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它放进去 *夹在中间做

  把它放进去 *夹在中间做宋淑珍说道,眼神沉沉,笑着问:“嬷嬷,可明白我的意思?”

  宋嬷嬷怔愣了一下,随即点头:“夫人放心,老奴明白。”

  也就是说,指点是可以指点的,但点到即止,她一个做奴仆的,怎么配当大小姐的先生?再者,大小姐身边有可信之人,她是万不用很插手,将人家的奶嬷嬷给排挤到一边的。

  宋嬷嬷风风火火,得了命令就立马去了李瑾院子里。指点账本这事儿,简单的很,三两句就能说清楚。

  宋嬷嬷就当自己是来休养的,大小姐问了,她就说几句,大小姐不问,她就当自己是哑巴。至于陈嬷嬷的排挤,她更是不放在眼里——陈嬷嬷要真有本事,守在大小姐身边十来年,能只是个奶嬷嬷?

  转眼就是小半个月过去,宋淑珍正安稳的在屋子里躺着的时候,白荷来了:“夫人,您吩咐的事儿奴婢已经办好了,奴婢的哥哥大致估算了一下,只这十来天功夫,陈嬷嬷的儿子就已经赔进去了三千两。”

  赌博这事儿是会上瘾的,尤其是赌坊的那些人,都是些冷血的人渣,他们看中的大肥羊,是连一根毛都不会让你带出去的。

  陈嬷嬷的儿子既然好赌,那进了门,想利利索索的出来自然是不可能了。

  宋淑珍眼睛里就带了几分笑,半点儿没有算计别人的愧疚不安——就算没她的算计,陈嬷嬷的儿子不久之后也会因为赌博被人给砍掉一条胳膊呢。

  “盯紧了,一旦他那边有钱还了赌债,立马让人通知我。”宋淑珍笑着吩咐道,白荷哆嗦了一下,应了声。

  这天并没有等很久,七夕之前,白荷这边就送来了消息。

  然后,宋淑珍就带着人去查了账本——大小姐管家也有半个月,像模像样的,宋淑珍就请了老太太一起来看账本,也好当着众人的面儿大大的夸赞一番大小姐,帮她树立个威信。

  随后,宋淑珍的脸色就变了,慌慌张张,想将其中一本账本给藏起来,老太太眼神利的很,立马喊道:“拿过来我看看。”

  老太太随心所欲惯了,向来是不顾场合的,也完全没想到李瑾的脸面问题——若是账本出了问题,亏的就是她李家银子,这事儿自然是不能容忍了。

  三千两呢,一看就能看得出来。陈嬷嬷做账的本事并不高,更何况,匆忙之下,这窟窿自然就是堵不上的。

  陈嬷嬷脸色发白,又有百灵适时的让人送上账单——当然不能说是宋淑珍给的,只能说是今儿有人送到府上来的。

  “可恶,可恶!”老太太气的心口疼,三千两银子呢,足够李家山珍海味的吃两年了,李家主子不多,敞开了吃,两年也就是三千两。

  若是说便宜了李瑾,那倒是无所谓,自家亲孙女儿嘛。

 文学

  可被一个下人挪走了,老太太这一口气就吐不出来了,憋的脸色发黑:“岂有此理,真是岂有此理!奴大欺主啊,真是没想到我李家居然养了这么大个硕鼠啊。”

  李瑾不明所以,但只看陈嬷嬷扑通一声跪下了,就知道事情不好了。

  宋淑珍冲她招招手:“瑾儿,陈嬷嬷挪用了三千两的事儿,你知道吗?”

  李瑾也是一瞬间头皮发麻,她赶紧摇头。宋淑珍叹口气:“幸好你不知道,但是,陈嬷嬷是你的奶嬷嬷,就是你说你不知道,怕是人家也不会相信的,人家只会觉得你才十岁就如此贪财……或者到底是年纪小,初次管家就出了这样大的纰漏……”

  “母亲,现在该怎么办?”到底是孩子,一瞬间就心慌了。

  宋淑珍嘴角弯弯,她就知道,李家的人,同出一脉,都是最看重名声的。就好像老太太,明明贪财又刻薄,非得将自己塑造成个慈善的婆婆。

  “为今之计,需得处置了陈嬷嬷。”宋淑珍说道,她看李瑾面上有些犹豫,就接着说道:“我知道你舍不得她,陈嬷嬷陪着你长大,你又是吃她的奶的,可正因为如此,外人才越发的觉得你和陈嬷嬷是一体的,她做的事儿,你没有不知道的,或者干脆就是你授意的。你想保住你的名声,就得先和陈嬷嬷划分开。”

  “你处置了陈嬷嬷,一来是这贪污的事儿就和你没关系了,二来,你出手果断,也是可赞之处,管家理事,最需要的就是果断,不能犹犹豫豫,否则很多事儿就得耽误了。”

  宋淑珍十分有耐心,就像是真正为继女考虑的好继母。

  当然,上辈子她确实是个好继母,掏心掏肺的为李瑾和李瑜姐弟俩考虑,可最后呢?惨死。

  “另外,陈嬷嬷一家子,你都不能留了。”陈家留在李家的人,就像是一根刺,宋淑珍是必得要将这根刺给□□才能安心的。

  “好赌之人,是永远都断不了这赌瘾的,更何况你处置了陈嬷嬷,你那奶兄,会不会对你怀恨在心呢?”宋淑珍推心置腹:“陈嬷嬷的儿媳,和陈嬷嬷必定是一条心的,和自家男人也肯定是一条心,若是他们想法子害你,你能不能防得住?”

  宋淑珍并没有很压低声音,老太太能听得到,下面跪着的陈嬷嬷也能听的到。

  陈嬷嬷一开始想辩解来着,但是宋嬷嬷带着人给堵住嘴了。老太太则是若有所思——是啊,她的孙女儿,如何能被陈家的奴才给掌控着呢?

  到时候嫁人了,那心里是会想着外家还是娘家?

  老太太唯利是图,疼爱李瑾也是有目的的。

  李瑾心慌慌,一边是舍不得陈嬷嬷,一边又觉得宋淑珍说的确实是有道理,她转头看老太太,老太太点头:“这事儿,确实是不能轻轻放过。否则,日后人人有学有样,那你管家不严的名声,可就要脱不掉了。”

  “陈嬷嬷不能留,留下隐患无穷。”老太太又说道,李瑾那没说口的求情就又被堵在喉咙口了。

  最后,陈嬷嬷是被杖责一百,陈嬷嬷的儿子则是偷盗李家钱财被送到了大牢,陈嬷嬷的儿媳孙子孙女,则是被发卖了。

  一百杖,人抬回去三天就没了。

  就是早有预料的宋淑珍,都有些吃惊不已——没想到李瑾一旦做了决定,真是果断到不行啊。

  这心性,也难怪上辈子能做皇子妃呢。

  宋淑珍笑了笑——可惜了,年纪再大哥四五岁,那叫果断果决,现在嘛,小小年纪,只能说是心狠手辣。连奶大自己的嬷嬷都能眼不眨的给打死,那对别人呢?

  小孩子该有的同情心,怜悯心,同理心,李瑾全都没有。

  这样的人,怎么能当皇子妃呢?皇子妃合该是悲天悯人,心怀百姓,大慈大悲的才对。

  宋淑珍伸个懒腰,吩咐了百灵:“再让人给大小姐传个话,陈嬷嬷和陈家来的人,同气连枝,世世代代姻亲,还不知道这里面多少枝枝蔓蔓呢,若是想安心,最好是都发卖了。”

  百灵有些迟疑:“大小姐估计不会全都打发了……”

  她又不傻,虽说没经验一时被宋淑珍吓唬住了,做了个恶人。但时间长了,总能再想起来陈家的好的。

  “不着急,慢慢来,就好像是一头老虎,你想剁掉它的爪子,总不能一上来就举刀。先慢慢的安抚它,然后剪掉它的指甲,剃掉它的毛发……”

  宋淑珍笑眯眯的说道,顿了顿,摆手:“去吧,我们的大小姐,心里自有决断。”

  至于另外一件事儿,也不知道大小姐什么时候能想得起来。

  宋淑珍是绝对不会去提醒的,毕竟现下管家的人可是大小姐,而不是她宋淑珍,府里的事儿没管好,任由各种流言满天飞,甚至飞到府外去了,这事儿,也合该大小姐管啊。

  她之前没吩咐,下人们也就没照着做,出了事儿,能怪的了谁?

  也不知道她帮大小姐树立的心狠手辣六亲不认的名声,能传播的有多广。

  想着,宋淑珍就忍不住开心——越发觉得自己就是个名副其实的恶毒继母了呢。看看,这李家的人,可都是有毛病,她真心对待他们的时候,他们都觉得她是恶人。现在,她不怀好意了,李瑾倒是愿意听从她的建议了。

  说不定到李家家破人亡的时候,他们还会从心底觉得自己这个继母是好人?

  不过,那可就太没意思了,她决定,自己走之前,一定要让李家人看清她自己的真面目才行。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原创文章,作者:宇,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qiuxieku.com/1736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