撞起来一定很响*被撞的叫出声

“撞起来一定很响*被撞的叫出声你会什么?”邱睿泽看出她眉眼间的紧张,就故意逗她。

  “我……唱歌算吗?”印慕芊问。

  “也行,跳舞会吗?”邱睿泽很认真地问。

  “会一点吧。”印慕芊想了想:“不是要我去卖艺吧?”

  邱睿泽觉得有点好笑地问:“不卖艺,那你要卖什么?”

  印慕芊白他一眼,听出他话里在调侃她,便说:“喝酒还行,其他的不行。”

  邱睿泽含笑:“远莱的金总,牌局,你负责输就好。”

  印慕芊:“啊……”远莱集团她知道,不是合同都签完了吗?原来还有后续。

  “可是……我一窍不通啊!”牌类的游戏印慕芊是真的一窍不通,学都学不会。

  “不通就对了。”

  “那还有别的吗?”印慕芊还是很担心自己应付不来。

  邱睿泽浅笑:“配合我就够了。”

  印慕芊点头,听出他话里的意思,他要找一个熟悉他看起来关系又不怎么正常的人给他打掩护,所以今晚她就成了最合适的女伴,事关公司的事情,她没有再继续问,邱睿泽做事情向来有考量,她配合就是。

  去到天麟会所,印慕芊怎么会不认识这里,拐弯就是迷离酒吧,她还在这里看见邱睿泽为孟思瑶开车门,还真没想到有一天她会跟邱睿泽一起来这里。

  踩过高高的楼梯走进天麟会所,在进门处邱睿泽把外套脱下给侍应生,印慕芊也把厚重的羽绒服脱下,再看看身上的小西装外套,想着穿着这个去应酬是不是不合适,于是就一同脱下。

  穿在小西装外套里面是一件黑色的印花小衫,配着今天穿的黑色半身裙,这样看起来就和现在这个富丽堂皇的会所搭多了,她抬脸看看邱睿泽,“这样可以吗?”

  邱睿泽上下看看,脱了西装外套之后,不张扬的暗花小衫,及膝的黑色短裙,穿得娇俏大方,确实这一身更加适合这样的场合,他点点头。

  侍应生将两人的衣服拿走,印慕芊拎着包包走到邱睿泽的身侧,这个时候,他才看到印慕芊上身那件印花小衫前面看起来一点都没看头,后面直接就露着大半个后背,纤细的腰身若影若现,他当即就后悔了,穿着西装外套多好。

  后悔也没办法,邱睿泽不能表露出来,他很想将手放在她的腰间,这样可以挡住一部分外露的皮肤,但又怕她推开,就这样犹犹豫豫地走到包厢,他极不情愿地推开了包厢门。

  包厢里除了远莱的金总,还有梁钦和路晨都在,旁边有几个穿得很性感的女人,邱睿泽带着印慕芊出现在包厢里的时候,梁钦和路晨两人相视一眼,随即看向邱睿泽,他笑笑,上前跟金总握手,然后介绍带来的人:“这位是我的秘书印慕芊,上次在会议室里您不是夸她茶泡得很好吗?金总还记得吗?”

  金总笑盈盈地说:“记得记得。”

 文学

  金总说着,多看了印慕芊一眼,眼底的意思很明了,印慕芊看到了,并大方接受,也没什么的,之前就是这样的关系,今晚纯粹客串一下,总比做一个真花瓶来的有价值。

  几人寒暄了几句,邱睿泽简单介绍了一下,没一会儿就移步到旁边的牌桌。

  牌桌上,印慕芊坐在金总对面,梁钦和路晨坐在对面,印慕芊一坐下心里就没底,拿到牌她更没底,完全就是天文学,都不知道该出什么,此刻身旁的人都不认识,只能眼巴巴地向邱睿泽求助,邱睿泽倒是不避讳,直接在印慕芊旁边的椅子坐下。

  梁钦和路晨两人一直使眼色,不明白邱睿泽突然带个女人来是什么意思,但金总在,两人又不好意思问,两人的眼神偶尔忍不住去打量印慕芊,真真是个小姑娘,长得精致,五官生得很俏,坐在哪里看似娇滴滴的,就是眼底眉梢有那么一股犟劲,一双水灵灵的桃花眼倒是跟孟思瑶很像,却比孟思瑶多几分灵气,垂着眸子看牌的时候确实有那么一点乖,扔牌甩出去的时候又有那么一股死就死吧的悲壮,还挺有意思的。

  梁钦和路晨暗暗的眉来眼去交流,这一来二去的,眼睛都要抽筋,再看到邱睿泽看小姑娘的眼神,柔情似水,魔怔了都。

  轮到印慕芊出牌,她侧过脸,很为难地看看邱睿泽,小声问:“我出这个行吗?”

  邱睿泽凑到她身侧,“我看看啊。”

  印慕芊僵着身子,邱睿泽这时离她很近,她都能感受到他靠过来的体温,还能闻到他身上的冷杉香水味,印慕芊觉得他的脸都快要贴在她的脸上了,心里想着,这牌怎么还没看完啊?

  “你看没看完啊!”印慕芊忍不住催促着。

  这话一出,梁钦和路晨又抬眼互看,这个口吻根本就不是一个秘书对老板的口吻,两人扯了扯嘴角,心照不宣。

  “就按你的意思,出吧。”邱睿泽说完,身子并没有挪开。

  印慕芊硬着头皮扔出两张牌,这一局立马就输了,虽然今晚她的任务就是输吧,但不能输得那么明显,她垂下眼,失望地转脸看着邱睿泽,语气中还带着几分埋怨:“又输了。”

  邱睿泽一脸宠溺地笑开,还伸手捏了捏她的小脸:“没事,输了算我的。”

  印慕芊面不改色地接受脸被捏的事实,心里一阵腹诽,原来邱睿泽你也是个戏精。

  梁钦和路晨都看在眼内,心里已经认定这个印慕芊就是一直被邱睿泽藏在家里那个小姑娘,要不这戏也演得太过了,他们俩可是知道邱睿泽这个人,什么时候对女人有这种表情?简直了。

  又连续玩了好几轮,印慕芊真的输得很惨,没办法,这就是她的真实状态,真特么一点都不会啊!

  金总倒是桌上最高兴那个,一轮笑得比一轮欢,印慕芊看到邱睿泽脸上一点点收起的情绪,她知道差不多了,无缘由地就开始对着邱睿泽闹小脾气:“你来你来,我累了。”

  “累了?”邱睿泽问道,他很满意印慕芊这样懂他,默契得根本不需要他提示,连眼神都不需要她就懂了,甚至还用这样撒娇的方式,充分发挥自己的性别本能,而且小情绪拿捏得很到位,他心里暗笑,原来一直都是他没好好去正面接触过她,像现在这样一点点发掘她的另一面,也挺有意思的。

  “嗯,累了。”印慕芊撅着小嘴,一只手还很娇气地伸出来:“你看,手都酸了。”

  邱睿泽很配合地就抓起她的手捧在手心里,抬眼看看金总,金总也是个知趣的,就推说自己也累了,梁钦和路晨就起身圆场,开始招呼着旁边的性感美女备酒,印慕芊看着这牌局就算是散了,她又不好当着大家的面抽回那只还被握着手,站起身:“邱总,我想过去喝点水。”

  她这么一说,邱睿泽还真放开手了,她心里窃喜,错错身子就要往沙发那边迈步子,谁知步子一迈,正好碰到同时抬脚的邱睿泽,她就成功地被绊住,整个人就被邱睿泽抱了个满怀。

  这样突如起来的事情让印慕芊措手不及,已经坐在沙发那边的梁钦和路晨也看到印慕芊落在邱睿泽怀里这一幕,两人刻意别过脸,当没看见。

  印慕芊有点慌,现在整个人就窝在他怀里,她想借力起身,两只手又不知道该扶哪里,邱睿泽倒是轻松,放眼看她在自己怀里慌乱的样子,还挺可爱。

  “不好意思,邱总……我……”

  “我不介意。”邱睿泽直接回答,玩味地看着她。

  印慕芊把心一横,也顾不得那么多了,又不是没摸过,索性就用手扶住他的肩头,借力起身,这时邱睿泽的大手直接扶住她的腰,她身子僵了一下,脚已经落地踩稳,便听到邱睿泽说:“站稳了?”

  印慕芊点点头,他的手也随即松开,没有做过多的停留,印慕芊这才松了一口气。

  印慕芊才坐到沙发一旁,有侍应生端了几杯果汁进来,邱睿泽刚从牌桌那边起来,顺手就拿了一杯侍应生端过来的果汁走到印慕芊身旁坐下,“果汁可以吗?还是要酒?”

  这样的场合,印慕芊可不怎么想喝酒,于是就接过果汁,含着吸管喝了一大口。

  梁钦和路晨在沙发那边陪着金总喝酒,印慕芊老老实实坐在沙发这一侧,刚才邱睿泽介绍给大家的身份是秘书,而这个秘书还要让金总觉得跟老板有那么一点不清不楚的关系,现在牌打完了,她的主要事情算是办完了,接下来邱睿泽也没有交代其他的事,她不敢乱动,生怕第一次应酬就表现得不好,所以还是很拘谨。

  邱睿泽看到她难得这么乖地坐在一旁喝果汁,自己倒了杯酒就坐在她旁边,两人挨得很近,沙发那么大,印慕芊有点不满,干嘛非要贴着她坐,但金总还没走,她又不能表现得跟邱睿泽很生分,只好握着那杯果汁,忍。

  “果汁好喝吗?”

  印慕芊一听,像只受惊的鸟一样,立刻捏住吸管,生怕他又像晚餐那样冷不丁地会做出什么平日不会做的事情,“好喝,好喝,那边还有,邱总可以尝尝。”

  邱睿泽看她这么护着自己手里那杯果汁,就笑开了:“你怕什么?我喝酒。”

  印慕芊也觉得自己没缘由的紧张有点多余,就松开捏住吸管的手指,想着这里这么多人,邱睿泽也不会随便乱来。

  这时,一阵烟味飘了过来,她转过脸看到金总和梁钦在抽烟,她憋了一个晚上,烟瘾也上来,转过脸,却看到邱睿泽正含着她手上装果汁杯子里的吸管,她吓了一跳,握着杯子的手差点就松开,邱睿泽掀起眼皮:“还真是挺好喝的。”

  印慕芊直接将还剩一点的杯子塞给邱睿泽:“你爱喝你就喝饱了。”

  她有点恼火,现时急需一根烟冷静一下。

  邱睿泽不知道怎么的,看她这样使着小性子,他居然觉得很有趣,逗一下被挠一下,感觉还不错。

  她有点急躁,翻着包包,拿出香烟,却发现没有打火机,一阵烦躁之后她还是从烟盒里拿出一根烟。

  邱睿泽看到她拿出烟,就把果汁杯放在桌子上,朝路晨打了个手势,路晨把打火机扔了过去。

  随即,路晨就看到邱睿泽亲自给印慕芊点烟,他怔愣了几秒才收回视线,见鬼了,邱睿泽居然会给女人点烟,他不是最讨厌女人抽烟吗?他什么时候这么伺候过女人了?

  路晨没吭声,默默地都记下,回头要盘问。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原创文章,作者:宇,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qiuxieku.com/1722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