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插运动”垂直入射

穿插运动”垂直入射大年三十,印慕芊在家窝着,离家一年,她哪里都不想去,窝在客厅的沙发,听着爸妈在为晚上做油焖大虾还是椒盐大虾吵来吵去,她抱着靠枕默默地红了眼,在爸妈身边真好。

  晚上的年夜饭,印慕芊和印爸爸喝酒,印妈妈也没拦着,开心就好。爸妈做了满满一桌子的菜,都是印慕芊爱吃的,三人坐在桌子旁边一边吃一边喝酒聊天,印妈妈的话题离不开相亲,印爸爸的话题离不开让印慕芊回家工作,印慕芊也没有正面回答,她和邱睿泽之间还没有两清。

  年初一,印慕芊跟着爸妈去伯伯家拜年。年初二,去舅舅家聚餐。年初三,七大姑八大姨约着出去吃饭逛街。忙忙碌碌的年就在逛亲戚串门的热闹中度过,印慕芊这几天是真的忙坏了,基本上是从早吃到晚,年初四的下午好不容易能在家休息,却意外看到了邱睿泽发来的微信。

  ……【我在你家楼下。】

  握着手机的印慕芊本是躺在床上,看完微信立刻就从床上弹了起来,胡乱抓了抓头发,踩着拖鞋就跑下楼。

  邱睿泽两只手都拎着大盒子,身子站得很直,他穿着一件短款的夹克外套,衬得他的腿特别的长,脚下踩着一双手工小牛皮皮鞋,看似简单又十分低调。他的头发不像平日那样梳得一丝不苟,自然松散地,远远看去有几分慵懒随意。

  印慕芊走出楼门看到真的是他本人的时候,转身就走了回去。

  过了半晌,她又走出楼门,径直去到邱睿泽的面前,很不客气地问:“你怎么在这里?”

  “把这些给你送来。”邱睿泽将两只手上的东西往印慕芊面前一提,“有点沉,我给你送上去?”

  印慕芊左右看看邱睿泽手上拎着的礼盒,这两个盒子和这个人一点都不匹配,看上去甚至有几分滑稽,但她没打算接。

  “邱总你什么意思?”

  “年前你没拿走,我就给你送来了。”邱睿泽说得很理所当然。

  印慕芊僵持不下,双手插进自己的睡衣兜兜里,“邱睿泽你很闲是吗?”

  邱睿泽微微扬扬嘴角,觉得眼前这个被他惹得要炸毛的小猫咪真的很可爱,尤其是露出小爪子准备挥过来的时候,眼角眉梢都带着一股狠劲儿,一股宁死都要跟他对着干的倔劲儿,弄得他很想帮她顺顺毛。

  “嗯,春节也没什么事。”

  面对邱睿泽这个毫无脾气的回答,印慕芊觉得自己的一拳像是打在了棉花上,软绵绵的,她咬咬牙,面前这个男人最近一反常态,她有点摸不着头脑,连应对的招数都想不到了。

  “你拿走。”她索性任性地犯倔。

  邱睿泽点头,“那给你二十分钟回去换件衣服带我去逛逛。”

  印慕芊仰着头,据理力争:“邱总,现在是公众假期。”

  邱睿泽:“或者我把东西送上你家?你选一个。”

  又来威胁?

  印慕芊非常无语,再看看邱睿泽这架势,如果不答应他他真的是会直接登门,那她要怎么跟爸妈解释?老板坐了几小时飞机给她送点年货吗?

  “你不觉得你这样威胁我很卑鄙吗?”印慕芊还是很不服,这话她憋了好久。

  “对一个骗子需要很宽容?”

  听着邱睿泽的反问,印慕芊握紧拳,咬着后槽牙说:“行,你等着。”

  二十分钟后,印慕芊换了一套红色的运动服配着一双运动鞋出现在邱睿泽面前,她没有化妆,皮肤白皙通透,黑色的长发被扎成一个丸子头,看起来就像个高中生 。

  邱睿泽不太满意她这一身装束,主要是她这样一穿,显得他很老。

  印慕芊是故意穿红色的,她知道邱睿泽不喜欢红色,她偏要穿。

 文学

  “你要去哪里?”印慕芊连包包都没带出来,就揣了部手机在兜里,她不想跟他单独待很长的时间。

  邱睿泽拎着两个盒子,也不说话,一路走到一辆白色的保时捷旁边,冲印慕芊挑挑眉,“钥匙在我衣服兜里。”

  印慕芊扫他一眼,伸手拎过一个盒子,让他腾出一只手,他微微扯扯嘴角,伸手拿出车钥匙打开后尾箱,将两个盒子都放了进去,然后把车钥匙塞给印慕芊:“会开吗?”

  “你不怕撞坏了就行。”印慕芊接过车钥匙。

  “没事,修车费从工资里扣。”说完,他绕到副驾驶室,开门坐了上去。

  印慕芊是有驾照的,她摸车的时间不多,寒暑假回家都是开老爸的车,老爸每次都会坐在她身旁指导她,这次回来也开过两次,就是车技一般般。

  印慕芊一上车,左右看看,扣好安全带之后就有点找不着北,邱睿泽在旁边说:“踩油门走啊,愣着干什么。”

  尼玛,大过年的她是真不想出什么意外,但是她更不想被这人瞧不起。

  一脚油门踩得急,车子直接就窜了出去,印慕芊发现她是越有压力就会发挥得越好,明显比老爸在身旁开得流畅多了。

  “你还没说你要去哪里?”印慕芊大脑其实反应不了太快,她紧张地看着过往的车子,还要等着邱睿泽回答,车速就慢了下来,频频被后面的车子鸣喇叭。

  “游车河。”

  印慕芊瞟了邱睿泽一眼,他的粤语说得还挺好。

  “专心开车。”邱睿泽坐在副驾驶座上,倒是一副漫不经心的样子,“你就随便开,你想去哪里就开到哪里。”

  印慕芊握着方向盘的手在冒汗,也不知道他从哪里搞的车子,要是真的撞了或者刮蹭,随便就不见好几万块,她是越开心里越没底,再加上漫无目的,她心里一急,随便就找了个路边车位停了下来。

  邱睿泽见她停车,也不说话,扬着眉等她问。

  印慕芊见他不吭声,她沉不住气,终是问出来:“你大老远跑这里来做什么?”

  “旅游。”

  两个字把印慕芊噎得说不出话,她深吸一口气,继续问:“那你找我做什么?”

  “顺路。”

  “那你今天算怎么回事?”

  “大过年的,不去看看你爸妈多没礼貌?”

  印慕芊继续深深吸气,憋着气:“我爸妈不需要你看。”

  邱睿泽:“过年了正常慰问一下员工的父母,有什么问题?”

  “那你威胁我陪你出来?”

  “你有意见?”他的道理总是很堂而皇之,反正不是他的错。

  说来说去就是她小人之心了,印慕芊冷静地平息下来,“好,你对,你都对,行了吧,我说不过你。”

  邱睿泽点点头,“那继续开车,晚点叫上叔叔阿姨出来吃个饭。”

  “你别做梦,我是不会让我爸妈知道你的。”

  “原来你的朋友圈不光屏蔽我,也屏蔽你爸妈?”

  印慕芊猛地一转脸,觉得哪里不对了,“你怎么看我朋友圈的?”

  邱睿泽:“关你什么事?”

  “你……”印慕芊被气得拿出手机,直接将朋友圈设置改成只允许看三天之内的显示。

  邱睿泽看着她气呼呼的样子,就更加想逗她:“改了也没用,我都看完了。”

  印慕芊收好手机,“看过就看过呗,爱上渣男又不是我的错。”

  邱睿泽含笑:“你这样的表白我很喜欢。”

  印慕芊白他一眼:“邱总对自己很有自知之明嘛,不过我现在对渣男没兴趣。”

  邱睿泽的脸沉下来,“我饿了,开车,去点东西。”

  印慕芊没有动。

  “哄不好我,咱俩没完。”

  印慕芊鼓着腮帮子,双手握着方向盘,打灯开出主路。

  车子一路穿过新城区宽敞的马路,逐渐驶入老城区窄窄的老街道,印慕芊小心地开了一段,实在是对自己的车技没什么信心,只好找了个停车的地方把车子停了下来。

  停好车子,她冲着身旁的男人说:“下车,走过去。”

  邱睿泽没意见,懒懒地开门走出来,问:“你带我吃什么?”

  “糖水。”印慕芊双手插在运动服的衣服兜里,头也不回地往着糖水铺的方向走去。

  印慕芊走在前面,邱睿泽跟在她身后,她今天穿着一双平底运动鞋,与平日穿高跟鞋的高度矮了一截,尤其这一身他很嫌弃的红色运动套装,风格也不是他喜欢的,让她整个人的气场都改变了,他的身高跟她差很多,大概说夸张一点,他穿得老成一些她喊他一声爹可能都不过分。

  他有点讶异自己脑子里这些乱七八糟的奇怪想法,以前印慕芊的打扮不是这个样子的,都是按他的喜好,现在看着她头发束成的丸子头,两只小巧可爱的耳朵都露着,他突然很想伸手去捏两下,怎么她越来越脱轨,他却越来越沉迷。

  印慕芊根本不知道后面的邱睿泽这点小心思,她径直去到那间从小吃到大的糖水铺,直接点一份绿豆糖水和一份黑芝麻糊,还有两份咖喱鱼旦,点完她就迈着步子走进糖水铺子里坐下。

  身后的邱睿泽左右看看巴掌大的小店,印慕芊没说话,就知道他嫌弃这样的小铺子,在他眼里,这些都是路边摊,他以前是不可能会出现在这样的小铺子里的。

  不过今天他倒是不挑剔,尽管拉开凳子时抽了张纸巾擦了两下,擦完还是一屁股坐下,看着面前端上来的绿豆糖水的碗还缺了一个小口,他眉头蹙了一下。

  印慕芊一眼就看出他在嫌弃什么,她塞了一口芝麻糊进嘴里,似乎是很香的样子,勺子旁边的芝麻糊都蹭到了嘴角上,故意问:“不是饿吗?不吃?”

  邱睿泽拿着小勺,眼睛落在她翘起的嘴角上那粘着的芝麻糊,他喉结动动,很想帮她舔干净。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原创文章,作者:宇,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qiuxieku.com/1725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