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想待在我里面不出来*每天晚上一个接一个的来

       他想待在我里面不出来*每天晚上一个接一个的来白烁摇头道,“金兄弟有所不知,那些客人恐惧的不是使女们的到来,而是她们的到来意味着灾难的来临!”

  “什么?为何会这么说呢?”金玉不解问,“她们的到来和灾难有什么关系?”

  “待我为二位细细说来!”白烁忽地压低音量,“这明月圣教,据说传自西方的波斯国。多年前一位传教士来到南诏传教,随后才慢慢成立了明月圣教。据说此教及其神秘,只因他们从未公然集会和传教。发展教徒的方式更是无人知晓,听说他们招收教徒的方式极其严格,必须经过重重考验合格后才能入教。”

  “既然门槛如此严苛,又还会有人入教么?”金玉问。

  “当然有,而且很多!你还记得适才接待使女们的那个掌柜么,我猜他应该就是明月圣教的教徒之一!”白烁回答道。

  “入教是否会有什么好处,否则怎会有那么多人争相入教呢?”齐胜问。

  “据说入教之人,永生不受病痛灾袭,不受轮回之苦!优质教徒更是可得明月教主秘密传授长生不老之术!”白烁话音刚落,却听齐胜一声冷笑。

  “呵!我看这什么明月圣教分明就是□□,简直一派胡言!”

  “是正教还是□□,只能说见仁见智!”白烁端起茶杯喝口茶润了润喉咙,继续道,“三年前,明月圣教使女们曾去过沧州的某个小村庄上,但是她们也是身穿红衣,蒙着纱巾。当她们一进村庄,便警示当地的村民,不久之后会有瘟疫来临。可是当时的村民们不以为然,甚至将是使女们赶出村庄。结果,不出一个月,当地真的发生了瘟疫,连官府都束手无策。直到死的人越来越多,就快要波及整个沧州县时,那群使女们又出现了!与之不同的是,此次出现穿的均是白色衣裳。使女们不计前嫌,亲自为得了瘟疫的村民们医治。经过使女们医治的患者,竟然一个个都康复了。故从此之后,众人对明月圣教更是无比崇拜。所以才有那么多人争相申请入教!”

  “所以,当使女们身穿红衣,就意味着灾难的来临!当灾难来临时,身穿白衣的使女们就是救世主,对么?”齐胜问。

  “也可以这么说!”白烁点头同意。

  “可是为什么当使女们进入客栈的时候,其他客人们都低着头不敢看她们呢?”齐胜疑惑道。

  “因为当大家看到红衣使女的时候,心知会有不好的事情发生,故感到不安和恐惧。再者是因为,使女们乃是光明正义的化身,神圣不可侵犯,不直视使女们也表示了对明月圣教的崇敬!”白烁言罢,望了一眼窗外,见天色已晚,便对金玉和齐胜两人道,“若两位无其他问题,还是尽早回房歇息,今夜最好不要随意走动!”

  白烁言语中带着一丝警告的意味,令金玉和齐胜两人不得不立即起身告辞。

  回到房中的齐胜对金玉道,“不如今夜我在你房里陪你吧!”

  金玉笑了笑,“不会也被那白公子口中的明月圣教给吓到了吧?别忘了,你曾经可是警察,怎么可以轻易被吓到呢!”

  齐胜摇摇头,面露忧虑,“我并不是怕那个什么明月圣教,而是心中有种感觉,就在刚才我们准备离开时,那个白烁对我们的提醒,似乎话中有话。再者,我们在这人生地不熟的客栈,人流复杂,什么事情都有可能发生。我尚能自保,但是你呢?你又不会武功,还是我陪着你比较安全!”

  金玉想想也不无道理,于是点头道,“也好!”

  “你觉得,那个白烁说的话,可信度高么?”齐胜问。

  金玉摇摇头,“这个不好说,毕竟所有关于明月圣教的事情,都是他听来的。没有亲生经历过的事情,不好鉴定真伪性。不过看他的样子,应该不会是想要欺骗我们,毕竟我们只是萍水相逢,又无利益关系。他没有故意欺骗我们的动机!”

  “好家伙,分析得真专业,差点要赶上我这特警了!”齐胜打趣道。

  “你是不是职业病犯了,想要进一步更深入了解那个明月圣教?”金玉一语刺穿齐胜的内心想法,令齐胜不得不硬着头皮承认。

  “真是服了你了,什么都瞒不过你的眼睛!我可不相信什么未卜先知,什么长生不老之术!如果它不是□□,我可以置之不理。但若真是□□,我可不能容忍它们害人!”齐胜说罢,眼中透出正义和坚定的信念。

  “你自己都自身难保了,等把我们事情处理完了再去讨论明月圣教好么?”金玉好言相劝道,“眼下最重要的,除了要到上京解除婚约,还要想办法给你解毒!”

  齐胜微怔,只因在他心中早已放弃了求生的欲望,余下的日子,他希望做一些事情能弥补曾经犯下的过错。故才会对明月圣教是否为□□一事耿耿于怀。然而金玉的执着,只会令他心存愧疚。

 文学

  梦魇,今夜是否又会如期而至?

  “啊!”一个犀利的惨叫声划过寂静的夜空,令得原本半睡半醒的齐胜倏地从木椅上弹起,如鹰一般的双眼警惕性地环顾四周。

  “嗖!”地一声,一个人影从门外闪过,紧接着便听到房屋上空传来紧凑地兵器交击声。

  齐胜本想追出去看个究竟,但又望了一眼榻上已熟睡的金玉,终究还是忍住了。

  “咚咚咚!”微弱的敲门声响起,伴随着一个男子低沉的声音,“金兄,金姑娘,请问两位可在房内?”

  齐胜悄然推开房门,只见白烁独自一人站在门外,神色慌张。

  “进来再说!”齐胜低声道。

  此时被扰醒的金玉已身披外衣,随手将屋内的蜡烛点燃,一瞬间屋内变得明亮起来。

  “白兄,这么晚了过来,是发生了什么事么?”齐胜问。

  “方才我听到有打斗声响,于是便潜在暗处伺机观察。竟然被我发现,原来是狼盗来了!”白烁面色焦急,“这群盗贼专们打劫过路商旅,近年经官府剿匪后才太平了一段时间,不知怎的,今日这群狼盗竟再次出现!据说他们手段卑劣,劫财不留活口!不如两位和我们,连夜逃离此地吧!”

  齐胜听罢,眉头紧锁思虑片刻道,“不管是逃,还是留,对于我们都是很被动!且不说夜里难找到赶路的马匹,我们对此处环境陌生,夜里赶路,不仅会迷失方向,甚至还会落入敌人的陷阱之中!在尚未搞清楚对方人数和战斗实力的情况下,若留下,无意是如瓮中之鳖,最后只能任人宰割!”

  “那金兄有何良策?”白烁竖起双耳,发觉打斗声愈来愈激烈,整个人的心都提到了嗓眼上。

  “那群狼盗该是最先和另一方人动手的,听着声音,应是还未分出胜负。不如我们俩先潜到暗处,再观察形式。最好能将这群盗贼一网打尽!” 此时的齐胜,仿佛又回到了从前作战时到状态。区区几狼盗,他又怎会放在眼里。

  白烁深望了一眼金玉问,“若把金姑娘一人在房内恐怕不太安全。如我将阿南留下,保护金姑娘如何?”

  “嗯,这样也好!”齐胜说罢,将金玉拉到一旁,避着白烁将用黑布抱着的左轮□□塞进她手中,吩咐道,“记住,遇到敌人就直接开枪!”

  金玉点头道,“好,你去吧!”

  白烁唤来阿南留守在房门外后,便于齐胜寻着打斗声去了。

  两人追至一处密林内,借着树叶将身躯躲在暗处。在洁白月光映射下,只见数十名蒙面的盗匪站在树下,纷纷拔剑与七名蒙面女子向对峙。

  齐胜定睛一看,那群蒙面女子不就是先前在客栈内出现的明月圣教使女们么,为何这群狼盗竟胆敢选择向使女们下手?

  “尊者,我们本意只想借长生水一用,怎知你却冥顽不灵,非逼得我们大动干戈!”为首的蒙脸狼盗恶狠狠说,“若再不识相,那可就不要怪我们辣手无情了!哼!”

  “就凭你们,也配?”被称为尊者的黑衣女子冷笑一声,“若非我教明令禁止取人性命,刚才你那兄弟就不仅仅是断一只胳膊那么简单!我教长生水乃镇教之宝,岂容你们这群狗贼说借就借!你们若再纠缠,就教你们见识见识我明月圣教的厉害!”

  “大哥,少跟她废话!长生水定在这娘们身上,待我们先拿下她,再收拾剩下的!”另一个狼盗说道。

  “二哥说的极是,咱们兄弟们可都没尝过侍女的滋味呢!与一般良家妇女比起来,是否会有所不同呢!”经其中一狼盗这么说,众贼人纷纷发出类似狼嚎的得意叫嚣声。

  黑衣尊者双目杀机闪现,只见她缓缓从袖中拿出竹萧,置于唇畔。随即,一记尖锐的萧音在林中响起。一众身穿红衣的使女似听到指令一般,排成品字型,各个手持长剑,如闪电一般极速向对面的狼盗们出击!

  潜在暗处的白烁和齐胜只看得到林中剑光闪烁,眼花缭乱,根本难以分清到底谁占上峰。猛烈的激战后,终于,林中传来狼盗们的哀嚎声,浓重的血腥味瞬间弥漫整片密林。

  “怎样,现在是否还想借我教长生水呢?”黑衣尊者看着倒在地上血流不止的狼盗们冷冷道,“若还不放弃,本尊可以令你们更痛苦!”

  为首的狼盗闷声道,“是我们自不量力,望尊者原谅我们这一次,下次,下次我们再也不敢了!”

  “哼,暂且相信你一次!晾你们下次也没这个胆!”黑衣尊者收起竹萧,对身后其他使女们道,“我们走!”

  言罢,众使女们如风一般瞬间的消失在林中。

  就在白烁正要起身时,被齐胜及时拉住,并示意他不要轻举妄动。

  果不然,过了一会,七八个人影从林中窜出,均是黑衣蒙面。与狼盗不同的是,他们的衣肩上并未绣有狼头图案。

  “主公,主公救我!”方才被称为大哥狼盗向其中一蒙面男子艰难爬去。

  “废物,竟然还有脸活着?”蒙面男子身材健硕,声音低沉带着斥责,“区区几个女子都打不过,留你们有何用?”

  “主公,我们,我们真的尽力了!救我,救我好么!”狼盗好不容易爬到男子脚边,恳求道,“主公救我们,我们一定,一定不会让主公失望的!主公!”

  “主公,救我们啊!”其他狼盗们纷纷用尽力气哭喊道。

  “哼!”男子往后退一步,避开正欲伸向他脚面,那沾着鲜血的手。

  “把他们收拾干净!”男子转头向身后的其他黑衣人吩咐道。

  黑衣男子们得令后,纷纷拔出身上的佩剑,向倒在地上的狼盗们刺去。就像农夫杀小鸡一般,眨眼之间,刚才还能喘气呼吸的狼盗们立刻变成一具具冰冷的尸体。

  血的味道变得更浓郁了!

  曾经噬血的画面再次如电光石火一般闪过齐胜的脑海中。

  心魔,在蠢蠢欲动!

  齐胜握紧双手,极力压制心中的涌动。

  “金兄,我们要不要先撤!”白烁的声音在耳旁响起。

  齐胜定了定神,眼见那群黑衣人远去后,缓了一会才道,“好,先撤吧!”

  暗夜终于离去,光明终究要来临。

  回到客栈时,天空已逐渐明亮起来。昨夜听到声响的商旅们早早地就退房离开,毕竟谁都不想再待在这是非之地。原本喧闹的客栈一时间变得冷清起来。

  “收拾好东西,咱们也要赶路了!”回到房内的齐胜对金玉道

  “昨晚发生了什么事情?”金玉看着心事重重的齐胜,面带忧虑问。

  可面对她的疑问,齐胜却不做任何回答。金玉见状只得作罢,便不再追问。

  退了房后,只见客栈门外,白烁与阿南早早就在等候两人。

  “二位要去哪里,我刚买下一辆马车,也许可以顺路送送两位!”白烁微笑着对两人道。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原创文章,作者:宇,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qiuxieku.com/1734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