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就放进去保证不动*把手放在大腿中间

 我就放进去保证不动*把手放在大腿中间 白芷顿时着急:“夫人不可,这是大夫为您诊脉,根据您的身体情况定下来的药方,是专门为您调养身体的,奴婢万不敢用了您的汤药。”

  “再者,夫人不是很想要个自己的孩子吗?像是夫人的小小姐,或者像老爷的小少爷。”白芷意识到自己有些心急了,赶紧就放慢了语速:“现下趁着老爷不在府里,咱们调养好了,等老爷回来……”

  到底是没出阁的小姑娘,白芷也是脸色通红说不下去了。

  宋淑珍静静的看着她表演,然后笑道:“无妨,我喝了这么长时间也没见怀上,可见这方子对我没用,但是这汤药又是用了珍贵药材熬成的,什么人参黄芪藏红花,倒掉了也是可惜。你服侍我这么长时间,情同姐妹,有什么好东西,自然该是和你分享的,还是说,你觉得这药喝了对身体不好?”

  白芷惊的猛然抬头,正对上宋淑珍的眼神,依旧是笑盈盈的,就好像刚才说了一句玩笑话,并没有什么异常。

  应该是她想多了,夫人不可能知道这个秘密的。

  厨房上上下下,不是老太太的人手就是老爷的人手,夫人嫁进来三年,脚跟都站不稳……这样的秘密,她能从哪儿得知?

  “毕竟是按照您的身体情况开的方子……”白芷讪讪的说道,打定了主意不要喝这个的。

  宋淑珍却是有几分强硬:“喝了吧,这种太平方咱们可见多了,大夫都是求稳的,谁喝了都行,都养身体,吃不坏,你尽管放心。”

  她脸上略带了几分不耐烦:“你还说对我忠心耿耿呢,我这都没让你喝毒药呢你就这样拒绝,那日后,我若是有危险,你能为我拦着吗?”

  白芷心惊肉跳,总觉得今儿的夫人和往常不太一样。话都说到这个份儿上了,这汤药她要是不喝,那就是不忠之人,夫人本就打算将她嫁出去了,若是再觉得她不忠……

  一咬牙,白芷艰难的露出个笑容:“奴婢只是怕耽搁了夫人养身体,既然夫人一番慈心,奴婢也不是不识好歹之人,多谢夫人恩赏。”

  说完一仰头,一碗药就灌下去了。

  白芷急慌慌的给宋淑珍行礼:“这药有些太苦了,奴婢出去喝点儿水……”

  宋淑珍怎么会容许她到外面找地方吐去?那不是白喝了吗?

  她伸手捏了盘子里的冰糖给白芷,这是以往备着给她用的,她吃完药总要吃上那么一两颗。现下,轮到白芷了,宋淑珍笑盈盈的:“何必舍近求远呢?夫人我连养生药都给你了,难不成还舍不得一个冰糖?吃吧,甜甜嘴。”

  白芷脸上的笑容都难看了几分,但宋淑珍却觉得愉快极了——这世道,就该善有善报恶有恶报,否则,做了好事儿的人被辜负背叛糟践,做了坏事儿的人却得黄金珠宝,得幸福圆满,那迟早整个世界都完蛋。

  等了差不多半个时辰,确定白芷就算是吐也吐不出来了,宋淑珍也懒得看这张脸,摆摆手就让她出去了。

  白芷出去没多久,白荷就进门了:“夫人,到用膳时候了,少爷也过来给夫人请安了,夫人可要见一见?”

 文学

  之前是李瑾,现在是李瑜,这兄妹俩,就和他们的亲爹一样,总是能将表面功夫做到极致。明明心里不喜欢她这后娘,也看不起她这后娘,却天天勉强自己准时来请安,也实在是很为难自己了。

  但宋淑珍却不想难为自己,她摆摆手:“不见,刚说了,我这两天身体不舒服,总是做噩梦,精神不济,让他们不用来请安了。”

  白荷有些为难:“少爷说,若是夫人身体难受的很,不可讳疾忌医,最好请了大夫过来看看。”

  “你是我的丫鬟还是他的丫鬟?”宋淑珍问道,白荷脸上一白,迅速跪下。

  宋淑珍也是无奈了——总共四个陪嫁丫鬟,她一进门,李广明就用帮她站稳脚跟的说法,将其中两个嫁给了府里的管事,再由李家的丫鬟填补上来两个。

  这剩下的两个,白芷和白荷,一个是白眼狼,一个是木头人。明明就这两个是宋家带来的,不应该是严守着她身边,占据好自己的位置不让李家的丫鬟给抢了吗?

  结果,一个有目的的退让,一个是戳都戳不动,见宋淑珍跟前有人就绝不会往上凑,也实在是……也不知道怎么就挑中了这么些人。

  当然现下想想,宋淑珍就知道,大约李广明是早有预谋——嫁给管事那两个丫鬟,才是最机灵的。可惜,嫁人两三年,孩子都有了,这会儿的忠心,估计也磨没了。

  现在她身边,算是无人可用了。

  处置了白芷之后,首要的事儿,就是先将自己的人手给扎起来。厨房那边也得尽快安排成自己的人,就算是自己不喝汤药了,想要人绝嗣的东西总还有别的,防不胜防。今儿不中招,明天就可能中招。

  她这辈子,是必得要生个自己的孩子的。哪怕生孩子是过鬼门关,哪怕过不去呢,她也要做一刻钟的亲娘!

  “去,该怎么说还需要我教你吗?”宋淑珍摆摆手,白荷赶紧起身出去了,外面传来嗡嗡嗡的说话声,听得不是很清楚,但宋淑珍想也知道李瑜是在说什么,不外乎多休养,多吃药。

  “白荷,你明儿回一趟宋家,就说,我现在身体不舒服,想吃府里厨子做的饭菜,让我娘送个厨子来。”宋淑珍说道,其实重生之后她是可以找娘家帮忙的,就算不能和李广明和离,也能闹的李家鸡犬不宁,让李家名声败坏。

  但是之后呢?

  自己以和离的身份回娘家?看大嫂脸色过日子?

  然后,等大嫂不耐烦了,再找个人家嫁出去?

  然后,等过段时间京城有别的新鲜事儿出现了,李家的事儿再没人提起来,李家再恢复名声?

  她不甘心,人生那么多怨恨愁绪,都在不甘心这三个字上面。

  能放下这三个字的,早就立地成佛了。宋淑珍是凡人,她做不到,所以,她只能在人间做恶鬼,必得要报了仇,搅的李家家破人亡了,她才满意。

  “另外,白芷也到了要嫁人的年纪了,我今儿也和她说了,你若是想嫁人,也和我说一声,我给你们备下嫁妆。”宋淑珍说道,白荷是不知道李家的龌龊的,可也因为不知道,所以也算不忠心,身为大丫鬟,主子入口的东西都分不清,那何必做大丫鬟呢?做个二等的三等的不成吗?

  “明天让大管家将府里下人的名册拿过来,你和白芷要走了,我身边总得有人伺候着。”不好从宋家要人,那就只能从李家挑选了。矮子里面拔将军,先挑几个用用再说。

  李家的下人也并非是完全忠心于李家的不是吗?只要筹码足够,白芷都能背叛她,那李家的丫鬟为什么不能为她所用?

  白荷一一应下,看宋淑珍没别的吩咐了,忙躬身退出去了——至于她之前进来时候说的晚膳,反正说过了,夫人不提,那是夫人不想用,她也不敢多言。

  少说少错,少做少错。

  宋淑珍都给气笑了,不过她是真不饿,也不想吃,也不敢吃,索性就不吃了。

  大约是中午做了噩梦了,这一晚上倒是睡得安稳。

  早上李瑾和李瑜又来请安,宋淑珍还是没见,这次换了说辞,怕过了病气给他们。李瑾和李瑜都是很爱惜自己的人,一听这话,也就不勉强非得见宋淑珍了。

  又给了宋淑珍一天安稳时间了。

  白荷从宋家不光是带来了一个厨娘,还带来了两个婆子——说是厨娘用惯了的备菜婆子。

  “将这边改造成小厨房。”宋淑珍立马吩咐了大管家,大管家有些犹豫:“这个……府里没这个规矩……”

  “你的意思是,我不算是府里的主子?”宋淑珍笑着问道,大管家忙摇头,又换了说辞:“若是弄成小厨房,这院子里就会总是一股烟火气,还有油烟味儿,老爷向来不喜这些味道,所以这正房院子里从来没有设过小厨房,现下老爷不在府里,万一等老爷回来了生气了……”

  “有我担着呢你怕什么?”宋淑珍收了笑容,面无表情:“我既然是府里的主子,我说的话,你们照办就是了。或者,你觉得老爷不喜欢我,所以我要做的事儿,老爷也绝对会不允许?”

  那更不是了,自打宋淑珍进门,不管是做样子还是什么的,李广明总是表现的对她很尊重,很宠爱。她说要什么,李广明少有不应的。

  大管家一脑门的汗,做下人的,最怕的就是这个了。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原创文章,作者:宇,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qiuxieku.com/1735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