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弄在里面吧这样更舒服*舒服好爽你夹得好紧

  你弄在里面吧这样更舒服*舒服好爽你夹得好紧想着这些,乌蛮儿心里就有几分愧疚,便就主动朝莲子迎了两步,笑意盈盈的想与她打招呼。

  然急步走来的莲子,却是正眼都没有瞧她一眼,便就径直错开她往一旁的乌雅走去,而更是让乌蛮儿错愕的是……

  “啪!”“啊!”

  莲子竟是二话不说的,上前一巴掌就抽在了乌雅的脸上,乌雅当场就被抽得痛呼一声,拿在手中的花也散落在了脚下。

  “你、你!你为什么打我?”

  乌雅被抽打的半边脸瞬时红肿了起来,不禁就又惊又恼的朝莲子质问道。

  “为什么打你,哼,你还好意思说,这百花园里的花,也是你一个卑贱的奴婢可以随便摘的吗?”

  讲话的不是莲子,而是她身边那个丫环小月,小丫头的话说的很是尖酸刻薄,气得乌雅原本就被抽打得肿胀发红的脸,越发的通红。

  “你!你不也是个丫头吗?你们又有什么资格打我呀?”

  乌雅不服气的辩解道。

  然小月却一脸讥讽,趾高气扬的朝她训道:“你、你你什么你,在我们家莲主子面前,给我放尊重点,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地方,不懂规举就不要随处乱走,哼,还不服气,刚才我家莲主子只抽了你一个耳光,算是对你仁厚了。”

  小月一副狗仗人势的嘴脸,气得乌雅浑身发抖。

  “我怎么就不懂规举了?我到底犯了什么错,你们凭什么要打我?”

  “哟哟哟,还来劲儿了是吧,我刚刚不是说了吗?这花园的花是你一个贱婢能摘得吗?都这样了你还不懂自己错在哪里?看来我家主子打你一耳光还太轻了。”

  言罢,小月就一撸袖子,作势还要教训人的架式。

 文学

  乌雅气结,但又见到对方人多势众的将自己围在了中间,心里还是没有底气的朝不远处,一直静默不语的乌蛮儿投去求助的目光。

  将眼前的一切尽收眼底,乌蛮儿也不觉眉头微蹙,虽然莲子是她以前最得力最亲厚的人,但这乌雅如今也跟了她,自是由不得人这样糊乱欺负的。

  而且这些人摆明了就是有意刁难,只是乌蛮儿却是搞不懂这是为什么了,在她的记忆里,曾经这莲子也是见过乌蛮儿几次的,但却未曾发现她们之间有过什么过节,可现在这一出又是唱的哪样呀?

  乌蛮儿不禁打量起眼前的莲子来,一身比之自己豪不逊色的华服,和那一头琳琅满目的金银珠钗,整个人显得十分富贵逼人,却也给人一种刻意做作的俗气。

  乌蛮儿离开这王宫,也不过就小半年的功夫,竟不知这莲子怎么会有这样大的变化,虽然见她生活得好,也是为她高兴的,但不知怎的,眼前这个本该最熟悉的人,乍一看却又是那么的陌生一样。

  而眼下的情景,更是让乌蛮儿对这莲子的作法困惑不解,虽然以前她也不知这莲子会不会背着自己,做一些仗势欺人的事,但在她的心目中,莲子处事向来是很稳重的。

  “能解释一下,这是怎么回事吗?”

  乌蛮儿望了眼被她们围在中间,捂着脸委屈的快流泪的乌雅,不禁就朝她们开了口。

  听言,那个打了人,却站在那里一言不发脸色沉冷的莲子,这才幽然转过身来。

  “唉呀,原来是住在储华宫里的乌大小姐呀,莲子起先有些着急,也没有看到你在,乌大小姐可莫要怪呀。”

  莲子前一刻还冷沉的脸,此时已挂着礼节性的笑,只是她话说间,眼神却是始终不曾与乌蛮儿交会过,似是有意在闪躲般。

  倒也没有去理会她话语中的别有深意,乌蛮儿只就定定的望着此刻同自己讲话的莲子,然却是碰触不到她的眼神,对她也算是颇多了解的乌蛮儿,见她竟是这种神情,不觉也微眯了双眼,心中狐疑更甚。

  “莲子,能解释一下刚刚的事情吗?”

  乌蛮儿脸上表情淡淡,直来直往向来是她的脾气。

  然她这一句话,却是让莲子身边那些溜须拍马的人逮着了机会,特别是那个一脸狗仗人势的小月。

  “哟,乌大小姐,我家莲主子的名讳,怕不是你能直呼的吧?”

  未待莲子开口,那个急跳跳想教训乌雅的小月,又从乌雅面前窜到了乌蛮儿跟前,虽然她倒是不敢像在乌雅面前那样大着嗓子吼,但这说出来的话,也是极为不敬的。

  然莲子听了,却是一语不发的由着她。

  这下乌雅终于是火了,见她们竟敢冲自家小姐出言不逊,便就气冲冲的一把推开围住自己的几个宫人,几步就冲到乌蛮儿跟前,将她护在身后。

  “大胆,你们怎么说话的,我们家小姐可是未来的王后!”

  小月听罢,却是朝莲子望了一眼,瞧见她竟是一脸的无动于衷,小月便也来了胆识,也就不是很明显的扁了扁嘴道:“唉呀,我们当然知道你家小姐是未来的王后啦,这事儿还用得着你这个贱婢提醒吗,你家小姐虽然还没有与王成亲,可这人都住进了储华宫,而且还有了王的骨肉,这事儿也是我们乌都十二城里,百年也难得一见的事情了,有谁会不知道呢?呵呵,可我家莲主子是王亲抬的小姐,再怎么叫她一声姑娘也不为过吧,我这是实话实说,有对你家小姐不敬吗?”

  “你什么意思,我家小姐的事哪轮得到你来说三道四,你口口声声说我是贱婢,你不也一样吗?请你说话放干净点,不要明里暗里的,而且就你口中讲的莲主子来说,我曾经认识她的时候,她也不过是乌鹂王身边的一个管事婢女罢了,我家小姐贵为未来王后,难道叫一下她的名字也不可以吗?”

  乌雅可算是听明白了,眼前的人,分明就是不把自家主子放在眼里,故意拿自己来打压自家主子的,于是也很不客气起来。

  一直由着小月胡来的莲子,本就是想借着小月这丫头的不知天高地厚,来羞辱那乌蛮儿一翻的,但却不料乌蛮儿身边这个看起来,老实憨厚的小丫头,也不是省油的灯,竟是把话扯到自己身上来了,而且还戳中了自己的痛处。

  终是抬眼朝乌蛮儿望去,却见她仍是一副淡淡事不关己的表情,莲子眼中划过一丝阴狠的光茫,但又很快隐没。

  “小月,够了,这里什么时候轮到你说话了,下去。”

  这一下小月刚要开口,就被莲子给喝住,不觉就讪讪的退到了她身后禁了口。

  恨恨的睨了眼小月,莲子冷冷的面上,才又挤出一丝笑容来:“乌大小姐,刚才我的婢女不太懂事,讲话有些不知分寸,还望大小姐莫要怪。”

  说着莲子才向乌蛮儿象征性的欠了欠身,也算是客气的赔了不是,只是乌蛮儿却是没一丝动容,只就淡淡的望向她,看她要给个怎样的说法。

  见对方这么淡定的不置可否,莲子倒也显得有几分尴尬,于是便又接着讲道:“起先我见到这小丫头摘了这花园的花时,情绪有些激动了,这个还望大小姐多多谅解,但莲子也是为了你们好,你们初来王宫,不懂这王宫的规矩,以后做什么事可得多问着点,要不然,也就不是莲子给这小丫头一个耳光这么简单了。”

  乌蛮儿听了莲子这顾左右而言他的话,不觉就淡淡开了口道:“如果我没有理解错的话,莲子姑娘这话的意思,就是说这百花园的花摘不得了?而且这摘了好像还犯了什么大忌讳,对吗?”

  莲子乍一听这乌蛮儿讲话那不慌不忙不急不躁的口吻,心下突的一惊,以前她可是见过这乌蛮儿的,也听过她与胡果果聊天,那时也没瞧出她有这么沉稳从容的气度。

  此时才感觉到了眼前这乌蛮儿的不同,也顾不得其它,莲子便就侧过了头,朝乌蛮儿直视去,而这一看,莲子的心跳竟是一窒,陡然间面上也多出一丝慌乱来。

  眼前的乌蛮儿,那模样还是那个模样,除了那因怀孕而高高隆起的肚子外,其它到是没有看出什么不同,但那一身比之从前迥然不同的气势,却是让莲子心头巨震。

  而脑海中不觉就出现那日云君白对她说的话来:“如果你家主子并没有离开我们呢!”

  莲子脚下一个踉跄,有些不稳的朝后跌退了两步,“不,不可能。”莲子轻摇着头否认着,然心里更是嘲笑自己,简直就是疯了,竟然会对着一个完全不同的人,产生这种可笑的想法。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原创文章,作者:宇,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qiuxieku.com/1750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