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东西自己爬上去自己摇\强行进进出出好爽出水

小东西自己爬上去自己摇\强行进进出出好爽出水虽然自己没有经验,虽然自己一再否认,但事实证明—

  “姑娘,这大夫我给你找来了,你快过来,让这位大夫给你瞧瞧吧,唉呀,阎城不比别的地儿,这里能找到一个会号脉的大夫真的是太难了,更别说找好的巫医了。”

  门吱呀一声被推开,无智师太便领着那老者走了进来。

  “嗯,好,师太辛苦了。”

  不出意外,在老大夫诊脉确实了乌蛮儿已有了五个月的生孕,而且胎儿还一切正常后。

  乌蛮儿的自欺欺人终是破灭,一抹苦涩自心头散开,就在无智师太在将老大夫送出禅房时,她竟是情不自禁的红了眼。

  “阿哑,你说,我是不是在哪一次轮回欠了那个男人的,所以才要这样没完没了的来还。”

  当乌蛮儿对着除了自己就空无一人的禅房讲出此话时,突的便从窗外的房顶,窜下了个身形娇小,一身奇装异服的女子来。

  而这名叫阿哑的女子,模样生的很是娇萌可人,只是她那一脸冷若冰霜的表情,却是与她的长相很是不相符。

  飘到乌蛮儿面前的阿哑,朝她抬手比划了几下后,便又一个纵身从窗户窜了出去,见罢,乌蛮儿只得无奈的朝她飞出的窗外摇了摇头。

  说来乌蛮儿与阿哑倒也是一种缘份,也就在五个月前,乌蛮儿离开乌都城后,侨装成男子往阎城赶的路上,正巧遇到一对受伤在逃的父女。

  本就无心管闲事的乌蛮儿,原本是打算直接绕开离去的,却不料,竟被那位父亲给拦下,求她救自己昏迷不醒的女儿一命。

  当时的阿哑一身是血,看得乌蛮儿都是一阵心惊,完全觉得这浑水趟不得,可是就在那位父亲跪地求她,不答应就不起来时,她终是心软了。

  乌蛮儿无奈的应下后,那位受伤不是那么严重的父亲,在给乌蛮儿交待了几句后,便自己去引开那帮追他们的人去了。

  而乌蛮儿就骑着鬃毛染了颜色的沫儿,带着这个受了伤的阿哑,先是到了普照城,还给阿哑找了大夫。

  只是待阿哑醒来后的第三天,乌蛮儿便就发现城里到处都在搜人,而且那要搜找的人正是自己这个乌拉族大小姐,无奈之下,乌蛮儿只得再次起身往阎城去,本是瞧见这个叫阿哑的姑娘已没有了性命之忧,就不想再管她了。

  可是又想起这个满身是伤的小姑娘是个哑巴,一时不忍便又带着她上路了,不过正好,她倒是很好的给自己做了掩护。

 文学

  后来到了阎城,本就只在云君白口中听说过这个地方的她,才发现城里除了有一家驿管外,竟是找不到一家可以住人的客栈。

  就在乌蛮儿投宿无门,还险些被人偷了钱财时,身边这个有伤在身的哑女,却是出乎意料的扯了节树枝,在地上写到:“跟我走。”

  这时乌蛮儿才多么庆幸自己,当时没有丢下这个不会说话的小姑娘,因为她对这阎城,显然是十分熟悉的。

  被阿哑带到这半坡寺后,乌蛮儿才通过庙里的师太,大体了解了阎城的状况,不禁唏嘘,还好自己当初一时好心救了阿哑,否则独自到了阎城的自己,现在恐怕还不知会是什么样的一个情况。

  都说阎城是罪人之城,城里尽是些十恶不赦的坏人,然,当乌蛮儿看到庙里还收留了那么多无家可归的小乞丐后,还是觉得,人性是本善的。

  乌蛮儿与阿哑来到这半坡寺,一住就住到了现在,不仅没有嫌弃这里条件艰苦,反而还出资将这里破旧不堪的庙堂修善了一翻,还和这里的小乞丐们打成了一片。

  乌蛮儿与阿哑更是成了无话不谈的朋友,阿哑是个很重情谊的人,因是乌蛮儿当初救的她,于是便从此把她当成了自己最尊敬的主人。

  虽然乌蛮儿告诉她,在她心里没有什么主人不主人的,每个人都是平等的,她们是朋友,但阿哑却是一意孤行的担当起保护她的责任来。

  据阿哑自己描述,他的父亲应该是个行走江湖的剑客,平时里靠帮人护送贵重物品谋生,也就相当于中国古代的镖师,而阿哑也是从小便跟随她的父亲一起行走江湖。

  但问及阿哑的母亲时,她却是一阵沉默后,只在地上写下“死了”两个字,便也从此不再提及,乌蛮儿也不是个爱窥探他人隐私的人,心知其中定是有什么让她伤怀的故事,也便是没再问了。

  那次在路上遇到阿哑受伤的事,也正是她与她的父亲接了个物件,前去送货,却不料途中竟遇到歹人要抢劫,阿哑就是在那打斗中受的伤。

  就在乌蛮儿救走阿哑后,他的父亲也成功将那帮歹人甩掉,把货物送到了指定的地方,完成了任务,事后就上到了这半坡寺来与她们汇合。

  而乌蛮儿这才知道,原来这半坡寺里的道姑,竟是阿哑的亲姑姑,至于她当初是为何出的家,这她就不得而知了,只知她们要在这里长住下去,肯定也是没有问题的了。

  日子一天一天的过去,无聊之即,乌蛮儿还突发奇想的让这帮小乞丐称她为帮主,对于从来没有听说过帮派的他们而言,这倒也是十分新奇的,只是却对于帮派这种东西没有任何概念。

  然对与乌蛮儿来说,这个新成立的帮派,也就成了她在这个时空的第一个事业的开端,而且就她打定主意要在这个鱼龙混杂的地方生存下去时,她便就开始有了心中的计划。

  培养这帮孩子,也是她的目标之一,而自此阿哑和她的父亲阿古巴便成了她的左膀右臂,其一是因为乌蛮儿本来就需要人,而她身上又有足够的银票,其二,阿哑父女俩也有报答她救命这恩的心思。

  只是就在这五个月的时光流逝中,她却渐渐的发现自己的身体竟有了惊人的变化。

  直到今日,无智师太去山下好不容易找来大夫为她确诊后,她才惊觉,想要完全摆脱过去,忘记以前的一切重新开始,这下好像是不太可能了。

  “叩、叩、”

  “谁?”

  “小姐,是我,阿古巴。”

  正当乌蛮儿发愣之即,门外却传来敲门声,一问才知,原来是被自己派去山下城里办事的阿古巴回来了。

  只待阿古巴推门而入时,窗外房顶上的阿哑也是欣喜的又翻了进来。

  宠溺的拍了拍来到跟前的女儿后,阿古巴才很是恭敬的朝已坐在桌前的乌蛮儿道:“小姐,下面盘下的店铺已按您的吩咐装修完毕,要找的工人,我也找的差不多了,上回带上山来学习的那两人,现在已在着手培训他们,我想这月底就可以开门营业了。”

  听言,乌蛮儿面上终是有了丝笑意,不禁就点头道:“嗯,好,辛苦你了阿古巴。”

  “小姐,您太客气了,我们父女俩承蒙您的救命之恩,无以报答不说,为您办点事还要领工钱,其实已经很过意不去了,小姐有什么需要我们做的,尽管吩咐就是,我阿古巴父女俩定当是赴汤蹈火再所不惜,更别谈什么辛苦不辛苦的了。“

  阿古巴话说的十分诚恳,面上尽是感激之色,就连那一旁不会说话的阿哑,也是赞同的朝着乌蛮儿一阵点头。

  听言,最近也了解了这父女性子的乌蛮儿,也不与他们争辩,只就转开话题道:“这阎城的情况你们比我了解,找人方面阿古巴你一定要选可靠的人,还有就是外面的那帮孩子,我的培训计划已拟出来了,我也同阿哑交流过,接下来会按照流程给他们安排学习,以后他们都不要下山要饭了,所以孩子们的生活起居得有个妥实的人帮着料理,你下来尽快留意着点,看有没有比较合适的人选。”

  “是,小姐,这个我下来就去办,至于店铺那边的人您放心,都是与我打了十几年交道的人,虽然都是被流放的罪人,但并不是什么作奸犯科之辈,只是早些年受了家人的连累罢了。”

  “嗯,这就好!下来抽空先带着阿哑教孩子们习武,其它的我再安排。”

  “是,小姐。”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原创文章,作者:宇,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qiuxieku.com/1742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