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上来自己弄硬自己动- 想让你的下面紧紧含着我

 坐上来自己弄硬自己动- 想让你的下面紧紧含着我只是表面却是文丝未动的,扯着唇角轻言问道:“哦,王弟似乎很了解乌大小姐?可是本王就不明白了,你凭什么可以代替她向我陪不是?如果本王没记错的话,她除了是你未来的嫂子,好像与你没有什么其它的关系吧。”

  此时云扬已将院里的闲杂人挥退,就留了自己在院门口候着,眼瞧着没有外人,云于宴便也从地上站了起来。

  就在听了云君白的话后,面上虽有那么一瞬的尴尬,但又很快恢复,思忖片刻才又朝那静立一旁一语不发的乌蛮儿望去。

  对方似感觉到他的目光,也就条件反射的扭头朝他看来,这时乌蛮儿的目光竟跌进了一双温柔的眸子里,不觉就是心下一惊,暗道不对劲,这云于宴干嘛用这么温柔的眼神看自己,而且还是在这个时候,他这是想干什么?

  正当乌蛮儿还在愣神之即,那刚才站起身没多久的云于宴,却是出乎意料的,一撩袍角,又重新跪了下去,而此时却不如起先那样单膝跪地,而是双膝跪下,十分郑重其事的朝云君白一拜,既而开口道:“王兄,臣弟有罪,恳请王兄责罚,不过,还请王兄看在臣弟的份上,放过乌大小姐和她肚子里的孩子吧。”

  听言,乌蛮儿眉眼一眯,面色一寒,竟是立马便知晓了他要干什么,不过她却也没有出声,只就目光冷冷的望向地上的云于宴。

  然而,自始至终将两人面上的表情都尽收眼底的云君白,见到自己这个从来不亲厚的弟弟,现在居然是改了口喊自己王兄,嘴角也是划过一抹不意察觉的弧度。

  “哦,王弟,你这是从何说起呀?你又何时有罪啦,本王怎么不知道?”

  云君白语气狐疑的朝着云于宴讲道,然他的表情,却是一派漫不经心,完全没有他语气中的疑惑之色。

  而就在这是该轮到云于宴辩解时,院外却是传来侍卫禀报:“启禀王,乌拉大首领及乌大公子在外求见。”

  “什么?”

  乌蛮儿听到自己的父亲和哥哥居然也来了,不禁就是一声轻呼出声,而随即又是了然的,意味深长的朝地上的云于宴看去,人家却是面不改色的跪在那里一动不动。

  睨了眼乌蛮儿的表情,再就将视线转回地上的云于宴,云君白只就朝云扬递了个眼色,便也没有开口,而他眼底却是凝结出一层寒意。

  “王!”

  一声尊乎,这时急急赶进来的乌壮父子,还没来得及看一眼自家的女儿,便就朝那负手而立的云君白跪下行礼,虽然在这乌都十二城里,并没有像中国古代时的帝王之家那么多繁文缛节,但见了君王要行叩拜礼,这也是必不可少的。

  “乌大首领,怎的这么巧你也来这阎城了?”

 文学

  说罢,云君白便是眼神一转,浅笑着朝地上一语不发的云于宴看去。

  “王,臣听闻说已找到小女,臣深知自己教女无方,特意前来向王再次请罪,愿与小女一并受罚。”

  乌壮说着,更是将匍匐在地的身子压的更低。

  见此,一直保持沉默的乌蛮儿终是忍不住的眼匡一热。

  “爹爹,哥哥!”

  虽然此时的乌蛮儿早已不是原主,但在乌拉府呆过的日子里,却是被他们呵护的很幸福,现在又见他们为了自己这么伏低做小,心底生起一股暖意的同时,更是有种莫名的委屈涌上心头,似真的见到了亲人般。

  乌蛮儿移步上前就要去扶他们起身,而听到乌蛮儿声音的乌壮和乌萨,这才抬头朝她望去,只是这一瞧,两人皆是惊得傻眼了。

  “我的女儿,你这—你这是—”

  乌壮大惊失色,几度要问出口的话,却都又卡在了喉咙,而他一旁的乌萨也如吃了个地雷般,脑子里也是一阵轰隆隆的,被炸的一片空白。

  然这时跪在地上的云于宴却是突的开了口:“王兄,这都是臣的错,还请王兄责罚。”

  听言,众人皆是齐齐朝他望去,这时的乌壮父子才瞧清,那跪在云君白另一边的人居然是二王子云于宴,父子俩一下子好像是想到了什么似的,都是不约而同的朝乌蛮儿高高隆起的肚子看去。

  见此,乌蛮儿却是眼眸一沉的在心底冷嗤一声,果然如她所想,这云于宴对自己大献殷勤,不外乎就是为了做戏给乌壮看,哼,只可惜,他却是算漏了一点,自己根本就不是以前的乌蛮儿。

  而此时的云君白,也是再也忍不住的朝云于宴讥讽道:“王弟,你口口声声说你有罪,请求我责罚,那我倒是要问问你,你罪在哪里呀?”

  话一出,在场的几人也是好奇的朝云于宴望去,虽然都各有心思的在猜测,但却是更想听听这其中的原委。

  “王兄,都怪臣弟听信外界传言,以为您真的对乌大小姐无意,所以才在您迟迟没有迎娶她的时候,对她动了情,臣弟斗胆,还情王兄成全,求王兄放过她和肚子里的孩子吧,臣弟愿听王兄发落。”

  此话一出,就站在院门口候着的云扬也是不敢置信的朝这边望来,更不要说乌壮父子了。

  明明知道他在演戏,明明知道他的目地是在拉笼乌拉族,然云君白心里却是陡然升起一股别样的情绪,涛天的怒意自胸口暴发,抬脚便是朝跪在地上的云于宴狠狠一踹。

  “砰!”“扑!”

  “王!”

  “殿下!”

  一声巨烈的碰撞声,一口鲜血喷出的声音,乌壮的惊呼,隐在暗处的阿芒,情急奔出护主的呼唤,本就不大的厢房小院,突然间像是变的更加狭小了般,让所有人都有种透不过气的感觉。

  此时现身的阿芒,瞧见自家主子被踢的砸在一间厢房的墙边,正口吐鲜血,也没顾得向云君白行礼,便就急切上前想将自家主子扶起,而背对众人的眼里却是杀意尽显。

  然还没等阿芒将自家主子扶起时,就觉身后一道劲风袭来,只就还来不及避让,下一刻阿芒的身子也是被人给一脚踹翻到了一侧,云君白高大挺拔的身姿已立在了云于宴跟前。

  还是那样负手而立,只是那惜日狂傲不狷的面上,却是透着让人胆寒的肃杀之气,居高临下的望向地上捂着胸口还在咳血的云于宴。

  努力压下心中翻腾的怒意,半晌,云君白才由鼻息间喷出一声冷哼,突儿扯出一抹邪笑,朝着地上一脸冷然的云于宴道:“哼,王弟,这是做王兄的第一次狠下心来伤了你,也是王兄弟一次教你,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事你能担得下,而什么事你却担不下!”

  说罢,还转眸朝身侧那个一副事不关己的女人望了眼,才又一字一顿的开口道:“比如说,本王的女人和孩子—”

  “什、什么?”

  只听得乌壮一声惊呼,然被踢翻在地的云于宴主仆俩,身子更是如遭雷击般一僵,强自要保持镇定的面容也是刹时一阵难看,两人不敢置信的朝乌蛮儿望去,却在见到对方仍是不置可否的事不关己时,心下一凉。

  云于宴心里苦涩一笑,原来这个女人一开始就诱导了自己,原本以为她怀的不是他的孩子,自己便有胜算将她拉到自己身边,同时也可拉笼乌拉族。

  然千算万算,向来以为自己还是够了解自己这个王兄的他,却是估错了自己王兄与这个女人之间,居然也会有意想不到的千丝万缕。

  垂下眼睑不语的云于宴,也就在云君白转身之即,语气质疑的开口问道:“那王兄为何还要将她逼到这般绝境中来?”

  此话一出,就连那跪地心情一阵复杂的乌壮父子,也是神情一震的抬眸朝云君白看来,因为这也是他们心中不解的疑惑。

  然就在云君白顿住脚步,就要开口时,站在那里一直保持着沉默的乌蛮儿,却是抢先开了口:“够了,二王子殿下,你的好意本小姐心领了,只是我与王之间的事情,好像还轮不到外人来管。”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原创文章,作者:宇,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qiuxieku.com/1743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