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开双腿迎合别人-两个奶被揉了一晚上

 张开双腿迎合别人-两个奶被揉了一晚上下水后,李诺霜并没有像其他人一样主动扶着池边或者在家长的帮助下保持漂浮状态,她很松弛地通过频率并不高的踩水,来保证自己整个头可以露出水面。

  教练要看她换气,那就换给教练看。

  李诺霜调整了一下自己的身位,在水中从直立变成了平行与水面,两腿微微打水来保证自己的体位足够正确。

  上辈子虽然李诺霜主项是仰泳,但是自由泳和蝶泳她游得也不错,是单项成绩世界大赛能进决赛的水平。

  所以,她给教练展示了一下自由泳的双侧呼吸,并且纯靠腿部动作游了一小段。

  教练当然能看出来,她的腿部动作可不仅仅是狗刨那么简单,是非常典型的自由泳的腿部动作,因此对她的基础也有了比较明确的了解。

  他冲李诺霜打了个手势,示意她上岸,自己有话跟她说。

  “你加一下手部,我看一下你游得到底怎么样。”

  “因为我们这个班,其实目的就是为了在三十天内教会大家自由泳和蛙泳两种泳姿,你刚才做的是自由泳腿的打腿动作。”

  “我看一下你的手部,如果你的动作没有什么问题,那前面自由泳的课程,你就可以不跟班学习,或者你可以给其他同学做示范,当我的小助手。”

  “或者你也可以选择自己在池子里游,我们一节课是两个小时,两个小时你游完两百米,我这边可以让你在整个泳池的范围里玩,只要你不影响其他同学上课,你玩什么都可以。”

  “你觉得怎么样?”

  李诺霜思考了一下,问道:“我可以带作业过来写吗?”

  问这个问题不是她有多热爱学习,主要是原主之前玩得也太嗨了,暑假过半,暑假作业因为白天父母都不在家,她根本就没动几个字。

  “当然,只要你不影响其他同学的学习,又完成了我每天的任务,你想做什么都可以。”

  李诺霜伸出一只手,示意教练跟她击掌:“那成交。”

  “对了,你要不要看蛙泳,如果我蛙泳动作没有问题,后面十五天我能不能也用来写作业?”

  教练嘴角略微抽搐两下:“你想的话,那就一起游给我看吧。”

  李诺霜现在只想得寸进尺:“教练,要不这样吧,我自由泳游五十米,蛙泳游五十米,然后你就算我今天的任务完成了一半,怎么样?”

  这话就有点说大话的嫌疑了,不管是标准自由泳动作,还是标准蛙泳动作,游五十米对这个年纪的孩子而言,都是有难度的。

  在李诺霜穿越前的21年,对小学生的游泳达标要求也不过是无辅助独立游出25米,本身教练让李诺霜每次上课游200,就是在给她出难题了。

  李诺霜一看也不是平时多经常锻炼的样子,教练并不觉得她能一次性游下来。

  但他为什么要阻止呢?

  李诺霜对游泳这件事的惯性思维也是没有转换过来,还停留在过去的老思维里,她还在役身体也没出现严重伤病的时候,每天游泳的长度单位是以万米为单位的。

  就算是高强度的冲刺游练习,每天至少也会游到六千五百米以上。

  所以,对她来说,每天两百,那就是火锅涮肥牛和高压锅煮牛骨头的差距,前者花的那能叫时间?

 文学

  下水之前,李诺霜又想起来一个问题:“教练,我游小波娃可以吧。”

  竞技蛙泳目前主流的动作分为高航式蛙泳和小波娃两种,其实从名字上也能看出来二者的差别。

  顾名思义,高航式蛙泳就是出水动作很高的蛙泳,又名高拉前冲式波蛙,它对使用者的核心力量要求非常高,在划水的时候配合核心力量的运用让身体高高挺起,然后再次运用核心力量的帮助进行前冲的划水。

  它的优缺点非常明显,因为它基本在水上部分完成了前冲减阻的过程,所以减阻效果很强,但是也是因为出水的幅度大,会导致它的频率受到一定的影响。

  所以,它是一种实效性很强但频率有所欠缺的蛙泳技术。

  在竞技游泳项目里,依然有数量不少的运动员会选择这种姿势的蛙泳。

  而小波蛙,是一种起伏高度有些接近蝶泳的蛙泳技术,它的出水幅度小,相对应的就是动作连贯性强所带来的频率提升,并且对核心力量的要求相对高航式蛙泳也有所降低,如果能做到频率足够优秀,弥补实效性的差距,那么这种泳姿也会非常适合出成绩。

  在李诺霜穿越前,2021年,已经有越来越多的蛙泳运动员选择这一种技术动作,其中的代表人物所取得的成绩也是非常辉煌的。

  李诺霜其实小时候学游泳,教练是有想过把她往混合泳的方向去培养的,因为她仰自蝶三项在同龄人(真实年龄)中都非常突出,只要攻破了蛙泳关,她应该可以在混合泳上取得很好的成绩。

  问题就出在她的蛙泳实在是太天残了,抢救无效的那种,她属于是小波娃的出水动作搭配上高航式的频率,两边短板她全占。

  教练万万没想到他会问这个问题,这个时候他甚至想问一句你妈跟你爸离婚是不是因为你爸脑子多少带点?

  谁家家长教孩子是从小波娃教起啊?肯定都是教平式蛙泳,波蛙那都是竞技蛙泳的人才玩的。

  想到这里,教练又多了个心眼,问了一句。

  “那你自由泳是划水是准备高肘抱水还是低肘抱水呢?”

  教练心里的标准答案其实是,不,我是直臂。

  直臂是有所正常出学者都会学习的一种自由泳手部姿势,尤其是对青少年而言,毕竟曲臂划水不管是高肘还是低肘,对身体素质的要求都很高,青少年身体还处在发育期,学这些泳姿负担还是有些大的。

  教练准备交给大家的,就是直臂划水的动作。

  三十天,教会没有学过游泳的儿童两种泳姿,当然是怎么简单怎么来。

  对初学者而言,学曲臂划水,很容易让他们的动作产生不连贯,需要练习花费的时间是很长的,不适合短期的教学计划。

  李诺霜完全没察觉到教练留下的这个小小陷阱:“我只能尽量高肘,不能保证自己一定是高肘。”

  教练已经无奈了:“行,知道了,那你去游吧。”

  李诺霜应了声,然后爬上一边的出发台,以一个标准的出发姿势弹了出去。

  当然,入水的距离并不是很远,下水后,李诺霜按照标准直接潜泳了十四米半的样子,然后出水开始正式的自由泳划水动作。

  教练现在不想说话,他在自己左右两个兜里都掏了掏,没掏出来秒表。

  也是,今天其他两节课他上得都挺顺利的,怎么会想到下午这最后一堂课还会有用到秒表的需求。

  自由泳李诺霜游起来还是比较轻松的,一个是因为她的体能这个时候也比较充沛,第二个也是因为自由泳的动作相对其他泳姿而言又快又省力。

  但转身后进入到蛙泳的环节,她就开始吃力起来,她现在的身体年纪还是不大,平时也没怎么锻炼,核心力量属于是薛定谔的有。

  你不用的时候感觉它应该是存在,但是等你要用的时候,你就会发现你其实没有的。

  蛙泳游到25米的时候,李诺霜的感觉已经不是累了,她是直接出现了类似极点的反应,虽然她确定自己的呼吸动作还是准确的,也能给自己的身体提供足够的供氧量。

  但是,游进过程中,她还是出现了明显的胸闷和呼吸困难的情况,划水和打腿也变得非常困难。

  这时候,李诺霜的思绪又好像飘到了那个让她梦魇五年的奥林匹克水上运动中心,她突然有一种预感,或许只要她继续坚持下来,这个梦魇今后就不会再是她的梦魇。

  教练已经放弃了盯着李诺霜的游泳过程,转而去给其他孩子盯换气动作了。

  第一,因为他在李诺霜身上花的时间确实不少,所有孩子来学游泳花的学费都是一样的,他老是只盯一个人,其他家长会有意见的。

  第二,李诺霜都游成这样了,他还有什么好盯的,这动作都快比他还要标准了,还用得着他教?

  不过,他一边给其他孩子指导动作,一边也在思考一个问题。

  要不要给现在在楼上带训的哥哥发条消息呢?

  李诺霜终究还是靠自己的意志力突破了极点,完成了这一共一百米的游程。

  突破极点以后的感觉非常好,好到让她感觉自己甚至还能再游个几圈的样子。

  时隔多年重回泳池,虽然是不同的身体,但这种感觉还是让李诺霜非常满足,她终于确定了。

  她的梦魇并不是游泳本身,而是曾经拥有过无与伦比的天赋,但这个天赋却最终离她而去的失去的感觉。

  她心底里,还是爱游泳的。

  第三个五十米,李诺霜选择了自己游得最多,感情也最深的仰泳。

  因为是户外露天的泳池,她能看到此刻天边大片的雪白云朵,随着她划水的动作,周围不断地溅起一些水花,在阳关的折射下透出一些七彩的光,迷幻有美妙。

  李诺霜觉得,或许回去之后,她应该向李凤兰道个歉,毕竟如果不是李凤兰不断的逼她,那么她也不能发现自己真正害怕的是什么。

  游进的过程中,李诺霜渐渐地也发现了一些问题。

  比如说,她对自己的身体掌控能力好像超乎了她的想象,之前的自由泳和蛙泳她还没有注意,但仰泳动作她实在是太熟悉了,所以一点细微的差别她都能察觉到。

  上辈子她之所以会出现习惯性脱臼的肩伤,并且在比赛中发作,除了她本身的关节结构存在一定的先天性问题以外,也和她的技改有关。

  喀山世锦赛回来之后,李诺霜在游泳中心和教练的安排下,加大了自由泳在日常训练中的比重。

  同时,在外教的指点下,李诺霜也在进行她的主项仰泳的划水动作的技术改进。

  不管是自由泳动作中的高肘抱水,还是仰泳动作中的转肩,对肩部的负担都是不小的。

  而在技术改进的过程中,因为李诺霜一开始没能完全掌握正确的动作,并且增加了自己的手部划水频率,所以导致她的动作引爆了原本就存在于肩关节的问题,即使她后来正确地掌握了动作,但是她这时候的身体动作做这个动作已经存在一定的负担了。

  她很清楚地记住自己从改动作开始到该动作结束一共花了整整七个半月的时间,其实这个时间并不算很慢了,游泳动作的改变有快有慢,几个月就卓有成效的有,磨个一两年才搞定的也不在少数。

  学不会动作只有两个原因,脑子没记住,脑子记住了但是肌肉没记住。

  游进了一段时间后,李诺霜才反应过来,她好像用的就是自己技改改了很久才学会的动作。

  这个发现让她当时就停住了动作,身体也由原本的平躺变成了直立。

  什么情况?她现在应该是脑子会了但是肌肉没记住的状态啊?为什么她可以做出来?

  为了验证自己的猜想,李诺霜决定试一下她还没有完全改完的蝶泳动作进行一次尝试。

  她原本的蝶泳划水动作是小S型划水,这是一种由近体直划和S型划水相结合的划水动作,它对肩膀的压力更小,发力相对近体直划更容易,但是划水效率比S型划水相比又会更高一些,算是针对近体直划的一种降难度改革。

  近体直划对她而言,是属于脑子会了肌肉根本没尝试过的类型,因为她当时的肩部状态,已经不容许她再增加这样的巨大负担了。

  差不多做了四次划水动作,李诺霜惊讶地楞在水里。

  她很确定,虽然动作没能做到最标准最高效率,但是她刚才做出来的确实是近体直划的手部动作,而不是S型或者小S型。

  这一刻,李诺霜的心一片火热。

  无与伦比的技术动作学习速度,是否代表着,她其实是有希望在这辈子完成自己前世没能完成的梦想?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原创文章,作者:宇,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qiuxieku.com/1720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