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人好紧我太爽了再快点\好热快点进去我要我要

 主人好紧我太爽了再快点\好热快点进去我要我要男孩感觉水滴顺着手指滑向指尖。他错愕地抬起手拂过脸颊后,找到了水滴的根源。

  是眼泪。

  “我……哭了?”

  贝多芬怔愣地盯着指腹上的水痕,他像是想起什么似的,突然激动地跑到伊秋身边。

  “告诉我,为什么简单的音符可以构成这样的音乐?为什么我的脑海中还在回响那片音浪?”

  他有一些敬畏,又有一些新奇,甚至带着些急迫,问句不停地从口中冒出来。

  “你对我施了魔法吗?”

  “……”

  小狮子满脸的复杂情绪倒让他童稚单纯的可爱展露无语,他不着调的试探令伊秋不禁加深了笑。

  这几天没日没夜地练好这首曲子太值了。无论是请求老埃顿先生帮忙找到愿意借给她管风琴的教堂也好,还是在短时间内用高强度的训练去适应乐器中帝王般的存在也罢,所有的辛苦和付出在这一刻都得到了回报。

  让贝多芬重新对钢琴产生兴趣,说简单不简单,说难也不难——毕竟他现在还只是个孩子。

  只要给他一个更具吸引力的目标,告诉他要得到期待的奖励,就得从原来那条路再走一次就可以了。如果真的能激起他内心的渴望,那根本不用伊秋亲自督促,小狮子会自己奋力追上去。

  她知道他还喜欢着音乐。

  她明白他只是暂时迷路了。

  贝多芬会放弃音乐去做别的吗?不会的。

  为音乐魅力而沉醉过的人,这辈子都没办法忘怀的。

  “对哦,我对你施了魔法——音乐的魔法,管风琴的魔法。”

  她再次轻触键盘,管风琴的音管发出宏大辉煌的声音,它在礼堂里盘旋回响,令人身心震颤。

  “它是……管风琴?”

  “对,你喜欢它吗?”

  “伊秋,我能弹它吗?它比钢琴要有趣得多!”

  他没有说喜欢,但她在他闪亮的眼睛里看到了无尽的征服欲。

  那是因为喜欢,演奏家想要掌控、驾驭、驯服乐器时的愿力。

  “可以,但不是现在。”

  “什么时候——”

  “它可没有那么容易征服呢,路易斯,你得先弹好钢琴——先学会支配你的手脚,让它们更灵敏有力。这种帝王般的乐器,得要一个真正的演奏家才能驾驭呢。”

  她把他抱过来,抬起他的小手轻轻按响了一个琴键。

  管风琴再次回应出美妙的声音。男孩眼中的光芒更盛了,他整个人因激动陷入轻颤。

  “伊秋老师,你能教我弹好钢琴吗?”

  “我会尽全力。”

  *

 文学

  回来的路上,伊秋因为困顿在马车上睡着了。

  小贝多芬则不然,他现在有无穷无尽的精力,仿佛想下一秒就坐在钢琴边,那样他就能离管风琴更近一些了。

  等到了行馆,伊秋依然没有醒过来。小家伙压下心里的急躁,却在看到她眼下的黑青时又安静地坐在椅子上。

  车厢里绝不是个适合打盹的好地方。伊秋因脖子的僵痛睁开眼,刚刚打起哈欠伸个懒腰,就看到一直守着她的贝多芬焦急的眼神。

  她再次被他小小的温柔而心生愉悦。

  少女的表达很简单,她直接抱起男孩,不顾他的羞愤蹭蹭他的脸后,直接抱着他跳下马车,快步冲进行馆。

  上次和贝多芬一起挑选的琴就摆在客厅里。

  小狮子迫不及待地从伊秋怀里奔向那架乐器,殷切地将他从家里带出来的乐谱摆在谱台上冲着伊秋招手,曾经与钢琴势不两立的他仿佛从未存在过。

  伊秋拿起男孩带过来的曲谱纸仔细地翻阅着,她的眉头越来越紧,脸色越来越难看。

  她深吸一口气,问他知不知道巴赫。男孩子懵懵地摇头。她怀着仅存的期待,在曲谱里挑了张她唯一能勉强接受的曲子,丢给小狮子让他演奏。

  小贝多芬有些紧张。但他顺从地把乐谱放好,忐忑地瞥了眼新钢琴老师后,开始在键盘上演奏。

  琴声响起,伊秋站到他身后,脸上渐渐失去表情。

  手指力度不行,独立性勉强过关,演奏技巧不稳定,时不时会冒出奇怪别扭的指法……

  如果这些都不算什么,可以用长时间没有练习做解释的话,那他在乐曲中粗糙而生硬的分句和表达,简直让伊秋怀疑耳朵和眼睛错屏了。

  这是在演奏?

  这是在杀死听众。

  上帝啊,乐圣贝多芬的钢琴怎么是这个样子?

  他真的会弹琴吗?

  他只是敲对了琴键。

  “停下来,路易斯,停下来,别弹了!”

  “怎么了,伊秋?我没有弹错呀……”

  伊秋忍无可忍地抽走曲谱。

  贝多芬的演奏戛然而止,他怔愣片刻后,小心翼翼地望着她。

  “谱面上的东西没有错,但是哪哪都错了——先别管这个了,告诉我,你这几年都学了些什么?”

  “学了什么……不是学了钢琴吗?”

  “我的意思是——你的钢琴老师,都教了你些什么?”

  “……弹琴?把乐谱上的音符在键盘上演奏出来?”

  伊秋直觉一阵头疼,连耳道里都开始出现幻音。

  她努力憋出一个笑,尽量冷静下来轻声细语地说话。

  “……我换一种问法,你每天都在练些什么曲子?你都学过什么?”

  “《罗采梯协奏曲》,这是我最近学过的最大型的曲子了。曲子都是父亲给我选的,大多是一些歌曲伴奏,穿插着奏鸣曲、协奏曲、变奏曲之类的……有什么问题吗?”

  “练习曲呢?哈——啊不,巴赫之类的呢?学过乐理没有?知道曲子为什么要那么弹吗?”

  “伊秋,你忘了吗,今天我才第一次听到巴赫。乐理是什么,爸爸好像很少跟我解释,他让我弹出来就行……你的表情怎么了?”

  伊秋直接觉得自己快爆炸了。

  这个孩子不愧是贝多芬,在那么不靠谱的父亲的教学下,这个孩子完全是在用自己仅有的天份去摸索!

  没有练习曲做专业技能训练,不明白乐理,不懂得曲目分析和处理,他还要在宫廷和公众前演出,这完全是在用直觉弹啊——现在伊秋一点都不嫌弃他弹出来的曲子了,她甚至觉得一个什么都不懂的孩子,能在乐曲里表现他自己的音乐审美,已经是个奇迹了。

  更何况,他的节奏和乐感好到令人惊喜。

  “我的表情怎么了,天啊,我快被气死了——你爸爸怎么能那么糟蹋你的才能,不管你比不比得上莫扎特,你父亲和莫扎特父亲简直是云泥之别!”

  “这完全超出了我的设想,路易斯,你的情况有点糟糕……我要重新制定教学计划,可能——”

  男孩子底下头,有些挫败地打断了她的话。

  以至于伊秋最后的解释被他悲愤的低吼冲淡了。

  “伊秋,你是在说我弹得很差对吗?达不到你的预期真的是抱歉——毕竟我不是莫扎特,我是笨蛋路易斯!”

  “——要迟几天再教你……”

  这只坚强的小狮子,再一次湿了眼睛。

  少女慌乱地握住他的手,半蹲下来目视他,慌乱地解释着。

  “你在说些什么呀,我从来没觉得你很笨。路易斯,正好相反,我觉得你非常有天份。”

  “我生气不是因为你弹得不够好,而是愤怒你的引导者过于失职,他浪费了你那么多的时间——这让我非常心痛和惋惜。”

  “路易斯,我可能没有你想象的那么好……你的天份吓到我了……我真的害怕自己能力不足,又耽误你一次怎么办……”

  “那样,我可就是罪人了啊……”

  越说下去,伊秋越觉得这个职位并没有想象中那么轻松。

  她反而从干劲满满,变得不自信起来。

  “不会比曾经更糟了——”

  男孩子一把抱住她,把头埋在她颈间,低哑的声音急切却肯定。

  “伊秋,只要是你的话,我就完全信任你。”

  有多久没有被这样看重了?

  伊秋垂下头,紧紧抱住了这只小狮子。

  为了贝多芬。

  她不会逃避的。

  *

  现实。

  伊秋在宿舍里翻箱倒柜,终于在一个盒子里翻出了宝藏。

  “少年啊,你掉的是这本599呢,还是这本299?亦或是这本740?”

  伊秋慢慢抬起头喃喃自语,魔女仿佛在她身上苏醒。

  她抱着三本染上岁月痕迹的红皮书,露出了讳莫如深的笑容。

  反正贝多芬把车尔尼都教出来了。

  老师给学生检查作业不过分,对吧?

  同理可得——

  我拿车尔尼先生的成果提前让贝多芬巨巨验证一下,这也很合理的,对吧?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原创文章,作者:宇,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qiuxieku.com/1755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