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轻美丽的胴体,叼住上下晃动的雪乳

  年轻美丽的胴体,叼住上下晃动的雪乳但对看台上的李诺霜而言,能自由放空自己的两个小时是短的,她还没怎么感觉到,就看到教练宣布了下课,让所有人去更衣室换衣服准备离开了。

  换完衣服,李诺霜自觉地跟着朱美慧往家的方向走。

  路上路过一个卖小面包的推车,段宏宇很直接地拉住了朱美慧的手:“妈妈,我饿了。”

  朱美慧懂了他的意思,直接就买了两个面包,一个递给段宏宇,另外一个递给了李诺霜。

  李诺霜有点懵:“阿姨,我没有饿。”

  “跟阿姨客气什么,我跟你妈那是多好的朋友,在单位你妈带过来的东西我可没少吃,吃我一个面包算什么?”

  李诺霜犹豫地看了一眼朱美慧,还是接过了这个面包。

  要说饿吧,她确实也是有点饿了。

  朱美慧看着俩孩子吃面包,拿出自己的手机给李凤兰打了个电话:“凤兰,他们孩子这边的游泳课完了,你现在是在家还是在单位呢?”

  “在家是吧,那行,我给孩子送你家去。”

  挂了电话,朱美慧一手牵一个:“走吧,先送霜霜回家,然后咱们自己再回家。”

  到家后,李凤兰看着是有点余怒未消的味道,朱美慧笑着把李诺霜推了过去:“凤兰,你还跟孩子生气呢。”

  “我跟她都聊过了,这孩子也知道自己今天是做错了,所以还问我要怎么跟妈妈道歉比较好。”

  “我觉得吧,孩子能意识到自己错了就是好事,咱们做家长的,也要给孩子及时改正的机会嘛。”

  “去吧,跟妈妈道歉去。”

  李诺霜低着头走到了李凤兰的面前,声音不大不小地开始道歉。

  “妈妈,对不起,今天在泳池是我不对,我知道错了,我以后再也不会了,希望妈妈可以原谅我,给我一次改正的机会。”

  李凤兰低头看着认错的女儿,问出了那句天底下家长都会问出来的问题。

  “你知道错了是吧,你错哪了?”

  还好,李诺霜是有准备的人,她准备及时认错,不找借口。

  “我不应该用那样的语气跟妈妈说话,不应该在水里憋气想吓您,我,我昨天练字不够认真,我前天吃菜剩了两块肥肉……“

  这时候,李凤兰摆摆手,追问了核心的关键问题。

  上面这些都不是主要的问题,妈妈要你说实话。你为什么不愿意去游泳?”

  “不要撒谎,你找借口妈妈是可以听得出来的。”

  李诺霜没敢抬头,准备极限找补编出来一个足够合理的理由搪塞过去。

  但让她没想到的是,朱美慧见势不对,居然替她开口说话了。

  “害,这事儿啊,其实也没什么复杂的。”

 文学

  “我在路上问了这孩子,她都跟我说了。”

  “她在家一个待着,下午你不在,她每次自己都偷偷摸摸看会儿动画片。”

  “我问她,那动画片你也可以别的时间看啊,为什么就非得不学游泳呢?”

  “你知道这孩子说什么不,她说那个动画片只在四点钟放,过了点就没有了。”

  “她之前是不是一直跟你说不想学游泳不想学游泳,但是又不跟你说理由?”

  “理由就这个,她怕你说了以后会打她。”

  李凤兰神色莫辩:“霜霜,是这样吗?”

  李诺霜还能说不是么,人都给她搭好梯子了,她该下还是得下。

  “对。”

  “为什么要跟妈妈撒谎?你不知道撒谎是不对的吗?”

  “我知道,可是妈妈你知道我偷偷看电视会打我……”

  “你撒谎我就不打你了?”

  李诺霜无言,只能保持沉默,毕竟她接下来要说的每一句话估计都是给李凤兰胖揍她叠buff。

  “你说你怕挨打是吧,那今天就换个方式罚你。”

  “明天,你在家,给我练字,没练够20版的田字格,就不要给我吃饭,听到了没有。”

  “听到了。”

  李凤兰并不是说罚了这个就算完事,只是因为朱美慧在,不好当着朱美慧的面打孩子而已。

  跟朱美慧寒暄了一阵,在李凤兰的强烈要求下,朱美慧和段宏宇留在家里一起吃了一顿饭。

  送走两人,李凤兰开始跟李诺霜算账了。

  “站那,面对墙,给我站直。”

  李诺霜老老实实地站到墙边,目睹李凤兰抄起鸡毛掸子,非常有压迫力地向她逼近。

  介于这具身体实在是太怕疼了,她还是准备再垂死挣扎一下。

  “妈妈,不是说罚了我写字就不打我了么?”

  “罚你写字那是对你看电视的惩罚,你只犯了撒谎这一个错误?”

  李诺霜的屁股和大腿各挨了十下,按照这具身体的疼痛耐受能力,今天晚上反正她是别想躺下睡觉的了。

  挨打的过程中,她倒是想表现得有骨气一点,至少不哭不闹吧,但是,人的意志暂时还是抵挡不过最本能的神经反应,是真的给她把眼泪都疼出来了。

  打完了还不算完,李凤兰还得拿着个鸡毛掸子指着她的鼻子问:“以后还敢不敢了?”

  “现在都学会跟妈妈撒谎了是吧,你才多大,你就染得这一身的坏毛病?”

  李诺霜擦了一把脸上流出来的鼻涕和眼泪:“妈妈我错了,我以后真的再也不敢了。”

  正当李凤兰准备再教育教育女儿的时候,有人推门走了进来。

  “凤兰,你干嘛呢?”

  来的这人,也不能算是救星啊,不火上浇油都是运气好的了。

  “妈,你怎么来了?”

  是的,来人正是李凤兰的母亲,李诺霜的外婆。

  在李诺霜的记忆里,对这个外婆没有什么太好的印象,在她有限的去外婆家里的记忆中,外婆明显更偏袒大舅舅家的姐姐和哥哥一些。

  一个典型的例子是,外婆会说小孩子要从小学习做家务,小孩子过去过年,碗筷让小孩子洗。

  对像原主这样的六七岁真小孩儿而言,一大家子吃完的碗筷,二三十个,负担还是略微有一点重了。

  但是,要洗碗的只有她和大姨小姨家的表姐表弟,大舅舅家的表哥表姐都不用洗。

  对此,外婆给出来的解释是,表哥表姐上小学高年级了,学习任务重,不应该做这种家务活。

  这事,李诺霜也跟李凤兰说过,李凤兰没对这件事做任何评价,只说外婆是长辈要尊敬,以后只过年的时候去,平时没事尽量就不去了。

  所以,其实李凤兰的母女关系是不太好的,但是原主年纪太小了,并不知道李凤兰母女关系不好的原因。

  “你还认我这个妈啊?”

  “凤兰,我要是不来,你是不是还准备瞒着我啊?”

  “我没什么事瞒着你的。”

  “你真以为我这个当妈的老眼昏花了是吧,你早就离了婚了,离了婚了为什么不告诉我?”

  “要不是茂茂今天回来了跟我说他谈的朋友今天因为他姐姐是个离婚的,说我们家家教不好来跟他掰了,我都不知道这个事!”

  “我从小没少你吃也没少你穿,不知道你为什么长大了要来跟我讨债!”

  “你弟弟好不容易解决了工作,就盼着成家生孩子了,你这个时候离婚,你让你弟弟还怎么出朋友?”

  “你这日子怎么就一天都过不许去了?这不是有个女儿在家里吗?男人在外面玩,他总归是要归家的,你为了孩子就不能再忍一下?”

  “现在好了,你一离婚,害得我们一大家子出去以后都抬不起头,被人嗤笑,你弟弟看好的对象也黄了。”

  “你自己过不好日子,还想让一大家子陪着你也过不好,你现在高兴了?”

  李诺霜不知道李凤兰听到这些话以后是什么感受,反正她拳头是硬了。

  如果可以的话,她只想从李凤兰手里抢过那根鸡毛掸子,把这个老太婆打了出去。

  说的都是什么强盗逻辑的屁话,你儿子找不到对象怪女儿对象,没离婚的时候你怎么就没找到对象呢?

  茂茂就是李诺霜的小舅舅,这个小舅舅的美名原主一个小孩子都听过,是个二流子,初中读不下去就出去混社会的货色,最擅长的就是从爹妈手里骗钱出去花。

  这种臭傻X找不到对象不是他自己活该?至于说现在的工作,是给一家建筑公司当保安,回来还得跟爹妈吹牛说自己是在兄弟公司上班。

  原主放学回来的路上还碰到过,原主叫小舅舅,人可是理都没理。

  按理说好歹是有个工作了,应该可以摆脱之前的啃老生涯自食其力了吧,毕竟小城市生活成本也不高,住都是住家里,上班走不了几步路,吃饭都是跟家里一起吃,完全看不出来有什么花钱的地方。

  但是这个小舅舅是有点牛X在身上的,有工作以后往家里要钱更理直气壮了,要么是跟兄弟联络感情要花钱,要么是谈朋友要花钱,工作以后花得反而比他以前混社会的时候还要更多了。

  此前是个混社会的社会分子,现在的工作也不是特别好,人长得也一般,还是全家最矮的,找不到对象要怪姐姐离婚。

  这可真是个甩锅大师。

  你怎么不怪地球母亲没有一个海啸龙卷风台风淹死刮死吹死你,让你这么个东西继续活在世界上浪费空气呢?

  李凤兰非常的冷静,或者说,这么多年以来,她早就习惯了。

  “妈,有什么事我们出去说,不要当着孩子的面聊这些。”

  但这个老太婆今天好像确实是因为儿子找对象的事情黄了了以后有点子神经不正常,或者说她从来也没把李凤兰和李诺霜两个人放在心上过。

  “有什么不能说的?就是因为她还小,就得告诉告诉她,长大了以后别学得跟你一样。”

  “不是你没能耐拴不住男人,她能这么点大的年纪就没了爸爸?”

  “霜霜你听外婆的,你妈没什么出息,自己家的男人都看不住,你长大以后别跟她一样。”

  李诺霜忍不了了,本来她今天就一直很烦,这老太婆还一直叨叨叨,简直要烦死个人了。

  说的话要是有点用,那她也就当尊老爱幼忍了,结果净说的这种应该进棺材的屁话,谁要浪费生命听这些啊。

  她现在腿还疼着呢,只想赶紧洗个澡回床上趴着看能不能通过进入梦乡来摆脱疼痛,哪有这闲工夫跟着老太婆在这里掰扯这些。

  “我妈最好了。”

  “我就要跟我妈妈学。”

  “没爸爸怎么呢?我妈就有爸爸吗?”

  李诺霜自信慢慢,感觉自己这波直接绝杀。

  老太婆确实疯求了,看起来是想扇她两巴掌的样子。

  李诺霜老老实实挨李凤兰的打,是因为她今天确实觉得自己做得不对,该挨这顿打让李凤兰消气。

  占了人家孩子的身体,还惹人家生气,是挺欠揍的。

  但别的人想打她,她就不会乖乖就范了。

  李诺霜直接往旁边的门口一个灵活的侧身,窜进门了以后她反手就把门给锁了。

  你在外面拍门吧,反正我是不可能开门的。

  但刚才那一下,也牵动了李诺霜的大腿伤,这一下给她疼得厉害,李诺霜大概是就倒抽了一口凉气。

  房间里也没有红花油云南白药这些挨打必备神器,李凤兰打她的时候带了气,下手可不是很轻啊。

  这要是不擦点药,明天早上起来以后估计会难熬。

  如果是上辈子自己的身体,这种程度对李诺霜而言甚至都不能算个伤。

  但现在,她现在就开始觉得大腿和屁股火辣辣得疼,有些站不住了。

  还是干点别的缓解一下注意力吧。

  李诺霜的视线转向了自己的书桌,看到了书桌上摆着的东西。

  想起来了,明天还有二十版练字的艰巨任务呢,好歹今天先写点,给明天减轻一点压力吧。

  她现在用的田字格是带拼音的田字格,因此,一版只有一共三十个字。

  认真写的话,一版十分钟还是能搞定的。也应该能满足李凤兰对她练字的要求。

  二十版,加起来就是六百个字,一共要花快四个小时的时间来写。

  考虑到她目前的身体情况,肯定中途还得有休息,所以今天晚上她要是不努力,明天白天估计直到去游泳前,都得花在这个上了。

  认认真真写了两版字,花的时间比李诺霜想象得还要长一点,桌上摆着的小闹钟已经悄然从七点半走向了八点,两版直接花掉了她快半个小时的时间,要命的是字真的没有写得多好看。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原创文章,作者:宇,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qiuxieku.com/1721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