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尊你下面咬的好紧|一边做一边吃

 师尊你下面咬的好紧”一边做一边吃下意识的咽了咽口水,只是刚一咽下,喉咙处就像被针扎了一下的一阵刺痛。

  “嗯唔~~”

  轻微的闷哼自她喉咙发出。

  “你醒了?”

  一声询问后,乌蛮儿只觉自己虚软无力的身子,被人搂着往上提了提,耳边还响起一阵哗啦啦的水声,这时,她才意识清醒了些的发现,自己居然在浴桶里,然,此刻的自己正靠坐在别人怀里。

  面对这样让人震惊却又成事实的状况,乌蛮儿也只出现了瞬间的错愕,就也恢复了淡定,因为他一听身后那人的声音,她便知是谁。

  一股血气不受控制的上涌,如果说不是因为在热水中泡了许久的话,定会看出她此时的面红耳赤。

  怀抱着乌蛮儿一同泡在浴桶里的云君白,见他醒了,便立马按照那个巫医老头的吩咐,伸手去端过浴桶旁矮几上的药碗。

  “来,先把药喝了。”

  男人的语气很平和,既没有平日里那漫不经心的玩世不恭,也没有面对厌恶之人时的冷然,乌蛮儿下意识的抬起无力的手往腹部一摸。

  嗯,还好,还在!心里长长的嘘了一口气,乌蛮儿这才放下心来,只是下一秒,当手触及到身体的其它部位时,原本就通红的肌肤,就像着了火般。

  “靠,这谁他妈这么缺德呀,居然连一点遮羞的贴身衣物都没给自己穿。”乌蛮儿心里顿时又羞又窘的一阵火大。

  只是用脚指头都看得出来,这缺德的事,定是她身后这个,与她苦大仇深的男人干的啦,但她却是摸不清这男人到底是何居心。

  不拒不让的任由男人将一碗苦得让人作呕的药汤,给自己喂下,乌蛮儿才觉干涩的喉咙滋润了许多。

  “能解释下这是怎么一回事吗?”

  声音如破竹般嘶哑难听,不过却也能分辩出她讲的是什么。

  云君白也觉察到了,此刻的乌蛮儿正僵硬着身子很不自然,这时,他起先因担忧而一直冷肃的脸,才微不可察的扯出一抹弧度。

  “你掉进了河里受了寒,胎儿险些不保,为了给你驱寒,就泡了这药浴。”

  乌蛮儿了然的皱眉,却也忍不住的开口问道:“那你又为何会在这药桶里面?”

 文学

  此话一出,身后起先还一派淡定的男人,也是有点不自然的眼神闪烁了几下,虽然在心里一遍一遍的告诉自己,自己这么做,纯属是因为看见昏迷不醒的女人,在这个超大的浴桶里,身子不断的下滑。

  而被那个坏脾气的巫医老头,指使来照料她的自己,纯粹是好心的担忧她会不小心滑进水里给淹死,而并非是想占她的便宜。

  “你昏迷不醒,在浴桶里坐不稳,而一路随行的人中没有女人,你怀了我的孩子,我自是有责任照顾你一下,你以为会为什么?难不成你还以为我会担心你?!”

  云君白欲盖弥彰的话语中,透着满满的不屑,然就在乌蛮儿看不到他表情的脸上,却是有着别扭的情绪。

  这时女人醒了,正坐直了身子在自己身前,那被挽起的秀发下,就是她光洁而雪白的脖颈和背部,有些不自然的移开视线,然脑海里却又闪出比这还更让人浮想联翩的画面来。

  这时云君白才后知后觉的有点懊恼自己,为什么要对这个讨厌的女人这么好,不仅纡尊降贵的亲自为她换衣服,还被那个臭老头指使来指使去的,在这里服侍这个女人泡药浴。

  “现在我醒了,你可以出去了!”

  正处在自己思绪里的云君白,被女人冷冰冰的话给打断思绪的一愣,随后又是清楚过来的一阵不悦,反而是一扫之前的不自然,冷哼道:“哼,本王当然知道你醒了,不过你可不要忘了,本王在这浴桶里可不是因为你,而是为了我那没出生的王儿。”

  说完,云君白直起的背部,却是悠闲放松的往后一靠,大有我还就不起来了的架势,闻言,乌蛮儿沉下的脸更是阴冷了几分。

  “你什么心思,不用一而再再而三的在我面前强调,你在意你的孩子我也没有意见,但现在他还在我肚子里,你要表现你的父爱如山,我劝你还是再等两个月吧,到时你想怎么关心,想怎么爱,这都是你的事,但现在,还请你离我远点!”

  说罢,乌蛮儿虚弱无力的双臂,扶住浴桶的边沿,也不计较自己此时的身无一物,倔强的就想从浴桶里站起来离开。

  然下一刻,男人有力的大手却是一把将她捞了回来。

  “你快放手!”

  男人的手正好死不死的揽在自己胸前,乌蛮儿刹时羞恼的,干涩嘶哑的声音都拔高了几分。

  “你在生气?”

  “你说呢?”乌蛮儿又羞又恼的伸手,想去扯开男人横在自己胸前的臂膀。

  然男人却是不让她得逞的,更是用力的把她往自己身前一带,瞬间,乌蛮儿整个背部就与男人宽厚肌健的胸口贴合在了一起。

  “你要干什么,流氓!”

  “流氓就流氓吧,下来本王勒令,整个乌都十二城的人都不许用这个尊称,以后这流氓二字就只准本王用了。”

  “你!”

  乌蛮儿气结,完全被男人那义正言辞的口气给雷倒了,虽然也知这云君白的性子狂野不拘,偶尔还邪魅腹黑,但却没想到在自己这个讨厌的人面前,也会这般泼皮无赖。

  女人不挣扎了,却是气得胸口一阵起伏,手下的柔软触感更加清晰,云君白虽话说的那般邪气无赖,但骨子里,对于男女这方面的事儿,却还是很青涩的。

  只觉面皮一阵滚烫,直达耳根,揽住女人的手臂这才像是被灼烫了般的快速松开。

  “坐好了不要乱动,巫医说了你胎儿情况不稳,想保住孩子就给我老实点。”

  语气突然变的冰冷,完全没了之前的流里邪气,云君白擒住女人的双臂就将她的身子从自己腿上移了开来,便才从浴桶里出了来。

  不敢去看起身出桶的人,只觉男人一出去,浴桶里的水就少了一大半,乌蛮儿眼瞧着自己身子就露了一大截在外面,不觉就有点心慌的双臂环胸的往木桶边靠去。

  耳边传来一阵窸窸窣窣穿衣的声音,随后就听到男人步出房间的动静,这下,乌蛮儿僵硬到吃力的身子,才是瘫软的放松了下来,有气无力的趴伏在浴桶边沿。

  此刻回目着阎城河畔的那一幕,心里竟是一阵后怕,虽然这是乌蛮儿第一次怀孕,但稍有点常识的人都清楚,这怀孕的女人,最是受不得凉的,所以她对云君白先前所说的话自是深信不疑。

  伸手抚上高高隆起的腹部,乌蛮儿面上竟是前所未有的温柔,然下一刻眼中却是凝结出一层冰冷的寒气,语气坚定的喃喃自语道:“宝宝,你一定要坚强,妈妈以后绝不会再让你受到这样的伤害了。”

  一味的想斩断过去重新开始人生,然兜兜转转那么久,最终还是没能独善其身。

  门吱呀一声被推开,耳边再次传来男人那稳键的脚步声,乌蛮儿扭头望去,却见云君白一身金丝线滚边黑袍加身,然那袖子却是高高挽起的,双手各提了一个小木桶,这一眼望去,还能看到桶里冒着热气腾腾的水雾。

  这怎么看都怎么不协调的画面,怎么想怎么都觉得诧异的事情,乌蛮儿眼角不自觉的抽搐了两下,这才觉得有多么的受宠若惊。

  呆愣的任由男人将小木桶里的药汤倒进浴桶里,而这没伺候过人的云君白,却是没考虑到这水烫不烫,刚倒完第一桶,正预备倒第二桶的时候,乌蛮儿终是忍不住的开了口。

  “你想烫死我们母子吗?”

  听言,云君白面无表情的面色也是一窘,赶忙放下手中刚提起的小木桶,伸手朝水里摸了摸,这才觉得自己这水倒的有些猛了。

  “我去弄点冷水来。”

  “不用了,你出去吧,这个温度还可以承受。”

  乌蛮儿并不领情的冷冷开口。

  然男人却是牛头不对马嘴的讲道:“我已经命人去接你那个小哑巴了,估计等晚上就到了。”言罢,就抚了袖子转身离去。

  只是在出房门前,又顿住脚步朝乌蛮儿说到:“一会儿时辰到了,我来抱你出去,你切记不可乱动,这是巫医吩咐的!”

  两人的对话一来二往似乎都透着冷漠,但乌蛮儿却是感觉到了,云君白在面对现在的自己时,那种不一样的态度,让她有些心绪不宁的难以琢磨。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原创文章,作者:宇,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qiuxieku.com/1745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