慢慢深入*直射到底

 慢慢深入*直射到底金玉懒洋洋地坐起身来,轻轻地呼吸着大自然的清新气息。此时的山谷间云雾未散,四周不时传来清脆的鸟啼声,遍地野花盛开,芬芳扑鼻,流水潺潺。眼前画面,宛若人间仙境一般,令人心醉。若那溪水中站着的是一位婀娜女子,那画面就更美了。只是当金玉看到齐胜那粗旷的脸正冲着自己微笑时,在心里便要忍不住笑出声来。

  当齐胜走上岸时,手中拿着一只叉着鱼的竹竿对金玉道,“快去梳洗一下吧,等会我们早餐吃烤鱼!”

  金玉一点点将双脚放进水里,冰凉的感觉渐渐渗透整个身躯直达心灵。金玉瞬间觉得整个大脑无比清醒,直到这一刻她才正真体会到这副躯壳的真实感觉。水面上倒映着一张陌生却又极美丽的女子脸庞,这是金玉,是真真实实的金玉。

  “金玉,从此以后,我就是金玉!再见了,庄敏!”金玉对着倒影自言自语道。

  “老三,要不我们就在这里隐居吧!我觉得这里环境挺好的!”金玉一边吃着烤鱼一边说。

  “干嘛,荒野求生啊?你看看这里,能住人么?万一山洪爆发怎么办?住在这里吃什么?难道你想学贝爷,随便抓个小动物就吃?”齐胜把吃剩的鱼骨往火堆里一丢,拍拍双手说,“现实点吧姐姐!赶快吃完咱们还要赶路呢!”

  金玉白了他一眼,将最后一口鱼肉咽完,便开始手撕身上的衣服。一边撕一边抱怨,“这衣服设计得一点都不合理,袖子宽,裙摆长,内衬还不少。好看是好看,就是费点洗衣液!”

  不一会儿,原本穿在金玉身上的古风长裙变成了现代融合风短袖短裙,剩下的衣服碎片被金玉随手丢在地上。两人随后又摘了些野果背在身上,沿着溪水下游,一边欣赏着沿途的风景一边说笑。

  直至正午时分,齐胜与金玉终于看到正前方不远处升起的袅袅炊烟,两人脸上均露出一丝欣喜,于是便加快了脚步朝炊烟升起的方向赶去。

  很快,一间用竹篱笆围着的茅草屋映入眼帘,齐胜正想走上前去拍门时,却发现木门竟然敞开着。齐胜本想直接进去,可想想这样冒然进入似乎又不太礼貌,于是在门外叫了几声,“家里有人么?”见久久无人回应,金玉这才说道,“进去看看吧!”

  只见院内的地上散落着本该晾晒的衣物和鱼干,衣服上还可以清晰地看到不少被人踩踏过的足迹。四五个簸箕被翻倒在地上,很明显可以看出这里之前应该发生过争斗。

  齐胜本能地提高警惕,低声对金玉道,“你站在这里别动,我进屋去看看!”说着暗自将□□掏出,双目凝聚小心翼翼地走向屋内。

  屋内桌椅也是被翻到在地,屋角一侧的地上躺着一个身穿灰色布衣的小女孩,女孩头部渗出的鲜血已侵染了地面。齐胜见状急忙把女孩抱起奔向院中,冲金玉大喊一声,“快救人!”

  金玉先探了一下女孩的脉搏,发现还在跳动,便顺手将地上的一件布衣撕成长条状将其绑在女孩头部止血。就在这时,一个男子的怒吼声响起,“你们干什么?”

  只见一个头戴黑巾,身穿粗布的男子,中握着一把砍柴镰刀站在门口,一捆砍好的柴火被摔在地上。男子怒气冲冲地用镰刀指着金玉吼道,“放开我女儿,不然我跟你们拼了!”

  齐胜心想,男子定是以为小女孩是他们弄伤的,忙起身解释道,“老哥,你请我解释!你女儿不是我们。。。。。。“还不等他说完,男子已挥刀朝他们砍去。

  齐胜情急之下只得迎击上去,男子虽有些蛮力,却怎能敌得过身经百战的警察。况且齐胜原先本是金陵第一猛将,根本不费吹灰之力便将男子手中的镰刀踢掉,齐胜更是给了他一个抱摔,令其趴在地上动弹不得。

  “别害我女儿,求你们了!”男子在地上哀声道。

 文学

  “老哥,我们没害你女儿,我们只是路过的!”齐胜很是无奈地解释道,他本也不想伤害那男子,可谁让他不分明红皂白就挥刀相向,这也怪不得齐胜了。

  此时,躺在金玉怀中的女孩终于恢复了意识,她睁开双眼,头一歪冲着地上的男子叫道,“阿爹!”

  “小果儿,我的果儿,你怎么了?”男子挪动着双腿,拼了命地爬向小果儿。

  “阿爹,大阿伯他们把阿娘抓走了,他们,他们还推果儿,果儿头好痛!”小果儿说着把手伸向男子,“阿爹,阿爹快去救阿娘!”

  “听到了吧,我都说不是我们害你女儿了!”齐胜没好气道。

  “老三,别说了!先把人扶进屋里去再说吧!”金玉说着把小女孩抱起朝屋内走去。

  原来男子名叫赵老三,与妻子女儿居住在此。赵老三晨起便上山砍柴,谁知刚回到家门口便看到院中凌乱的景象和女儿昏迷的样子,便以为齐胜和金玉两人是入室打劫的流寇,谁想竟是个误会。

  “真是对不起,是我太鲁莽,险些伤了两位恩公!”赵老三坐在藤椅上,面带歉意道。

  齐胜没有回应赵老三,双目盯着小果儿问: “小果儿,刚才你说,你阿娘被谁带走了?”

  “阿娘本来做好了午饭等阿爹回来,后来大阿伯他们来了,要抓阿娘走。小果儿不让,他们就推小果儿!”小果儿说罢委屈地瘪瘪嘴,这个小身子卷在赵老三怀中。

  “大阿伯是谁,为什么要抓你阿娘?”齐胜继续问,可小果儿却不再回答,双手紧紧抓着父亲的衣服。

  只见赵老三低头看一眼小果儿,叹声道,“我和妻子巧娘本是赵家村村民,因今年正逢大旱,粮食收成自不如往年,可朝廷却还要征收赋,村民们无不叫苦不迭。后来官府说了,若交不上税,便要将村里的所有女子带到永州纺织局做织工,以工代税。我不忍妻女分离,便偷偷搬出村子,以为能躲过一劫。没想到,还是被村长赵大他们发现了。他们一定是奉官府之命把我妻子抓走了!”

  这时金玉把烧好的热开水端了出来,分别倒了四杯。刚才赵老三说的话她也听都得一清二楚,看着这简陋的房屋和赵老三怀中受了伤的小果儿,金玉顿时觉得莫名的心酸。自小她便生活在物质条件优越的家庭,从未体会过贫穷的苦难。然而当这一切发生在眼前时,金玉这才感受到底层阶级人们的压力和无奈。

  “百姓都吃不上饭了,朝廷还要征收赋税,简直无耻!”齐胜怒骂道,“难道那些父母官都是死的吗?为什么不如实上报朝廷申请减免赋税呢?”

  赵老三摇摇头道,“那些狗官,只知道欺压我们老百姓,何时真正为百姓做主过!”

  “走,带我找他们去!”齐胜怒拍桌起身,却被金玉劝道。

  “老三,别冲动!”

  怒火中烧的齐胜哪里听得劝,直接对金玉道:“老二,你和小果儿在这等着我们!”言罢将小果儿抱给金玉,拽着赵老三就往外奔。

  金玉见劝不动,只得抱着小果儿,望着齐胜与赵老三远去的背影,双目满是担忧。

  大约过了两个时辰,金玉果然看到齐胜与赵老三带着一位村妇打扮的女子回来。紧锁的眉头终于舒展开来,她迎向齐胜等人关切地问,“你们没受伤吧?”

  “受伤的是他们才对!”齐胜如打了胜仗一般兴致高昂道,“那个赵大要是不及时就医,恐怕他的手以后就废了!”

  “老三你下重手了?”金玉眉头微蹙,轻摇头道,“再怎么样也不能把人打残废吧!”

  “对付这种人就得下狠手,不然以后还得来找茬!”齐胜端起水杯猛的喝一口,尔后说,“打了一架消耗不少体力,这会肚子都饿瘪了!”

  巧娘听罢忙上前道,“我这就去给恩人准备饭食!”随后赵老三也跟着一同去厨房帮忙,片刻后热腾腾的饭菜便端上桌。虽是粗茶淡饭,但齐胜与金玉却吃得津津有味。

  夜空繁星点点,在这个没被化工和粉尘污染的时代,天与地的距离是那么地接近,空中的星星仿佛触手可及。齐胜与金玉躺在院子里的草垛上,仰望着广阔的星空,沉默不语,仿佛各有所思。

  “老三,你以前当警察的时候,也是这么冲动么?”金玉眼睛仍望着上空,似自言自语道。

  齐胜心知金玉还在为今日救巧娘的事耿耿于怀,只见他睫毛微垂轻声道,“你觉得我做得不妥?”

  “我只是觉得,使用暴力不像你的作风!”金玉心中隐隐感觉,齐胜对于暴力解决问题的方式十分积极,这超出了金玉对齐胜从前的认识。

  “你不懂!”齐胜坐直身躯,目光望着前方,“以前当警察的时候,也有我不能办的案子和抓不了的犯人!有一些人,只要稍稍动用点金钱和权利,就可以逃避法律的制裁!身为一名警察,我却无能为力,难道我不恨么?我有时候恨不得想亲手杀了那些逍遥法外的罪犯。但是我不能,因为我只是个警察!”齐胜双手紧紧抓着草垛继续道,“相比从前那个金权的社会,我更愿意在这个以暴制暴的时代,用自己的方式做以前做不了的事情!”

  齐胜既是罗亦,也是金国那个曾经上阵杀敌的第一猛将!他的身体存在着罗亦的灵魂,也有齐胜的血肉!正因如此,更加坚定了他的想法和处事的决心。

  “老三,我觉得,极端的情绪已经左右了你的思维和判断。你现在已经不会冷静思考问题了!”金玉也坐起身来与他对视,“那我问你,你和赵老三遇到赵大的时候,有没有仔细了解事情的来龙去脉?”

  “没有!”齐胜冷冷道。

  “难道你不记得赵老三说过,村里所有的女子都要被抓到永州去做织工。难道里面就没有赵大的妻女?也许赵大只是不想村子受牵连才不得已抓了巧娘给官府交差。”

  “我看那赵大就不像什么好鸟!”齐胜嘴上虽反驳,但声音气势明显弱了许多。

  “即使你救了一个巧娘,还有其他被抓的女子呢?你救得了多少?”金玉句句逼近,措辞更为犀利,“若赵大怀恨在心,去找官府搬来救兵,到时候你如何应付得了?你又知道会有什么后果么?”

  齐胜不语,心知因为自己的冲动,已经给赵老三一家埋下了隐患。毕竟他不会一直住在这里保护赵老三一家,若他离开后,赵家真遭遇了不测,那自己就是罪人了!

  “糟了!”金玉手指着远方徐徐向前的火把光道,“蝴蝶效应来了!”

  齐胜侧目一看,只见点点火光越聚越多,必是来者不善。

  “定是赵大带人来寻仇了,你们快逃吧!”齐胜直冲进屋内对赵氏夫妻喊道。

  赵老三听罢,跑到门口向外远眺,果然看到不少举着火把的村民向自己家的方向奔来。赵老三神色一惊,急忙对巧娘唤道,“快去把小果儿抱起来!”又对齐胜和金玉道:

  “恩公,我知道后山上有个山洞可以藏身,咱们一起逃吧!”

  齐胜本想自己留下来独自抵挡,但又考虑到敌不寡众,故也赞同赵老三的提议。于是四人借着月光,悄悄从后院的小路摸黑上山。

  待四人刚刚抵达洞口,山下的村民已把赵老三的房屋围个水泄不通,四处搜寻不见踪迹后,赵大更是指使村民把赵老三的房屋点燃以泄愤。

  寻仇的村民终于离去,望着山下的熊熊烈火,齐胜不禁为自己的鲁莽而心存愧疚。他看了一眼怀抱着小果儿的赵老三万分抱歉道,“对不起,是我害了你们!”

  “恩公快别这么说,若不是您,咱们一家都不知何时还能再聚!”赵老三心知齐胜是一番好意,造成眼下的局面并非他本意。但如今房屋被毁,无家可归。心情难免沉重,只能勉强苦笑道,“也许这就是有得必有失吧”

  见赵老三这么一说,齐胜心头更不是滋味,却又无言以对。

  “依我看,若是再回去,赵大他们还会再来找麻烦。你们有没有其他可以投靠的亲戚,或者别的可以安身的地方呢?”金玉对赵老三夫妇问道,“若是有,我们可以护送你们去!”

  巧娘想了想,摇了摇头。

  赵老三想了一会,猛然道,“我知道,我知道有个地方应该可以收留咱们!”

  齐胜眼中精芒一闪,立即问道,“什么地方,快说!”

  “听说玉霞关外有只义军名为紫衫军,专门收留无家可归的难民,也许我们可以去投靠他们!”赵老三这才想到之前遇到几个关外的难民,偶然间听他们提及此事。眼下无路可走,投靠义军也是最好的选择。

  “这个紫衫军是什么来头,怎样才可以联系到他们?”齐胜好奇地问

  “据说当年晟王造反兵败,所剩的残余兵将逃落至玉霞关,之后便成立了紫衫军。至于如何能联系他们。。。。”赵老三想了想,“我听说在关外,只要看到挂着紫色布条的地方,便是紫衫军的地盘!”

  齐胜听罢转头看着金玉问,“怎么样,要不要去?”

  金玉点点头赞成,“送佛送到西,明日天一亮我们就动身吧!”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原创文章,作者:宇,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qiuxieku.com/1731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