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长扶着她腰猛的挺进|扶着她的腰一沉坐到底

  村长扶着她腰猛的挺进|扶着她的腰一沉坐到底但虚荣心却又让她需要有这么一帮人在身边,围着她处处满足她的虚荣心,更是需要这样的人来给她造势。

  一想起这王去了储华宫,莲子不觉皱眉,她可是很清楚,这一直空置的储华宫,可是历代王后的寝宫,虽然上一代乌都王与王后白初尘感情深厚,一直都没有分开过的住在王的承明殿,但这储华宫却是一直保留着的。

  心里有一股不好的预感油然而生,莲子才惊觉,这次云君白突然离开乌都城,必定是事有蹊跷。

  整理了一下仪容,莲子这才带着一众人前王储华宫奔去。

  而当莲子领着浩浩荡荡的一干众人,提着十几个食盒来到储华宫门前时,云君白他们乘坐的轿撵也刚好落下,莲子欣喜若狂的就要迎上去。

  眼瞧着一身黑袍玉树临风的云君白下了轿撵,在场的众人都是齐齐跪地迎接王的归来,莲子也是上前了两步,朝他盈盈一拜,那含羞带怯的样子看得一旁的云扬也是一阵鸡皮疙瘩。

  然云君白却并没有去看她,而是转身朝着轿撵里不让他搀扶的女人不悦的问道:“你真的可以?”

  听言,莲子笑颜如花的脸,有些不解的抬头望去,却瞧见云君白站在轿撵前背对着自己往轿撵里看,她偏头望去,这才看到与云君白同乘一张轿撵的乌蛮儿,正被一个身形娇小,身着奇装异服的女子搀扶着下了来。

  莲子笑得灿烂的脸刹时僵住,而那涂了胭脂的面上也是掩不住的一阵惨白,自胡果果过世后,莲子就从未与这乌蛮儿会过面,只是听说她中了噬心草而没死。

  而后也是莫名其妙的就得知,她进宫偷走了乌鹂王的金令出逃了,那时莲子也是下来打探过乌蛮儿盗金令的事,可是却是被云君白封锁了消息,竟是一点有价值的情节都没给打听到。

  而眼下突然瞧见她,莲子竟是有点控制不住的心慌,捏着帕子的手,也是不自觉轻颤着,然就在看到乌蛮儿那高高隆起的肚子后,莲子竟是傻眼了,身体如遭雷击般,毫无征兆的就一屁股跌坐到了地上。

  “啊,莲主子,您怎么了?”

  跪在她身后的小月,一声惊呼,引得众人都是转身朝她们齐齐看来,就包括云君白也是不解的侧身看着她,然就在他身子侧开后,被阿哑搀扶着落地后的乌蛮儿也是看到了这一幕。

  一眼就认出了莲子的乌蛮儿,原本看到她该是高兴的,但不知怎的,就在见到那身艳丽而过于贵气的打扮时,竟是一愣。

  因为在乌蛮儿还是胡果果时,这莲子无论是打扮还是行事可都是十分低调的,从来都是一身素净的打扮,就连胡果果赏她的那些金银手饰,都宣少见她配戴过,而眼下这个珠光宝气的女人,还是她的莲子吗?

  乌蛮儿不觉皱眉,然这时却听到云扬开口了。

  “莲子姑娘,你这是怎么了?你没事吧?”

  言罢,却还是瞧见莲子呆愣的张大了口一副不能还神的样子,云扬才朝着她身后扶着她的小月道:“什么莲主子莲主子的,还不快扶你家小姐先下去找巫医看看。”

 文学

  瞧着这情景,云君白也是不悦的双眉微蹙,但却没有过多的理会,而是再度转过身去看乌蛮儿,见她已安全的下到地上,这才放心的大步朝储华宫的正殿走去。

  “今后你就住在这里了,下来我会让云扬安排些细心的人来照顾你。”

  望着这奢华一点都不亚于那星月宫的殿堂,乌蛮儿却是不悦的朝云君白讲道:“我住这里不太合适吧,如果我没记错的话,这可是王后住的地方,小女子惶恐,还请王准我回乌拉府自己的地方住。”

  瞧了眼乌蛮儿,那一路回来面对自己就这副冷冷的表情,云君白到也是习惯了,也不同她计较,而是朝着云扬吩咐道:“让这些人都下去吧,传膳!”

  “是王。”

  乌蛮儿见自己的话不管用,心里火大的双手撑着有些发酸的腰,就朝前两步急道:“喂,我说你听到我的话没有,我要回府。”

  正好奇的四下打量的阿哑,瞧见乌蛮儿动怒了,便赶忙上前扶住她,一脸担忧的朝她摇头到,示意她不要生气。

  而云君白也是担忧的皱眉,对阿哑吩咐道:“你先下去用膳吧,我还有些话要同你家主子说。”

  阿哑见这气氛定是不愿出去的,但乌蛮儿却也是朝她点头,让她先下去一会儿再来。

  只就等阿哑心不甘情不愿的离开后,餐桌上的膳食也摆的差不多了,而这一桌子的菜,却是云扬按照云君白的吩咐,提前让人回宫准备的,都是些清淡易消化又营养的菜。

  待所有人都屏退后,云君白才上前将冷着脸朝自己怒目横对的女人拉了坐下。

  “来,先把药喝了再用膳。”

  这下乌蛮儿终是火了:“喂,云君白,我说你小子没病吧?之前你恨不得将我剥皮抽筋的,见着我不是扔水里,就是一顿往死里的狠掐,而现在你这些行为又是算什么?”

  乌蛮儿的质问尖锐而毫不给男人留情面,问得男人的脸色也是青红交替,然男人却是没有动怒,反而听了她惯有的语气后,望向她的眸色中还多了一丝不易察觉的温柔,端起桌上的药碗递到她面前。

  “有什么先喝了药,用了膳再说。”

  看着男人那张长得邪魅至极的面孔,乌蛮儿这才发现,原来这脸皮也是这般厚实,只觉自己一顿火发得就如一个拳头打在了棉花上。

  翻了翻白眼的夺过面前那碗令她痛不欲生的药,屏住呼吸,咕噜咕噜的两口灌下,这时云君白又端起桌上的一碗甜汤递了过来,她也是不再扭捏的接过喝了一口。

  待一口甜汤入了喉,乌蛮儿才觉自己又活了过来,最近她被这男人盯着日日餐餐没有落下一顿,现下倒也觉得自己这喝药的功夫都见长了。

  没有与男人废话,缓过气儿来的乌蛮儿,直接拿过桌上的碗筷,就径直吃了起来,她在这方面向来理智,男人既然说有什么事等喝了药用完膳再谈,她也不再与他争辩,反正自己也饿了,吃就吃呗,总不能亏待了自己肚子里的孩子。

  瞧她吃得香,云君白淡淡的面容上也是浅浅的笑意,拿着筷子将各种菜式都夹了一些放到乌蛮儿碗里,直到饭碗都快堆成一座小山,这才愉悦的夹了些菜往自己嘴里扒。

  一顿饭下来,两人虽没有交流过一句话,倒也吃得香香饱饱,特别是云君白。

  待招了宫人进来将膳食撤走后,两人都用了漱口水,这才移到了旁边的茶厅去坐下。

  “这下有什么可以说了吧?”

  乌蛮儿任由着男人体贴的将自己搀扶到椅子上坐下,便就毫不客气的开了口。

  这性子,倒是越来越让云君白欣喜,只是面上却是没有表露出来,只就将乌蛮儿扶来坐下后,自己也是一撩袍子捡了旁边的一张椅子坐下。

  不慌不忙的端过茶几上的茶碗,小呷了一口,才幽然开口道:“如今你怀了本王的孩子,定是要住在宫里的。”

  闻言,乌蛮儿心里竟很不是滋味,原本降下的火气,又蹭蹭的窜了上来:“我不住在你王宫里,难不成我还要虐待肚子里的孩子不成。”

  乌蛮儿口气越来越控制不住的火大,一点都没有觉得她这说话的口气完全不符合她目前的身份,然更奇怪的却是,一向不待见她的男人,竟是一点都不与他计较。

  “随你怎么说,总之不行,你必须要住在宫里。”

  云君白不愠不火的扭头望着她,不咸不淡的肯定到。

  望着男人那张很欠抽的脸,乌蛮儿气得眼珠子都快瞪了出来,也不知是不是因为怀孕的原因,总之就是一动怒就觉有点控制不住情绪,就好比六年前刚穿过来做胡果果那会儿的火暴性子般。

  云君白见她气急,也担忧她气坏身子,于是便有点和解的口气道:“虽然我不让你出宫住,但可以把你那个小丫头接近宫来陪你,还可以让你的母亲随时入宫来探望你。”

  冷冷的凝视了男人许久,乌蛮儿终是认栽的发现这死小子是铁了心了,于是也只能愤愤的朝他吐了句:“臭小子,算你狠!”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原创文章,作者:宇,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qiuxieku.com/1747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