毕竟我们有这个计划,完全是因为你呀。”

  洛瓦梯尼温和地俯下身子,轻声跟贝多芬揭开了真相。

  男孩抬头瞪大双眼,意外、惊讶、困惑、窃喜全都浮现在脸上。

  一切起源于他一次突发奇想的恶作剧。兜兜转转,被他恶作剧的人回馈给他一个恶作剧。而他因生气,妄想用另一个恶作剧打乱他们的计划。结果却南辕北辙,他一直都是被宠爱关照的那个。

  脸颊有些发烫。

  小狮子为自己的行为感到羞愧。他应该要道歉,为无条件信任他的人和爱他的人道歉。

  自省来得如此迅速。

  但他不至于脸红到无地自容,想着逃开他好不容易参与进的郊游。

  或许这就是为什么伊秋提前上车,却留下洛瓦梯尼和他的原因吧。

  “再多快乐、多活泼一些吧,路易斯。”

  “啊,还用你说……”

  男孩紧紧抱着竹篮。

  里面的橘子糖清甜的气息,让他在心里默默地感激了一万次。

  *

  说是郊游,到达目的地之后,一行四人却是诡异地陷入了沉默。

  林间有柔和的光撒下来,森林清爽的味道加上幽静可爱的小道本该教人心旷神怡,却在这样的氛围下令人深感不安。

  一个犯错的男孩,一个无辜的少女,一个提议野餐却又失职的领头人,一个后来真的只想来野外散心的响应者,似乎各自陷入了各自的精神世界,尴尬却又和谐地走在一起。

  伊秋头有点痛,在没人说话的话,这郊游就要变成折磨了。

  “话说回来,我有些好奇:弗朗茨,什么你写给我的邀请信上,没有写明我的名字?”是在不想继续呼吸沉重空气的伊秋,试着随便找话题打破僵局,“要不是想起来我们私下有过约定,我差点就把你的简信封起来吃灰了。”

  “啊,这个……其实有点难为情……我,并不知道‘伊秋’小姐的名字改怎么正确拼写……”

  洛瓦梯尼愣了愣,立即明白伊秋的心意,顺着她的话题将天继续聊下去。

  贝多芬不甘示弱,适时阴阳怪气地插进对话里:“哈,不会拼写?弗朗茨,你的理由怎么这么奇怪?”

  塞西莉纠结着举起手,立马站到好友的对立面:“我觉得……算不上吧……”

  洛瓦梯尼一点不惊讶被针对,他直击对方要害:“路易斯,那你知道你钢琴老师的名字要怎么拼吗?”

  小狮子陷入呆愣中。

  面包师的女儿随即补刀他的行为有些差劲。

  “所以这个理由一点都不奇怪,毕竟‘伊秋’这个名字挺少见的。”洛瓦梯尼笑了笑,突然郑重地对男孩说,“路易斯,我只是觉得,与其写一个错误的‘伊秋’在信函上,还不如写一个知名不具的‘小姐’好,即使要被怪罪——猜想不如证实,把别人的名字写错,惹得收件人难过,这才是最大的失礼吧。”

  伊秋适时为青年的观点鼓掌,她活泼地补上一句:“路易斯,如果不会写对方的名字,最好就不要给那个人写信了——其实我收到那封信函时,还是有点生气的,感觉自己被当成了外人呢。”

  洛瓦梯尼歉疚地对伊秋双手合十,众人不禁被逗笑了。

  虽然是件微小的事,他们也在用自己的方式把温柔教给贝多芬。

  小狮子懵懂地听着两位大人的话,跑到伊秋身边扯扯她的袖子:“那,伊秋,你的名字究竟怎么写呢?”

  洛瓦梯尼和塞西莉也应和道:“对呀,我们也想知道。”

  伊秋没有立即回答,她环顾四周,拾起一根树枝,在脚下的小路上写下“Echo”。

  众人凑过来一看,脸上的表情有些复杂。

  贝多芬:“这个词……难道不读‘艾柯’吗?”

  塞西莉:“对……我也觉得应该这样读……”

  洛瓦梯尼:“这个词不是‘回声’吗?”

  一时间,伊秋的名字似乎在林间久久回荡。

  女孩没有制止他们探讨这个词正确的发音,温柔地望着他们。

  “我的名字,不是‘艾柯’,也不是‘回声’。”

  “它被只是意味着‘念念不忘,必有回响’罢了。”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原创文章,作者:宇,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qiuxieku.com/1756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