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主动张开双腿快给我 ;欲拒还迎张开双腿

 “她主动张开双腿快给我 ;欲拒还迎张开双腿喂,大叔。”迟宁蹲下身,垂眸看着地上这个摔的鼻青脸肿的刀疤脸,“不要试图报警哦,刚才您做了什么,手机可拍得一清二楚呢。”

  刀疤脸眼睛瞪大,口齿不清:“你拍四平是怕鹅报警?!”

  他还以为迟宁拍视频是为了直接去警察局,结果是因为她要动手打人,又不乐意去警察局善后,才拿视频威胁他。

  迟宁拿纸巾擦手,懒得再跟这个生殖隔离的败例废话。

  “您是这儿的老板?”

  餐馆老板颤颤巍巍地看着这一地狼藉,又看了看眼前这小姑娘,额角的汗滴了下来。

  “是……是。”

  “您的损失,我会转账给您,连同她今天的。”迟宁示意习佳奕的方向,“今天能先别让她工作吗?”

  老板巴不得闹事的早点消停,赔着笑,“能能能,您请便。”

  迟宁拉着习佳奕的手腕,“对了,您这有医药箱吗?”

  “……”

  老板带他们到了员工休息室,说是休息室也就是一张折叠椅,墙壁还会裂缝,空间很小,估摸着两个女孩走路都会碰到彼此。

  习佳奕低着头,迟宁看不清她的表情,她袖子和裙子都是濡湿的,手握成拳,骨骼都在紧张得发颤。

  “学……学校那边……”

  “学校图书馆和学生会有职位空缺,工作内容比这边轻松,去上课也方便。如果你需要的话,我帮你联系。”少女打开医药箱,“他们这种人欺软怕硬,被收拾一次就好了。”

  “什、什么?”

  习佳奕怔愣在原地,她原本已经做好了被训斥“不读书出来打工”、被问头问尾的打算,却没想到迟宁会说出这一句。

  “提供解决方案比问候有用。”迟宁笑了笑。

  她就是对别人的私生活没有兴趣,人活在世上谁没有难处,何必非要知晓缘由,再来一句“你还好吗”、“你怎么样了”。

  对方还得忍着自己的伤疤回你“我很好,没关系”。

  有眼睛都能看出的事情,何必呢?

  迟宁拿纸巾,轻轻地擦掉她粘在脸上的眼泪,“不是你的错,别怕。”

  少女身上是馥郁的玫瑰香,像是精心栽培在玻璃温室里的花儿,正如她的人一样,是远远不可触及的高贵。

  和所有七中人一样,习佳奕听过很多关于迟宁的优秀,却没想过有一天这位“七中白月光”会在这样兵荒马乱的场面后,不嫌弃她的卑劣,和她说别怕。

  好久,好久,没有人和她这样说过话了。

  房内填充满嚎啕哭声,习佳奕眼泪像能淹没人的洪水,将整幅画面的变成压抑的暗色。而在边上的少女一点不哄人,面色平淡地在帮她处理伤口。

  怪异得和谐。

  等习佳奕哭累了,她才哑着声断断续续地说话:“我家里人只有我爸爸了……他生病了。”

  迟宁:“嗯?”

  “所以……我们家没、没有人能给我开家长会。”习佳奕在上菜之前听到过他们闲聊,她笑着,“虽然是这样,但我不可怜的,我们家很好。”

  “……”

  迟宁盯着她看。

  女孩的衣服上沾着油烟,皮肤不算白,,刚哭过眼睛又红又肿的,戴着厚重的黑框眼镜,是那种最普通还有点儿土气的款式。

  没什么自信,不敢看人说话,行为举止都是怯生生的,毫无存在感。

  说实话,一眼便知被世俗以痛拥吻的人。

 文学

  但就是这样的人,用那双哭得惨兮兮的眼睛看着她,扬起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对她说,“我爸爸对我很好,我很幸福。”

  幸福。

  是什么。

  /

  迟宁把习佳奕送到路口搭公交,这会儿才后知后觉的想起那些麻烦事,忘了嘱咐老板嘴严些别告诉薄幸。

  她穿着校服打人的,那些流氓地痞可能还会找到学校来。

  刚才那话算是安慰习佳奕的。这种人,打到他怕,才是永绝后患。

  太烦了。

  薄知聿再看见迟宁的时候,正好是黄昏。夏日余晖裹挟大地,少女蓝白色的校服裙摆绽入画,笑意温柔,像洁白易碎的百合花,盛放于暗香浮动的暮霭。

  她似乎永远都保持着完美的模样,走路也是,背脊挺直,摇曳生姿。

  太完美,就总像是假的。

  薄知聿想起刚才在店里,关键性让刀疤脸绊倒的那下,不是意外,这小姑娘是算准了力道和位置,游刃有余。在动手之前,还懂得留好证据善后。

  让白涂这样的老手干群架,都未必能像迟宁这般全身而退。

  这架打得太聪明。

  “你怎么在这儿?”

  迟宁还在想着怎么善后,没想到走没两步在巷口能遇见他。

  这在大街小巷乱窜的频率,不愧是街溜子头儿。

  男人的桃花眸微弯,笑意慵懒,“——来给你送礼物。”

  “……?”

  薄知聿带她来的地方,就在上次那Livehouse附近,这整栋都是娱乐场所,这层主打射箭,暗色调的红灯装饰,入口摆满长排弓箭,主题很奇怪,径直入内是大型海绵宝宝插画,一半在笑,一半只剩下嶙峋的骷髅骨架。

  薄知聿:“没来过?”

  迟宁说:“没有,像鬼屋。”

  薄知聿垂着眸,手里掂量这弓箭,递了个合适的给她,“玩吗?”

  迟宁说了谢谢,问:“这就是礼物?”

  他语气稍懒,莫名神秘,“不算,真正的还没来。”

  迟宁没有好奇心,哦了声,就拿着那柄长弓跟在他身后。

  她确实是第一次玩这个,感觉长度高过她半身,蛮新奇的。

  这路越往里走越黑,□□风席卷。

  男人眉梢微扬,饶有兴致地问:“知道里面是干什么的吗?”

  红灯缠绵它的笑,流淌到迟宁的脚边。

  用小朋友的童趣来撕裂现实,这街溜子诡异的恶趣味。

  白涂过来的时候正好看到这个画面,那只仿佛跟恶灵修炼成狐狸精的男人,在小姑娘身后压下一片黑沉沉的阴影。

  放低的声音浸泡在骷髅画像中,意味深长。

  “里面专门拐卖小女孩的,有好多坏人——怕吗。”

  薄知聿是真像能把人卖到山沟沟里的人。

  “怕。”小姑娘顺着他的话说完,示意前方明晃晃箭馆的字样,问得挺认真的,“有人说过你很幼稚吗?”

  “……”

  在白涂的记忆里,真人真事,上次这么跟薄知聿说话的,现在已经在精神病院蹲着了。

  然而现在,白涂看了看懒洋洋倚在墙边,眼底没有半点生气的模样,笑得跟神经病一样的薄知聿。

  奇了个怪。

  白涂非常好奇:“阿宁,你能不能告诉我你是吃什么长大的,胆子能这么大?”

  迟宁还在摆弄弓箭,她没玩过,在照猫画虎。

  “嗯?”

  “别瞒着了,吃饭那会打架,我们都看见了。”

  迟宁一个拉弓,箭支尴尬地在原地降落。

  “……我们?”

  白涂:“我、阿聿,还有薄幸那群朋友,该看见的都看见了。”

  行啊。

  她这是走的什么狗屎运,感情这是一个没落下。

  迟宁愣了两秒,转头去看薄知聿,这狐狸还有心思点评她的打架。

  “挺厉害的。”

  “……”

  被知道对迟宁来说也不是什么大事儿,她只是烦跟人解释,“薄幸说什么了吗?”

  “震惊了好一会儿,还问阿聿给你开家长会的事儿。”白涂问,“你这读书不好,怕找家长?多嘴问一句,你这文能怼人,武能群架,是捡了哪本武林秘籍练出来的?”

  迟宁扯了扯嘴角,“九年义务教育。”

  薄知聿想起“生殖隔离”,没忍住笑,“是挺‘好学’的。”

  迟宁向来秉承有一回一,问“那你是从哪儿练出来?”

  “我?”薄知聿散漫道,“从小挨打多了,就练出来了。”

  挨打?

  还是从小挨打?

  迟宁眨了眨眼,“为什么?”

  “为什么啊?”薄知聿悠悠重复了遍,偏头,没个正型道,“可能是因为,他们嫉妒哥哥长得好看?”

  “……”

  白涂拿新的箭支给她,“你这小孩儿是真挺好玩的,要不今天来打个赌。阿幸那混小子说你缺个家长开家长会?咱也不欺负新手,你要能射中一次靶子,你这家长会我去开。”

  迟宁下意识看了眼薄知聿,男人慵懒地窝着,看样子是不反对的。

  她这不走运的一天终于迎来了喜讯。

  “别看他了,这人最怕麻烦事儿了,给你开家长会准没戏。四舍五入我也算你哥哥,开个会多合适。”白涂挑眉,“半个小时内,中靶子就行。”

  “好。”

  最后倒计时三分钟,靶子附近满地的箭支,靶子光秃秃如松柏屹立。

  战绩为零,迟宁手臂酸软。

  其实也不算迟宁的毛病,她第一次不着门道,这靶子的距离过远,玩久了体力跟不上。

  薄知聿微眯着眸。

  小姑娘几许碎发黏在如雪的颈间,脸颊鼻尖染上薄红,抿着唇,更像是弱小瘦弱的白兔,只是背脊依旧直立,拉弓的手在颤。

  不懂得问,也不懂得休息。

  倔得要命。

  “完蛋,我这是不是算欺负小孩儿了。”白涂摸了把寸头,“阿宁,要不算——”

  迟宁应声回头,清冽的薄荷味突然地涌进。

  男人不知道是什么时候过来的,就在她的身侧,骨节分明的手拖着她那摇摇欲坠的弓,往上抬高。

  没有直接碰到她,却像是再靠近些,她便能撞进他的怀里。

  迟宁的动作怔住。

  男人那双漂亮的桃花眸微垂,轻笑了声,含着浅浅的气音,倦懒的声音扫过她的耳畔。

  “别怕,哥哥教你。”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原创文章,作者:宇,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qiuxieku.com/1716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