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它放进去|帮我弄一下好不好

 他走在人群里,离印慕芊不远,清楚地看到两个男人一左一右地走在她身旁,一个帮她推着行李车,一个在跟她不知道说了些什么,她笑得很开心,邱睿泽拉着自己的行李箱,不禁怀疑起自己把它放进去|帮我弄一下好不好的年龄。

  他很老了吗?

  邱睿泽拉行李箱的手不自觉地握紧,真的有种自家白菜被别人家的猪给拱了的感觉,非常不爽。

  晚上,邱睿泽被梁钦和路晨拖出去喝酒,邱睿泽还在纠结年龄的问题。

  “你们觉得我现在是不是很老?”邱睿泽一句没头没脑的问题,问得梁钦和路晨一愣一愣。

  路晨消化完这个问题,才想起他们都是同岁的,“兄弟,你什么意思?我们跟你一般大。”

  梁钦:“男人四十一枝花,你现在才是个花骨朵儿,哪老了?”

  路晨眨眨眼:“怎么?小秘书走了以后能力下降了?”

  邱睿泽冷冷白了路晨一眼,“我指的是年龄,我看起来很老吗?像大款那种?小女生喜欢傍的那种。”

  路晨完全没搞懂邱睿泽的话是什么意思,“现在的小女生都喜欢年龄差啊,干爹干爹地喊着特别带劲儿,怎么,也给你寻一个?”

  “滚。”

  梁钦:“小秘书嫌你老了吧?你也有被人嫌弃的时候啊?……”

  梁钦和路晨一阵狂笑,看到邱睿泽一副苦瓜脸,知道他肯定又在小秘书身上吃瘪了,路晨又补一句:“不过话又说回来,你的小秘书看起来是小点,妥妥喊你一声干爹没毛病。”

  什么狐朋狗友?邱睿泽将杯子撂在桌子上,不爽地起身走出包厢。

  出了包厢,邱睿泽在长廊看见一个身型跟印慕芊差不多的女孩,那女孩一股媚态,看见邱睿泽抛来一个媚眼,他摸摸额角,皱起眉毛,现在的小女孩啊……?

  邱睿泽这个醋劲一直持续到初八正式上班,尤其是邱睿泽一大早就看见印慕芊捧着一大束花走进办公室,异常的扎眼。

  花还是方桐送的,印慕芊在一层被前台的小姑娘截住,直接把花给她,她也是没想到方桐又送她花,也不能扔了,只好捧着上顶楼。

  走出电梯的时候,印慕芊刚好就碰到迎面走来的邱睿泽,印慕芊毕恭毕敬地跟他打招呼,他一记冷眼落在那束花上,也在此时,另一部电梯里,孟思瑶拎了个盒子走出来。

  印慕芊侧身看到孟思瑶,捧着花就迎上去:“孟小姐新年好!”

  孟思瑶看到印慕芊捧着花笑得灿烂,又看到旁边的邱睿泽,神色先是一滞,便问印慕芊:“新年好啊,这一上班就收到花了?是哪个帅哥送的啊?”

  印慕芊笑笑:“一个朋友。”

  孟思瑶听到这个回答,心中默默松了一口气,走到邱睿泽身旁:“阿泽,我做了点心,特意给你带过来的,要不要尝尝?”

  印慕芊听得清清楚楚,面不改色地捧着花走到自己的工位,将花放在工位上,放下包包,脱掉外套。

  这边邱睿泽带着孟思瑶从她身旁走过,直接进了办公室。

  离上班时间还早,办公室里只有零星几人,印慕芊简单整理了一下桌子,就接到邱睿泽的内线电话,让她送茶水进去。

 文学

  印慕芊一刻也没耽误,立即去茶水间沏茶,端进去的时候,却看见孟思瑶站了起身,印慕芊觉得自己好像进去得不是时候,但又不好再退出去,只好硬着头皮将茶水摆上会客沙发前的茶几上。

  邱睿泽坐在一张单人沙发上,指着孟思瑶带来的盒子:“这个也拿走,我说了,以后不要随便来找我,我女朋友知道了会不高兴。”

  印慕芊正将茶水摆在桌子上,忽而听到这么一句,手抖了一下,茶水溅洒出来,落在她的手指上,水很烫,她咬牙忍了忍,没吭声。

  孟思瑶抿唇拎起包,扬着高傲的下巴:“只要你一天不结婚,我都不会放弃的,还有,我倒要看看是哪个女人让你这样掏心掏肺,找到她我定饶不了她。”

  紧接着,孟思瑶走出了办公室,办公室的大门被“砰”地一声关上,印慕芊的心也被这关门声震得惊了一下,恍惚了一瞬,手就被邱睿泽抓住。

  “烫到了?”邱睿泽抓住她的手仔细地看着。

  “没有。”她的手指缩了缩,没挣脱。

  邱睿泽抽了张纸巾帮她擦擦被茶水弄湿的手指,确认没什么大事才松开手:“以后小心一点,知道吗?”

  印慕芊收回手,说:“邱总,这里是公司。”

  邱睿泽慢悠悠地抬眼看看紧闭的大门,“谁敢进?”

  印慕芊选择装聋,“茶水要是不需要我就撤下了。”

  “放着吧,一会儿让保洁来收拾。”邱睿泽说着,抬眼看向印慕芊:“又是方桐送的花?”

  印慕芊没回答,只说:“九点半有例会,我先出去准备一下。”

  “好。”邱睿泽淡淡地扯了下嘴角,“知道我为什么签方桐吗?就是把他放在自己眼皮底下,看紧了。”

  印慕芊的手还拿着托盘,听到这句话的时候她的手指捏紧了托盘,她很明白这是邱睿泽在警告她,她点点头,表示知道,便走出办公室。

  对于方桐送花,印慕芊也很苦恼,她已经很正式地拒绝过方桐,但好像真的没什么用,暂时也没什么好的解决办法,她静下心来,还是先为九点半的例会做会前准备。

  年后第一个会议,一如既往由方助理主持,印慕芊坐在一旁做着会议记录,她已经完全习惯方助理的语速,还有各部门经理的语速,她一边听着一边飞快地做着记录。

  其实邱睿泽和方助理都不知道,印慕芊除了一目十行,心思细腻之外,她的记忆力也超级好,短短一个多月,她已经在每次做会议记录的时候细心记下了每个部门经理的说话用词习惯,有时候听到说话不流畅的时候,她会抬眼观察说话者的细微动作变化,大概是这两年刻意从邱睿泽身上捕捉信息成了一种习惯,现在这种观察习惯隐隐成了她自己一种惯性思维。

  会议开着开着,邱睿泽又问起《出洞》影视版权的事情,会议桌那头坐着的刘主管抹了一把额上的薄汗,“联系上作者了,就……就……可能是不满意版权费用吧。”

  “可能?不满意?”邱睿泽质疑地抬眼看向刘主管,语气没有温度:“没有可能,也没有不满意,继续谈。”

  “是是是。”刘主管擦着汗应道。

  邱睿泽收回视线的时候忽而扫到印慕芊在看他,原本凌厉的神色瞬间就柔了下来,印慕芊立刻落下眼皮,把刚才的事情记录到电脑里。

  邱睿泽扯扯嘴角,竞是有点担心自己吓到她,刚才是不是很凶?印慕芊身边那两个男孩都那么阳光和睦,她会不会觉得他不够温暖?

  邱睿泽罕见的在会议上走神,幸好方助理圆了场,这例会也就算开完了,各部门主管也摸不透老板的性子,更不敢多逗留一秒,一个个跑得是比谁都快,没一会儿,诺大的会议室就空了。

  印慕芊低着头整理文件夹,把电脑合上,一并抱在胸前,邱睿泽两三步上前,打量着:“我刚才是不是太凶……吓到你了?”

  一句莫名其妙的话惹得还没走出会议室的方助理差点被自己的口水呛到,立刻逃离会议室,此刻不适宜久留。

  印慕芊也同样是愣站在邱睿泽面前:“邱总你现在吓到我了。”

  “啊……”邱睿泽立刻站好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衫,柔下一张脸,还挂上一抹笑:“这样会不会好一点?不会再吓着你吧?”其实他是想问,会不会看起来不那么显老。

  印慕芊愣傻了一张脸,邱睿泽是要疯了?还是已经疯了?

  印慕芊没有再理邱睿泽,两三步就走出会议室,迅速回到自己的工位上。

  中午午餐的时候,方桐在餐厅电梯口堵住了印慕芊。

  方助理陈助理还有叶小茜都在,印慕芊身旁还站着邱睿泽,他毫不避讳,大方地跟邱睿泽打招呼,顺便就拉走印慕芊:“走啊,一块吃午餐。”

  “你想吃什么啊?还是咱们去外面吃?”方桐拉住印慕芊,眼里并没有其他人,他所有的情感都是单一的,独宠的,其他人都不关他的事,他只关心她一个。

  “就在这里吃吧。”印慕芊应着,转脸冲叶小茜摆摆手,叶小茜也知趣地扬扬手。

  餐厅里来来去去都是员工,邱睿泽也不好发火,也没哪条规定秘书一定要跟老板吃午餐,就眼巴巴地看着印慕芊在众目睽睽之下被方桐拉走了。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原创文章,作者:宇,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qiuxieku.com/1726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