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练别停好硬水好多|好紧好爽搔浪我还要

“……”

 教练别停好硬水好多|好紧好爽搔浪我还要 抽搐降临伊秋嘴角时,电子音棒读着催促她做出决定。

  “这些身份是你们的剧本师还没醒酒就编出来的对吗?你们还能再敷衍一些吗?”

  『不是。没有。请选择。』

  “喂,你真要和我继续这样说话?很累唉。”

  『遵照玩家的建议,我不需要太真实的人性化。请选择。』

  伊秋被噎住,却不想示弱:“我问你,现在算不算游戏中?我的选择是不是完全自由?”

  电子音迟疑一秒后答道:“算。是。”

  “那好,既然在游戏中我的选择可以由我自己决定,那这些选项我都不要——别着急,我会进行‘游戏’,但我是‘伊秋’,我只接受我的名字。”

  『需要重新规划计算……确定不使用模板身份?』

  “确定。”

  『接受伊秋的意愿,取消所有模板角色,玩家身份设定——随机……』

  手机热到发烫,屏幕上耀眼的光芒几乎令伊秋无法睁开眼睛。

  她抬起左手搭在眼前,只听见电子音的播报声突然变得温柔——

  『你和他的一生,开始。』

  一切坠入黑暗。

  *

  伊秋缓缓睁开眼,光线自睫羽间落下,视野中的灰白画面慢慢被染上色彩。她眨眨眼,静默的世界仿佛被按下播放键,喧闹的声音以她为中心向四周扩散。

  古老的街道肉眼可见的不平整,络绎不绝的马蹄声混合着街边的叫卖吆喝渐行渐远,小孩子在巷弄里嬉笑着窜来跑去,鳞次栉比的房子无声地站在那拥住过往的影子……

  一口气差点提不上来。

  伊秋拍拍胸口顺气,掌心摸到的是一圈柔软的丝巾,视线再往下,她知道自己为什么突然呼吸不畅了——原先轻薄方便的现代装被这身上上个世纪的西方衣着取代——尽管她没有在身上的古董里感受到裙撑的存在,但光从被迫直立的腰上看,裙子里面肯定穿了束胸。

  还是忒紧的那种。

  平复心情,不能激动,不然下口气又要上不来……

  伊秋垂下的指尖比出一个国际友好手势,压下了快要冲到嘴边的赋格。

  这已经不能叫“游戏”了吧?有哪家的游戏感触这么真实的?

  鼻尖微动,伊秋似乎嗅到了面包刚出炉的麦香气,原本沉醉在伏特加里的胃瞬间被唤醒,大脑立即得出结论:空荡的胃完全不介意被面包填满。

  嗅觉、触觉、听觉、视觉,伊秋才发现,她是真的答应了一个不得了的东西。

  不是平面上的游戏,没有屏幕的阻隔,是要由她亲自去参与的游戏。

  ——以灵魂,以自我。

  惶恐和迷茫油然而生,比起飘在虚空和手机里的电子音对话,这种后知后觉的情绪似乎错位了。

  陌生的场景,陌生的人群……伊秋甚至觉得连自己都在变得陌生。

  伊秋下意识小声问道:“游戏,你还在吗?我什么时候能离开这里?”

  依照已知的相关信息,原本伊秋想着进入游戏后消极处理蒙混过去——反正游戏自己说了,它有终焉时刻,那她完全可以做一个旁观者,绝不和主角有丝毫联系,安静等待终结时刻到来就好。

  但现在,和二十一世纪格格不入的一切令她恨不得下一秒就离开。

  『伊秋,欢迎来到十八世纪末的波恩。游戏期间,你只要收集到足够数量的CG,或者在固定节点拿到关键CG就能离开。』

  “CG?”

  『和音乐家的一生相关的记忆碎片,达到要求就会触发。』

  “意思是,我必须和‘他’产生交集?”

  伊秋紧咬下唇。

  比起得知贝多芬是“他”而言,身处乐圣的诞生地更让她每一个毛孔都在战栗。身体的反应太过奇怪,要不是她确信自己对贝多芬的音乐毫无抵抗力的话,她几乎要认为自己患上了乐圣恐惧症。

  『伊秋,再次重复,你的选择是最高准则,区别只在于你得到的记忆碎片的多寡而已。』

  『目标人物出现,静默屏蔽开始——伊秋,游戏愉快。』

 文学

  电子音瞬间消失,伊秋顿时发现周围的声音被放大了。

  一束微弱的流光从她眼前升起,她随着流动的光线转动身躯,仰着头看它飞向眼前房子的二楼。那儿有一扇开着的窗,流光就碎在随风扬起的布帘上。

  伊秋的心脏不由地重跳了一拍。

  “目标人物出现”的意思,是不是就是说刚才贝多芬在那里?

  风停,布帘缓缓垂下——

  伊秋愣在原地,窗户后面没有人。

  太好了!

  感觉四肢恢复知觉的少女,抄起脚边的藤编行李箱,低头就跑。

  没有任务指引,没有行动选项,没有提示信息,没有存档……这绝不是什么攻略游戏!

  记忆碎片的CG?

  楼上那位,绝不会是虚拟的人物,怕不是就是本尊吧。

  贝多芬。

  贝多芬。

  伊秋越发认为答应开启游戏就是个错。此刻她无法理解自己的行为,也无法掌控自身,心中宛若一团乱麻。期待和惶恐化作她的左右脚,一只催促她回头,一只让她赶紧逃。

  呼吸快接不上了。

  头好像有点晕。

  该死,忘了身上还有毫无人性可言的束胸!

  “小姐,小心——”

  ……

  伊秋面无表情地坐在费舍尔面包店里,拿着一块沾水的手帕擦去脸上的面粉痕迹。她庆幸自己撞到面包师怀里的面粉袋时稳住了脚,否则摔在地上只会更加狼狈。

  看着水盆里的倒影,伊秋的心渐渐平复。惶恐和无措并没有消失,虽站在如此靠近贝多芬出没的地点,她已经不再如方才那般惊慌。

  没错,尽管伊秋下了大功夫离开“出生点”,她根本没跑过一百米。

  更有意思的是,她所在的面包店,就在某扇窗户斜对面的小巷里。

  不是体力不够,奈何束胸杀我无形。

  不是不想离开,奈何老贝磁场太强。

  用余光扫了眼那扇窗户,伊秋不由地叹气。

  她在心里呼唤过好几次电子音,没有得到任何回应。

  平静下来之后,伊秋开始考虑究竟要如何进行游戏。自由度太高,过于真实的体验的确让她不安,逃避似乎没有用——或许下一次拦住她的就不是一大袋面粉,而是别的、更加出乎意料的东西了。

  没有提示,唯一的指引只有那句“目标人物出现”,难道她必须要象征性地见一面贝多芬之后,才能得到下一步信息?

  “小姐,您清理好了吗?过来吃点面包吧,刚出炉的——算我为撞到您道歉。”

  伊秋转过头,发现店主捏着胸前的布帽子,紧张地望着她。面包师十指下意识紧缩,指尖的面粉在软塌塌的帽子上留下灰白的痕迹。

  她看向费舍尔身边的小餐桌,桌面被冲洗擦过,上面还有反光的水痕。餐盘上的面包散发的麦香,似乎还带着烤炉的暖意。

  道歉?

  不对,撞到人的似乎是自己来着?

  伊秋立马鞠躬:“对不起,是我慌不择路,给您填麻烦了。”

  费舍尔惊恐到说话都在打飘:“不、不——小姐,您没错——错在我,请您原谅!”

  伊秋诧异地看着面包师慌乱地摆手又躬身,刚准备上前想制止他,裙摆从眼底晃过,她停下动作,发现了根源。

  这身复古的裙装是件精致考究的外出装,除了细密的花边褶皱,露出的裙衬是柔软的雪白——足够擦地的长度。

  电子音似乎说过,身份好像是随机?

  这种奢侈的穿衣法,那家伙到底给她随机了个啥啊——看看面包店店主的反应,她是被当做不得了的贵小姐了吧?

  深吸一口气,慢步到餐桌前,坐下,抓取面包,轻咬一口。

  并没有太多刮喉的麦麸,口感意外的平和。

  目视费舍尔,伊秋的微笑并不作伪:“面包,很好吃。”

  面包师的神情终于松口气,眉目舒展开:“那是,我的面包是全莱茵巷最好的——哦,我是说,您喜欢真的太好了。”

  空荡的胃被面包慢慢填补,得到食物的慰藉后,伊秋彻底放松了。

  她吃着面包,眼神却时不时飘向那扇窗。

  “小姐您……认识路易斯?”

  “路易斯?”

  “啊,就是住在那的人——抱歉,我看您一直看对面二楼的窗户……”

  路易斯的话,似乎是“路德维希”的昵称来着①?

  手里的面包突然就不香了呢。

  伊秋努努嘴。

  很好,继目标出现逃离失败后,阻拦她离开的面包师先生已经主动开始跟她谈起贝多芬了。

  这算什么?

  绝对自由的游戏虽然没有任务指向,但随便一个路人NPC都会提醒她要“认真做主线”呢。

  真要去见贝多芬吗?以什么理由呢?有那个资格吗?

  伊秋颓唐地放下面包,没有回应费舍尔的话,右手支在餐桌上,托着脸望向那扇窗户。她有些苦闷地笑了笑,就她现在的状态,见贝多芬就是去挨骂。

  悠扬的乐音如风而至。

  伊秋放下手,微闭双目,一侧耳便探出旋律的来向——小提琴的弦音就是从路易斯的窗户飞出来的。

  悠扬,柔美,没有太多技巧而言,甚至技法有些刻板生涩,但音色却像阳光般温暖,忍不住教人回忆起美好的东西。

  “啊,路易斯已经能拉《圣母颂》咯,真是了不起。”

  “这是《圣母颂》?这就了不起?”

  话音刚落,伊秋突然记起后世最为熟知的两首《圣母颂》,一个出自舒伯特,另一个来自古诺。游戏背景介绍说过这里是德国波恩,十八世纪……很好,她问了个傻瓜问题——毕竟这会儿舒伯特可能刚学会走路,古诺还没出生。

  不过,拉成这样就能算了不起?伊秋对这个时代的音乐技巧表示疑惑——再怎么听这都是初学者的水平吧?唉,不对,如果路易斯就是她的目标人物,那四舍五入,她听到了贝多芬在拉小提琴?

  如果这是真的……伊秋拍了拍耳朵,立马激动乖巧地端坐。

  这游戏福利真棒!

  “教堂里就是这样教的呀?噢,《圣母颂》好像有很多唱法……小姐,请相信我,那里住着一个大音乐家——我可是看着他长大的,绝不掺假——小伙子那第一次有这种声音,还是七天前呢,这几天他都没拉过曲子。”

  “……”

  意思是说,七天前第一次学小提琴,练琴不积极,然后今天就能流畅拉《圣母颂》了。

  您是lingling再世吗?

  哦,您是贝多芬,那没事了——不对啊,贝多芬的技能点不是点在钢琴上吗?!

  拉小提琴的贝多芬。

  这和认知不一样。

  好想眼见为实确认一下。

  手指渐渐缩紧,伊秋不得不承认,她对那个住在斜对面二楼的音乐家,产生了强烈的好奇。

  这好奇已演变成一种压倒一切的吸引——即使上一秒,她还想着要怎么逃离他带来的畏惧。

  “路易斯……是不是姓‘贝多芬’?”

  “是‘贝多芬’,他还和他的祖父同名呢。”

  确认是路德维希·范·贝多芬。

  面见乐圣的机会就在眼前!

  那就见一面,然后找个借口立马离开。

  提琴声终止的时候,伊秋做好了决定。

  *

  真正站在贝多芬家大门前,伊秋发现她的手敲不下去。

  要说些什么?要怎么云淡风轻地表示自己只是找错地方了?要如何才能在那双击穿一切的眼睛下镇定自若?

  伊秋十分后悔,她果然一冲动就做出个根本不能承受的决定。

  更糟的是,她的脚不听使唤焊死在台阶上,根本就挪不动。

  慌乱纠结中,伊秋听见门后传来渐近的足音,她的心脏瞬间跳到嗓子眼,还未实施扣门动作的手僵在半空,眼眸随着渐深的吸气变得浑圆。

  身体似乎正在不自主地微颤着。越发坚实的心跳证实着她的心情:激动加紧张,忐忑里带着期待。

  大门嚯啦一声洞开——

  伊秋上扬的视线里只有一团空气。她歪了歪头,游戏背景应该是唯物主义的吧?

  “喂,这里!”

  男童的声音带着七分懊恼两分不平一分火气,伊秋低下头,在腰腹等高的位置发现了一只炸毛的小狮子。

  ???

  我那么大一位乐圣巨巨呢?怎么出来的是个小孩子?

  问号汇聚的交响乐,又开始了。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原创文章,作者:宇,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qiuxieku.com/1751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