芳芳的幸福生活大内裤\夹得好紧宝贝使劲夹高H

  芳芳的幸福生活大内裤\夹得好紧宝贝使劲夹高H隔了很长一段时间,电子音才慢吞吞地响起。

  它十分不解地问道:『为什么拒绝回去呢?伊秋,我以为听到这个消息你会很高兴——毕竟一开始,你并不怎么乐意进行游戏,想要摆脱我的意愿那么强烈……你、真的确定?』

  或许她的答案太过超出预计,又或者她的回应过□□速,令电子音都措手不及。毕竟如此态度鲜明的伊秋,和原先死活不愿意迈出一步的样子判若两人。

  伊秋从来没有隐藏过对游戏的不耐。能有回去现实里的机会,她却放弃得如此轻易……电子音没有无良地听取回复直接执行,只是让她在确认一遍。

  “我问你,两边的时间是不一样的吧——毕竟你要我去看‘他的一生’,最开始也就恐吓我‘会被关到退学’。你总不会让我在游戏里老去后,顶着花白的头发回到现实吧?”

  『的确如此,虽然具体的换算无法告知你……但「游戏」确实自有一套时间逻辑,并且和你的现实不一样。』

  “我记得你曾经提过,游戏没有结束之前,我回到现实的时间也是有限的。我假设……它并不会很久?”

  『不同的节点CG提供的暂离游戏时间不一样,长不过半月,短不过一周。普通CG数量可以按小时兑换,增加暂离游戏的时间——虽然消极游戏也是你的自由,但伊秋,你找回的记忆碎片越多,进度越快,你离真正回到现实的日子就更近。』

  电子音少见地耐心细致。

  伊秋简直不敢相信,这还是她认识的那个三句话里两句踩雷一句点火的无良客服吗?

  “所以说嘛,小矮砸,为什么听起来你很想让我暂停游戏?”

  『我不是资本家,不会剥削你。节点CG的福利早用早好——我可以提供储存服务,在你需要的时候使用,但暂离游戏的时长要减半。【HE:……守护天使】这张CG可以让你在现实呆半个月,储存的话下次用就只有一周了。』

  好家伙——

  半个月的假期直接对半砍,这游戏真的不挨骂吗?

  “还说自己不是资本家,你这剥削过分啦!我不用它,存起来吧。”

  腹诽归腹诽,她还是坚持决定。

  『伊秋,我说这么多你还是不明白吗?为什么还要坚持拒绝——』

  “小矮砸,我走不开呀。”

  “尽管你一直强调‘游戏’,我也知道‘这是个游戏’,但……”伊秋抬起左手,手背上滞留的隐痛不是假的,“抱歉,电子音先生,我没办法把它当成‘游戏’了。”

  伊秋将右手覆在受伤的手背上,闭上眼温柔地微笑着。

  “我才把那个孩子带离阴影,怎么能现在就玩消失?”

  “好歹,他都当我是‘守护天使’了——那么嘴硬的路易斯啊……我总不能辜负一个孩子最宝贵的信任吧。”

  明明只是件再平常不过的小事,为什么能掉落一张宝贵的节点CG?

  大概只是为了证明她来了之后,他的一生里再无暴力伤害的阴云。

  *

  接下来几天,伊秋一边嚷嚷着手伤了,一边带着小贝多芬四处闲逛。

  虽然对十八世纪的波恩非常陌生,但有只小狮子的陪同,在小城里走街串巷也变得新奇。

 文学

  原本伊秋以为贝多芬身为波恩的优秀市民,出门是不需要带向导的。没想到一大一小俩人站在街头快一刻钟,愣是没迈出一步——小贝同学就没离开家这么远过,基本上都窝在家里练琴的他,根本没有好好探索过他的诞生地。

  被伊秋戏谑的笑眼盯到炸毛的小贝多芬,一把抓过刚买的简易图纸,瞪着地图再一刻钟后,雄赳赳气昂昂地开始在前方带路。

  伊秋也不担心目的地,她就跟着在小狮子身后,他走多远她就跟多远。

  人多的时候就牵着他,累了就在咖啡馆或者公园长椅上歇息。

  如果碰上新鲜采摘的水果,伊秋会买上两个和贝多芬对分。如果他运气好分到的比较甜,她会偷袭把他的果子咬下一大口,引得小狮子追她半条街后,把自己的果子也给他。

  如果路过服装店,伊秋会把贝多芬拽进去开始独自开发换装游戏。在男孩恼羞成怒的前一秒,她立马拍手买下第一套试穿的衣服,欣赏他惊愕的表情。

  如果途径书店,伊秋会在书架前抱起贝多芬,让他自己选几本感兴趣的书回家后读给他听。小家伙会低声嚷嚷梯子就在旁边不需要抱,但手里却把她的衣服拽得紧紧的……

  和贝多芬的关系渐渐熟络,小狮子会在她有意无意的撩拨试探下展露嘻笑打闹的天性,伊秋就越发为自己的决定庆幸。

  小贝多芬是一个很好的孩子,本性活泼爱笑,只要一点点善意,都能在他身上得到回应。尽管他表达的方式笨拙又别扭——比如现在,一直以来都说着“讨厌钢琴”的男孩子,收好地图背起手,面无表情地停在一家乐器店前。

  伊秋以眨眼传递疑惑的讯息。

  被她视线锁定的男孩子撇嘴扭过头,懊恼地跑到她身后推她进去。

  “唉,路易斯,这是?”

  “笨蛋伊秋,我竟然还妄想你会有一点点身为‘钢琴老师’的自觉……不要忘记你的职责!”

  不顾店员异样的眼神,伊秋右手抓住门扉,不肯挪动脚,故作委屈地说:“我的职责是陪你玩呀……”

  背后的小手停滞毫秒后又加重了力道,男孩压低的声音有些咬牙切齿:“别把我当小孩子——你是‘钢琴老师’,你该想想要要这么做才能把我抓回去上课。”

  啧,小孩子找的借口真烂。

  明明是她昨天无意间念叨忘记选钢琴被他记下来,今天的散步他特意改了路线才对,怎么就和职责扯上关系了。

  “我的手还没好嘛……选回去你弹给我听吗?”

  “你要不要进去,不进去我走了!”

  背后的力道撤走,伊秋刚回头就看到小贝多芬双臂交叠在胸前,满脸不耐的样子。

  他的眼睛瞪着她,仿佛在低吼“你脑子坏掉了吗”“别做梦”“没门”。

  十分可爱。

  看小狮子炸毛令人心情愉悦,甚至上瘾。

  伊秋隐晦地掐了自己一把,赶紧阻止自己再逗他一会儿的危险想法。

  角色轮换。

  伊秋笑着转到贝多芬身后,推着他走进乐器店里的钢琴区。她直接跳过立式琴,去到三角琴的展厅里。

  “去选一架吧,路易斯,选你喜欢的音色。”

  “喂,别搞错了,小姐,是你选——你的钢琴。”

  “但是是给你弹的呀,所以去选你喜欢的。”

  “哈,伊秋,别傻了,还记得吗——我讨厌钢琴,它是噩梦,我一点都不想弹它。”

  小狮子在钢琴的森林里环顾四周,脸上只有嫌弃。

  伊秋安静地看着他发脾气,听他恶狠狠地发泄心里的不满。

  “所以说嘛,‘喜欢’很重要,我可不想拖回去一架钢琴最后送它回来的理由是你不喜欢它的声音。别急着反驳我,也别说那样的话,路易斯,你喜欢音乐——

  “我们散步的时候碰上流浪歌手,你会放慢步子侧耳倾听;在家里,我有好几次看到你偷偷在拨小提琴;甚至你发呆的时候,手指会无意识地做出跑动练习……

  “音乐在你的身体里,在你的心里。它是路德维希·贝多芬的一部分,你和它的缘分是割舍不掉的。”

  伊秋蹲下来,用手指点了点男孩的左胸口。

  那里沉睡着一颗高贵的灵魂。他总有一天会醒来,构建出一个从未有过的音乐新世界。

  “我也讨厌过钢琴……或者说每一个走上这条路的人,都有着这样的经历——受过苦,流过眼泪,烦过,郁闷过……它是一个不会主动离开的朋友,是一只令人抓狂的拦路虎,也是一座一眼望不到顶的山峰,却唯独不会是仇敌。

  “我第一节课教你‘拒绝’,你有自己做决定的资格,有倾诉自我意愿的自由,完成的很好——路易斯,我听见你对钢琴的态度啦。

  “既然你这么期待我履行‘钢琴老师’的职责,都把我拽到乐器店里来了,那我决定:第二节课就教你‘喜欢’吧。”

  伊秋站起来,轻抚着贝多芬毛茸茸的发。

  男孩没有拒绝她亲昵的动作,收起周身的锋芒,默默地看着她。

  手掌里的触感有些偏硬,小狮子的黑发谈不上绸缎般柔软,但韧劲十足,和他的人格一样。

  他足够坦然勇敢,接收痛苦的馈赠,然后把它们编织成人的赞歌。

  “让我‘喜欢钢琴’很难……伊秋,别说大话了,你连让我帮你选钢琴都不一定做得到……”

  他低下头,没有明确地否认她。

  但伊秋知道,贝多芬隐约释放出了他自己都没察觉到的期待。

  “哎呀,左手好痛,我已经好久没碰钢琴了,好想快点带它回家弹琴呢——可是我可爱的学生不喜欢的话,我的钢琴又要离我远去了,我好难过……”

  “伊秋,停止你丢脸的行为……你去弹音阶,我选行了吧!”

  因为是本质温柔的孩子,对他示弱装可怜果然有效。

  伊秋笑着回了声遵命,看着因她夸张的演出无法控制脸上表情的贝多芬,随手愉悦地在身边的钢琴键盘上弹出轻快的C大调音阶。

  路易斯,别害怕——

  音乐是美好的东西,钢琴是创造美好的乐器。

  身为老师的职责之一,就是让你重新喜欢上它。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原创文章,作者:宇,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qiuxieku.com/1754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