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撞疼我了|要不要再来一次

 你撞疼我了|要不要再来一次宋淑珍冷笑一声:“若是不和离,你就要想想你们李家的名声了,自此之后,谁敢和李家结亲呢?朝堂之上,谁能容得下李广明这样的人呢?你李家,怕是到此就要断子绝孙了。”

  “若是打官司,咱们也是不怕的。”宋大哥当即说道:“你们家做出这种事儿来,本就是没道理,若是好聚好散,日后咱们顶多就是见面不相识。若是你非得要鱼死网破,那咱们就试试,看到底是谁头硬。”

  “你说,李广明一个大好男儿,正值壮年,我相貌也不是很丑,家世也不是过不去,为什么他不愿意和我生孩子呢?”宋淑珍笑着问道,用诡异的眼神上下打量李老太太:“也不纳妾,也不眠花宿柳,你说,外面的人会猜些什么呢?”

  “他不人道?那两个孩子是哪儿来的呢?捡来的,陈氏偷人生的?父不详的野种?”宋淑珍不紧不慢,自己藏在老爹后面,只露出来一个脑袋:“还是说,是有人不许他生呢?我早些年看过一个奇闻,有一个寡母,自己养大了儿子,就将儿子当成了自己的私有物,和儿子睡一起……”

  这个睡,当然不是普通的睡了,宋淑珍的语气和表情,让人尤其的想将她打一顿。

  李老太太更是要气死了,目眦欲裂,恨不能扑上来直接将宋淑珍给生吞了。但宋淑珍怕她呢?宋淑珍巴不得气死她呢,继续说道:“还有些男人,天生不喜欢女人,天生的下贱,以男人身雌伏在男人身底下,李广明这不近女色,听着好听,但是,谁知道私底下有什么龌龊呢?这事儿传出去,朝堂上,谁人敢和李广明共事呢?”

  沾上李广明怕是就要沾上个荤素不忌的名声了,家里的母老虎能容得下?

  日后李广明也别想升官了,一旦升官,别人就要猜测他是不是伺候了上司了。

  将李老太太起说的浑身发抖,但是又不得不清醒的认识到,宋淑珍说的是真的,宋家有本事将这些话说的人尽皆知,宋家也完全能毁掉自家好儿子的名声。

  “若是和离……”老太太咬牙切齿,宋淑珍笑眯眯的:“好聚好散,我就当我这几年的青春是喂了狗。”

  李老太太是能替李广明写和离书的,话说到这份儿上了,眼看人是留不住了。李老太太盛怒之下,就让人去拿了笔墨纸砚,还有李广明的私人印章。

  老太太虽说是粗俗之人,但也能书会写,顶多就是写的有些难看。但难看也行,只要有辨识度就可以了,这拿到大堂上,谁能否认不是她亲笔呢?

  宋淑珍拿到和离书之后都没反应过来——她原本都做好了在李家耗上一年半载的准备的,她原本是想闹的李家鸡犬不宁的,她原本是想将对不起自己的人都给报复一遍儿的,可现在,和离了?

  她甚至还想过,为了娘家的名声,这事儿不能大肆宣扬,只准备去悄无声息的解决的,所以重生之后她是连娘家都不回的,生怕被看出了一星半点儿。

  结果,今晚上大张旗鼓的将父亲和哥哥找来,然后,就这样和离了?

  也不知道怎么的,忽然之间,宋淑珍就觉得的鼻子一酸,眼泪有些控制不住了。她也说不清自己是在哭什么,哭自己的上辈子?哭爹娘的宠爱?哭家里人的支持?

 文学

  反正,就是要哭。

  “别哭了,我知道你受委屈了,只怪我眼瞎,居然没看出来他李广明是这种东西!”老太爷叹口气,伸手拍宋淑珍的肩膀:“幸好现在,为时不晚,你还年轻,趁早离开这火坑,咱们再找个好人家就是了。”

  宋淑珍哭的越发大声了,宋老大说自家亲爹:“小妹刚经这事儿,您怎么能说再找人家这事儿?好歹也等小妹缓口气儿啊,小妹啊,你放心,咱家永远有你的院子呢,你只管回家住着去,高兴了就和娘去逛逛街,不高兴了就打你侄子一顿出出气儿,李家不做人,咱们也就不用想着了,日后呢,你随心所欲,想干啥就干啥,不用伺候难缠的老婆子,也不用照顾畜生的白眼狼,你还担心小日子不好过?”

  一边说就一边吩咐宋嬷嬷去收拾东西了,宋嬷嬷是早就收拾好了,这会儿就等吩咐了。转头叫了人——白芷是不要了,都已经给李广明做姨娘了,那就一辈子做姨娘吧。剩下的呢,愿意跟着走的就走,不愿意跟着走的,宋嬷嬷也不勉强。

  反正行动利索的很,等那边李瑾和李瑜得了信儿赶过来,宋淑珍已经上了马车了。

  李瑾有几分惶恐,站在马车外面问:“娘,您不要我们了吗?”

  宋淑珍探头出来,看着李瑾,忽然笑了笑:“你爹让我吃的绝嗣汤,你早就知道了对不对?”李瑾原先打死陈嬷嬷的事儿,只能算个开胃小菜。

  宋淑珍现在这一问,才是真的要将李瑾给推到坑底下的。

  到底是年纪小,再加上出了事儿没反应过来,被宋淑珍冷不丁的问到头上,立马就呆住了。

  宋淑珍要的根本不是个回答,她放下车帘吩咐一声,马车就继续往前走了。

  “我不知道,娘,我不知道您在说什么……”李瑾跟在后面喊,宋淑珍半点儿不心软,只闭着眼睛想日后的出路——和离了,以后就是自由身了,但是,也不能一直在娘家住着。

  俗话说,远香近臭。自己住得远了,大嫂子能给几分好脸色,但要一直住着,这吃穿方面,怕是大嫂子都要计较起来了。再一个,就算是和离,这世道,对女人也总是很苛刻,大嫂又只有那么一个女儿,疼到骨子里,定时更不愿自己连累了侄女儿的名声的。

  那就买个宅子搬出去?可是,自己还打算生孩子呢,买个宅子不嫁人,日后生了孩子,孩子岂不是就成了野种?

  可在家里住着的话,好像也不是那么方便生孩子的吧?

  因着这事儿发愁,她竟是半点儿没想起来李广明那一茬。但是,宋大哥总得问问,毕竟要为妹妹善后,得先知道对方到底是个什么情况,自家这边能不能兜得住底才行。

  所以得知李广明那东西是真不能用了,宋大哥就一龇牙,倒抽了一口冷气:“实在是没想到……”

  自家小妹能有这份儿果决啊,以往在闺中,软软糯糯的——现下想来,李广明估计也是看上妹妹这性子了,软糯才好拿捏啊,没想到啊,受委屈了,人根本不用父兄出头的,自己就报仇了啊。

  “一点儿治愈的可能性都没有了?”宋大哥不死心,大夫摇摇头:“别说是治愈了,东西都接不上去了。”

  说的宋老大都忍不住夹紧了腿,他叹口气,想到了刚才的药方,他记性好,就给大夫重复了一遍儿,大夫顿时瞪大了眼睛:“给谁用了?”

  这大夫是宋嬷嬷请来的,和宋家是有几分交情的。宋老大想了想,也就没隐瞒:“李家给我妹妹用的。”

  “丧尽天良的。”大夫没忍住骂了一声,然后才将这药的作用说出来,宋老大脸色就黑沉下来了:“我妹妹到底是心慈手软了,若是换了我……”别说是二两肉了,人头肉都能给他剁下来。

  “别犯浑,这事儿你该和你爹商量商量。”大夫说道,收拾东西出门走人,这内里的龌龊哦,他老人家是受不住的,还是赶紧离开这李家吧,免得臭气熏天被熏晕过去。

  宋淑珍回家之后,自家老娘根本不问发生了什么事儿,只让人去伺候她梳洗,然后让她自己回自己院子里去歇着了——她出嫁三年,家里是一直留着她的院子的。

  宋淑珍还以为自己会睡不着,毕竟这一整天的事情都太刺激了。但是没想到,也不知道是劳累了一天太过于疲乏还是因为事情终于解决了心劲儿散了,反正她一挨着枕头,就觉得整个人都迷糊起来了,然后,就陷入到黑沉之中了。

  趁着宋淑珍睡着,宋嬷嬷和白荷两个,则是被老太太给叫过去了。

  宋淑珍完全不知道自家父母院子里的事儿,她就睡得挺沉,一睁眼,太阳都老高了,她忙起身:“百灵,怎么早上没叫我?”

  “是赵嬷嬷来了,赵嬷嬷说不许让奴婢们叫醒您。”百灵笑着说道,她不认识宋家的人,但是白荷认识,白荷去打热水了,临走之前都交代好了的。赵嬷嬷可是老夫人身边的人,不能得罪。

  “赵嬷嬷来了?”宋淑珍笑着问道,探头去看,就见赵嬷嬷正在外面坐着,忙招呼:“可是我娘有什么吩咐?”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原创文章,作者:宇,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qiuxieku.com/1741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