媚眼如丝乳波臀浪 ;美妇丰腴大腿沾满精华

     媚眼如丝乳波臀浪 ;美妇丰腴大腿沾满精华梦里,她今年八岁,原来叫陈霜月,现在教李诺霜。

  过完暑假,她就该上小学三年级了,最大的烦恼是爸爸每天回来都很晚,妈妈有时候回来也晚,所以她总是不知道该去楼下哪家小餐馆吃饭。

  不过,梦的最后,烦恼又增加了一个,她现在只有妈妈没有爸爸了。

  这个梦也太奇怪了,她明明活到二十二岁,从来都没有见过父母的面,为什么会在梦里给自己虚构一对父母?

  “这事没的商量,妈,你不用再劝我了。”

  “我忍不了了,这日子根本就过不下去。”

  “就是为了霜霜我才要跟他离!”

  “他有把这个家放在心里吗?一天到晚的不着家,平时从来不惦念孩子的是,给孩子买东西我还以为他转性了呢,结果是让孩子替他扯谎。”

  “他哪点有个当爸爸的样?”

  再醒来,李诺霜能听到隔壁有人压低了声音在说话,但没有听到其他的声音,或许这是在打电话?

  睁开眼,李诺霜感觉自己的头一阵接一阵的疼,浑身也使不上什么力气,和感冒的头疼有点像。

  房间里的环境不像是医院,也不是她熟悉的任何环境,这是哪?

  抬手准备揉揉眼睛,李诺霜当时就僵住了。

  这明显就是一双属于小孩儿的手,手背上还有两道被红色水性笔画过的痕迹。

  没等她研究到底发生了什么,喉咙的痒意就让她不自觉地咳嗽出声。

  感冒是真难受,李诺霜咳得眼泪都冒出来了。

  李凤兰冲进来以后看到的就是眼泪汪汪在咳嗽的女儿,她赶紧把电话给挂了,过来给李诺霜拍背顺气。

  李诺霜看到李凤兰以后才反应过来了,面前这个人,跟她梦里的那个妈妈长得一样了。

  所以,她现在变成了个八岁的小女孩?

  李凤兰见她咳嗽得没有那么厉害以后,赶紧出去给她倒了一杯温开水,看着她喝了一点后放到了房间里的书桌上。

  抬手摸了摸李诺霜的额头,李凤兰的焦急肉眼可见:“怎么还是这么躺啊。”

  “霜霜,妈妈带你去医院,妈妈替你跟医生说只吃药,不打针,好不好?”

  发烧的身体状态有点影响李诺霜的反应能力,她呆了一下,才反应过来这是因为原主怕疼,所以原主的母亲才会这么跟她商量。

  生病了还是得去医院,李诺霜点点头。

  不过为了不让李凤兰看出来不对,李诺霜还是补了一句。

 文学

  “妈妈,你说的哦,不打针的哦。”

  她以为自己这声妈妈可能会叫不出口,但实际上叫出口好像比她想象得容易了很多。

  出来以后看到周围的环境,李诺霜有些迷茫,年代好像往前推了不少,有点接近零零年代的场景,不过具体是哪年,还不太确定。

  到了医院以后,看到医院墙上挂着非常有年代感的电子钟,李诺霜终于确定了,原来这是2006年。

  家里有房吗?周围的环境看着好像也是个小城市,不知道妈妈积蓄怎么样,要不劝她买个房?

  一量体温,李诺霜终于明白了自己的头现在为什么这么疼,39.6,她不头疼谁头疼。

  这种温度,想再逃避打针那是不可能的了,医生干脆利落地给她开了三大瓶盐水。

  李诺霜有点纠结,她是哭啊,还是不哭啊?

  算了,实在哭不出来,不强求了。

  伸手拉了拉李凤兰的衣角,李诺霜问道:“妈妈,回家了吗?”

  “霜霜,医生说要打针,打针好得快,打完咱们就能好。”

  说话间,李凤兰已经做好了女儿哭闹的准备。

  李诺霜实在是哭不出来:“能不打么?”

  李凤兰摇摇头。

  “那我能睡着了打么?”

  这倒是可以,李凤兰爽快地答应了女儿的要求,同时也是松了口大气,好歹是没在医院闹起来。

  李诺霜跟着李凤兰到注射区后直接就眼睛一闭开始睡觉,看起来是睡着了,其实完全没睡,头太疼了,真睡不着。

  护士来给她打针的时候,李诺霜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这身体对疼痛的敏感度是不是有点太强了?

  她之前抽过不少次血,可从来没觉得这么疼过。

  李诺霜忽然就理解了原主为什么抗拒打针了,小孩子本来就怕疼,她疼痛敏感度还高,不怕打针才怪。

  打完针,李诺霜的体温降下来了不少,她自己也感觉没那么难受,至少能够自己走路。

  但李凤兰还是把她抱了起来:“霜霜今天表现得特别好,妈妈可以奖励你一个礼物,有没有什么想要的?”

  又到李诺霜的知识盲区了,原主喜欢的她东西她不但不喜欢,反而还觉得有点占地方……

  一阵冥思苦想,李诺霜终于想到了。

  “我同学有支笔特别好看,是钢笔,就是有一点点贵,妈妈我可以要这个做礼物吗?”

  李凤兰在给孩子买学习用品这方面其实一向挺大方的,听孩子说要笔,当时就同意了。

  “那你知道她在哪家店买的吗?知道的话妈妈现在就带你去。”

  李诺霜点点头,和李凤兰一起去到了市里目前最大的一家书店。

  这个书店有整整四层楼,文具在二楼的一个区,母女俩从三楼进去后往下走了一层,很快就来到了文具所在的区。

  文具区是有人在这边担当介绍导购一职的,见母女俩过来,有两个导购特别热情地迎了过来。

  “您好,是给孩子买文具吗?”

  “我们方圆书店的文具都是从大品牌进购的,品质是非常好的,我看您孩子是小学吧,我们这边也有趣味文具,可以提升孩子的学习兴趣的。”

  李凤兰自己也做过销售,非常自然地回绝两位热情的导购。

  “我们先看看,需要会找你们介绍的。”

  被放下来的李诺霜走到放着钢笔的区域,看了一眼里面大致的标价,内心涌起无限后悔。

  八十,八十,一百八,两百八,还有更贵的。

  而她同学拿的那一款,标价588,这是什么概念呢?李凤兰上个月基本工资1588。

  她当然不可能跟李凤兰提这支要了李凤兰三分之一基本工资的笔。

  从李凤兰的表情上也能看得出来,这里面有的东西的价格也超出了她的想象。

  “没想到,现在的文具已经这么贵了啊。”

  “霜霜,你同学买的是那支呢?妈妈给你买。”

  李诺霜在一众钢笔里快速挑选,一眼就相中了上面的一支50元的钢笔。

  没办法,虽然还有两支40块钱的更便宜,但是那两支笔实在是长得有点丑,她怕她硬着头皮说这两支好看会被李凤兰怀疑审美。

  “妈妈,是左边那个蓝色的那一支,是不是很好看?”

  边说话,李诺霜边在心里给李凤兰疯狂道歉,一支笔花掉妈妈一天工资,对李诺霜而言,依然有点超过了。

  李凤兰顺着李诺霜的方向看了过去,那支蓝色的笔笔盖上还有两颗星星,看起来确实是小女孩子会喜欢的东西。

  “好,那妈妈让那边的阿姨给你取出来,你试试看好不好写。”

  还没叫人,远方就有人快步向李凤兰走了过来。

  “凤兰?你带孩子出来逛书店?”

  李凤兰调转了方向,看向来人。

  “是啊,美惠,你也来给孩子买东西?”

  “霜霜,来跟朱阿姨打个招呼。”

  李诺霜看了对方一眼,乖乖问好:“朱阿姨好。”

  朱美慧伸手了摸了一把李诺霜的脸:“这孩子怎么了?看起来怪没精神的,脸也烫。”

  “嗨,别提了,刚从医院带她打完针出来呢,寻思她这次打针没哭没闹的,给她买支笔当奖励,之后上学了也用得上。”

  朱美慧有些惊讶:“还打针了啊,是怎么了?”

  “发烧,这孩子看着挺结实,但是每次一不注意就容易感冒,今年都感冒两回了。”

  “那得多锻炼啊。”

  朱美慧突然表情就变得兴奋了一点:“今天不提起来我都忘了,小钱那个哥哥在咱们市新开的游泳馆工作你知道的吧,她说最近游泳馆请了个教练,专门教孩子游泳。”

  “学费也不贵,两百四还包教会,学会了以后也可以去游,等于是报班送个年卡,那年卡光办还得三百六呢。”

  “我给我儿子报了个,你家孩子要是这身体不怎么壮实爱生病,你要不要也送孩子去学这个?”

  “我听他们说学游泳能让孩子长高。”

  “你要是野区,到时候咱俩还可以换着时间去接孩子,多好一事。”

  这话说得李凤兰明显有些意动,她让店员给李诺霜取了笔出来试笔,然后自己拉着朱美慧走到了一边,明显是准备详细问问。

  李诺霜现在哪还有心思试什么笔,一边胡乱在纸上画着道道,一边恨不得自己能长个顺风耳,听清楚李凤兰和朱美慧到底聊的什么东西。

  妈妈,三思啊!办卡消费要谨慎,游泳那年卡能当年卡用么?一年能游泳的季节才几个月,这都过去一大半了。

  看着李凤兰回来时脸上的笑容,李诺霜心中突然有了点不祥的预感。

  不会吧妈妈,你是成年人了,你不能真的冲动消费吧,二百四它不便宜啊!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原创文章,作者:宇,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qiuxieku.com/1718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