丫头你乖一点|轻轻的不会疼

 丫头你乖一点|轻轻的不会疼若是给宋淑珍一点儿时间让她自己想明白,这事情能悄无声息的解决,那是最好了。但若是闹大了,那对谁都不好,宋家不会眼睁睁的看着宋淑珍受委屈的,宋淑珍也不会将之前的事情轻拿轻放的,就是为宋家脸面着想,她也不能软弱,堕了宋家名声。

  所以,最好的办法是他现在退让一步,等宋淑珍想明白。

  但她要是想不明白呢?现在说想想其实是缓兵之计呢?后天就要去宋家了,去了宋家,她若是将事情全都说出来了呢?这个可能性他不敢赌。

  “之前不是你自己着急的吗?”李广明说道,抬头看宋淑珍,脸上带了几分笑意:“你且先等等,我有一份儿礼物要送给你。”

  说着起身,打算出门——就在刚才一瞬间,他已经做好决定了,必得想个借口将宋淑珍留在家里,至少,在她怀孕之前,得留在家里,先切断她和宋家的联系。

  在没办法得罪宋家的情况下,就只能是先隐瞒了。等日后,他更上一层楼,不用顾忌宋家了,那宋淑珍才是没了作用。到时候,怎么处置,宋家也说不了什么了。

  先找人将匕首夺下来,叫自己的心腹来,这事儿定不会传出去的。至于这屋子里的人,一并拿下就成了。

  宋淑珍盯着他背影看了一会儿,在李广明已经快要绕过屏风到达门口的时候,当机立断喊道:“宋嬷嬷,将人拦下!”

  宋嬷嬷还没反应过来,李广明已经大踏步迅速往门口跑过去。宋淑珍岂能让他逃走?她可太了解这狗男人了,两个人都闹成这样了还说什么礼物?不过是找个借口去外面叫人而已。

  狗男人最怕死,匕首留在自己手里,他是一万个不放心的。

  宋淑珍身手也矫捷的很,刚喊出声,整个人就已经起身冲着李广明扑过去了,她半点儿不客气。上辈子的仇怨,这辈子重生回来的恨,全部都积攒在身体里还没有发泄出去。

  报复了大小姐算个屁,小孩子年纪小,指不定过个两三年大家就再也不记得她做过的蠢事儿了,到时候照样能嫁个好人家。

  报复了老太太算个屁,本来就是活不长久的人了,十年和八年,对她来说有什么区别?

  罪魁祸首是这个男人!

  不想要她生孩子为什么要娶她?不喜欢她为什么要甜言蜜语?除了他李广明,这世上难道就没有别的男人了吗?嫁给别人,她生儿育女,后半辈子难道不幸福吗?

  就算是嫁的男人好女色,但若是一开始不抱着希望,后面也就不会失望。再者,就算是好女色,只要自己生了孩子,男人也就没用了,何必在意他好不好色呢?

  总之,宋淑珍对李广明的恨意,现在忽然就爆发出来了。

  狗男人,去死吧。

  那匕首毫不留情,一下子就扎在了李广明的后腰上——宋淑珍故意的,不是不想生孩子吗?那要那肾脏有什么用呢?

 文学

  李广明也是没想到宋淑珍会真的对他下手,剧痛之下一个踉跄,直接栽到在地了。旁边宋嬷嬷这才反应过来,这会儿倒是动作快了,生怕李广明人进来将自家姑娘给拿下,杀夫这个罪名可是能要人命的。

  略有些胖的宋嬷嬷这会儿的动作再灵活不过了,扑上来就捂住李广明的嘴巴,导致李广明一声都叫不出来了。

  宋淑珍一不做二不休,反正都已经动手了,那就干脆给自己报个仇算了。

  不是不想生孩子吗?那干脆别生了。

  她抽出来匕首,冲着李广明下半身而去。手起刀落,李广明已经是痛的叫都叫不出来了。刚才宋嬷嬷压在他身上他还有些反抗不过来,现在剧痛之下,一个侧身,居然将宋嬷嬷给掀翻在地了。

  宋淑珍笑盈盈的问他:“疼不疼?是药三分毒,你若是不想要孩子,何必非得让我吃药呢?你疼我爱我这些话,难不成是糊弄我的?所以,倒不如你自己来断了这孽根?日后别说是我了,就是别人,也别想生孩子了,这样才应了你的心思是不是?”

  宋嬷嬷虽说是早知道了这事儿,但这会儿也是恨的牙痒痒:“姑娘,您别怕,匕首给我,这事儿就是我做的,和您没有关系……”

  宋淑珍摇摇头,示意宋嬷嬷起身:“给我们家老爷请大夫吧,可别死了。”

  死了就是一时的,可活着,这痛苦才能永远跟着他。再者,宋淑珍虽说要报仇,但是,她始终记得自己重生的目的——就是要生一个孩子。

  杀人这罪名若是落实了,她就别想生孩子了。所以,李光明不能死。只要他不死,今儿这事情就能解决。

  宋淑珍又叫了白荷进来:“趁着这会儿府里的人顾不上,你去一趟宋家,请我爹和我大哥过来。另外,我之前让你拿着的名单,你也带过去给我爹,无论如何,先将那几个人给抓了,控制在我们自己手上才行。”

  白荷应了一声,根本顾不得去思考今晚上这些事情是怎么发生的。

  宋淑珍又叫了巧丫和百灵:“你们两个的卖身契在我手上,今天我可能就要回宋家了,你们也不用收拾东西,人先跟着走,行李什么的,回头再收拾也来得及。现在,你们两个先去给我办一件事儿。”

  百灵率先点头,她在李家也没什么亲人了,了无牵挂,自然是愿意跟着宋淑珍走的。巧丫倒是犹豫了一下,但是看百灵一下了,又想着宋淑珍平日里的好,也就跟着点头了。

  “老爷的书房有一个秘密的地方,藏着他的各种书信手稿之类的,你们去将东西拿过来。”宋淑珍说道,门口自然是有小厮守着的,但是两个丫鬟若是两这个都没法子做到,那她也算是白费了功夫调~教了。

  宋嬷嬷有心眼,临出去找大夫,还先将李广明给打晕了——瞒不了一世,瞒得住一时也是可以的。

  宋家的人很快就来了,宋家父子进门之前,李家的老太太还都不知道是发生了什么事情的,一脸懵。等跟着宋家父子进了宋淑珍的屋子,闻到了屋子里的血腥味,又看见了床上躺着的李广明,这脸色,才瞬间白了。

  老太太张嘴就想问,宋淑珍摆摆手:“今儿请您和我爹过来,为的是我和李广明和离的事儿,您也瞧见了,我和李广明,不死不休。”

  “丧了良心的,我李家哪儿对不起你了,你对自己的男人下这样的狠手!”一边说一边要去抓宋淑珍的头发。那宋家老头儿和宋大哥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但肯定是不能眼睁睁的看着闺女受欺负啊,一个伸手将宋淑珍拉到自己身后藏着,一个赶紧从后面拽了李家老太太——上了年纪了,无所谓男女之别了。

  “老太太您这话说的,我要是没点儿理由我能做这样的事儿?这些东西,您眼熟吗?”宋淑珍拿出来一张药方,念给老太太听:“藏红花……”

  药材倒是挺珍贵的,可分量用的不对,配伍也不对,这救命的东西就成了要命的东西了。

  这药方老太太自然是看过的,这会儿听着宋淑珍字字清晰的念出来,一张脸就更僵硬了,尤其是宋淑珍接着说道:“您不知道也没关系,我宋家,还是有几分脸面能请到太医的,咱们不去到太医院问个究竟?”

  “你误会了……”老太太憋了半天才憋出来这么几个字,宋淑珍摆摆手:“无所谓了,是不是误会我都不关心了,您也瞧见了,今儿不是他死就是我亡,您若是不想哪天半夜里听到你这好儿子的死讯,咱们还是将和离书给签了。”

  宋老头皱眉,他没听懂那药方是做什么用的,但是他只看老太太的反应就知道,这东西,怕是有大问题。

  “嫁妆先不用带回去,等日后让你大哥来上门要。人先走。”宋老头当机立断,先不说别的,先将人给带走再说。

  宋淑珍摇头:“爹,今儿必得要将和离书给拿到手,否则,这日后就说不清了。”

  宋老大鸡贼,已经看见大夫在给李广明包扎哪儿了,男人嘛,这二两肉可太金贵了,有些人家是倾尽全家之力维护这二两肉的。被自家妹妹给断了……等李广明醒过来,怕是要疯的。

  疯了的人,若是想拖着别人一起下地狱,那可太正常了。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原创文章,作者:宇,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qiuxieku.com/1741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