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贝我要到了快一点*融为一体了好疼一动就疼

 “宝贝我要到了快一点*融为一体了好疼一动就疼是心情好,一想到能出了那火坑,我就觉得我浑身轻松,像是能飞起来了。”宋淑珍笑眯眯的说道,她自然也知道,自家娘肯定是已经问过了的。

  她倒是也不隐瞒:“刚知道的事儿,我也是恨的吃不下睡不着,这不,去寺院里住了几天。”像模像样的做了个双手合十的样子:“随后就觉得,也没什么大不了的,至少我现在还年轻。我娘怎么样了?没被气着吧?”

  赵嬷嬷先是摇头,然后皱眉 :“姑娘您可别想不开,真要是去了那寺庙里,连一口肉都吃不上,您往日里是多喜欢吃肉的人啊,尤其是咱们府里姜嬷嬷做的那冰糖肘子,您自己一次都能吃小半个……”

  宋淑珍哭笑不得:“嬷嬷是怕出家?你且放心,我是怎么都不会出家的。”

  出家人可就不能生孩子了,她还打算生个孩子呢。

  正说着话,前面就又来了个嬷嬷:“姑娘,老夫人让您到前面去呢,说是郑少爷回来了。”

  宋淑珍正打算起身,忽然就反应过来了:“姑娘?”

  “是啊,咱们老夫人,昨儿就连夜里吩咐了,从今儿开始就叫您姑娘,谁要是叫错了,就罚银子。”赵嬷嬷笑眯眯的说道,跟着宋淑珍往前院去。

  郑表哥不是一个人回来的,他还带了个人——说是同袍,因着家里也是京城的,两个人就一起休假,一起回来探亲的。

  宋淑珍来的快,倒是没提防屋子里有外人,这一进门,一抬头,然后就忍不住笑了——可是巧了,这里面坐着的男人,不就是她那天在寺院里见过的男人吗?

  郑表哥她虽然不太记得了,但是,瞧着和母亲有几分相似的,她就能分辨出来了。那剩下一个,不就是郑表哥带来的同袍了吗?

  “这位是?”她像是没发现男人的僵硬,笑眯眯的坐在自家娘亲身边,老夫人呢,大约是怜惜她之前的遭遇,居然也没斥责她不懂规矩什么的,只拍了拍她手背:“有人在呢,规矩点儿,这位是你表哥的同袍,叫何三杰。”

  “何……”宋淑珍拖长了声音,顿了片刻问道:“您既然是我表哥的同袍,那我也叫您一声哥哥吧,何大哥?”

  何三杰脸色通红,沉默了好一会儿,还是郑表哥拍他肩膀笑道:“不是和你说了吗?咱们俩就是亲兄弟,我的家人就是你的家人,这是我妹妹,叫你一声哥哥是应该的。”

  何三杰这才应了一声。

  宋淑珍只上上下下的打量何三杰的身材,这可真是瞌睡来了送枕头。一开始她就是看中何三杰这身材了,原以为是到嘴的鸭子飞了,没想到这一和离,时来运转了。

  早知道有这样的运气,她就该早些和李广明和离的。

  宋淑珍看的隐晦,大堂之中只何三杰一个人能感觉到,他就觉得这女人的眼神像是刀子,一点点儿的将他的衣服割破,然后将她赤身裸体的展现出来。

 文学

  这世上,怎么就有如此大胆的女人呢?刚见面就……现在又……

  就是在边疆,他都没见过如此大胆的女人好吗?

  老夫人说了一会儿的话,就让郑表哥先带着何三杰去梳洗了,郑表哥说他们是快马加鞭的赶回来的,就是想在节前回来。那肯定是不眠不休了,老夫人怜惜他们劳累,就让他们先去歇着。

  反正中秋的团圆宴,也都是在晚上吃的。

  中午就算是要吃接风宴,这会儿距离午饭也还有两个时辰呢。倒不如让他们先睡一会儿。

  等人一走,老太太就臭了脸色:“宋淑珍!”

  “娘,咱们了?”差点儿没将宋淑珍的胆子给吓破,还以为自己看人的色眯眯表情太明显,被老夫人给发现了呢。

  “我是怎么和你说的?受委屈了要和家里人说,我和你爹又不是老得不能动了,让你不敢说!”老夫人一边说,一边拿那美人锤砸宋淑珍:“可你是这么办事儿的?”

  “受委屈了自己吞,不用爹娘操心?你以为你这是孝顺?你这是体谅父母?”老夫人一边砸,一边说,一边红了眼圈:“你让爹娘怎么想?是不是我们老的不中用了,连给闺女做主都做不了了?”

  “娘,不是这样。”宋淑珍赶紧辩解,也不敢很躲,生怕老夫人为了追自己动作大了,万一抻着腰看什么的,上了年纪的人了,可不好治了。

  “那是什么?那李家,什么东西!”老夫人一边骂,一边就开始哭起来了:“都怪我眼瞎啊,我怎么就选了那么个中山狼!我可怜的女儿啊…… ”

  哭的宋淑珍心里酸酸软软,也顾不上那美人锤了,反正砸着也不疼,一转身就抱着老夫人,轻拍她后背:“别哭,娘,您应该高兴,高兴女儿早发现了那畜生的真面目。要不然您想想,等女儿四五十了,一直生不出来,还以为是自己的缘故,那命该多苦啊。”

  一想到这个可能,老夫人就哭的更大声了。

  宋淑珍忙改口:“现在好了,我和离了,咱们还能趁着年轻再生一个孩子呢是不是?”

  “对,趁年轻,咱们得赶紧再找一个!”老夫人立马来了精神,伸手擦一把眼泪,开始盘算:“王大人家的儿子十九岁了,因着守孝一直耽误到现在,虽说你年纪大点儿,但是女大三抱金砖……”

  宋淑珍嘴角抽了抽,这已经不是年纪不年纪的问题了,而是人家头婚,男人嘛,二十七八都不算大,都能找得到黄花大闺女,女人就不一样了,只要嫁过人,那就像是被切掉了一半儿的金砖,价值立马就掉了。

  她娘这是多看得起她啊,居然还打算给她找个头婚的。

  “不行,这读书人家不行,一个个都是花花肚肠,谁不知道内里是个什么打算。”说了一会儿,老夫人自己改变了主意:“咱们这次找个不一样的,找个武将!你表哥,当兵了,现在也是个不大不小的头头儿了,等会儿咱们问问他,看他有没有合适的人选。咱们要求不高,只要人好,这次一定得多问问……”

  宋淑珍听的脑袋疼,赶紧打岔:“娘,我现下先不想成亲呢,我想先调理调理身体,那药吃多了,也不知道对身体有什么妨碍没有,若是不调理好就嫁人,再生不出来,岂不是这黑锅就要一直背在我身上了?”

  “说的是,是该调理,你放心,你爹今儿就能将太医给请回来。”当官儿的,别看在百姓眼里多荣耀多本事了,实际上,中秋节还是得上朝。劳累命啊,拿人家的月俸,给人家拼命。

  成亲这事儿确实是不能急,老夫人沉思了一番,就暂且将这心思给按下去了。当然,免不了再咒骂李家一番,若不是李家内里龌龊,自家闺女怎么会受这种罪。

  这若是能调理的好,那也就算了,可若是调理不好,那这一辈子岂不是就……

  但这话还不能和闺女说,甚至为避免宋淑珍想到这一茬,老夫人还主动换了话题:“你且在府里安心住着,不用担心你大嫂那儿,我这儿有一笔银子,你等会儿给你大嫂。”

  老夫人摸出来个小盒子塞给宋淑珍:“她拿着高兴了,你也住的自在了。有我和你爹在,你只管安心住着,等哪天我们蹬腿儿不在了,你说不定也嫁人了,就是没嫁人,你自己也能买个小宅子住,我和你爹定是会给你安排好的。”

  “不是和离了就没活路了,你可不能学那些没出息的。”这说的是前街的一个闺女,家里爹也是个官儿,不过前年犯了事儿,被砍头了。于是那姑娘的夫家就不愿意了,一纸休书将人给送回来了。

  当天晚上,那姑娘就想不开跳井死了。

  “娘放心,我啊,还想好好的让那李广明看看呢,离开他李家,我不光得活的风风光光,我还等着看他李家的下场呢。”宋淑珍笑眯眯的,她还没生孩子呢,怎么能死呢?

  说了一会儿的话,老夫人到底是年纪大,精神短了,宋淑珍就自己出来走走。

  嫁妆那些东西,自有宋老大去操心。忽然放松下来了,也就来了闲情,看见花园里的花儿开得好,就吩咐了百灵去找小篮子,她打算自己弄点儿花花草草什么的,回去做胭脂。

  “谁!”打发了丫鬟们,她正在挑选最好看的花儿,忽然就听见不远处有动静,宋淑珍慌忙转身喝了一声——她怕是老鼠,她最怕的就是这种东西了,只盼着喝一声能将老鼠给吓走。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原创文章,作者:宇,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qiuxieku.com/1742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