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早上干到晚上-在里面动动

  “从早上干到晚上-在里面动动那叫了瑾儿来问问。”老太太当即点头,吩咐人去请了李瑾过来。

  李瑾长的好,身量也高,十来岁的小丫头,跟十二三了一样,上辈子倒是真让她得偿所愿,嫁了个好人家。不过这辈子,这好姻缘可就轮不到她了。

  “娘,您身体好些了吗?这些天我总惦记着您的身体,每天去给您请安,倒是都被您院子里的白芷姐姐给拦下来了。”李瑾一进门就说到,老太太顿时不高兴了:“你就将瑾儿晾在外面?”

  “大小姐多金贵的身体啊,我这不是怕过了病气给她吗?”宋淑珍笑眯眯的,半点儿不怕的。

  “再者,母亲您可说错了,我可没将大小姐晾在院子里,我让人送了大小姐回去了。”宋淑珍说道,倒是李瑾,比老太太更敏锐,第一时间就发现了不对:“娘,您怎么不叫我瑾儿了?”

  叫大小姐,总让人觉得有几分别扭。而且,也不知道是不是她刚才感觉错了,居然从宋氏的话里听出来几分讥讽。可最近,自己也并没有得罪宋氏吧?

  府里好像也没发生什么别的事儿?

  那宋氏为什么会阴阳怪气?还是自己想多了?

  “瑾儿。”宋淑珍从顺如流,不就是一个称呼吗?叫千金就真的是千金了?叫大小姐就真的是大小姐了?叫瑾儿,这天底下叫瑾儿的多了去了。

  “我和你祖母刚才在商量事儿呢,现下你过来了,正好也和你商量商量。”不等李瑾开口,宋淑珍就抢先说道:“我这身体呢,这两天总是不太舒坦,也不知道是哪儿不自在,身上也没力气,可这偌大一个府邸,总不好没人管着,所以呢,我就想将这府里的事儿先交给你。”

  李瑾瞪大了眼睛,完全没想到,这种好事儿会落到自己身上。

  老太太微微皱眉——这宋氏倒是会抢功劳。

  “我知道你年纪小,第一次管家,可能会胆怯,不过别怕,我身边的嬷嬷会帮你的。”宋淑珍笑眯眯的说道,老太太不好抢,李瑾迫不及待,这事儿一说就成,一点儿犹豫都没有的。

  宋淑珍也不耐烦在这儿和他们祖孙演什么母女情深的戏码,事情安排好了,就借口身体不舒服,照常回去了。

  “听说陈嬷嬷的儿子好赌?”回了自己的院子,宋淑珍就叫来了白荷——白荷虽然是个不机灵的,但至少,也没发现她背主。稍微□□□□,说不定还能用。

  毕竟她现在缺人手缺的厉害,还是将就将就算了。

  “你回去找你哥哥,让你哥哥,领着他多去几个赌坊。”宋淑珍伸手从自己的银匣子里面抓了一把碎银:“放心,不让你哥哥白掏钱。记住了,得隐秘点儿。”

  白荷是宋淑珍的陪嫁,白荷的哥哥则是还留在宋家。因着白荷那沉闷的性子,宋淑珍娘家来人的时候,也都不怎么和白荷沾边,所以白荷的哥哥,在李家那是彻头彻尾的陌生人,谁也不认识。

  看着那银子,白荷嘴唇动了动,宋淑珍笑道:“你且记着,我好了,你才好,我若是不好,你肯定不会好。放心,办成了我吩咐你的事儿,回头,你带着嫁妆,自自在在的嫁人去,这府里的事儿,和你是再没关系了。”

 文学

  白荷也不知道要说什么,抿抿唇,应了声:“夫人放心,奴婢定会将事情办的妥妥当当的。”

  等白荷出门,白芷才期期艾艾的进来:“夫人,厨房那边又送来了汤药……”

  这两天为了避免喝这个汤药,白芷每天都是送汤药之前赶紧找借口避开的,可今儿,百灵不在,白兰和白柳去找大小姐送账本了,白荷又出门了,无奈之下,她只好又来了。

  宋淑珍笑眯眯的招手:“来,老规矩,喝了吧。”

  “夫人,奴婢真的当不起。”白芷哭丧了一张脸,宋淑珍笑道:“我知道你不想喝,你看你前两天不想来,我这不是没勉强你吗?”

  白芷赶紧偷看宋淑珍,见宋淑珍还是笑眯眯的,心里却是越发的忐忑不安了——夫人这两天,当真是和以往不一样啊。

  “就当是你给老太太传话这事儿做的好了,我给你的奖励。”宋淑珍继续说道,然后将药碗推到白芷跟前:“之前和你说的嫁人的事儿,你想的如何了?是我给你做主,还是你家里给你做主?或者,你自己有什么想法?”

  白芷知道自己不得不喝,不喝,就离不开这屋子。不喝,夫人就要生怀疑了。

  她端着药碗一仰而劲,药苦,她心里更苦,就好像是吃了两斤黄连。

  “奴婢不想嫁人,奴婢想一辈子伺候夫人……”白芷说道,宋淑珍摆摆手,并不是真心想听她说这些的,她闭着眼睛往后靠,白芷赶紧拿了小毯子盖在宋淑珍的膝盖上。

  看看,光是这一份儿细心,谁会觉得这大丫鬟做的不好呢?

  宋淑珍停顿了片刻才说到:“我恍惚记得,你有个表哥?”

  早些年白芷还小的时候,不知道害羞的时候,还曾说过要嫁给表哥之类的话呢。不过,这两年到时没听说了。

  白芷脸色变了变,恰巧,这点儿变化,正落入到了宋淑珍眼里,宋淑珍就忍不住挑了挑眉:“你若是还想嫁给你表哥,就和我说,我让人去给你提亲。”

  倒是得让人打听打听,这表哥现在在哪儿呢。

  说着话的功夫,外面就传来丫鬟们叽叽喳喳的声音:“宋嬷嬷回来了!”

  宋嬷嬷是宋淑珍的奶娘,原先不姓宋,后来家里男人死了,婆家容不下她了,她就自卖自身进了宋家,凑巧得了宋淑珍的喜欢,后来就改姓宋了——也算是宋家的一个恩赏,让她能对宋淑珍更忠心。

  奶娘自己的孩子在月子里就夭折了,后来也没再成亲,所以,就将宋淑珍当成了自己孩子疼爱,那是真的的一心一意的为宋淑珍考虑的。

  “夫人,老奴听说您这两天身体不舒服?”这不,一进门,没来得及行礼呢,就先伸手摸宋淑珍的额头:“可是哪儿不舒服?请没请大夫?”

  宋淑珍心里暖烘烘的,压住宋嬷嬷的手:“奶娘别担心,我没事儿,我就是想偷偷懒,不想管事儿了,这才说自己不舒服的,倒是奶娘,舟车劳顿的,身体可还好?”

  “好着呢,奶娘还得给夫人您照看孩子呢,这身体不强壮怎么能行?”宋嬷嬷笑着说道,又给宋淑珍行礼,半点儿不肯差了规矩,然后才在宋淑珍脚边的绣墩上坐下了:“可是府里发生了什么事儿?”

  自己养大的姑娘自己知道,若没事儿,怎么会忽然想偷偷懒?

  就冲她对姑爷那一番心意,巴不得将这府里打造的舒舒坦坦,让李大人一点儿后顾之忧都没有呢,如何肯轻易放下手里的事情?

  “给佛祖许愿的事儿,老奴已经办妥当了。”见宋淑珍看了一眼白芷没说话,宋嬷嬷就转移了话题:“银票也全都送过去了,夫人尽管放心就是了。”

  “那我接下来就该吃斋了。”宋淑珍点头,掐着手指算一算:“七七四十九天,正好能吃到中秋,不耽误吃团圆饭的。”

  宋嬷嬷点头:“府里的厨娘,可有会做素斋的?”

  “姜嬷嬷从宋家过来了,姜嬷嬷会做。”宋淑珍说道,宋嬷嬷这下是更确定府里定有事情发生了,否则,无缘无故的,夫人怎么会从宋家要人呢?这不是一巴掌打在了李家脸上吗?——若不是你李家的厨娘不好用,我何必从宋家要人呢?

  夫人那么爱重姑爷,等闲不会损了姑爷的脸面的。

  再想到之前夫人非得要自己去佛祖面前还愿——她都不知道夫人是什么时候许的什么愿。

  这桩桩件件,可是李家有什么事儿,亏待了自家夫人?

  宋嬷嬷想问,有许多的问题,但是,看宋淑珍那架势不打算说,她也就咽下去了——宋淑珍是亲近她,但是她自己有自知之明,能分得清自己的身份,能看得清自己的地位。

  “夫人,若是有为难的事儿,只管吩咐老奴。”不过,宋嬷嬷到底是多说了一句。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原创文章,作者:宇,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qiuxieku.com/1736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