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很不老实的往上摸*长腿两个奶上下耸动

“手很不老实的往上摸*长腿两个奶上下耸动位,请起吧!”夏福收起方才宣读口谕时的严肃模样,转而微笑地看着两人。

  “有劳夏公公了!还请上座!”曹阳恭敬地将夏福和慕连请上主位,并吩咐下人端来茶水点心。

  “曹大人,夏公公赶路辛劳,不如你先去给他安排好食宿事宜!”慕连说罢,暗示性看了一眼曹阳。

  曹阳为官多年,哪能不知慕连的意思,于是便知趣地屏退左右,最后屋内只剩下慕连与夏福二人。

  对于皇帝身边的侍奉太监夏福,慕连再熟悉不过,毕竟在宫里,诸葛皇后没少为他打点这些关系。这才使得慕连不必与夏福太过客套,便直接开门见山道,“请问夏公公,父皇除了派您传口谕,是否还有别的交代呢?”

  夏福微微一笑道,“陛下除了差老奴传口谕,还真没交代过别的事情!”

  “七日期限恐怕太过短促,可否请公公代我请求父皇,多宽限几日呢?”慕连语态十分恭敬,眼里充满期待。

  “大殿下此言差矣,即便陛下能多宽限几日,那东陵国使臣就能等得了?再者,一个人是生是死,七天的时间,已经足够弄清楚了!大殿下您说是么?”夏福说罢,自顾自地端起茶杯酌了一小口。

  “那父皇是否有提及,若找不到东陵公主,后果会如何?”慕连突然话锋转厉,言语间更带着不可抗拒的意味。

  夏福顿时错愕,慕连这么一问,倒是令他措手不及。不过一向圆滑世故的他,旋即恢复平静,油然道:“这个皇上倒是没说!”

  从方才夏福那短暂的顿愕,已经令慕连猜到七八分。越是没说过,就更说明后果的严重性。慕连眼眸低垂片刻,继而轻声道,“还望夏公公明示!”

  只见夏福目光凝聚前方,片刻后才缓缓起身到慕连耳畔沉声道,“必须找到金陵公主!”只这么一句,已经犹如千斤石压在慕连身上,令他感到无比沉重。

  慕连之所以会这么问,是因为昨日他便收到搜救队传来的消息说,在一处崖谷下发现了残余军甲和女性的衣物,这说明金玉公主和齐胜将军极有可能已经遇害。若三日内再找不到人,那么慕连将会遭受怎样的惩罚,他自己都不敢想象!

  到底是什么人,要袭击金玉公主,破坏南诏与金陵两国的联姻呢?

  慕连恐怕没时间多想这些,他眼下要做的,是如何才能找到金玉公主!

  正午时分,阳光灿烂。冷云裳的伤势已经恢复大半,她终于可以起身走出房门,感受那久违的日光。在香儿的陪伴下,她们来到别院的一处小花园,冷云裳侧坐在廊下,静静地欣赏花园内的景色。

  此时春色宜人,花园内盛开着粉白色的海棠花和娇艳的芍药,花丛中几只彩蝶正相互飞舞追逐,其中两只罕见的蓝色蝴蝶最为引人注目。人造的假山下是一片环绕在花间的清水池,池内的红白色相间锦鲤在悠然地游着。这时一阵微风拂过,几片海棠花瓣随风掉落在池内,引得两只锦鲤张嘴争食。冷云裳双眼盯着抢食的鱼儿,嘴角不自觉地勾起一丝美丽的微笑。在前世,她从未见过如此自然生动的景象,不知不觉,竟沉醉在这一刻的画面里。

  忽然间,冷云裳眼影里的一角处映入一个身影,她微抬起头,只见一位身穿侍卫服装的男子正在对面廊下望着自己。当冷云裳的眼睛与他对视的那一刻,那男子却急忙回避,转身往另外的方向匆忙离去。

  “杨侍卫方才在偷看姑娘呢!”香儿掩嘴笑道。

  “他是谁?”冷云裳问,对于该男子,她似乎是第一次见。

  香儿望着杨放远去的方向道,“ 他是大皇子的近身护卫,叫杨放!”

  “杨侍卫对姑娘很是关心呢,总是私下向我打听您的情况!”香儿本答应了杨放不告诉任何人,却不想一时说漏了嘴。

  “他都打听我什么事情?”冷云裳好奇地问。

  “也没什么,就是问姑娘身体怎么样,吃的好不好,睡得如何。”香儿小声道,“姑娘可别说是我说的哦!”

  “他打听我这些做什么?”冷云裳眉头微蹙,百思不得其解,两人素不相识,为何这个杨放要对她如此关心?

  香儿噗嗤一笑,打趣道,“自然是对姑娘有意思呗!”

  “别胡说,我根本就不认识他!”冷云裳说罢脸色一沉,“我也不需要他的关心!”

  “姑娘莫不是嫌弃杨侍卫?”香儿坐下面对着冷云裳,忽然摆起媒婆的架势劝道,“人家虽然是个侍卫,可到底是跟在大皇子身边的人,未来前程自然是比一般人要好得多!姑娘虽与我都是伺候主子的人,可姑娘您毕竟是宫里人,比我们要高贵些!哪里像我们,将来到了适婚年纪,也只能配个家丁!”

  香儿说罢想了想道,“难道姑娘您想着回家?”

  “不,我不回去!”冷云裳决绝道,“我死都不会再回去!”

  “那不就是了!我看杨侍卫就挺好的,姑娘可千万别错过了!”香儿越说越来劲,似乎就要把这门亲事定了。

  “你这么为他说话,一定没少拿人家好处吧?”冷云裳冷冷道。

  “瞧姑娘您说的,我是看杨侍卫对您一片诚心这才苦口婆心劝您!”香儿说着,轻叹一声,“若是我有这福气就好了!”眼神不经意透射出淡淡的失望。

  冷云裳将一切看在眼里,她能猜得到,香儿对杨放的渴望。那也许不是爱,只是一种未来的物质期望。毕竟,相比起嫁给家丁,侍卫显得更高一级。无论是物质,还是虚荣心,都能得到小小的满足。最重要的是,能摆脱奴婢的身份。这才是底层人的真正目的!

  此时阳光洒落在冷云裳身上,令她感到一丝暖意。她自然地闭上双眼,悠然地享受着满满春意。

  就在这时,慕连从对面廊下远远走来,目光注意到那惬意的人儿。慕连盯着她看了许久,突然双目射出一道精芒,这时的他才猛然想起,对面的人儿,与那画中的东陵公主竟然如此相似!

 文学

  忽然,慕连嘴角勾起一丝深不可测的笑意,顿时心生一计!

  傍晚时分,香儿率领一众侍女推开冷云裳的房门,只见香儿笑脸盈盈对她道,“大殿下派奴婢来告诉姑娘,今夜想邀请姑娘到迎月阁一聚!”

  “他要我去那里做什么?”冷云裳狐疑道。

  “这个奴婢就不知道了,姑娘还是赶紧梳洗。若误了时辰,令大殿下久等可不好呢!”香儿说罢,便招呼侍女们为冷云裳沐浴更衣。

  一辆马车驾着冷云裳离开府邸来到了永州城最出名的酒楼—迎月阁。冷云裳在侍从的引领下来到迎月阁的三楼,相比起一二楼的喧闹,三楼的环境显得格外幽静。

  冷云裳环顾四下,只见整个三楼只有慕连这一桌客人,很显然是被包场了。虽不知慕连打的什么主意,但看到他一袭月牙色锦袍站立在窗边的模样,竟令冷云裳有几分着迷。特别是他身上散发着独特的高贵气息,是那么地与众不同。

  冷云裳身穿一袭浅黄色轻纱百褶裙,缓缓走上前去。由于刚刚沐浴熏香,身上走动时自然而然地飘散着淡淡幽香。慕连自问也见过不少美貌女子,但这般冷艳动人的,还是头一次遇见。也许因为自己贵为皇子的身份,遇见他的女子无不是讨好迎合。只有这个冷云裳,眼里始终闪耀的孤傲,倒是显得与众不同。

  “云裳姑娘,今夜你真是美极了!”慕连由衷赞美道,眼里含着一丝笑意。

  “大殿下今夜邀请我来,难道就是为了夸我?”冷云裳坐下后,目光却向着窗外投去,似是有意在回避慕连的灼灼目光。

  “今夜是十五,正是月儿最圆时。而这迎月楼又是最佳的赏月之地,所以我想请云裳姑娘一同赏月!”慕连说罢为两人各倒了一杯酒。

  冷云裳淡淡一笑,“说得像真的一样!”

  “怎么姑娘不信么?”慕连同样报以一丝微笑,目光盯着对面的人儿,“难不成你怕我对你别的有企图?”

  “难道大殿下经常跟像我这样的奴婢约会?”冷云裳直视慕连,语态转为冷淡,“有什么目的就请直说吧!不要浪费彼此的时间!”

  “云裳姑娘待人都是这样冷漠么?别忘了,我可是你的救命恩人!”慕连和颜悦色,并不因冷云裳的态度冷淡而有丝毫怒气。

  “救命恩人又怎样,难不成还要我以身相许?”冷云裳没好气道。

  “既然你还记得我是你的救命恩人,为何不见你敬我一杯酒呢?”慕连微笑道。

  冷云裳看着面前的酒杯,想也不想便举起来对慕连道,“好,这杯我敬你!感谢你的救命之恩!”

  慕连眼看着冷云裳把酒喝完,而自己那杯却纹丝不动,并无回敬的意思。

  “酒我也喝了,你还想我做什么?”

  慕连这时才端起酒杯饮尽后道,“我想跟你做笔交易!”

  “跟我做交易?”冷云裳无奈地笑了笑,“我还真不知道自己有多大价值,能与大殿下做交易!既然如此,大殿下不如直说吧!”

  慕连盯着她好一会才缓缓道,“实不相瞒,金玉公主已经遭遇不测!”

  “当真?”冷云裳讶道。

  “千真万确!”慕连忽然起身,依靠在护栏边,叹声道,“金玉公主本是前来我南诏联姻,不想竟在南诏境地遭遇不测。两国联姻不成便极有可能会因此兵戎相向,到头来,苦的还不是无辜的百姓!所以。。。。。”慕连话未说完,一双深色的眸子却只看向冷云裳。

  “所以你希望我假扮金玉公主,完成两国联姻的盟约?”冷云裳摇头苦笑,“大殿下真是太看得起我了,我只是公主身边的婢女。即便能瞒得过南诏皇帝,也瞒不过东陵国的使臣。若哪天东窗事发,大殿下可想过后果?”

  “只要两国能完成联姻之约,还有谁会去追究金玉公主的真假身份?况且,本殿下见过金玉公主的画像,与你确有几分相似!难道你自己从不不觉得?”慕连说着,眼睛瞄向突然顿愕的冷云裳。

  而冷云裳见慕连话里有话,她一刹那的惊愕内心忽然产生了一个新的念头:是啊,她与金玉公主本就是异母同胞,又怎会不像呢?也许,金玉公主死了,对她来说,就是重生的机会!

  “可是,要我嫁给一个我不爱的人。我,我可能做不到。”冷云裳的内心似乎已经开始动摇,此时窗外吹来一股清风,酒劲上头的冷云裳顿时双颊绯红,眼神里透着一种无法言语的媚态。

  “若你不想嫁给慕祈,我愿向父皇请求娶你!今生我定会好好待你,荣华富贵让你享之不尽!”慕连不知何时已走到冷云裳身后,俯身在她耳畔道,“只要付出一点点,你就可以得无上的荣耀!做奴婢还是当主子,你可要想清楚了!”

  慕连那低沉又充满诱惑的声音仿佛一股魔力一般,在冷云裳脑海中萦绕,弄得她心烦意乱,神志迷散。她一只手捂着已经冒着丝丝汗珠的额头,身体的温度却在徐徐上升。

  慕连见她这副妩媚诱人的模样,终究还是忍住了内心的欲望。他向守在角落的两名婢女招招手,吩咐她们把冷云裳扶下楼去。

  眼看着冷云裳坐上马车,驶离迎月阁后。慕连这才坐回自己的马车里,他对负责驾马车的杨放道,“去醉春楼!”

  醉春楼雅阁内,永州郡太守曹阳早已恭候多时。慕连进入房间后便坐下对曹阳道,“关于东陵公主遇袭一事,你可查到是谁在背后主使?”

  “那群匪徒行踪诡异,下官无能,暂时还未查出幕后主使!”曹阳低头小声道。

  “会不会,是当年流窜至玉门关的晟王余党做的?”慕连半引导似的继续道,“当年皇帝陛下仁慈,没有将他们赶尽杀绝,只是发配至玉门关外,令永世不得入关。谁想他们竟然冥顽不灵,胆敢袭击东陵国送亲护队,试图挑拨两国的关系。你就按着这个方向查,把折子写好后,由我带回京都交给皇上!”

  “下官遵命!”曹阳犹豫片刻又道,“可东陵公主尚未寻到,这可如何是好?”

  “我的人自会找到,这个你可不必担心!按我说的做即可!”慕连此时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曹阳见状,心中的担忧立即减轻了许多。

  只见曹阳起身拍拍手掌,门外顿时走进来两个身材婀娜的美貌舞姬。

  “这是下官为大殿下准备的歌舞表演,还望大殿下笑纳!那下官就不打然大殿下了!”说罢屈身悄然退去。

  慕连望着面前身穿薄纱的美姬,嘴角勾起一丝笑意,方才暂时压制的□□终于有机会得以释放。他伸手一挥,瞬间一震掌风划过。只听美姬惊呼一声,身上的轻纱衣裙立即滑落在地上,妙曼的的酮体瞬间暴露无遗。慕连朝美人勾了勾手指,两个美人儿半羞半遮地投入他的怀中。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原创文章,作者:宇,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qiuxieku.com/1731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