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贝直接穿裙子我好做*进去了太舒服了停不下来了

 宝贝直接穿裙子我好做*进去了太舒服了停不下来了听言,乌蛮儿也顿觉自己现下的态度有些不太符合现在的身份了,况且生气也对胎儿不好,于是才平缓了一下情绪,淡淡的开口道:“我们就明人不说暗话吧,我知道你一直不喜我,更是不屑我与你这桩婚事,所以我成全你,我会说服我父亲与你解除婚约,自此我们便路归路桥归桥。”

  “呵呵,乌大小姐又怎知我不喜你,又怎知我不屑这桩婚事,而如今你都怀了本王的孩子了,我们又怎么路归路桥归桥?”

  云君白微眯着双眼,似笑非笑的起身朝乌蛮儿走近,讲话的语气又似以前般,轻缓而带着一丝摸不透情绪的玩味。

  听言,乌蛮儿便再次失了性子,语气微冷的道:“这还用我挑明?怎么,你一个高高在上的君王,却是连这点都不敢承认吗?”

  “呵,乌大小姐,你好像变了许多呀,据我的调查,以前的你好像没有这样的胆子与我说话吧!”

  来到乌蛮儿身前的云君白,突的伸出一只骨节分明的大手捏住了她的下巴,将她不愿与自己相向的脸孔给扭了过来,望着眼前略带倔强,却又澄澈清明的眸子,云君白先是一愣,随后心脏就是一阵不受控制的收缩。

  “告诉我,你到底是谁?”

  突如其来的一句问话,乌蛮儿不觉眉心一跳,眼神也是情不自禁的就开始闪躲,心下骇然,他怎么会这样问,难道他是发现了什么?可是不应该呀,现在的自己与之前明明就是两个不同的人,两张不同的脸孔。

  “王,请您放手,您弄疼我了。”

  感觉到女人在逃避自己的目光,在回避自己的问题,云君白松了松手下的力道,再次正色的开口道:“告诉我,你到底是谁?虽然我也觉得我的想法很好笑,但直觉告诉我,你并不是真正的乌蛮儿,对不对?”

  心,狠狠的一揪,乌蛮儿身形也是微微轻颤,她完全没有想到,这个男人居然会这么敏感,他居然是第一个怀疑自己的人,可是又能怎样呢,难不成自己还告诉他,如他所猜想的那般,自己的确不是乌蛮儿,而是那个已离开人世的胡果果。

  可,他会信吗?

  “王,您没事吧?怎么会觉得我不是真正的乌蛮儿呢,莫非我这张脸还有假?”

  乌蛮儿强自镇定的抬眸迎视着他,面上还挤出一抹看似坦然的笑意。

  深深的望着她的眼睛,云君白似想通过她的眼睛看穿她的内心般:“你知道我说的不是这个?”

  “那还有哪个?您觉的我不是乌蛮儿,那我又是谁?”

  嘴角噙起一丝笑意,乌蛮儿突然心思一转,反而是不避不让的将身子朝他凑近了些,而她大腹便便的腹部也与男人的身子贴得只隔着一层衣料。

  四目相对,男人眼角微扬的眼眸乌黑而深邃,此时正透着一股亦正亦邪的妖冶魅惑,毫不加掩饰的直视着女人的眼睛,而女人此刻澄澈清明的双目,也是带着丝丝迷雾般的意味不明,看向他的眼神也是一点都不示弱。

  “你说话呀,你说我不是乌蛮儿,那你说我会是谁?”

  渐渐的,乌蛮儿脸上的讥诮之色越发明显,与男人不甘示弱对视的同时,嘴上也是步步紧逼的追问着。

 文学

  将女人的讥讽之色尽收眼底,云君白却是有口难言,他虽然觉得眼前这个女人与胡果果太多相似,但说出来却又觉太过于荒诞至极。

  突的面色一阵不自然,眼神也随之闪烁了两下,心里的情绪也是一上一下的一阵起伏,捏住女人下巴的手自然的又紧了几分。

  乌蛮儿吃痛的皱眉,正当要抬手拨开男人捏在下巴的大手时,隆起的肚皮却是猛的一鼓。

  “唔嗯~~~”

  身子条件反射的一躬,一手捂着肚子,而另一只抬起的手却是不自觉的抓在了男人腰间的衣服上。

  “你……怎么了?”

  感觉到女人突如其来的异样,云君白一下就放开了捏住她下巴的手,不解的望向她用手捂住的腹部,而他也有那么一瞬间,贴近她肚子的身体,也感觉到了有什么动了一下。

  看向女人皱得很紧的小眉头,感觉着她抓在自己腰间的小手,一阵揪紧,云君白眼中竟破天荒的划过一抹不易察觉的担忧。

  “需要我传巫医吗?”

  问出这样的话来,云君白是有点不自然的,只是却还是问出了口。

  “不用了,只是胎动而已,一下就没事了。”

  乌蛮儿的声音显的有点虚弱,听的云君白双眉微蹙,竟是二话不说的弯腰就将女人一个公主抱给抱起。

  “啊!你要干什么?快放我下来!”

  云君白抱着女人径直朝内间的卧室走去,也不去回答女人的话,只就冷着有些泛红的脸不去看她。

  直到男人将她轻轻的放到床上,乌蛮儿才明白了男人的意图,有些意外的抬眼看向他,却还是瞧到男人那张冷漠狂傲的脸上,没什么特殊的表情,好像起先他什么也没做过一样。

  “你先休息,我们明天就起身回乌都。”

  云君白淡淡的吐出几个字,便转身就要离去。

  只是下一刻却又听到女人倔强而不服输的声音:“我凭什么要听你的安排,就因为你是高高在上的王,就可以任意的强迫我,亦如那晚对我做出那样禽兽不如的事情来。”

  “你大胆!你以为本王真的不敢杀了你!”

  徒然一个转身,云君白有点恼羞成怒的怒瞪着床上的女人,而就在他看到女人那双澄澈而明亮的眸子后,心底竟是瞬间失了底气。

  面色难看的扭过头去,胸口的起伏却是表明了他在努力抑制,对他一向了解的乌蛮儿,竟感觉到了他的变化,要说依着从前,这个男人定是不会对她这般隐忍的。

  垂眸望了一眼高高隆起的肚子,乌蛮儿揣测着,难道他是因为自己怀了他的孩子,才会这样压着自己的性子开始对自己隐忍。

  房间里竟一时陷入了沉默,一个躺在床上一语不发,而一个则是站在床前一动不动,两人就这么僵持了许久,最后还是稳定了情绪的云君白先开了口。

  “你这么坚持的不回乌都城是为了他吗?难道你也对他芳心暗许?为了他甘愿隐世于此。”

  乌蛮儿只觉白眼直翻,心里简直就是无语到了极致:“你休要胡说,我与他以前从无交集,少往我身上泼脏水。”

  闻言,云君白心里却是莫名的舒服了一点,其实要说这女人与云于宴之前有什么,他也是不信的,对于他这个二弟的行踪,虽说不上了如指掌,但他却是从来没有间断过对他的关注。

  所以云于宴几时离开的乌都城,以前有没有与这乌大小姐有过多的接触,他还是有几分清楚的,只是那小子之前的一席话,却是让他心里很不爽。

  “那你都这样了,你还有什么理由不同我回去?”说着,云君白还挑着眼角朝女人的肚子睨去。

  “怀孕了又怎样,虽然这不是我情愿的,但这孩子是我的骨肉,我自是会对他负责,我说了,既然您也不喜这桩婚事,何必强求呢,不如放我自由,也免得在您眼前惹您心烦。”

  不知怎的,说出这样的话来,乌蛮儿的心也是一阵没来由的揪痛了两下,搭在肚子上的手也不自然的攥成了拳头。

  女人的话说的很直白,甚至直白到云君白无话可说。

  心口一堵,只觉心情瞬间堵闷的难受,后牙根狠狠的咬了一下,云君白这才抿着唇,咬牙切齿的说道:“本王没有同你商量的意思,不管你说什么,你都必须同我一起回乌都城,你没得选择,如果你觉得本王的面子都请不动你,没关系,那我就用半坡寺那些人的人头来请你回去,如果这些还不够,那还有乌都城那个糕点店的人,或者那个叫乌雅的丫头的头也不错。”

  “云君白!你几时也变得这般卑鄙,这么血腥残忍了?”乌蛮儿气结。

  然云君白却是勾着身子,将脸朝她靠近的邪邪笑道:“你好像很了解我一样?”

  望着眼前放大的俊颜,乌蛮儿很想抬手就在他脸上揪一把,一解心头之气,只是她此时却是乌蛮儿。

  强忍着心中的怒火,撇开脸不再去看他,身子也随之侧到了一边,留下一个略带清瘦的背影朝着云君白。

  “呵呵,没关系,我们回去后,再慢慢深究这个话题,你先休息。”

  起身,很有风度的拉过床上的被子给女人盖上,还很是周到的将被角给她掖好,云君白才心情稍好的转身离去。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原创文章,作者:宇,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qiuxieku.com/1744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