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丽胴体欲仙欲死 “雪白丰满柔嫩的肉体

  美丽胴体欲仙欲死 “雪白丰满柔嫩的肉体不过她也不太确定这种弱势是因为她之前没有系统地做过训练,还是真的天生的就不行。

  前者,可以通过训练来进行弥补,毕竟可预见的她之后花在技术调整上的时间会省下不少,多的这部分用来弥补身体素质上的不足也算合理运用时间。

  可要是真的天生身体素质就不行,练也没用的那种,那上限就会有些低了。

  身体素质这点先按下不表,李诺霜准备依次判断一下自己的其他几项游泳运动员选材时会用到的常规判断项。

  首先非常直观的就是身材,她目测了一下自己的肩宽和髋宽,肩宽应该是明显大于髋宽的,属于比较标准的游泳运动员身材。身高,上次量是放暑假之前,当时是1米36,,在同龄人当中也是挺不错的。

  骨龄暂时没法儿测,但没记错的话,她应该是从小学一开始就比其他小孩儿略高一点,应该不是提前发育的原因。

  臂展、大小腿比例、手足面积这些也是可以用肉眼看的,没有突出得特别明显但是也不算差。

  柔韧性协调性和浮力这些可以通过简单的测试进行判断,都还可以,那么就剩下最后一条,水感了。

  水感其实是可以通过后天的训练进行培养的,不过如果天生水感比较好,当然会更好一些。

  测试的方法并不复杂,人在水里,用手做类似太极一样的搅水动作,每次能带动更多水流的就是水感好的。

  所有相关的项目李诺霜大致判断了一下,对自己的信心更足了一点。

  那么,现在就只剩下最后一条了,什么时候去给李凤兰道歉,然后说明自己想往专业的游泳运动员方向发展。

  在水里又游了个五十,李诺霜自己上了岸,半坐在岸边看教练教其他孩子进行这堂课的第二个内容,水中团身闭气。

  这个闭气的内容其实就是你吸足气以后,以一个类似抱膝盖的姿势把头埋进水里,能够团身稳定在水中就算成功。

  段宏宇是其中相对比较笨拙的那个,目前还处在一种需要朱美慧不断帮助他稳定自己的位置,朱美慧一撒手他就不知道该怎么办的状态。

  有了,似乎可以让朱美慧帮忙做个说客,正好也可以让朱美慧帮忙隐瞒一下自己在游泳这边的进度。

  至于要隐瞒到什么时候,李诺霜觉得这个游泳班结束就差不多了。

  想让朱美慧帮忙,自己也得拿点表现出来。

  看段宏宇在水中依然挣扎,李诺霜决定过去帮他一把。

  她走到了朱美慧旁边,跳进了水里。

  “你不要挣扎啊。”

  “挣扎就飘不稳。”

 文学

  “学完了团身以后要学团身后站立的,你团身都团不住,那你下一课就上不下去了。”

  听到李诺霜的话,段宏宇挣扎得更厉害了。

  朱美慧干脆扶着他从水里探出来了个头。

  出水后,段宏宇脸上写满劫后余生,大口喘着气。

  “霜霜,你会的话你教教他吧,我也不怎么懂游泳,教练说的要领我也听得半懂不懂的。”

  李诺霜点点头:“好的呀。”

  “你先看我弄一下这个动作,它其实就长得跟我们蹲在地上是一样的。”

  说着,李诺霜停止了踩水,在水中舒展地团身抱住了自己的双膝。

  随着她往外吐气的动作,她原本在水中露出一截的的背也被水淹没,整个人以一个像在母亲体内的胎儿一般团身漂浮在水中。

  展示了大概二十秒左右,李诺霜双臂先展开,然后脚伸直,一个调整重新变成了直立在水中的状态,再踩了几下水把自己的头送出到水面上。

  “基本就是这样了,后面那个从团身到水中直立的动作应该也是要学的。”

  段宏宇觉得很神奇:“为什么你在水里抱着可以不动?”

  “我在水里的时候我老是觉得我好像要翻了,一点都不稳,那种感觉就是很吓人,然后我一动就更不稳了,更加吓人。”

  李诺霜还真不知道该怎么用小学二升三的知识给段宏宇解释明白,所以她干脆不解释了。

  “怎么跟你说呢?我们现在在水里就好像你拿跟绳子穿着你的钥匙吊着,你刚把钥匙放下去的时候钥匙会动的。”

  “但是等一会儿你不去动这个钥匙,它自己就停在那里不动了。”

  “你进水里以后刚下去的时候在动也不要害怕,因为只要你不往外面吐气,其实你是可以浮在水面上的。”

  “所以你动的时候就不要慌啊,就当自己在荡秋千就可以。”

  段宏宇现在有些将信将疑:“荡秋千?”

  “对啊,荡秋千你总不怕了吧。而且朱阿姨就在你旁边站着,你觉得不舒服自己又出不来,朱阿姨随时都可以扶你。”

  朱美慧适时地对儿子进行了一定的鼓励,段宏宇决定再试一次。

  这次,李诺霜并没有在一边干看着,而是不断提醒着段宏宇需要放松,不要太紧张,不会出事的他很安全。

  段宏宇这次终于是磕磕巴巴地靠自己在水中保持静止了三秒,然后就因为反应过来朱美慧的手撤开,开始乱动导致整个动作失败。

  李诺霜很努力地憋住了没笑,继续鼓励道:“你看,刚才你就是可以自己完成这个动作的啊。”

  “阿姨刚把手撤开的时候,你明明就没什么感觉嘛,你再回忆回忆刚才那个感觉,应该就可以做出来了。”

  段宏宇摆摆手:“不行了,我真的不行了,妈,我想去岸上趴会儿,我真的好累。”

  朱美慧扶着段宏宇上了岸,然后温柔地看着李诺霜:“霜霜,阿姨有点事情想要问你。”

  “你可以告诉阿姨答案不?”

  机会啊,李诺霜心中一喜,表情上却是很为难的样子:“阿姨,那个,要是我回答了你的问题,你可以帮我的忙吗?”

  “你先跟阿姨说说是什么忙,阿姨再说答应不答应你。”

  李诺霜想不起来这个年纪的小孩子到底做什么表情合适了,所以干脆直接说话,不做多余的表情。

  “我想跟妈妈道个歉。”

  朱美慧觉得有些奇怪:“为什么呢?”

  “因为我刚才不应该那么跟妈妈说话,我做错了,让妈妈生气了,所以需要跟妈妈道歉。”

  这倒是稀奇,朱美慧决定再问详细一点:“你知道错了是好的,阿姨可以帮你这个忙,但是你得告诉阿姨,之前为什么要对妈妈那么说话?”

  李诺霜仔细思考了一下,决定继续往没见面的爹身上扣锅。

  “妈妈不跟爸爸在一块儿了,可是我有时候会想爸爸。”

  “爸爸小时候带我去水里玩,我想爸爸了就自己看电视里面的人游泳,就好像爸爸还在一样。”

  “可是妈妈不知道我看电视,也不知道我会游泳。妈妈知道我偷偷看电视会生气,知道我想爸爸会难过。”

  “我太急了,我不想来学游泳,妈妈又看着我,教练教的东西又好简单,我想重新学,可是他教的东西太简单了。”

  “妈妈生气了会原谅我,可是妈妈伤心了我不知道妈妈还能不能原谅我,所以我让妈妈生气,不让妈妈伤心。”

  李诺霜刻意让自己的叙述变得更没有逻辑并且急躁,更符合这个年纪孩子的语言组织能力。

  其实边哭边说效果应该更好一些,但她真的是哭不出来,只能这样了。

  朱美慧应该是从她混乱的表达里听懂了她刚才说的东西是什么意思。

  “你这孩子啊。”

  “那是你爸爸,就算你告诉你妈妈你想爸爸,她也不会怪你的。”

  李诺霜摇摇头:“妈妈不怪我,可是妈妈会伤心。”

  “但是你现在这么做也让你妈妈生气了呀,也并不是一件非常好的事情。”

  “我想不到别的办法了。所以我现在要跟妈妈道歉啊。”

  “妈妈生气了我道歉妈妈会不生气,但是妈妈伤心了我不知道该怎么办。”

  “朱阿姨,你可以帮我这个忙吗?帮我跟妈妈道歉,也不告诉妈妈我其实会游泳,还有我背着妈妈偷偷在家看电视了。”

  朱美慧故意迟疑了一下:“阿姨只能答应你一半。”

  “啊?朱阿姨你这么好,就都答应我吧。”

  “阿姨只帮你跟妈妈道歉,并且对你妈妈保密你会游泳这件事。”

  “至于在家偷偷看电视这件事,你自己去跟你妈妈认错吧。”

  李诺霜回忆了一下原主记忆里的几次偷偷看电视被发现,统统都是一顿好打伺候。

  罢了罢了,挨打就挨打吧,本来这件事情也是自己不对,挨顿竹笋炒肉就挨吧。

  应该的。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原创文章,作者:宇,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qiuxieku.com/1720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