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自己上去动一动好不好|自己坐上来那样更深

  “你自己上去动一动好不好|自己坐上来那样更深什、什么不敬、污蔑的,欲加之罪何患无辞,老头儿就是个没权没势的巫医,你们都是高高在上的掌权者,我自是辩不过你们,老头儿就只有命一条,有什么罪,尽管扣,反正君想臣死,臣也不得不死,何况还是我这样一个草民老头呢,哼,不过就算是要死,老头儿我还是要把话给问清楚说清楚,要不然也是死不冥目。”

  云扬只觉嘴角抽搐得厉害,起先还差点看走眼了,以为这老头也知道怕了,然人家果真天不怕地不怕,不觉就朝自家主子望去,却只见到自家主子,那张邪魅至极的面上,仍挂着那抹似有若无的笑意。

  “哦!听你这么一说,本王到是来了兴致,有什么你问吧?”

  肖老头望了眼云君白的表情,只觉这就是笑面虎一只,根本就从他的表情上看不出他真正的情绪。

  清了清嗓子,肖老头故做镇定的朝云君白开口道:“老头儿我也不废话,来这儿就是想问一下王,当日在普照城时,可有答应过,要让我见那位为未来王后解了毒的巫医高人?”

  “有。”云君白回答的毫不犹豫。

  “那王几时让老头儿我见?”肖大牛见云君白回答的这么顺溜,心里不觉火气又开始上涌,只觉这高高在上的君王,竟也这般诓人骗人,简直就是让人气愤至极。

  望了眼肖老头那开始怒意腾升的面色,云君白竟也有点不悦起来:“老头儿,本王并没有忘记对你的承诺,只是我这刚一回来,要处理的政务也有这么多,一时没有想起而已,再说了,我在普照城时就派了乌大首领父子前去紫云城办事,他们也才传了消息回来说要明日才到乌都城,你这也太心急了,当时为乌大小姐解毒的巫医是他们找的,你也总得等到他们回来了才安排你们见面吧。”

  虽然云君白也不是与他一个老头儿计较的人,但他好歹也是个君王,当然是容不得,有人动不动就在他面前无端摆脸色的。

  原本还在隐忍的肖老头,一听云君白的话,顿觉火气有点压不住了,不觉就硬生硬气的又接了话道:“哼,我还以为王会和那些普通人不一样,没想到也是这样会诓人的,要不是老头儿我都听说了,还指不定要被你们诓到什么时候!”

  肖老头一脸臭臭的扬起下巴,一副很失望的样子。

  “肖大牛,注意你的言词,有话好好说清楚,少在那里阴阳怪气的。”云扬也是有点不悦的厉声朝他喝到。

  “我实话实说,什么叫阴阳怪气的?你们明明知道,那未来王后,也就是你们之前说的那个夫人,现在你们口中的这个乌大小姐,她当时中了噬心草,根本就没有人为她解毒,也根本就没人会解那个毒,而你们更是清楚的,我要找的那个所谓解毒的高人,根本就不存在,然你们却没人对我说实话?害我丢下我的巫医阁不管不顾,跟着你们来到这乌都城里来,一路上还帮你们照顾那个脾气不好的臭丫头,哼,最可恶的是,你们到现在了都还没打算对我说实话。”

  肖老头气急败坏的,一股脑的把心里的怨气也都全数吐了出来,说完后还余怒未消的胸口一阵起伏,要知道,对于一个热衷于研究医理的人来说,能发现一个可以解噬心草毒的人,是多么令人兴奋的事。

  而他也偷偷对这个噬心草的毒研究了大半辈子,虽也摸到了一些门路,但却总卡在一些地方不能前行,这是多么痛苦的事,眼看着就能解或自己的不成功,却有人现在告诉他,那个人根本就不存在,你说他光火不光火。

 文学

  然肖老头儿却不知,他的话竟是让云扬和云君白都同时陷入了一阵沉默,是呀,当时这事儿一传开了,对于他们这些不太懂医理的人来说,当时乌蛮儿活过来了这事儿,虽也有去深思过,但却不是往那边去想的。

  在云君白心里,一直就觉得,既然中了无解的毒,都可以活过来,那嘛就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假中毒,目地就是在害了胡果果后,能够掩人耳目,所以才会一直想对乌蛮儿下杀手。

  然就在兜兜转转这几个月里,乌蛮儿的种种表现,却又让他开始动摇自己最起初的判断,但也只是有所动摇而已,可这样的猜疑,最终还是在这个肖老头诊出乌蛮儿,有中过噬心草的毒时才被打消。

  当现在肖老头儿提到乌蛮儿当初未解毒又活过来的事,云君白这才又正视起这个问题来。

  “肖老头,本王只想问你,你觉得中了噬心草的人,真的可以不药而愈吗?”云君白问的很认真。

  然那正在气头上的肖老头儿,也是不加思索便就一口否决到:“不可能,老头儿我虽也学艺不精,但这个我确是可以笃定的。”

  “那这乌大小姐中过噬心草的事,可是本王告诉你的?”云君白淡淡的朝他讲到。

  “不是,是老头我自己把脉把出来的。”

  说到这里,肖老头神情中竟带着点自豪,然云君白却冷嗤一声,大手一拍书案冷声朝他质问道:“哼,那又何来本王诓骗你一说呢?”

  “啪”的一声拍案,惊得肖老头儿心神俱震,然云君白的话更是堵得他一阵哑口无言。

  “这—”

  是呀,中了噬心草的毒,绝不可能不药而愈,这是他自己说的,而那乌蛮儿确实也中过噬心草的毒,这也是他自己诊出来的,现在这自相矛盾的话,却是刚好否决了云君白诓骗他一说。

  “我、我—这—”

  “这什么这呀,肖大牛这下你也问清楚了,也该明确了王根本没有诓骗你,现在该来讨论一下你所犯下的种种罪行了吧?”

  见肖老头儿吃瘪的样子,云扬心里一阵欢愉,不觉就又逗弄起他来。

  听言,肖老头这才有点惊慌的连忙跪下,朝那云君白告饶道:“唉哟,王,这事儿可不能怪老头儿我呀,这可是您王宫里的那个巫医蒙老头告诉我的,他说他去找过那个为乌大小姐诊治的巫医,他说那个巫医自己亲口承认的,说他并不会解这噬心草的毒,所以我才这么着急着来问您,才会以为您诓骗了老头儿我呀,王,您就饶了老头儿吧,这不也是误会吗?”

  “哦?那意思是说,是那蒙泽老头诓骗了你?”云君白再次挑眉朝他问道。

  “这个老头儿我也不好说,但看那老头儿说的那样笃定,也不太像在诓我,而且他也没理由骗我呀!”

  肖老头儿满脸皱成了苦瓜,脑子里竟也一时成了浆糊,只觉这事情怎么就越想越觉得哪里不对呢。

  云君白自是亲楚那蒙泽的人品,但是现在深想起这事来,也开始同肖大牛一样,只觉得这里面看似处处都通透的事,却又处处都解释不通了,不觉就凝眉从书案后头站了起来。

  踱着步子来到窗边,望向那院中的木芙蓉,眼前竟出现了那女人的影子,不禁就回忆起她与胡果果那些相似的事迹来。

  思忖良久,才幽然转身,朝着地上那一脸困惑的肖老头问道:“老头儿,你有没有也觉得这事儿很奇怪呀?一个明明会死的人,却又活了过来?”

  闻言,肖老头只觉这话简直就是问到他心坎儿里去了。

  “是呀,这事儿老头儿我也觉得百思不得其解,老头儿我行医几十年,就一直没有放弃过对这噬心草的研究,可如今仍是离成功还差一步之遥,之所以听说有人能解这毒,就那般不管不顾的随你们来了这乌都城,确实是因为老头我太想配出那噬心草的解药了。”

  说着,老头儿面上竟是颓废而失望的神情。

  “你是否对这乌大小姐不药而治感到很好奇?”云君白又淡淡的开口问到。

  “那当然啦!我想没有人会比我更想知道原因了,这事真的是太匪夷所思,在老夫看来,要不是有神仙搭救,就是那乌大小姐有什么异能,那噬心草的毒根本就伤不了她的性命,呵呵,不过这又怎么可能呢!”

  肖老头就如是痴迷了般,那神情完全就像是处在自己的思绪里,一个人在那里自言自语。

  听言,云君白平静无波的眸色竟是光华一转,既而朝肖老头儿问道:“那你可愿意留下来照料一下,这身体尚还没有恢复的乌大小姐呢?”

  心下一惊,肖老头儿竟是从云君白的话里听出了弦外之音。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原创文章,作者:宇,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qiuxieku.com/1748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