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你的里面不出来|吃饭的时候突然进去

 在你的里面不出来|吃饭的时候突然进去上辈子,她嫁给李广明做续弦,一心一意照顾他前面妻子留下的两个孩子,只盼着真心换真心,能让李广明看到她一番慈心,然后和她和和美美的过日子。

  可结果呢?

  李广明生怕她有了自己的孩子就苛待那两个,狠心给她下了绝育药。

  她疼若珠宝的小姑娘,李瑾知道了这事儿,却选择了沉默,眼睁睁的看着她被绝育,一辈子再也生不出自己的孩子来。

  她视若亲子的男孩儿,李瑜,更是直接说,继母不能有自己的亲生子,以免心大和他争家产。

  最可恨的就是李家的老妖婆,自己一心一意将她当亲娘服侍,可她呢?这恶毒的主意不光是她出的,平日里竟然也不见她半点儿心虚,还要想各种法子刁难她,折磨她!

  想到这些,宋淑珍就又觉得心口疼,她到底是做过什么孽,才倒了大霉遇上这一家子人?

  “夫人,可是做噩梦了?”宋淑珍正脸色狰狞的想着报复的法子,就听见床帐外面有人问道。她略怔愣了一下,才分辨出来,这是自己贴身大丫鬟的声音。

  这丫鬟,也是个白眼狼。

  明明察觉到那汤药不对劲儿,却还是帮着李广明说话,硬是劝她喝下了那一碗碗的绝嗣汤。也不知道李广明是许了她什么好处,反正上辈子到她死,也没见这丫鬟做姨娘。

  “端一杯温水来。”宋淑珍知道自己这会儿脸色不好看,索性也不掀开床帘了,直接就吩咐了一声。她重生了有三天了,从一开始的想直接提刀找李家人拼命,到现在已经稍微能压得住满腔恨意了。

  砍死李家人再让自己坐牢,这真是白白浪费了神仙赐予自己的重生机会,那实在是太便宜了李家人——死了就无知无觉了,哪儿有活着感受各种痛苦更难受呢?

  等丫鬟端来温水,宋淑珍就已经调整好了自己脸上的表情。

  白芷站在床边,满脸都是担忧:“夫人,咱们请个大夫看看吧?夫人这样做噩梦也不是个法子啊,这都三天了,是不是魇着了?或者,咱们请个师太到府里说说话?”

  宋淑珍摇摇头:“不用,只是前两天看了个话本,被吓着了,慢慢就缓过来了。”

  白芷接过喝空的茶杯:“那是不是也得找大夫开个方子调养调养?做噩梦也耗神呢,夫人现下可正养身体呢。”

  宋淑珍看了她一眼,养身体也是白芷提出来的,知道她想有自己的孩子,就说养好了身体再怀孕生出的孩子也健康。这不,一天天的养生汤药送过来——不是出身杏林世家的后院女人,哪个能分得出绝嗣汤和养生汤的味道?所有的汤药,不都是又苦又涩难以下咽的吗?

  “汤药喝多了也坏身体吧?”宋淑珍笑着问道,是药三分毒,这话可是个人就知道。

  “那是不对症,对症了对身体只有好处的。”白芷飞快的说道,但瞧着宋淑珍皱眉,忙也压下了这话题:“夫人可要更衣?”

 文学

  宋淑珍点头,扶着白芷的手起床,再到屏风后面宽衣小解。

  出来之后到暖房窗户下的软榻上坐了,她想报复李家人,但怎么报复,现下还没个头绪。现在得空了,就得好好想想了——不如丛他们最在乎的东西上下手?

  那李家人最在乎的是什么呢?

  李光明最在乎自己的名声以及前途,要不然也不会表现的洁身自好,后院也没几个女人——哄的自己上辈子真以为他是将自己捧在手心里,殊不知,那些明面上的疼爱都是裹着毒药的糖,非得要她自己吃,才能不损坏李广明的名声。

  李瑾最在乎的也是自己的名声,有了好名声,才能嫁个好人家。嫁了好人家,这后半辈子才有保障。

  李瑜最在乎的是他自己,李家的财产,李家的人脉。

  老不死的最在乎的是李瑜。

  那就先毁掉李家的名声。

  想着,宋淑珍就伸手摸了摸肚子——她最大的心愿就是生个属于自己的孩子,可若是李家坏了名声,她的孩子是不是也要跟着受委屈?

  但一想到是和李广明生,她就觉得恶心的要吐出来了。要不然,换个人生孩子?

  “夫人,要不要看看书?”白芷瞧着宋淑珍在发呆,就笑着问道:“一会儿小姐该过来请安了,她定是要问您昨儿的故事讲到哪儿了的。”

  宋淑珍摇摇头:“不想看,今儿也不想讲故事,若是小姐来请安,就说我身体不舒服,让她先回吧。”

  她现下,也不想看见李家人。也是时机巧,她重生的时候,李广明刚跟着三殿下出京办差去了,两个小的不足为惧,老不死的又去寺院吃斋上香了,没个三五天回不来。

  要不然,怕是大夫早就进门了,她的汤药也该端上来了。

  只是白芷这丫鬟,到底是个祸患,可先打发出去吧,她又不甘心。不如,先折腾一遍儿?

  宋淑珍抬头看白芷,长得不算顶顶好看——她娘给她挑陪嫁丫鬟的时候特别注意了,不要太好看的,免得勾引了姑爷。所以白芷一张脸是寡淡的很,平平凡凡。

  她到底是为什么,投靠了李广明呢?

  是要的东西她宋淑珍给不起,只有李广明能给?还是有什么把柄被李广明给拿捏住了?再或者,是家里什么人被李广明给控制了?

  想了一会儿想不出什么头绪,宋淑珍索性不去想了——若真是忠心不背主的,遇上什么难处,怎么就不能和她这个正经主子商量商量了?非得要背叛主子显示一下自己的无奈?

  难不成她在白芷心里,就是个无能的,做不了主的,不能帮她主持公道的?

  随即宋淑珍就是自嘲一笑,她可不就是个无能的吗?被人哄着吃了三年的绝嗣汤了。

  “白芷,你今年也有十九岁了吧?”宋淑珍问道,白芷愣了一下,不知道宋淑珍为什么忽然提起来这话题,但还是乖巧点头:“是,夫人记得不错,奴婢今年正好十九岁。”

  “一转眼你也这么大了啊。”宋淑珍笑了笑:“女孩子就像是花朵儿,花期就那么短,你服侍我这么些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所以,我也不能一直耽误了你,你的婚事,你自己可有什么想法?”

  白芷噗通一声就跪下了:“夫人,可是奴婢做错了什么?”

  “怎么是你做错了什么呢?”宋淑珍就奇怪:“男大当婚女大当嫁,这不是理所应当的事儿呢?你现下已经十九了,若是再不考虑婚事,转眼就二十了,二十岁的老姑娘听着好听吗?再者,现下你的婚事还能往好了挑一挑,但你到了二十岁,你还能挑到什么好人家?我心疼你,怜爱你,这才想着问问你的,你这又是怎么了呢?”

  宋淑珍脸上满是困惑,像是不明白自己一番施恩的心意,怎么自家大丫鬟就当成了处罚呢?

  白芷眼泪刷的就下来了:“奴婢不嫁人,奴婢发誓要一辈子伺候夫人的,若是奴婢哪儿做的不好,夫人您说,奴婢改,求求夫人别赶奴婢走,奴婢除了夫人身边,哪儿都不去。”

  这一番忠心剖析的,要换了上辈子的宋淑珍,估计已经感动的要流泪了。

  可重生回来的宋淑珍,心里只觉得讽刺,她笑意不变:“我知道你一番忠心,但你越是如此忠心,我也越是为你着想。你现下伺候我,我能疼爱你,可日后你我都老了,该怎么办呢?我有子嗣后代,有孝子贤孙。你呢?孤零零一个人,动的了的时候能跟着我,动不了的时候呢?小丫鬟伺候你能精心了?”

  她叹口气:“这世上啊,谁人都靠不住,只有子孙才是真的孝顺的。白芷,你该成亲的,不为别的,就为生个孩子。你说说,这府里,你看中了谁?哪怕是老爷呢,我也能满足你。”

  这话说的白芷脸色一白,猛地就将脑袋砸在地上了,砰砰的声音,听的宋淑珍笑意更深了几分——这额头,怕是一会儿就不能看了。

  然后,人人就都要知道白芷不得夫人欢心了。大宅院嘛,想要往上爬的丫鬟可多了去了。

  “夫人明鉴,奴婢对老爷是绝无想法的,奴婢一辈子只忠心夫人,夫人让奴婢往东,奴婢是绝不敢往西的。往日里老爷来夫人这边,奴婢也从不看一眼,奴婢绝不会坏了夫人的幸福的……”

  白芷哭的更急,说话也乱七八糟的。

  但是,宋淑珍却听出来,她是对李广明真的半点儿心思也没有。确凿了,不是私情在作祟。那白芷,到底为什么帮着李广明那人渣?

  “是我说错话了,你先起来吧。”宋淑珍笑盈盈的,弯腰亲手拉了白芷一把:“我知道你的忠心了,那你到底想嫁给谁呢?你说了,我也才好帮你做主是不是?”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原创文章,作者:宇,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qiuxieku.com/1735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