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下药仙子欲仙欲死;享受白肥美乳的欲妇肉体

 “被下药仙子欲仙欲死;享受白肥美乳的欲妇肉体那行吧。”姜伟拧着眉,“薄知聿,你跟我出来谈谈。”

  薄知聿随口应声。

  从确认身份,到姜伟的语气,迟宁有点不好的预感,她下意识地扯住薄知聿的衣角。

  力道很重,没让他走。

  薄知聿垂眸看了眼她的手,有些想笑。

  迟宁礼貌道:“老师刚才谈过好几次了,就别为难我哥哥了。”

  姜伟:“我是要聊正事!”

  迟宁还是不放,坚定:“那我在,也可以聊。”

  姜伟脸色涨红,怒斥道:“迟!宁!——你这是在顶撞老师?”

  “我只是怕您为难哥哥。”迟宁温声笑了笑,“老师,家长会班上的事情挺多的,您不忙吗?”

  两边的气氛僵持不下,空气里似乎冒着火星子,旁边家长出来打的圆场。

  “老师,这小同学一看就是懂事的孩子,您别为难她了,有什么事儿可以在这儿说。”

  姜伟的脸色沉得可怕,迟宁依旧温温软软地笑着,他们就是在赌谁会往后退一步。

  最后,姜伟勉强扬起个笑,“我想起来办公室还有事,先走了。”

  “……”

  等姜伟的身影走出年段室,迟宁才轻呼出一口气,如释重负。

  “这么怕老师?”薄知聿好整以暇地看着她,“小朋友,你是不是经常在学校惹是生非来着?”

  迟宁一噎:“我哪里有。”

  薄知聿压根没信,上学的时候这丫头老旷课早退回家,再看看那打架的手法——

  他长叹口气,老大爷似的劝道:“小小年纪要多放点心思在读书上,不然长大以后会很后悔的。知道吗?”

  “?”

  说实话,迟宁长到这么大第一次听到有人让她多放点心思在读书上,还是这位混迹江湖的街溜子说的。

  她不能跟这人的脑回路计较,忍。

  她得忍。

  迟宁缓了几秒,真诚道:“其实我成绩还可以。”

  “我知道。”薄知聿点头,懒洋洋地道,“小孩儿还挺要面子。”

  “……”

  两人闹了半天,旁边四五岁的小孩奶声奶气道:“哥哥、帅帅。”

  薄知聿弯着眼,“谢谢,哥哥是挺帅的。”

  迟宁觉得要是评选个“社牛”之王,薄知聿绝对艳压群芳。

  是一点也不跟人客气啊。

  薄知聿忽然想起来来:“小朋友,喊句哥哥听听。”

  “为什么?”迟宁本能道。

  “因为哥哥想听。”

  “不要。”

  薄知聿啧了声,拖着尾音,有些委屈的模样,“我辛辛苦苦给你开家长会,被骂了半天,连句哥哥都听不到——哥哥真可怜。”

  迟宁撇开眼,装作什么都没听到。

  男人还装上瘾了,桃花眸下垂,丧气还带着点难过。

  “小朋友,这么不喜欢哥哥啊。”

  “……”

  “哪儿不喜欢了。”家长抱着小孩打趣,“小同学也是,对你哥哥可真好,一看就知道黏得紧。”

  黏得紧是什么让人尴尬的发言。

 文学

  迟宁修正道:“倒也……没那么好。”

  家长乐呵了:“这哪儿不好了,一步都不让他走,手还紧紧抓着,感情多好啊!”

  迟宁才反应过来,刚才紧张过度,手还抓着他的衣角没放开。

  完蛋。

  薄知聿视线停在她的手上,再转向她,拖腔带调地啊了声,慢慢勾起唇角。

  “一步都不让走?“

  “……”

  迟宁感觉到他又要开始花里胡哨了。 

  “原来小阿宁喜欢哥哥的方式——”男人轻笑了声,语调满是玩味,“还挺黏人的呢。”

  /

  这家长会总算顺利结束,迟宁估摸着姜伟是和她父母确认过,并没有再找她聊事情。

  就是薄幸唠叨了点。

  正常高中的知识迟宁在初中就玩得滚瓜烂熟,现在到学校听课,没有一节课是她不困的。

  当然,也没有老师会自找麻烦让迟宁起来听课。

  她趴在座位上睡觉,边上薄幸扔了个纸团过来。

  距离没把握好,降落到习佳奕的桌上。

  女孩原本认认真真地在听课,看到纸条那刻倒像是看到了炸弹,犹豫半天才把纸条藏到袖子里,脸上的表情就差写着“我在开小差”。

  她回头看,对上薄幸的视线,耳畔渐渐泛红。

  薄幸用手指示意给迟宁。

  座位上的的睡美人终于动了,小鹿眼睡意惺忪,也没想着遮掩,直接拿起纸条就看。

  【为什么你没说来给你开家长会是三哥?!你为什么不告诉我?小爷我不是你最亲密的人了吗?】

  “……”

  睡美人没半点反应,把纸条扔进垃圾桶。

  薄幸锲而不舍地扔。

  【是不是淡了?为什么不理我?你忘记我们同生共死共享一顿关东煮的友谊吗?】

  【迟宁!!!】

  薄幸仿佛以扔纸条为趣,抛物线一道一道的,准头逐步提升。

  “咻。”

  老朱面无表情,精准空中拦截。

  “咻啥呢?”

  薄幸:“……”

  老朱冷笑:“既然这么喜欢咻——来,站起来给全班同学都表演,别客气啊,来!”

  班上顿时哄笑出声,迟宁彻底被吵醒了。

  老朱原本还在怼薄幸,这会儿乐呵乐呵地看向迟宁,“吵到阿宁同学了?”

  少女还困着,揉着眼睛,满是倦意。

  “下课了吗?”

  下课铃声早响了,老朱在拖课。这会听到迟宁这么问,立刻道:“下课了、下课了,课代表记得把卷子收上来!”

  高三课业的压力实在是大,下课不是在做题就是在问老师题目的路上,偶尔老师在拖个课,自己就跟镶嵌在椅子没什么区别。

  今天因为“七中传说荣耀回归”,难得热闹。

  “哇塞,听说薄疯子一回学校就把林妤真那群人打了一顿,还当众训斥老师,简直没他不敢做的事。”

  “当年他就是把人打进医院的狠角色,睚眦必报。哪怕是他不要的东西,别人连碰都不能碰。你们听说过没,他有很严重的精神病——”

  “学神快说说,他真是你哥哥啊?”

  一群人围着,叽叽喳喳的,迟宁闷得心烦。

  “这么想知道?”薄幸挑着眉,恶劣地笑,“——别缠着她,来问我啊。”

  薄幸动起手来也是个不要命的,没人会去自讨苦吃。众人作鸟兽散。

  迟宁到室外透气,薄幸跟个尾巴似的走在她身后。

  “为什么不理我!”

  迟宁打了个哈欠,“我困。”

  “你和三哥关系突飞猛进了?”

  “还好。”

  薄幸难得不开玩笑,“你不说我也知道你在骗我,那天我去医务室找你,都听到三哥和老姜对话了。”

  阴雨天。

  姜伟打电话给迟宁父母确认薄知聿到底是不是亲属关系,信息和电话都石沉大海,气得他踹了下墙角。

  男人随手转着打火机,幽蓝色的火焰流转于修长的手指骨骼间,眸底噙着笑,“年纪都这么大了,少生点气。”

  姜伟忍了忍,“就你这样自己都照顾不明白,还能带个女孩?”

  薄知聿漫不经心道,“不试试怎么知道。”

  “试个屁!”姜伟面红耳赤地喊,“你知道迟宁是个怎么样的孩子吗?你有本事带她吗?你觉得你能教她些什么?她出事了你能负责吗!?”

  男人的视线似乎落到医务室里的女孩儿身上,只有一缕残影。

  过了几秒,他眼底的笑意愈发明显,嗓音含着浅浅的气音。

  “是个假得要命的小孩儿。”

  不等姜伟说话,金属打火机彻底熄灭。男人抬起眸,那双狐狸似的眼总似含着笑。

  “这小孩儿,我怎么不能负责?”

  ……

  迟宁有些发愣,“他说的?”

  “我知道你现在想什么,肯定是觉得‘哇这哥哥又帅又温柔,我好心动’诸如此类。你给我打住,”薄幸嗤了声,“你以为这对你来说是件好事?刚才他们围着你说的那些话听到没有?”

  迟宁问:“说他像个疯子,还是说他有精神病?”

  “都是,全都是真的。”薄幸瞥她,“你忘了他对自己亲爹干的事儿了?”

  这倒是忘不了。

  薄知聿把这玩意儿当成装饰品贴在走廊,她每天都能看到。

  【薄氏集团爆出最大丑闻!集团ED薄明被爆多次强丨奸貌美少女!其中包括知名影星、其职员等等,手段极其残忍,据悉这次的新闻由其子开庭作证,大力支持原告。在警方到达现场前,其子拿锐器弑父!】

  还挺记忆犹新的。

  “三哥情绪调节障碍,反社会人格。他能是个正常人,也会是谁也控制不了的疯子——你根本没见过他真正失控的样子。”

  最近雨季多,乌云像是要压垮人间,彻底将这城市淹没在灰色里。

  “阿宁,离他远点。”

  /

  南汀的夏季多雨,暴雨来急。

  迟宁思绪发钝,难得没再做题,只是躺在床上望着天花板发呆。

  其实薄幸的担心挺多余的,一起住这么久,她大概摸出薄知聿的作息,这人属夜猫子的,晚归晚出,半夜经常会跑车回来的声音,偶尔还会有一帮人吵吵闹闹的在门口等他出去玩。

  她最近去上提高班,准点去的学校。俩人在一个屋檐下,没再见过面。

  迟宁不以为意,他们这样生活就很好,谁也不会打扰到谁。  

  手机消息响了半天,【白涂:你能联系得上阿聿吗?】

  大概是她太久没回,白涂又急匆匆地发了几条语音过来,“你千万别联系他了,今晚把房门锁好,谁来敲门都不要开。也不要有任何好奇心,别出来好好睡一觉。”

  “看到消息就回复!”

  迟宁把床头柜里一溜的维生素药瓶打开,有的一片、有的两片,全都倒在盖子里,抽空回消息。

  【他有事?】

  白涂带着警告的意味:“哪儿来那么多为什么,小孩儿,胆子太大不是什么好事。记住我说的话,只睡觉,什么都别干。”

  迟宁把药吃完,将维生素药瓶收进抽屉。

  嘈杂的声音一窝蜂涌入脑海,薄幸的离他远点,白涂说不要开门,学校那群人说他是个不可控的疯子。

  每个人都在说,她应该跑。

  “吱呀——”她打开了房门。

  薄知聿总是不开灯,室内采光度低,迟宁整个人彻底被浸泡在黑暗里。

  这么多声音里,她偶尔也会听到他说话。

  说别怕。

  说做事要狠。

  说暴力才能解决问题。

  “轰——”惊雷乍泄。

  迟宁被吓了一跳,室外的瓢泼大雨恨不得扒着窗户缝隙涌入,轰隆隆的声响踩着着耳膜舞蹈。  

  大雨,真的开始淹没这座城市了。

  隐隐约约,她听见人低低嘶鸣的声响,怪异得激起鸡皮疙瘩。

  顺着声音,迟宁往前走,心跳咚咚咚地加快。

  从室内、到室外,在壁画最深的拐角处,在黑暗连绵不绝的长门里。

  薄知聿在那儿,看着她笑。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原创文章,作者:宇,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qiuxieku.com/1717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