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厉害的棒子*好快好厉害

好厉害的棒子*好快好厉害 印慕芊一味地点头应着,只跟莫菲说方桐受了点伤,都没敢告诉她后脑勺缝了六针,挂了电话之后印慕芊瞪着已经没什么事的方桐,有点生气:“方桐,你知不知道高空落物能把人砸死的,你……”

  只缝六针,真是不幸中的万幸,被台风刮下来的那扇玻璃窗在树杈上缓冲了一下才飞到印慕芊那边,力道被卸掉很多,如若不是这样,方桐恐怕不止是脑袋开花了。

  印慕芊一句话没说完,眼泪哗地就飙了出来,幸好方桐没事,要是有什么三长两短她真是这辈子都不安心。

  方桐被砸得有轻微脑震荡,鉴于他艺人的身份,印慕芊特意找人给他进了一间独立的病房,这会儿方桐看见印慕芊哭得凶,觉得被砸重真是件好事,嘴角翘得老高,晕晕乎乎地伸手拉着印慕芊:“别哭啦,我没那么容易被砸死。”

  印慕芊吸吸鼻子,用手背蹭蹭脸上的泪水,“你什么情况啊?菲姐说你是跑出来的?你跑这儿来干什么啊?”

  方桐:“看你啊,晴姐说你爸爸动手术了,怎么样了?”

  印慕芊擦干眼泪,抬眼看着方桐:“我爸没事了,还在住院。”

  方桐笑笑:“没事就好,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吗?”

  印慕芊看看方桐裹着绷带的脑袋瓜子,“你看看你,外面刮台风,你以为是普通的风是吗?你瞎跑什么?你有事打电话不就行了吗?你非挑这么恶劣天气来,你……”

  印慕芊说不下去了,眼泪又涌了出来,刚才要不是方桐护着她,恐怕现在缝六针的就是她了。

  看到印慕芊哗哗掉落的眼泪,方桐手忙脚乱地从病床上起来,“你别哭啊,哭什么,我不是没事吗?”

  “你是艺人啊,你看你现在这个样子,我都没敢跟菲姐说你缝了六针……”印慕芊一想到缝六针,心里乱七八糟的,用力吸吸鼻子,问:“还疼不疼?”

  “疼……”方桐委屈吧啦地说。

  印慕芊擦着眼泪,“要不我去找医生给你开点止疼药?”

  方桐坐在病床上,手将印慕芊的手拉紧,“不用,你陪陪我就好了。”

  印慕芊的手没有收回,抬眼看到方桐身上那件白色的衬衫血迹和污迹混在一起,脏兮兮的,她伸手在他衣服上蹭了蹭,说:“你穿多大的衣服?我去给你买一件换上。”

  方桐抓住印慕芊伸过来的手,此时两只手都被方桐抓住,印慕芊才意识到这时的气氛不太对,一时间又不好缩回,两人的目光就这样对上了。

  “芊芊,我来晚了。”方桐微微勾着唇,裹着绷带也不影响他的帅气,他柔下来的眼神简直是要人命,印慕芊吞了吞口水,觉得耳朵热热的,双手挣扎了一下,却被方桐抓得更紧些。

  印慕芊的身上同样也是脏兮兮的,刚才一同倒地,衣服被地上的雨水打湿,沾了一身泥水,还有方桐的血,此刻也是不怎么干净。

  方桐察觉到印慕芊的紧张,适时松开手,“你先回去换件衣服吧,你看你的衣服还湿着,别感冒了。”

  印慕芊的手被松开,眼睛也随即躲开方桐的视线,再抬起头的时候,方桐的衬衫已经褪了一半,露出上半身好看的肌肉线条,印慕芊别过脸,方桐将衣服脱掉扔在一旁,“你帮我晾在椅子上,我再躺一会儿,困了。”

 文学

  说完,方桐就躺在病床上,印慕芊拎起他的衬衫搭在椅上上晾开,看到他昏昏欲睡的样子,她凑过去拉起病床的小被子帮他盖上。

  手指捏着被子拉到他的胸口处时,方桐又抓住她的手,印慕芊慌张地抬眼,对上方桐一双炙热的眸。

  “芊芊。”方桐抓住印慕芊的手,隔着薄薄的被子按在胸口处,“我的心跳得好快。”

  印慕芊的手僵住,薄薄的被子下面是方桐一颗急剧跳动的心,扑通扑通地,快速有力的。

  此时的气氛暧昧到极点,印慕芊咬咬唇,方桐温柔地笑笑:“快回去把换衣服,外面风小了,但是开车还是小心点,知道吗?”

  “那……我先回去,晚点我给你送点吃的过来,你想吃什么?”

  “你做吗?”方桐问。

  “外面刮台风,店家都关门了,我让我妈妈给你做点,你想吃什么?”

  方桐看了一眼病房的窗户,外面还下着雨,风是小了很多,但他还是摇摇头:“算了,有台风,你别过来了,赶紧回去,我饿了自己想办法。”

  印慕芊的眸子定了一下,方桐的手同时松开,说:“快回去吧,趁着这会儿风小,你注意安全,到家了给我发微信,知道吗?”

  印慕芊点点头,走出病房就给妈妈打电话,让她再熬点粥。

  回到家的时候,印妈妈看见印慕芊一身的泥污和血迹,吓坏了,印慕芊简单解释了一下,换了一身干净的衣服,又将印妈妈煮好粥装进保温壶里。

  印妈妈有些担心:“你朋友没事吧?哎,我都说刮台风不让你去医院的……下午拦着你就好了……现在想起来都后怕。”

  印慕芊抱着保温壶,“没事啦,这次台风也没多大,就是赶巧了。”

  印妈妈:“你这孩子……外面风小了,我看着雨也快停了,你开车小心点,要不妈妈跟你一块去看看你朋友?”

  印慕芊摇摇头,“我自己去就行,妈你在家休息吧。”

  印妈妈看了一眼印慕芊抱着保温壶很是过意不去的样子,没吭声,嘱咐道:“到医院给我来个电话。”

  印慕芊的家离医院其实很近,也就十五分钟的路程,现在已经是晚上,台风过境后的街道多了几分萧瑟,马路上没什么人,印慕芊路过一间卖衣服的小店,见到没有关门,就下车给方桐买了两件T恤。

  去到病房的时候,方桐已经睡着,印慕芊蹑手蹑脚地走到床边,把保温壶和衣服放在一旁,看到方桐虚虚盖着的小被子,医院的空调开得很劲,她自己都觉得被空调的风吹得凉飕飕的,见方桐上半身什么都没穿,还是凑了上去轻轻拉拉被子。

  大概是方桐睡得不实,印慕芊这一小小的动作惊醒了他。

  “我……吵醒你了?”印慕芊在病床旁边坐下,有点不好意思。

  方桐微微摇头:“你怎么又过来了?”

  “我给你带了点粥,还有衣服,你饿不饿?要不要起来吃点?”

  “好。”方桐应着,就想起身,印慕芊连忙帮他摇床,又帮他拿了个枕头垫在后腰,方桐侧靠在病床处,上半身劲瘦好看,印慕芊刻意躲开,被方桐捕捉到这个小表情,他坏坏地笑了笑。

  印慕芊拆了一件白色的T恤递给方桐:“先穿上,医院空调太足。”

  方桐接过,有些为难地看着那件圆领T恤,“你……能帮我吗?”

  印慕芊这才想到自己这么不周到,赶紧上前,撑开T恤的领子,小心地套过他的头部,衣服落在方桐的颈部,印慕芊的指尖在方桐的肩头处,两人同时看着对方,印慕芊猛地收回手,尴尬地说:“好了,你……你自己继续。”

  方桐的脸莫名地烫了,他垂下脸,伸手穿过T恤的两只袖子,穿完就看着印慕芊拉过滑动的病床桌子,将粥盛出来,他的眼睛不由地追随印慕芊的,看着她慢条斯理地将碗递到他面前,他有点失神。

  “来,趁热吃,我妈妈熬的,特别好喝哦,你尝尝。”印慕芊端着碗,带着浅浅的笑,眼睛亮晶晶的,方桐吞吞口水,脑子里就一个想法,好想亲一口。

  当然,这个想法只有几秒,就被扼杀在摇篮之中,方桐知道现在还不是最好的时候,他不急。

  接过印慕芊递来的碗,他一口一口喝着那碗香喷喷的粥,感觉被玻璃砸得真他妈的值了。

  “方桐,还疼吗?”印慕芊看着他乖乖喝粥,倒是忍不住问。

  “看见你就不疼了。”

  印慕芊回瞪他一眼:“你就满嘴跑火车。”

  方桐笑嘻嘻地咧着嘴:“有吗?你帮我看看火车在哪里啊?是不是开到你心里了?”

  印慕芊又瞪他一眼:“好好喝你的粥。”

  方桐这边喝着粥,手机在床头一直震,印慕芊拿起,看见上面显示莫菲的名字,“菲姐电话。”

  方桐无奈地接过,“菲姐。”

  “嗯……知道了……不行啊……我在医院啊……受伤了,重伤,医生说现在不能出院……你要来?不用不用……我知道啦,行了,你就当我在休假,眼不见心不烦嘛……菲姐最漂亮了,菲姐最美了,菲姐最疼我了,菲姐最棒了,回头给你带好吃的哈!”

  印慕芊听完方桐半撒娇半拍马屁的样子,她嗤地笑了出来,方桐真是顶着一张帅脸作恶,她都能想象得到莫菲握着电话一副想掐死他又舍不得的抓狂样子。

  方桐挂了电话,就看见印慕芊一脸的笑容,他的眸子瞬间就定住了,粘在她脸上都移不开,“芊芊……”

  印慕芊以为他怎么了,连忙问:“你怎么了?是不是不舒服?”

  方桐坏坏地舔舔唇角:“我心动。”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原创文章,作者:宇,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qiuxieku.com/1729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