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后面挺进朋友未婚妻/ 好紧好爽再搔浪点双飞

  从后面挺进朋友未婚妻/ 好紧好爽再搔浪点双飞贝多芬是这样的人?

  伊秋捏捏眉心,在脑海里翻越贝多芬相关的信息。这位音乐家小时候的成长环境算不上好,加上生活区周边的居住人群,或许幼年期的贝多芬还真有可能是这样难对付的性格。

  “钢琴老师”似乎是个禁忌词汇啊……

  伊秋想起小贝多芬给自己开门时那炸毛的模样,似乎就是因为误会自己是新老师的缘故。

  等等,想这个问题做什么?不是打定主意远离目标人物的吗?

  她一个打挺坐起来,拍了拍自己的脸,强迫自己的大脑清除和贝多芬相关的一切信息。

  说起来,游戏究竟给她随机了一个什么样的身份——看上去不愁吃穿住行的贵女,还保持着高度的自由性。伊秋原本还对游戏的真实性存疑,现在倒是不再深究了。

  不会是真的。

  毕竟能放任她随意在外走动,还不用承担责任的贵气小姐,历史上应该是不存在的。

 文学

  It\'s just a GAME.

  伊秋宽慰着自己,再次松软下来靠在沙发背上。

  就和她进入游戏里被告知的那样,电子音先生说静默就静默,一整天都没有吭声。期间伊秋也在心里呼唤过它多次,确实没有丝毫反应。

  现在想来,她一直都处在周围有人的环境里,回到行馆后也有仆从随行……难道“静默”的条件和环境有关?

  伊秋立即奔向卧室,给房门落上锁,坐在床边再次呼唤游戏。

  『叮——唤醒成功。』

  『恭喜你,伊秋,你已探知如何解除静默——独处的空间。有什么是我可以为你服务的?』

  听到依旧维持棒读口音的电子音,伊秋嘴角勾起温柔的笑。

  “真是惊喜呢,游戏。又见面了,这次你应该有充足的时间为我服务?不会再次上演‘失职的引导者’之类的场景?”

  『请信任我的业务水准。静默除伊秋要求开启之外,只能由‘非独处环境’触发——今日并非是我失职,只是你已经开始游戏,需要认真对待。』

  电子音简直坑如无底黑洞。或者说它更像是得了健忘症的老爷爷,非得要伊秋发现一些新东西后,它才会记起还有更多相关的内容要告知。

  简单的言语试探后,伊秋发现电子音对她已经探知到的东西事无巨细,得知静默的效果是双向的——她和电子音在静默开启时都无法感知到对方的存在,她便停止了深究。

  游戏对她仍有保留。

  就看她自己能挖出多少坑了。

  伊秋嘴角的笑垮了下来,心里的不快又开始翻腾。

  要不还是消极游戏吧……反正都快打算放弃钢琴表演了,早些出去晚些出去,好像并没有太大区别?

  不,还是有区别的——让作曲家的成果消失一半什么的,果然没办法背负啊。

  “我好像隐约听见有掉落一张CG?就是在我见到小贝多芬的时候。这张CG是‘节点CG’吗?”

  『触发CG播报功能:静默期间伊秋得到的CG会在唤醒后智能播报。你目前已有一张CG,【?E:……初见】。很遗憾伊秋,它并不是「节点CG」,只有贝多芬人生中重要的事件才会产生节点CG,请继续努力。』

  手痒了呢。

  这种完全不懂得给玩家减负的引导助手就该被回炉重造,变成发泄玩具被人在手里狠狠揉捏。

  伊秋随手拿过枕头,在胸前箍紧:“还能在懒一些吗,游戏?那个CG名里明晃晃的‘?E’,不就是在等我问你‘这是什么意思’?请智能一些,谢谢。”

  电子音的棒读依旧四平八稳:『触发「CG分类」,更新CG名称——【NE:……初见】已更新——另外,我很智能,只是伊秋,是你拒绝让我人性化的。』

  哈?电子音先生,你为你的话负责吗?

  确定不是你一直闹脾气才这样阴阳怪气地说话?

  伊秋被气笑了。

  行吧,不就是相互折磨么。毕竟她可是在战斗民族那磨砺钢琴技艺的女人,耐力绝对是满满的。

  “那‘我’在游戏里又是个什么人呢?你是不是该和我好好说说‘我’的设定,以至于让我不要太出格?”

  『依照你的意愿,伊秋就是伊秋,你就是你,做什么都不会出格。再次提醒记忆力不太好的伊秋:你的自由是游戏的最高准则。』

  十字路口几乎要在伊秋额间具现化,她压抑着心里的火气咬牙切齿地问道:“别跑题,我在问你正事——”

  电子音停顿片刻,一改棒读的语气,嘲讽里带着些愉悦:『伊秋,你难道还没有打开手提箱?笨蛋都知道,那里有很多信息吧。』

  伊秋老脸一红,瞬间噎住。

  一直没撒手那只藤编的小箱子,她提着它跑了一天,就因为觉得不是自己的东西,一点打开它的念头都没有过!

  『伊秋,你真可爱……』

  棒读口音又来了……

  听听这意犹未尽的语气,就差把“傻得可爱”摆在明面上。

  伊秋觉得膝盖和胸口一阵钝痛。

  小贝多芬是个混蛋,她没想到电子音还能更没下限。

  伊秋深吸一口气,捏紧枕头,露出完美的假笑。

  “对了,电子音先生,我可以给你起个昵称之类的方便称呼你吗?虽然你给我选的目标人物很没礼貌,我不是那样的人呢。”

  『依照游戏相关条例,伊秋,你的自由度也体现在对我的命名上。』

  “那就是说,我可以随便给你起昵称,随时更换?”

  『是的。请务必给我起正常的昵称,以及,更换太多次昵称的话,我会在非必需的回话前提下自动选择不予回应。』

  “好的,那就‘小矮砸’,毕竟今天一天,我对‘游戏’的印象真的无比深刻。”

  『……你高兴就好。』

  “另外,主动进入静默状态的口令,我想用‘闭嘴’。”

  『……口令已储存。』

  “那么,晚安,小、矮、砸,闭嘴!”

  『……』

  身心舒畅——

  果然,在哪受的不痛快,就要在哪还回去。没有隔夜仇的意思就是有仇当场报,让别人睡不着就好。

  箱子什么的,明天再说。

  伊秋拉过被子,柔软的床铺仿佛能治愈身心的疲惫。

  她闭上眼,在睡梦中度过了来到十八世纪德国波恩后的第一夜。

  *

  翌日。

  美美睡上一觉的伊秋神清气爽地伸了个懒腰,愉快地迎着窗帘拥抱阳光。

  和小贝多芬的初见,令伊秋越发坚定远离任务目标。反正节点CG一时半会打不出来,谁知道积累多少普通CG游戏才能放她回现实一次……伊秋干脆把游戏当成是一次时空旅行。

  怀着散心游玩的心情,被迫“关”在游戏里的心才会舒畅一些。

  当然,如果能去掉反人类的束胸就更好了。

  伊秋扶着腰,强势命令女仆把毫无人性的束缚松了一两圈,躯干的压迫感总算没有那么强烈了。她计划在行馆添置一架钢琴后,就将束胸彻底扔出衣橱。否则加上这种限制,伊秋怀疑自己连随便一支钢琴练习曲的一页曲谱都弹不完。

  添置钢琴需要金钱,伊秋并不为此发愁。

  因为按照电子音的提示,她在藤编的手提箱里找到了三封信。

  一封收件人是她,记录了“伊秋”的身份:一个为磨砺钢琴技艺独自在外旅行、散心的少女,家境无比殷实,物质上绝不短缺……尽管槽点满满,但想到游戏一开始那些荒唐的角色选项,这个身份的背景离谱是离谱,接受起来反而容易得多——毕竟她在镜子里确认过,脸是自己的,手上因钢琴被馈赠的茧子也是自己的。

  另外两封信上的人名十分陌生,说是“母亲”曾经交好的乐师。此次“伊秋”旅行至波恩,“母亲”特意拜托好友适当照应一番。这两位乐师先生都需要她抽空去拜访,其中一人还被委托保管着“伊秋”在波恩需要的生活资金。

  范·埃顿。

  今天的日程就是拜访这位宫廷管风琴师,顺利拿到置办钢琴的钱。

  伊秋挑出信件,打起精神坐上管家备好的马车。

  *

  和埃顿先生的会面极其顺利愉快,伊秋甚至在老先生的钢琴上愉悦地完成了今日份的练习。

  管风琴师阅读完信件后,自然随意地躺在摇椅上。雪白银丝下的面容虽略显疲态,但他一直闭目专注地倾听她的演奏,指尖甚至在扶手上轻敲着拍子。

  演奏结束后,尽管伊秋的演奏听起来情感过于饱满,甚至有些宣泄的意味,埃顿却没有过多评说,只让她继续加油。

  他的声音很和蔼,听起来有些气虚,最近可能身体不太好。

  因此,得知“母亲”规定支票一周只能取一次,且每天都要来埃顿家用钢琴报道时,伊秋不免在心中腹诽游戏的“刷金日常”太过难为一位生病的老人了。但听见对方严肃地强调少一天钢琴演奏,下一周的支票提取作废时,德国人刻板的严谨瞬间让她心律失常。

  行吧,还能怎么办呢……

  就当是一天给导师回一次课,报告学习进度好了。

  约好明天的拜访时间,老埃顿刚坐起来,准备给伊秋去取票据,一位先生突然冲进来抱住他的双腿跪在地上。

  伊秋在这冲击性的画面前呆滞了片刻,她迅速提腿后退,十分有眼力见地将自个的存在感降到最低。

  “约翰,快起来,你这是做什么……有什么问题我们慢慢说。”

  “不能再慢慢说了,埃顿先生——我儿子为了不弹钢琴拉起小提琴来了,他是注定要做钢琴家的人啊——看在我死去的父亲身上,您快些把他引上正途,管教好他吧!我真的没有办法了……”

  伊秋目瞪口呆地看着这一切。

  新来的那位先生直接趴在老埃顿的腿上掩面而泣,老先生叹着气,轻轻拍着膝上男子的肩,宛若救世济人的天父。

  “我上次就说过,约翰,你一开始就错了……你父亲还在的时候,他是个多好的孩子呀……”

  “我当然知道他好,可他就不愿意在我面前做个好孩子——埃顿先生,您答应过我去做他的钢琴老师,只要他来了您这,他会重新变成最好的孩子!”

  虽未知全貌,但伊秋对这位约翰先生感观不佳。

  身为父亲教不好儿子就把希望寄托在他人身上,他根本听不到埃顿连对话都有些吃力,只想自己快些从困境里出来。

  摊上这样的父亲……伊秋摸摸在心里给那个可怜的孩子点了根蜡烛。

  “我很乐意帮助你,约翰。但我现在的身体有些力不从心……老实说,我甚至因病已向宫廷告假一周了……”

  “您生病了?这、这可如何是好……”

  听见这句话,即使不是当事人,伊秋也忍不住翻起白眼盯着天花板了。

  她没注意到,老先生的目光突然落在她身上。

  埃顿低头看了眼六神无主的约翰,叹了口气说道:“伊秋,你去给约翰的儿子做家庭教师吧?”

  突然被点名的少女被两双眼睛直直盯着,差点被惊得跳起来。

  “唉?!”

  埃顿老先生,我都快成钢琴教师PTSD了,求求您放过我……

  伊秋惊愕出声,内心疯狂被“叔叔我们不约”的表情包刷屏,满脸都是拒绝。

  “嗯,你的‘波恩资金’我一次性给你一整个月的额度……”

  “真的吗?”

  “另外,不用每天来我这给我弹钢琴,去教那个可爱的孩子吧。”

  “如您所愿,我非常乐意!”

  不是我抵不住金钱的诱惑,而是老先生太懂——他给得太多了。

  一想到今天或许就能去下单钢琴,伊秋立马端正仪态,脸上温婉迷人的淑女微笑仿佛方才的一切都是幻觉。

  “请放心交给我吧,约翰先生,我一定会负起钢琴教师的职责,包您满意。”

  “这、这……”

  约翰的犹豫不定令埃顿开始为少女背书,他随意地简单介绍道:“伊秋小姐可是师从维耶纳的音乐大师莫扎特……约翰,她代替我去做家庭教师没有太大问题。”

  听到莫扎特的瞬间,约翰的眼睛亮如阳光。生怕伊秋后悔,他立马朝她行了个礼,“那就拜托您了,伊秋小姐。”

  等等喂,老先生——

  我什么时候成为莫扎特的学生的?我自个儿咋不知道这事……您给我这么大一顶高帽子合理吗?

  惊喜还没结束。

  埃顿的身后落满圣光:“约翰的儿子路易斯是个聪慧的孩子,你们相处一定会很愉快。”

  伊秋的微笑差点龟裂:“啥?路易斯?等等,约翰先生,您的儿子叫什么名字?”

  约翰搓着手满脸无辜:“路德维希·范·贝多芬,小姐您可以直接叫他路易斯。”

  路德维希·范·贝多芬。

  伊秋只觉得自己掉进汹涌的漩涡中,声音正在抽离远去,整个人被虚幻的眩晕淹没了。

  钢琴老师是吧?

  贝多芬是吧?

  这该死的游戏说好的绝对自由就是骗鬼的是吧?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原创文章,作者:宇,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qiuxieku.com/1752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