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回来就做\不带套爽吗

  一回来就做\不带套爽吗印慕芊回来了,没有与方桐同居,算是个好消息,邱睿泽嘴角扬了一下,点开红色蚯蚓的专栏,她昨天开了个新的小说,名字叫《台风过境》。

  “联系她,谈一下新小说的影视版权。”

  方助理点头应道,老板总算是又找到理由去见人,真是太难了。

  印慕芊在贺阳家里刚写完一段,编辑的短信就发过来,她点开扫了一眼,回复拒绝。

  关上电脑,印慕芊看到已经是下午四点,方桐和贺阳今晚都在家里吃饭,她要去超市买点菜,亲自下厨。

  印慕芊暂时没有找工作的打算,之前卖出的版权费很丰厚,她不着急。

  去到超市逛了一圈,印慕芊有点感概,以前去超市买菜,买的都是邱睿泽喜欢吃的,刚刚逛了一圈,昔日的种种又浮现在脑海,她有些厌烦,拨了个电话给方桐。

  “忙吗?”印慕芊害怕打扰方桐工作,很少主动给他打电话。

  “你的电话,忙也要接。”方桐忙完了,此刻正坐在车子里往市区赶。

  “口花花。”印慕芊说了句粤语,低声笑了笑。

  “什么意思啊?”

  印慕芊没答,笑着问:“我在超市买菜呢,你晚上想吃什么啊?”

  “嗯……你做的我都吃。”

  “鱼吃吗?你是不是现在不能吃辣的?那我做清淡点的?”

  “行,你做毒药我都高兴。”

  方桐握着电话腻腻歪歪地说了半天,可把坐在车子里的莫菲给恶心坏了,方桐挂了电话,莫菲嫌弃地说:“以后撒狗粮能不能离单身女性远一点?你这个兔崽子在女朋友面前百依百顺的怂样,怎么在我这儿就那么不听话?”

  方桐满脑子还是印慕芊,随便莫菲怎么说,快点回去就行,他想快点见到人。

  印慕芊去超市买完菜,回家就开始准备,切菜洗菜,先做一些时间长的,其余的准备好,一切就绪,门也被敲响。

  不用猜就知道是方桐,因为贺阳有钥匙。

  打开门时,方桐一束鲜花就递到印慕芊面前,“宝贝儿,想不想我?”

  印慕芊笑得眉眼弯弯地接过那束花,不得不说,方桐真的没什么不好,颜值都是其次的,主要是他真的很用心。

 文学

  “不给我个拥抱吗?”方桐见到印慕芊抱住花,把自己冷在门边,他抗议道。

  印慕芊看着方桐那副装可怜求拥抱的样子,伸手捏捏他的脸,“你就知道撒娇。”

  她不抱,他就主动抱着她,从她身后搂住她的腰:“你想不想我?我好想你!”

  方桐放在印慕芊腰间的手弄得她有些痒,她怀里还抱着花,不安分地缩缩身子,“先去把花放好,厨房里还做着菜呢。”

  “嗯,一会让我抱抱。”方桐松开手,将印慕芊的花接过,“放哪儿?”

  “你看着放吧,都行。”印慕芊说着,“我去厨房准备一下。”

  “那我放你的房间了?”

  “行。”印慕芊应着,就转身走进厨房,她炖了牛肉,已经差不多了,她将锅从燃气灶上端下来,方桐也走了进来,看见一锅牛肉笑呵呵地就凑过去,“好香啊!”

  “一会儿多吃点儿。”

  印慕芊还在摆弄菜,方桐从后方搂住她,下巴抵在她的耳侧,“你知道吗?我见过你做了好多次菜,从来不敢奢望有一天你会为我做菜,我现在感觉好幸福啊!”

  印慕芊的身子顿了顿,侧过脸:“你还看见什么了?”

  她在方桐那边住过的,从方桐的客厅可以一览邱睿泽家中客厅和厨房的全貌,她平日总是一个人,因为害怕,窗户的窗帘大多都是拉开的,窗户也是打开的,邱睿泽的客厅玻璃并不像方桐家的那样,用的就是透光度很好的普通玻璃而已。

  方桐也侧着脸,有些心疼:“还看见你大部分时间都喜欢坐在客厅的沙发前支着电脑打字。”

  印慕芊的眼眶一下子就红了。

  方桐并没有告诉她,每次他看见她坐在客厅对着电脑打字的时候,他都坐在自己家中的客厅,一边看着她一边谱曲。

  方桐更知道,她日复一日的等待,就那样乖乖地等着邱睿泽,除了对着电脑打字,她更多的就是一个人坐在沙发上看电视,看书,发呆。

  “芊芊。”方桐的手指抚在她的眼角,“不许哭,以后你有我。”

  印慕芊皱皱鼻子,心里酸酸涩涩,她不知道方桐看到她一个人孤独的样子,看到她等待邱睿泽的样子,她低下头,方桐在她耳边吻了吻,“快炒菜,我饿了。”

  印慕芊开始炒菜,贺阳也回来了,看到方桐和印慕芊两人在厨房,他撇撇嘴,“你俩还真好意思在我面前撒狗粮是吧?”

  印慕芊这边炒着菜,方桐在给她打下手,扭着脸冲着贺阳说:“我可是凭本事追的,你酸个屁啊!这么多话。”

  “方桐,贺阳是我的房东。”印慕芊笑着瞥方桐一眼。

  贺阳浅浅笑笑,他跟印慕芊就差那么点火花,没有办法,时机不对,很多事情就是不能强求,贺阳有这个心,也只能埋在心里,大家都好好的也不错,他尊重印慕芊的选择。

  一顿饭吃完,已经快九点,三人吃吃闹闹,倒是开开心心的,方桐最近工作很忙,印慕芊住在这里他倒是放心。

  “芊芊,我这两天要录音,晚上晚点再过来看你好不好?”方桐临走时有点舍不得,拉着她在门口腻味。

  “我送你到小区口吧。”印慕芊觉得当着贺阳的面不太好意思,只好这样提议。

  “好啊。”方桐觉得这个提议很好,急切地就拉着人出了门。

  走出楼门的电梯,方桐就从拉手变成搂腰,“芊芊,你能不能亲我一下?就亲脸,嗯?”

  印慕芊含着笑,方桐撒娇的本事是真的高,声音又特别好听,“幸好咱们年纪一样大,要不我总以为我养了个小白脸。”

  “那姐姐要不要宠幸一下你的小白脸的脸?”

  印慕芊伸出手指头,勾了勾:“来,过来。”

  方桐把脸凑过去,印慕芊笑呵呵地捏住他的耳朵,“你想得美。”

  “敢逗我?”方桐的手在她腰间乱挠,弄得她痒得笑出眼泪。

  “方桐你赢了你赢了,不闹了不闹了……”印慕芊闹不过他,两人一路嘻嘻哈哈打闹到小区口,一辆黑色宾利不知道何时已经停在马路边。

  方桐的步子缓下,眼睛看向那辆黑色宾利,印慕芊明显感觉到方桐的神色变了,她也收起笑容,手拉了拉方桐,下意识地收紧,小声地唤着:“方桐。”

  方桐侧过身子,伸手拨了拨印慕芊的发,“芊芊,明天晚上见。”

  印慕芊看看那辆车子,又看看方桐,点点头。

  “真不亲我一下?”

  印慕芊觉得那辆车子里有人在注视着她们,她抿住唇,没吭声。

  方桐微微一笑,弯腰在她脸上亲了口,然后站直身子:“晚安,宝贝。”

  印慕芊冲他笑笑,目送他坐进那辆黑色宾利,她的眼睛幽幽,看着车子开走她转身,邱睿泽不知道何时站在她身后。

  宾利车里面,方桐瞪着身旁穿着一袭职业装的冷傲女人,“姐,你吓着她了。”

  “你还吓着我了。”方黎用同样的口吻回话。

  “姐,这么晚你还这么有空呐?”方桐懒懒散散地说,一副找打的样子:“怎么样,芊芊是不是很漂亮?”

  “大晚上的我哪看得清楚?”方黎瞪他一眼,“邱总的女人你也动,脑子被驴踢了是吧?”

  “对啊,踢坏了。”方桐应道,“芊芊跟他去年就分开了好不好?你消息是不是太不灵通了?”

  “方桐你这臭小子,就不能给我安生一点吗?”方黎伸手就掐住方桐的耳朵,狠狠揪住,“家里生意你不管就算了,你还跑去当艺人,当艺人就罢了,你还撬人家邱总的女人,你是不是嫌你命太长了?”

  “喂喂喂……姐……疼疼……疼……”方桐喊着,也不敢还手。

  方黎生气地一松手,“臭小子,你到底还得给我惹多少祸才能消停?”

  “姐,你这么说就不对了,我哪里惹祸了?我成年之后就没再花过家里一分钱,你别道德捆绑我,家里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我也懒得理,公司不是有你吗,你知道我压根儿没那个心,你别拿大道理出来压我。”

  “你是姓方的,你早晚要继承家业的,你姐姐我还要嫁人的,你少跟我这胡扯。”

  “姐,都什么年代了?你不是姓方的?公司要管你管好了,你要是不想管你就找一个团队接管,反正你别指望我回去,我是不会回去的。”

  “方桐,奶奶生病了。”

  方黎的声音不大不小,方桐听得清清楚楚,他顿了片刻,沉下声音:“我知道了,这两天我去看看她。”

  方黎轻叹一口气,看着方桐:“真那么喜欢那姑娘?”

  方桐闷闷地应一声。

  “那姑娘喜欢你么?”方黎问。

  方桐微微动了动嘴唇,又抿紧,没有回答。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原创文章,作者:宇,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qiuxieku.com/1730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