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练摸得我出水爽得颤抖/太粗太深了太紧太爽双飞

男孩子高仰着头,灰眼睛直直盯着空悬在他头顶的手,脸上的不悦快顺着他蓬乱的黑发扩散到空气里。

  他身形肉眼可见的瘦小,粗布衬衣在他身上显得宽松。骨架不大,整个人却站得很直。面颊泛着微红,眼底有一层薄薄的阴影。尽管有些营养不良,但他看上去却很精神。

  被男孩的眼神一扫,伊秋机械地收回手。

  她酝酿片刻,不可置信地轻声念出一个名字:“路德维希……贝多芬?”

  小男孩在胸前交叠手臂,没有明确否认也没有给予肯定。

  僵持中,伊秋听见他高傲地冷哼道:“女人?新的钢琴教师?上帝又打瞌睡了吗!不,比起上帝打瞌睡,果然是老爹醉酒的疯癫决定吧。”

  这就是默认的意思吧?

  不是老贝,不是青年贝,而是小贝!

  费舍尔,你说路易斯是“小伙子”“大音乐家”?不要用错词汇,这明明是“小豆丁”啊。

  伊秋脑中的思绪掀起风暴,眼前似乎有无数的“活的年幼的乐圣”在刷屏。

  她没太在意小贝多芬的话,只知道心中最后一丝侥幸破灭了。

  “喂,这里——”男孩突然叫住她,狡黠地对着伊秋露出意味深长的笑。

  伊秋回过神,看着他食指点了点唇,一词一顿地念道:“有、面粉、哦。”

  少女的脸腾地红了。她慌乱地拿起手背擦唇,惊恐地看向手背——什么都没有。

  不对,她清洗过脸,吃的面包上根本不可能有面粉,更何况她还擦过嘴——她被耍了!

  恶作剧成功让男孩捧腹笑出声,稚嫩的脸上满是谐谑:“喂,你要不别弹钢琴,面包师更适合你哟——女人,或者你做专门吃面包的人也不错。”

  伊秋头上的青筋直突腾,看着身高差不多在她一半左右的小豆丁祖师爷,崇敬之心烟消云散。眼前的小混蛋绝对不是乐圣巨巨,男神小时候绝没有这么恶劣!

  她只觉得这只假的贝多芬急需经历社会的毒打。

  “FUGUE。”

  伏特加的酒气,怎么就又上来了呢。

 文学

  ……

教练摸得我出水爽得颤抖/太粗太深了太紧太爽双飞

  电子音对伊秋的评述其实不够准确。自从来到莫斯科深造后,她的确不再适应在公众前表演,琴技还是有所长进的——酒量也是一样,但她绝不会因酒精迷失。正经和钢琴相关的时间,伊秋半滴酒水都不会碰。

  伏特加只配合排解烦闷、逃避现实使用。

  当然,伊秋或多或少地沾染了些俄罗斯人的脾性:情绪一上来,酒精一助攻,藏在冰原冻土下斯拉夫人的火爆就会不经意间冒出来。

  通常情况下,是语言要素居多。

  受音乐艺术熏陶多年,伊秋却并不是一个完全文雅的人。

  纵使不至于出口成“章”,合适的情况下,她也乐意直白地透露心情的不悦。

  “赋格”作为她情绪崩断时的口癖,伊秋一直认为是个好词。

  它既一语双关,又符合身份,不仅嘲讽点满满,更不会污染听觉,着实是出门在外的必备词汇——当然,她也曾在钢琴前对着那些令人疯魔的曲谱时,用这个词低吼着发泄过。

  此刻撇过脸低语脱口的赋格,已经是伊秋克制的结果。

  他还是个孩子,控制好情绪——去它的心平气和,这真是贝多芬?他小时候有这么令人火大、这么不懂礼貌吗?

  黑发的男孩子有些困惑地张口,灰色的眸子闪了闪,随即嗤笑着回了句:“Scheie①。”

  字正腔圆的德意志国际友好词汇。

  伊秋脑中的弦突然崩断,她死死盯着男孩的眼,不敢相信听到的词。

  贝多芬伟大的形象就此坍塌,伊秋完全无法想象肃穆的乐圣巨巨爆粗口的场景——究竟是谁教坏了这么小的孩子啊!

  不管是谁,她都没法压抑心中的怒火了。

  “Dupek②!”

  恼怒的伊秋情急之下蹦出了个波兰词。她上前一步,双手凑近贝多芬的脸,食指和拇指一夹,捏住男孩的脸轻轻往外一拉。对方的脸瞬间扭曲成滑稽的样子,她心下一阵舒畅。

  “小鬼,你不知道‘尊重’怎么读怎么写吗?文化课都在打瞌睡吗?”

  “晃块、颂袖——”

  “不放、不松,知错了没?”

  “唔、唔——”

  伊秋松开贝多芬,叉着腰喘着气,灵动的眸子里映刻着他的身影。

  男孩子的灰眼睛里一片水泽,他捂着脸颊上的红印,委屈惊愕和羞愤遍布他整张童稚的脸。他刚要后缩,不知想到什么,抿紧唇狠狠仰头瞪着少女。

  “坏、坏女人,我绝不要跟你学钢琴——”

  “哈,你是不是对年轻女士的称呼有错误认知?教你弹琴我还不如把拉赫的作品从头到尾弹上一天。”

  “只会欺负小孩的坏女人!”

  “词穷了吗,小鬼?不想被我欺负就快点长大来欺负回来呀,小、矮、砸——”

  伊秋弯下腰,挂着虚假的笑容直逼贝多芬,嘲讽点满满的“昵称”令捂着脸的男孩瞬间红着眼羞愤地怒视着她。

  看着男孩宛若一只被压着头努力挣扎的小狮子般,恼怒的挥爪却根本无法造成实质性的伤害,只能做着无用功。伊秋心里的抑郁烟消云散,简直舒服极了。

  什么贝多芬,什么乐圣,什么载入史册的音乐伟人……标签光环盛赞通通清零。

  眼前这只小鬼,就算他叫路德维希·贝多芬,也绝对不是巨巨本人。

  这是游戏,他是假的。

  而她,不管做什么选择都是被允许的。

  伊秋再次伸出手,恶魔的微笑浮现在脸上。既然这只小狮子一条路走到黑,丝毫悔过心思都没有,那她也没必要克制自己。

  毕竟小狮子的手感超好的,这次就去摸摸他炸毛的黑发好了。

  “请问是伊秋小姐吗?很抱歉现在才来接您,您是现在回行馆还是等一会儿?”

  少女和男孩即刻停战,目光瞥向发出声音的第三人。台阶下,一名管家装扮的老绅士毕恭毕敬地立在那,和蔼的目光只注视着伊秋,等待她的回应。

  “你……不是、钢琴老师?”

  伊秋刚想说些什么,就听见贝多芬轻声地自语自问。她回过头想再给他一点深刻的教训,但看到他脸上毫不作伪的震惊后,心里不知怎地就软了下来。

  因为误认为她是钢琴老师,所以才这么张牙舞爪地自保?

  果然是小孩子呢。

  钢琴老师和小贝多芬该不会有什么过不去的仇怨?

  现在可不是八卦的时候。

  大概理清了男孩的心理,伊秋心里那点报复的幼稚想法也停歇了。

  她的手倒是继续落在了小贝多芬头顶,只不过抚摸的力道轻得像是在用ppp的力度触碰琴键。

  “不是哟,我连你的名字都不知道呢……为刚才的行为羞愧吗,小鬼?认错的话我就无条件原谅你。”

  伊秋蹲下身来,一点也不在乎会弄脏裙子。她微笑着给小狮子顺着毛,温和地和他对视。

  身高的差距被缩减成近乎零的状态。俯仰并不存在,他们仿佛从来都是平等。

  男孩子的脸瞬间红成蒸熟的虾,全身僵硬得像尊可爱的小石雕。伊秋愉悦地观察着他的表情变化,眉眼的弧度不经意间又加深了。

  “骗、骗子,我、我才不要跟你道歉!”

  小家伙一扭头,飞快地跑到门后藏起来。他顶着染上红霞的脸,放完狠话后砰地一声大力关上了门。

  伊秋只觉得一阵风砸在自己脸上。

  笑容僵了。

  拳头硬了。

  她就不该心软。

  这种小鬼就该被社会狠狠地毒打一顿!

  -

  叮——

  CG掉落: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原创文章,作者:宇,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qiuxieku.com/1751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