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始吧我快等不及了|从未那么深入过

     开始吧我快等不及了|从未那么深入过她太过于美好了。

  澄明的双目,精致的小脸,白皙细腻的皮肤,比例很好的身段,娇娇小小,柔柔弱弱,邱睿泽第一次睡了她之后,脑里反反复复都是她,对于一个成年男子,这样的小女生,让他沉迷又自责。

  那时他总觉得她太小,那双黑白分明的眼睛里总是那么清亮,他很喜欢看她睁着眼睛望着他的样子,对于印慕芊,他就想把她私藏起来。

  邱睿泽看着一地的碎片,起身回到客厅,眼睛落在印慕芊留下的那一大瓶千纸鹤上。

  半人高的玻璃瓶,塞得满满的全部都是千纸鹤,大大小小,各种颜色。

  邱睿泽伸手捏住最顶端的那个千纸鹤,她是飞走了吗?

  眼睛定定地盯着那只千纸鹤好一阵,红色,她用他最讨厌的红色,忽然想到,她是在激怒他,她故意的。

  手一用力,将那只红色的千纸鹤捏成一团。

  半晌,他红着眼眶又小心翼翼地将那只被捏成团的千纸鹤恢复原型。

  捏着捏着,他拆开了那只千纸鹤。

  【阿泽,我爱过你,不后悔。】

  邱睿泽愣住,将纸张压平,又细细看看上面的字,他的手僵了一阵,又伸手去玻璃瓶里拿起一只只千纸鹤,逐个拆开。

  【阿泽,我累了,我不想等你了。】

  【阿泽,你今晚会抱她吗?】

  【阿泽,这里好大,我好害怕,你什么时候回来?】

  【阿泽,我发烧了,烧了三天三夜,你在哪里?】

  【阿泽,我退烧了,原来你不在,我也死不了。】

  【阿泽,如果可以不爱你,该有多好?】

  【阿泽,我想离开你。】

  【阿泽,我舍不得。】

  【阿泽,我好想哭。】

  【阿泽,今天的雨好大。】

  ……

  邱睿泽一只一只地拆着千纸鹤,拆着拆着,近乎崩溃。

  一股闷痛憋在心头,好痛好痛,从来都不知道心是真的会痛,他伸手按住自己的胸口,大口大口地喘着气,指骨泛白,紧紧抓住心头的衣服,心口痛得他快要喘不过去,他看着不小心散落在地上的大大小小纸片,慢慢蹲下,一张张捡起,再看看那还几乎是满的玻璃瓶里面支棱着的各种颜色的千纸鹤,无力地瘫坐在地上。

 文学

  忽然,他失声笑开。

  眼睛落在那瓶千纸鹤上。

  印慕芊啊印慕芊,你埋了这么大一颗雷在这里,你就这么走了?

  邱睿泽生气地一扬手,半人高的玻璃瓶随即倾倒,清脆的玻璃砸在地上发出支离破碎的声音,一个熟悉的杯子在一堆千纸鹤里面,也随着玻璃瓶的落地而落地。

  邱睿泽红着眼,从一堆碎玻璃和千纸鹤里面捡起那个杯子,小心地护在怀里,全然没有发觉手掌俯撑在地面被碎玻璃刺破皮肤。

  安静的夜,邱睿泽独坐在客厅的角落,就那样捧着杯子,一直呆坐到天亮。

  阳光照进来的时候,邱睿泽的睫毛颤了一下,才看到遍地的玻璃碴子,还有千纸鹤,他疯的起身拿起电话,让方助理去买一个一模一样的透明的半人高的玻璃瓶过来。

  邱睿泽心痛地看着那一地的千纸鹤,一只一只捡起来放到沙发上,近乎偏执地呵护着每一个千纸鹤,生怕它们受伤一般。

  一共2013只。

  他数了。

  她折了这么多千纸鹤。

  她有这么多话要对他说,她却从来都没跟他说过。

  方助理是带着路晨一起来的,路晨这些天已经被邱睿泽折腾疯了,没日没夜地给他施压找人,他觉得邱睿泽的情绪越来越不稳定,正好方助理找他,两人便一起去他家中。

  两人去到邱睿泽的家里时,看到地上大大小小一片片干枯的血印,两人相视一眼,玻璃碎片满地都是,邱睿泽坐在沙发旁边的地毯上,沙发上大大小小放满了千纸鹤。

  路晨皱皱眉头走过去,想把邱睿泽拉起,却听到他幽幽地说一句:“别碰到我的千纸鹤。”

  方助理冲着路晨使了个眼色,路晨直起身子,后退了两步,“阿泽,你先起来,方助理买了新的花瓶,你看看要放在哪里?”

  邱睿泽抬眼看看方助理身旁的玻璃花瓶,摇摇头:“不是这个,跟原来那个不一样。”

  路晨吞吞口水,拉住方助理到一旁,“我让医生过来一趟吧。”

  方助理点点头,去厨房拿了扫把出来把地上的玻璃碴子扫起,路晨接了一杯水走到邱睿泽身旁,弯腰放在茶几上。

  邱睿泽面无表情地看着路晨:“有她的消息吗?”

  路晨:“还没有。”

  邱睿泽的眉头凝起,一股无力之感涌上心头,人就倒了下来。

  路晨伸手拉了拉一身狼狈的邱睿泽,“靠。”

  邱睿泽发烧了,烧得不省人事,路晨和方助理将他送进了医院。

  邱睿泽高烧也是持续烧了三天三夜。

  退烧后的邱睿泽,睁着眼睛望着病房上的白色天花板,眼泪就从眼角一点点渗出去。

  原来发烧是这么难受,她一个人熬了三天三夜……是怎样过来的?

  他拿起放在床边的手机,点开那段他听了无数次的视频,是印慕芊唱的那首歌—他不爱我。

  重复循坏听了好多遍,邱睿泽点开印慕芊的微信【芊芊,那晚我想对你说,我爱你。】

  然而,这条信息没有发送成功,显示你已经不是对方好友。

  邱睿泽盯着那条始终没有发送成功的信息,无力地合上眼睛。

  终究是不能挽回了吗?

  印慕芊还住在方桐的家里,她出不去,已经僵持了这么久,这么躲下去也不是办法。

  在这个时候,钟巧晴打了个电话给印慕芊,“芊芊,快上网,孟思瑶在网上给你泼脏水了。”

  印慕芊点开网页,全部都是孟思瑶撕小三遭遇车祸的新闻。

  真精彩啊!说得头头是道,虽然没有指名道姓说出印慕芊的全名,但印慕芊也被网友扒得差不多了。

  印慕芊回了个电话给钟巧晴:“巧晴,我也算出名了不是?”

  钟巧晴:“出名你个头啊,你现在是千万别出门,靠,我找找律师,咱们告丫呢。”

  “不用了,我就一素人,过不了几天热搜就下去了,你别闹。”

  “你就脾气好,要么把老男人迷得七荤八素的。”

  印慕芊挂了电话,也懒得去理网上传的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吃瓜群众都喜欢凑热闹,而且孟思瑶是真的出了车祸,舆论肯定偏向她,真会炒作自己。

  但是一觉醒来看到热搜的邱睿泽就完全坐不住了,顶着一张惨白的脸就去找孟思瑶。

  孟思瑶这辈子也想不到邱睿泽待她有这么无情的一面,他冷着一张苍白的脸出现在她面前,毫无血色的唇,眼眸里全是红色的血丝,他这副样子,就像一只没有温度的恶鬼,令人心生惧怕。

  “我念在孟教授对我有知遇之恩,这事我不追究你的法律责任,但是孟思瑶,易娱乐和你的合同到此为止,所有赔偿我会按合同上写的一分不差全部给你,我们也到此为止。”

  孟思瑶靠坐在病床上,哭得撕心裂肺:“邱睿泽,你就这么狠心?我差点就因为她出车祸死了,你的心是被她蛊惑了是吗?你曾经那么那么喜欢我都是假的是吗?我们20年的情谊就抵不过一个女人吗?”

  邱睿泽阂了一下眼,又睁开,拿出手机,将几张截屏的图片调出来:“她一个字都没有回复你,是你一直在骂她。”

  孟思瑶看着手机上面的截屏,一味地摇头:“不是,都是假的,这些都是伪造的,是她让我去的餐厅,是她缠着你不放,是她抢走你,是她……如果不是她,你不会这样对我……”

  孟思瑶越说哭得越凶,“你为什么不相信我……”

  邱睿泽收回手机,冷漠地说:“在你回来没多久她就离开我了,是我一直对她死缠不放,不肯放手那个人是我,一直都是我……”

  不肯放手那个,一直都是他。

  邱睿泽的脸突然就柔了下来,刚才那股子煞气全然褪去,他想起了他的芊芊,他一直一直都没有好好待过的芊芊,他的眼眸在一瞬间就失去了光彩,慢慢转身,一步一步走出病房。

  他不想放手,他是那么那么想她。

  走出病房,他翻出手机收到的截屏图片,孟思瑶对印慕芊说的那些恶劣的话语一句句都刺在他的心上,这都不该是她承受的,是他不好,都是他不好。

  他的眸光渐渐收紧,心紧紧揪在一处,那个傻丫头,一句都不回,不是在他面前都会张牙舞爪了吗?怎么不会骂回去?怎么对孟思瑶这么有风度?她看到这些谩骂时心里是不是特别难受?现在全网都在议论她,她知道了吗?

  邱睿泽不知道这几张截屏是谁发给他的,但他知道一定是真的,所以那晚,他有怀疑过印慕芊的,他怎么会怀疑是她叫孟思瑶去的餐厅?

  心又狠狠地痛起来,他一手按着胸口,一手扶着墙,大滴大滴的汗珠从额边滑落,路过的护士见到他这副样子,立刻喊来了医生。

  他的心好痛,痛到他说不出半个字,痛到他单膝跪在地上,最后跌落在医院的长廊处。

  同一时间,印慕芊站在窗边,看到邱睿泽的客厅灯今晚依旧没有亮,她猛地拉上窗帘,有那么一瞬,心紧紧地痛了那么一下,她咬咬牙,幸好,只是那么一瞬便没什么感觉了。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原创文章,作者:宇,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qiuxieku.com/1727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