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着师尊的腰使劲抽出”好硬啊进得太深了bl

  按着师尊的腰使劲抽出”好硬啊进得太深了bl然云扬话一出,云君白竟是激动的转过身,面露痛色的讲道:“是,这种事情太过匪夷所思,但是那沫儿的事,又如何解释,这你是知道的!”

  看向自家主子那纠结中又夹带着期许的眼神,云扬抿了抿唇,才又轻声的劝道:“主子,何必这么认真呢,既然她那么多相似,定也是您欢喜的,反正她也有了您的孩子,您就别想太多,好好的娶了她,重新开始人生吧,不管她是谁,只要您把她当成是谁就行了。”

  “不,不可以,她就是她,这是不可以代替的,所以本王一定要弄清楚,总有一天我会让她亲自承认。”

  望向自家主子那认真的表情,云扬满是担忧,因为在他看来,自家主子要人家去承认自己是另一个人,本就是强人所难,更何况还是那样一个,性子如当年的乌鹂王那般刚烈的女子,这显得更加不太可能。

  云扬深吸一口气,这才转开话题道:“主子,那莲子那里可否要—”

  “行了,你先下去吧,这事本王自有计较。”

  一提到这事,其实云扬也有些矛盾的,所以也很理解云君白此时的心情,于是便也没有再多话的躬身退了出去。

  西宫、长宁殿—

  一回到自己的寝宫,云于宴便就冷着脸朝身后跟进来的阿茫道:“你走吧,以后我的身边不再需要你了。”

  云于宴语气很轻缓,看样子也没有什么情绪,然那双阴郁的眼眸中,却透着遭人背叛的痛色与决绝。

  “不,殿下,求您不要这样,属下的所做所为皆都是为了您着想的呀,虽有忤逆了您的意思,但属下对您的忠心日月可鉴!殿下,求您了,属下从小与您相伴长大,又怎可害您呀”

  感觉到云于宴的决绝,阿芒红着双眼跪在云于宴身前,伤心的竟是伸手想去抱他的大腿,却是被他无情的避了开来。

  “忠心于我?还日月可鉴?哼!我想这话,你该去向我的母妃说吧!”

  想起自己一次次的被这个从小一起长大的兄弟背叛,云君白阴冷的眸子也是血丝满目,他从小承受着什么,也许别人不懂,他却是以为面前这个人应该是懂的,然事实证明,他根本就不懂。

  云于宴本就冷硬的心好不容易遇到一个想要保护一下的人,却是生生被这些人给破坏伤害,想起乌蛮儿在下马车时,冷冷的连多看自己一眼都不屑的表情,他心里竟有种错觉,好像那女人知道了什么般,一下子心情竟是跌落谷底。

  被人再次抛弃的感觉涌上心头,要不是眼前这个人是他从小到大的玩伴,估计他掐死他的心都有。

  强忍着心里的怒火中烧,云于宴只就冷冷的再次开口道:“出去吧,无论是母妃要留你在身边也好,你选择离开王宫这个是非之地去重新生活也罢,我都放你自由,只是我们从此主仆情谊恩断义绝,再无瓜葛!”

 文学

  阿芒听言,身子一软就如失了魂般跌坐在了地上,对于他而言,云于宴就像他的家人,有他的地方就有家,如今他竟是因为一个女人,而不要自己了,阿芒的心痛的不能自已。

  阿芒沉默良久,才轻声的从地上坐起,也不在为自己辩解,而是十分恭敬郑重的朝云于宴深深的叩了三个响头,便头也不回的离去。

  阿芒离开约摸半柱香的功夫,而云于宴还是定定的站在那里一动不动,然这时门外的侍卫还没来得及通报,那气势汹汹的布淋太妃就闯了进来。

  仿佛就是等了她许久般,云于宴这才动了一下的扭头唤了声:“母妃您来了呀!”

  “哼,逆子,如果母妃不来,你恐怕都忘了自己还有一个母妃了吧?”

  布淋怒不可遏的望着自己这个不争气的儿子,面部因过于动怒,而显得那保养的及好的面容都有点扭曲,这一回原本是除掉云君白的大好机会,却不料竟是因自己这个不争气的儿子给办砸了不说,还将他们苦心经营多年的东楼给搭了进去。

  布淋不气才有鬼,没被气死也已经是万幸,而更让她气不过想不通的就是,自己儿子所做的一切,居然还是为了一个怀了别人孩子的女人。

  然听了自己母妃的话,云于宴再就看向那张恼怒到几乎要吃人的脸孔,却是突的哈哈大笑了起来:“哈哈哈哈!我还真想忘记自己有个母妃呢?可是你总出现在我面前,又让我怎么忘呢?”

  “你—你这个不孝子!”

  布淋眼瞧着自己儿子,那疯魔了般的样子,竟是瞠目结舌,原本一气之下抬起就想甩他一个耳光的手,也是顿在半空久久没能落下。

  因为此时的云于宴,显然是她前所未见的,这样异常的样子,倒是把她给震住了,竟是一阵踌躇的打也不是,不打也不是。

  云于宴望了眼布淋抬在半空没有落下的手,有点无所谓的耸了耸肩,便就不顾她感觉的踱步到旁边的几案前坐下,随即却是面色一寒,冷冷的朝布淋讲道:“既然母妃下不了手打儿子,那就请回吧!”

  闻言,一阵急怒功心,竟是把布淋气得头晕目眩,抬手抚住额头,那身子也随之踉跄了两下,好在她的心腹婢女珠玉一把将她给扶住。

  “殿下,您怎可这样气太妃呢?太妃所做的一切无非都是为了给你博得这天下—”

  “住口!”

  云于宴狠厉如刀的眼神,冷冷的朝那珠玉刮了过去,竟是让珠玉身子一颤。

  “哼,以后再有人在我面前说谁是为了我博什么,小心惹的我一怒之下要了他的小命。”

  咬着呀,一字一顿的吐出这样一句话来。

  布淋不敢置信的摇头问道:“宴儿,你这话是何意?难道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我自己吗?你这样说未免对母妃我太不公平了吧?”

  言罢,两行清泪就止不住的自脸颊滑落,布淋起先还气势汹汹的阵仗,陡然间就变得软了下来,那伤心欲绝的样子,任谁见了都觉会心软。

  然此刻却是博不到她儿子的半分动容。

  “成日这样演戏,母妃不累吗?您总是口口声声说这是为了我,可实际上您所去谋划的,您所去做的一切,哪一件不是您自己想要的?又几时问过我真正想要的是什么?您说我对您不公平,那您几时又对我公平过?就连我身边最贴心的人您都要染指,难道您让我活着的意义就是成为您手中的木偶吗?还是说我只不过是你遮掩野心的一枚棋子?”

  “啪!”一个响亮的耳光落下,近到云于宴身前的布淋,面色铁青怒目赤红,满口的银牙都气得直打颤,根本就是吐不出一个字来。

  也就在抽了云于宴一个耳光后,布淋咬紧打颤的牙关,渐渐眸色也开始变得狠绝,那几近扭曲的面容也慢慢的扯出一抹恶毒的笑来。

  “既然你这么大了都还不懂事,那有的事就由不得你母妃为你做主了,不管你认为母妃我是要把你当成木偶摆弄也好,要当成遮掩野心的棋子也罢,随你怎么相,总之我要做的事情,谁也别想阻挡我,就算是我身上掉下来的肉也不行,所以从今往后你给我听好了,要是再敢帮着外人来对付自己人,那可别怪你母妃我不念及母子情份!”

  望着眼前女人那被仇恨和欲望浸染的丑陋不堪的面容,听着她冰冷无情的警告,云于宴再也不似儿时那般恐惧和心痛了。

  张口,活动了两下被掴的有些麻木的左脸,云于宴撇了撇嘴,既而讽刺的开口道:“恼羞成怒、原形毕露了,呵呵,不过这样多好,至少看起来没那么伪善的令人作呕。”

  任由着自己儿子嘲讽,布淋直起身子,那不可一世的神情间尽是不屑,仿佛自己才是看着别人作呕的那个人。

  冷冷的睨了眼自己儿子,那张与那男人有七分神似的脸,布淋竟是情不自禁的冷嗤道:“哼,是呀,你们都是正人君子,你们都受人爱戴,你们都不伪善,你们都是好人!”

  言罢,随即却是又话锋一转的狂笑道:“哈哈哈!可那又怎样呢,不还是一个个被我给弄死了,等着吧,要不了多久,你们这些幸福的人就都可以团聚了,哈哈哈!啊哈哈!”

  癫狂至极、绝望恨极!

  阴森恐怖的令人发毛的笑声响彻整个长宁殿,那绕梁不绝的余音里,还透着一个女人因爱生恨的凄凉。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原创文章,作者:宇,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qiuxieku.com/1747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