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女美腿对绞互磨交缠| 宝贝你轻点夹我受不了

  四女美腿对绞互磨交缠| 宝贝你轻点夹我受不了薄知聿唇角弧度稍弯,视线在对面那群人环绕了圈,才懒洋洋地落到迟宁身上。

  “小孩儿,看到没?”

  迟宁没反应过来:“什么?”

  薄知聿还有心情跟她调侃,“他们看到我的反应才像个正常人。”

  迟宁似是完听不出他话里的意味,慢吞吞噎他:“那可能是因为你不是正常人。”

  “……”

  他们在这边插科打诨,林妤真那边紧张到死。在南汀谁没听说过薄知聿的名声,这位可是未成年就在法治头条露脸的人物。

  疯起来连爸妈都不认的畜生,谁知道他会做出什么。

  林妤真越想越觉得后背发凉,支支吾吾地,“三……三爷,我们能先走——”

  男人轻笑了声,云淡风轻的话被拖得满是恶劣。

  “你说能吗?”

  “我……我道歉,刚才是我做错了。”林妤真慌张地弯下腰鞠躬,角度近乎九十,一下又一下地道歉,“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求……求您原谅我。”

  薄知聿不喊停,由林妤真带着头,一大帮子人便同样在勤勤恳恳地鞠躬,连挺停不敢停,仿佛在玩拨浪鼓。

  老朱和姜伟过来的时候,简直在怀疑自己的眼睛是不是出问题。

  时隔好几年,男人却还是同十六七岁时那般明目张胆,笑得温和,干的却都是垃圾事。

  老朱和姜伟都是带过薄知聿的老教师,俩人对视一眼,眉头拧出皱纹。

  薄知聿混到如今的地位,老朱都只敢赔着笑上前,“薄总,您……您这是又跟小孩儿们玩呢?”

  “玩什么玩?有这么跟学生玩的吗?”姜伟怒目而视,“我跟你说过多少次了?好好说话,好好说话,一回学校就欺负人来了!”

  薄知聿没说话,眸底绕兴味。

  气氛僵硬入深渊,饶是迟宁也没见过敢这么指着薄知聿骂的,老朱吓得一直扯姜伟的衣服。

  “主任您别拉我了!这小子就是欠骂。”姜伟没好气地道,“回来干嘛来了?见到老师不懂问好?”

  薄知聿笑了下,还真就说了句:“老师好。”

  几个字拖腔带调的,有些欠揍。

  迟宁不想看着闹剧越来越无厘头,开始演戏,“老师,这是我哥哥,来给我开家长会的。刚才也是林妤真先动手的,我哥哥是为了保护我们,您可以去看监控确认。”

  小姑娘杏眼底下红乐一圈,语气可怜兮兮的,一看就像被欺负惨了,再看身后还沾着泥的习佳奕。

  老朱本就双标,看迟宁如此,气不打一处来,“你们怎么敢对欺负迟宁同学啊!啊?!每个人五千检讨,去操场跑两千米!我看你们下次还敢不敢闹事。”

  五千检讨,高三学习压力本来就大,这检讨得写到什么时候?

  林妤真瞪大眼睛,给自己求情的话还没说,就听看见迟宁捂着手臂,仿佛受了天大的委屈,可怜兮兮的。

  “主任,她们这么做,可能是学习压力太大了,我……我不疼、没关系的。”

 文学

  “……?”

  林妤真就差把问号打在脸上。

  她他妈连她的头发丝都没碰到,还被骂了一顿没脑子好吗!

  林妤真急忙解释:“主任,我没有——”

  少女抬手揉着眼睛,衣袖下滑,露出一截手腕,明显能看到被女生指甲划出来的血痕。

  “主任,她真的没有做什么,别罚她们了。”

  老朱气急,迟宁是七中多么宝贵的学生,说是七中荣誉一级贡献者都不为过。

  “你、你、你们还敢动手打人?!”

  刚才迟宁还一副像是能一怼十的样子呢!这会儿就他妈演弱不禁风的小白兔了?

  这是什么82年的陈年绿茶!

  林妤真都快委屈两个字写在头顶,一时间话不过脑,“鬼知道她的伤口是哪里来的?我连碰都没碰到她好吗!要受伤也是后面那个习佳奕,谁打她了啊?!”

  “……”

  场面安静了三秒。

  旁边的薄知聿眸中噙着笑,悠悠道:“主任,人证物证俱在。要不是我来得早,我家小朋友可就被欺负惨了。”

  老朱本就忌惮薄知聿,在看看那边的迟宁和习佳奕,一个比一个委屈,都受伤还在这帮同学说情。

  这么聪明、善良、天真的学生啊!怎么能被人欺负啊!

  老朱气得音量直奔破音,“看看!看看!我们阿宁是多么善良的好学生啊!你——你再看看你们一个个?打架闹事还不知悔改!去!五千检讨,五千米操场,再外加一个礼拜扫厕所!愣着干嘛!去啊!”

  “……”

  /

  因为这场闹剧,迟宁强烈被老朱要求到医务室上药,薄知聿也跟着在旁边。

  周末东门这边的医务室只有一位老师上班,迟宁笑温声说:“老师,我没受伤,给她看就行。”

  习佳奕被推倒的时候摔倒手臂,比迟宁严重得多。

  “小姑娘摔的一身泥的,跟我过来洗洗。”

  习佳奕牵着迟宁的袖子,怯生生的。

  迟宁笑着对她点头,“这位姐姐好看还很温柔,让她上药不会疼的,别怕。”

  小姑娘又乖又嘴甜,惹得女老师笑得弯着眉眼,“小同学,跟我过来吧。”

  得到肯定,习佳奕这才一步三回头的离开。

  迟宁回眸,男人正直勾勾地盯着她在看,这眼神真是让人猜不透含义。

  “你怎么……来了?”

  薄知聿靠在桌面,语气惋惜,很为难的样子,“本来是不想来的,但阿涂哭着求我来,真没办法。”

  迟宁忍了忍。

  不管怎么说,他来救场非常好,她不能怼。

  “不过来也挺好。”薄知聿语气带着玩味,缓缓道,“不然也不能看到阿宁表演,不是吗。”

  迟宁总感觉他下一句就是“呦,小丫头片子还有两副面孔呢”,她撇开眼,也不否认。

  男人眼尾稍扬,轻笑了声。

  “小孩儿。”

  “……”

  姜伟敲门,他身后还跟着一位家长和小孩儿,“小朋友摔破皮来消毒,陈医生呢?”

  “还在给佳奕上药。”迟宁站起来回答,她看了看小女孩摔的膝盖,不是很严重,普通破皮,“不介意的话,我能帮忙。”

  姜伟皱着眉,他一看便知这丫头又是让别人先治疗才能想起来自己,太乖有什么用。

  “你这孩子自己还伤着,老实坐着休息!”

  “谢谢小同学。”家长笑笑,“但这点儿伤没关系,同学你告诉阿姨消毒用品在哪儿,阿姨自己来就好。”

  迟宁把临时药箱递给她,见事情都解决的差不多,姜伟注意边上搁那儿优哉游哉的薄知聿,没好气道:“你先出来跟我聊聊。”

  “……”

  姜伟和薄知聿在医务室不远处,已经半天了,姜伟还在在对着薄知聿输出。从头到尾,愣是没有一句话重复。

  这口才不去辩论真是可惜了。

  迟宁坐在窗边的桌椅,拿着手机刷题。窗户故意开了一道小小的缝隙,为了能听到他们聊天。

  原本还担心姜伟会告诉薄知聿些事情,现在看来是完全没这个必要了。

  就目前这进度,她只需要担心薄知聿不发疯把姜伟揍一顿就行。

  微信跳出白涂的新消息。

  【白:小孩儿对不起啊,我这临时有事儿耽搁了,实在是走不开。现在刚忙完,我立刻去你们学校。】

  迟宁抿着唇:【不用啦,薄先生来给我开家长会了。】

  【白:?】

  【白:??】

  【白:???】

  白涂问号得直接发了段语音过来,“靠!我就说他人怎么不见了,抛下公司一堆事情,感情就是给你开家长会去了。”

  迟宁一愣,他不是说是被求着来的吗……

  白涂忙起来就记不住事情,就给迟宁开家长会这事儿还是薄知聿问了一句,他才想起来。

  公司事情还没处理完,那边有人在喊,白涂随口发道:“算了,鬼知道他这个疯子思维在想什么。阿宁你等会记得让他早点回公司!客户还等着呢!”

  手机消息没在响动,迟宁往窗户外望。

  阴雨天,他们在走廊尽头,没什么光。

  男人懒洋洋地靠在墙边,漫不经心,完全没在意碎碎念的姜伟,悠闲得像是来度假的。

  似乎是知道她在看,视线相对——

  日芒在玻璃中辗转成彩虹,他迎着那样温柔的光线,朝她弯了唇角。

  迟宁下意识地躲到墙后,她低头看着自己的脚尖,像是做错事情了。

  从小到大,她就是以“别人家孩子”形象长大的,她妈是个只有事业心的女强人,有过两个老公,现在她喊爸的这个是继父。

  也不太对,现在这个也只能算是前继父。

  她妈没空管她努力的过程,只喜欢验收成果,继父基本不会管她。

  她和班干部也是衔接在一起的,每次开家长会都能看到别人家父母拿着自己孩子或优异、或难看的成绩单喜出望外、低声叹气的模样,然后再转头看自己空空荡荡的座位。

  在等到散会之后,她总是会收到一句“妈妈没空,让你爸爸去”、“爸爸很忙,下次一定去”。

  她永远是父母生活里被弃用的Plan B,是那个随时随地可以被忽略的存在。

  迟宁觉得自己挺好笑的,在薄知聿刚认识没多久,却把她放在必选题里选择的人,脑海里的第一反应是他不来就好了。

  他不来,她就没那么难过,她就不会再次明白她是个怎么样的人。

  少女站在阳光下,弯着水汪汪的眸子,像是看了场令人捧腹的喜剧表演那般,笑得停不下来。

  /

  薄知聿进来的时候,那边家长还在给小朋友上药,哭闹个不停,家长一直哄着,动静很吵。

  小姑娘就坐在他们不远处,杏眸还晕着笑意,眼神一直往他们那边看。

  是在笑,却怎么都让人看不出她到底在想什么。

  薄知聿轻轻嘶了声,姜伟最少有句话说得挺对。

  带个小孩儿是真难。

  迟宁还在发呆,眼底覆盖下一层阴影,男人不知道是什么时候过来的。

  “伸手。”

  迟宁:“嗯?”

  薄知聿示意她的手腕,“不是受伤了?”

  迟宁后知后觉的啊了声,把手往后藏,“没关系的。”

  薄知聿坐在她对面,也不急,就弯着眼眸,悠悠道:“小朋友,见过哥哥打人没?”

  “……”

  迟宁慢慢地把袖子撩上去一截,正好露出手腕伤口,多的一存手臂都没露。

  见状,薄知聿挑了下眉,没说什么。

  她手腕这一条划得挺长的,翻起来的衣服袖口都是血。

  他拿起酒精棉,“自己弄的?”

  迟宁点头,也跟着开起玩笑,“我这演戏的实力如何?”

  “知道像这种情况,更好用的是什么吗?”

  “嗯?”

  薄知聿像是在谈论天气般平常,“实力不能让人闭嘴,但暴力可以。”

  他与她对视,浅色的瞳仁像会蛊惑人似的,和她说着悄悄话。

  “——所以,下回去让别人受伤。”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原创文章,作者:宇,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qiuxieku.com/1717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