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贝今天我们玩点不一样的\享受肥白饱满圆润的肉体

     宝贝今天我们玩点不一样的\享受肥白饱满圆润的肉体因为水压的存在,水下的每一秒都会让人觉得非常漫长,李诺霜有感觉到面前清澈的池水慢慢地在变得模糊,她甚至幻视了自己死前看到的场面。

  水是浑浊中带着猩红的颜色,在不快不慢地流动。

  她的求生本能告诉她这时候应该努力划水浮出水面,但是她的四肢已经失去了力量,过度的失血让她眼前逐渐变得黑暗。

  值得么?应该是值得的吧,一条命,换了那么多个孩子继续的明天,不管是数量还是时间的长短而言,这都是一个合算的买卖。

  缺氧的感觉一点一点地朝着李诺霜席卷而来,但李诺霜非常清楚地知道,目前这个时间长度并不会影响到她什么。

  而且,只要她想,她随时都都可以浮到水面上去。

  可她还是想等,想等到李凤兰心软松口,不让她继续学游泳。

  或者换个方向,教练感觉教她破坏班级氛围,主动给她赶走了也行,说不定这钱还能退回来点。

  四十五秒,教练快速跳下了水,把李诺霜从水底下捞了上来。

  “这是干什么呢?孩子妈妈,水对没有学过游泳的孩子而言还是危险的,跟孩子有矛盾,也不能把孩子往水里扔啊。”

  安抚了李凤兰,教练又过来对着李诺霜说话:“小朋友,你就这么不想学游泳吗?”

  “其实你是有天赋的,你居然能够一动不动地沉到水底下去,正常来说我们人如果在水里静止不动,是可以轻易地浮在水面上的呢。”

  李诺霜根本就没有在听教练说话,她摘了泳镜和泳帽,定定地看着李凤兰。

  “妈妈,我一定要学游泳吗?”

  “是。”

  “那如果我真的真的真的非常不想学,会怎么样呢?”

  “你没有选择的权利,你是我女儿,我让你学你就得学。”

  李诺霜觉得自己这个时候应该哭闹,但她真的做不出来这种事情。

  她定定地看了李凤兰一分钟,没有从李凤兰脸上看到一丝动摇。

  “妈妈,如果你非要让我学游泳,那你就不要待在这里,你呆在这里,我就不会好好学习的。”

  “小朋友,这堂课是需要家长的帮助的,你妈妈不在你没有办法学习。”

  “你说了有辅助工具,我听见了。”

  李凤兰把毛巾扔到了李诺霜的脸上:“跟你爸一个背时样。”

  “不让我来我还正省了功夫,你以为我请假陪你容易啊?”

  李凤兰的工作说白了就是销售,上个月因为在和李诺霜的父亲闹离婚,所以请了很多天的假,业绩受到了影响,只有基本工资。

 文学

  不然,平时李凤兰的工资不会只有这么一点。

  送李诺霜出来学游泳倒是用不着请假,出去跑业务本来也有机动的时间,顺带着出来送李诺霜一下并不是特别耽误时间。

  但是不能天天送,天天往一个区域跑业务,领导会怀疑。

  好不容易跟心思不在家里了的丈夫离了婚,不光外面议论纷纷,连李凤兰的父母兄姐都不是很理解她,争来了抚养权的女儿还让她不顺心,李凤兰情绪也爆发了。

  人总是这样,会对着最亲近的人不好好说话。

  让李诺霜学游泳,李凤兰还存了点别的心思,从身材条件来看,李诺霜是适合游泳的。

  五岁多的时候,李诺霜就被市体校去幼儿园选材的老师看中过,当时李凤兰没有同意,一个是因为李诺霜的年纪当时确实太小了,她舍不得。

  另外一个就是她想让李诺霜走读书这条路,将来上个好大学,找个轻松点的工作,不用像她一样天天跑业务,连丈夫什么时候心思不在家里了都不知道。

  现在之所以改变了主意,是因为李诺霜的成绩确实不够让她满意,李凤兰心里也是憋了一口气的,女儿在离婚后跟着自己,前途也不能太差了。

  正好当年那个教练说过,游泳只要练到二级运动员,就有希望通过高水平运动员选拔渠道考大学,需要的分数比正常高考低很多。

  所以她当时跟朱美慧就是在聊这个事情,朱美慧觉得当年李诺霜被体校的教练看中过,那学游泳说不定真能成为一条路。

  李凤兰的这些思量当然不能对着只有八岁的女儿说,李诺霜也不可能跟李凤兰说我根本不是你女儿,我每天晚上做游泳的噩梦你放过我吧。

  拜托朱美慧帮忙看着自己的女儿,李凤兰换回衣服以后就拎着包出去跑业务了。

  虽然没练过体育,但学体育的孩子比其他孩子消耗更大,更需要补充营养她是知道的,这个月的业绩不能只有上个月那么点了,不然真养不起女儿。

  朱美慧看着这对母女,也有些头疼。

  李凤兰的性格她是知道的,在有的时候就容易死犟,甚至跟主管都犟过,要不是她业务好,经理看重她,她上个月频繁请假的时候就要被主管找借口开了。

  现在看来,李凤兰生的这个女儿,在性格上跟她是像了个十成十,刚见面的时候看着怪文静的一个小姑娘,现在闹起脾气来了跟她妈妈简直不要太像。

  “霜霜,来,过来阿姨这里来。”

  “阿姨带着你一起学嘛,待会儿我们游完了阿姨带你和小宇哥哥一块儿去吃东西去。”

  李诺霜走到了朱美慧的旁边,低着头也不说话,段宏宇有些小心地看着她,犹豫了一下还是决定继续开口说话。

  “教练说我们到水里以后只要不动,就会浮在水面上,你是怎么做到沉到水底下的呢?”

  李诺霜看他一眼,给他表演了一下这项技能。

  她现在是完全自暴自弃了,反正晚上回去以后也睡不着了,之后也逃不掉,干脆什么都试一下,万一她就以毒攻毒成功了呢?

  在朱美慧和段宏宇的面前,李诺霜深吸几口气,让自己的血氧饱和度尽可能地提高,然后跳进水里,入水的同时她快速地吐出一大口气。

  接着,她就顺利地沉到了水底,在水底对着池边的段宏宇和朱美慧挥了挥手。

  教正准备给这个班的孩子将水中换气的要领,顺便也是给家长讲解这堂课要怎么帮助孩子们进行学习。

  结果,一个转头的功夫,岸上的人又少了一个。

  这课也太难上了,生动给所有社畜展示了一次什么叫做钱难赚shit难吃。

  好在这次李诺霜没有在池底待太久,三十秒后她自己就主动浮了上来,头露在水面上,换了口气以后跟段宏宇说话。

  “就这么沉下去。”

  段宏宇眼睛都亮了,他立刻举起手,大声喊道:“教练!我要学这个!这个好玩!”

  李诺霜没有说话打击他的积极性。

  教练尴尬地看了一眼浮在水面上,时不时踩几下水的李诺霜,再看看一脸兴奋跃跃欲试的段宏宇,开始解释。

  “如果我们今天呼吸学得快的话,踩水可以今天就交给你们。”

  “你想学这个,就要认真听讲哦,所以接下来的时间里,不要再打断教练说话了。”

  安排好其他同学的水下换气学习,一个一个地检查过进度,跟家长讲解了要点让孩子们自由学习后,教练对着水里的李诺霜招了招手,示意她从水里上来。

  “你好像是会游泳的,但是你妈妈好像不知道你会。”

  “能跟我说说,为什么排斥学游泳吗?”

  李诺霜在水下的时候,脑子里多了一点属于原主的记忆,原主三四岁的时候,原主的父亲是有带她去江边玩过的,狗刨也教过一点。

  李凤兰白天要上班,并不知道父女俩是不是在家。

  背锅的这不就找到了么?

  “我会狗刨。爸爸教的。”

  “但是爸爸现在不要我和妈妈了,所以如果妈妈知道我会,就会像爸爸一样不要我。”

  “你要告诉我妈妈,让她不要我吗?”

  教练一时失语,反应过来以后又有些心疼这个上课时特别不配合的小姑娘。

  很多孩子在父母感情发生变故后都会选择调皮捣蛋来引起父母的重新关注,眼前这个孩子的行为,好像也不是不能理解。

  “我可以不告诉你妈妈你会一点游泳,但是你上课的时候不能再像今天一样捣乱了,可不可以?”

  李诺霜点点头:“行。”

  “那我们约法三章,来盖章。”

  李诺霜看着教练伸出来的小拇指,犹豫了一下以后还是跟他一起完成了这次盖章。

  “那我们一起回去练习换气好不好,你刚才都答应我了,要和其他小朋友一起学习的。”

  “我会。”

  “我知道你会,但是你没有完整地做完一个动作给我看,就好像你在学校里,也不能跟老师说你会就不考试了吧。”

  “所以,你得展示给我看,这样我才能算作是你会了。”

  李诺霜抬眼看了一眼教练,决定配合他一下。

  打工人也不容易,带孩子的打工人更加不容易,不为难他了。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原创文章,作者:宇,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qiuxieku.com/1719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