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岔开双腿任你摸 ,一手揉着胸 一手伸到下面

  女人岔开双腿任你摸 ,一手揉着胸 一手伸到下面迟宁试图调整自己僵硬的情绪,“你什么时候认出我的?”

  “第一眼。”薄知聿懒声道。

  迟宁没绷住:“那你还装——”不认识。

  便利店门口细碎的光落在他的分明的眼睫,男人的眉眼舒展,满含夏夜星河,温柔又多情。

  “想逗你。”他轻笑了声,音色缱绻,“你很可爱。”

  “……”

  他是不是在骂她幼稚!

  不然怎么老小朋友小朋友的叫,她都高三了!高三!

  迟宁崇尚礼尚往来,于是小圆脸绷得有些认真,她回:“你也很可爱。”

  听出来了吗!

  你也很幼稚!你才幼稚!

  事实证明,迟宁是真的猜不透他的脑回路,她以为他会把她跟那个黄毛一样利落地暴揍一顿。

  然而男人弯着眼睛,颇有几分“你说的真对”的意思,也认真回。

  “我知道,谢谢你的认可。”

  迟宁:“?”

  好兄弟,你知道的是不是有点儿太多了。

  薄幸没猜到这边的风起云涌,小小声道:“你们认识啊?”

  两道声音同时响起。

  迟宁坚定无比:“不认识。”

  薄知聿:“认识。”

  薄幸一脸疑惑:“那认识……吗?”

  “啊。”男人语调微扬,走进她的身边,伸出手,“迟来的自我介绍,薄知聿。”

  在小巷里就看见的修长手指,肤色冷白,手背的青筋隐隐透着力量。

  很漂亮,也是这么一双漂亮的手把黄毛们揍得血流成河。

  “迟宁。”

  掌心交握,温度滚烫得蔓延在每一处脉络。

  视线对视上,迟宁便感觉有种难以言喻的压迫感袭来,心跳一顿。

  似是为了配合她的身高,男人稍稍弯腰,对上她的视线,浅色的眼瞳明亮又勾人,含着温柔的笑意。

  “小朋友,你好。”

 文学

  /

  这莫名其妙的开端让薄幸带了波节奏,迟宁原本就是该回薄家住的,但她并没想到最后的结局是坐这位薄疯子的车回去。

  迈巴赫,薄知聿坐副驾驶,迟宁和薄幸坐在后座,他们看不到彼此,也没有音乐和说话声,车内安静得可怕。

  迟宁散漫看着车窗外倒退的夜景,她没什么感觉,就是困。

  叮咚一声,薄幸的手机在响。

  迟宁偏头去看,这可能是她看过薄幸坐姿最端正的一刻,背部直立,手整齐地搭在膝盖上,目不斜视,仿佛在军训。

  “我……我妈的电话,问我什么时候回家。”

  薄幸示意她看手机:【靠!!现在这个情况是个什么情况,你现在真要跟他回家?!你确定?你肯定?】

  迟宁翻了翻微信的消息,才回:【你觉得我从这里跳车窗会出事吗?】

  薄幸:【?废话,肯定会。】

  迟宁:【[微笑]那您展开说说,现在我从哪儿下去?】

  薄幸:【……】

  迟宁看着列表,这个点没回家的小孩儿,大多会跟薄幸样收到家长来电,她没有。列表信息里清一色都是老师和同学们恭喜她夺得“IMO的金牌”,以及一些她竞赛同学发题请教她解法。

  迟宁不太理解其他家长这种行为,她一个人生活很久了,出门不需要报备,没有人嘱咐。

  她上一次收到她亲妈的信息还是很简短的一条“我跟你爸离婚了”,然后紧接着“我准备定居国外,结婚”。

  是一条通知短信,没有任何关于她的后事。

  她爸妈从小就这么放心她,大概是因为“好孩子都特别懂事”的心理,放心到包括这次他们离婚后,她的第一归宿是从未见面过的薄知聿。 

  薄幸总喜欢问她是不是真的要去薄疯子家里,其实迟宁也很想问问他,如果不去薄知聿家里,那她该去哪儿呢。

  可惜,没人会告诉她这个答案,她还得是这个问题的解答者,一遍一遍,不厌其烦地告诉别人没关系。

  薄幸:【[图片]】

  薄幸发来的是一张新闻的截图,里面相关字眼都是薄知聿。花里胡哨的信息很多,但一张正脸的照片都没有。

  【薄知聿,19岁进入成为薄氏集团,短短半年成为商界谈之色变的掌控者,手段毒辣,将自己的父亲踢出企业。】

  【薄氏集团爆出最大丑闻!集团ED薄明被爆多次强|奸貌美少女!其中包括知名影星、其职员等等,手段极其残忍,据悉这次的新闻由其子开庭作证,大力支持原告。在警方到达现场前,其子拿刀弑父!】

  底下附赠的动态图是满屏红色的马赛克处理,少年手捏着沾血的利刃,他眼尾受伤,浓烈的血往下盛开。

  他在笑,是愉悦入骨、发自肺腑的笑。

  他直直地看着镜头,最猖狂的挑衅,血顺着眼角挂在唇边,舌尖一卷,血入喉,

  一边尝着自己血的味道,一边笑得上气不接下气。 

  屏幕上薄幸圈红的一句话:【他是杀人未遂的罪犯,因为未成年和精神病,毫无回响。】

  薄幸:【我预防针都给你打得差不多了,你自己想清楚。我真没见过,能在他身边正常待下去的人。】

  一路飞驰,霓虹交织,车窗倒映出少女未褪婴儿肥的小脸,眉眼含笑。

  /

  这回的是薄家的祖宅,中式古宅,凉亭园林两米高的石狮子,壁雕上的价值难估的南巡古作,处处皆是书香气息。

  北宁向来是地比房子贵,薄家这装潢不知比地贵了多少。

  迟宁觉得好笑,她爸可真是为她找了个好住所。

  从车上下来,薄幸还是那副“全程军训”状态严阵以待,司机轻手轻脚地摇下车窗,恨不得把自己开启静音模式。

  “三少爷睡着了,不用等,您先进去就行。”

  迟宁问:“不用叫醒他吗?”

  “别,三哥起床气大得要命,再说他不去更好。”尽管车里面听不见,薄幸还是压低了声音说话,“外公也不想看见他,每次都见血。”

  迟宁走在薄幸身后,问:“为什么?”

  “你孙子把你儿子送牢里了,搞得鸡飞狗跳,换你你能喜欢吗?”薄幸低声道,“最开始薄家这辈就俩儿子,薄知聿在薄家行三,他是私生子,十几岁了才自己找上门来的。反正,老爷子从来没重视过他,要不是现在薄氏被三哥捏在手里,老爷子早造反了。”

  迟宁感觉薄家这戏码,还挺宫斗的。

  临近门口,薄幸又嘱咐了句:“老爷子作风老派,说话不好听,等下你忍忍。如果问到你和三哥的关系,一定要演出你很讨厌很怕三哥的状态,明白了吗?算了你这好学生这套,本来就讨长辈喜欢。”

  薄家还是偏向传统中式家庭,边上坐着的是薄幸母亲薄意,青花瓷色的旗袍装扮。老爷子坐在主位缕着自己下巴那缕白胡子,眼神极具威圧感,上上下下仿佛3D扫描仪似地给迟宁一通看。

  迟宁打了个寒颤,又扬起完美乖宝宝的笑容。

  倒不是怕的,这老爷子空调也开得太低了点儿。

  显然这个笑让老爷子满意了不少,“阿宁,快坐吧。” 

  薄幸还想着出声提醒,迟宁如何选位,下一秒就看见少女坐在最末端的位置,因为“背靠大门为卑”,老爷子又是一个欣赏的目光,他松了口气。

  其实薄幸猜得很准,迟宁确实最擅长应付这类长辈,她从小是跟奶奶一起生活的,对于该有的规矩一清二楚。

  薄老爷子问的问题无非就是闲话家常,更不难回答。

  迟宁不动声色扯了扯裙子,她怕冷,这屋里的空调简直是在挑战她的感冒底线。

  就这么一个小动作,老爷子眯了眯眸,不客气道:“阿宁啊,下回裙子要穿长一些,女孩子家要得体。”

  “……”

  这是校服,长度又不是她能决定的。

  不等迟宁回话,后面散漫地传来一道声音,没睡醒,还伴着浓厚的倦意。

  “女孩子家想穿什么,轮不到您管吧。”

  迟宁回眸,男人发梢懒洋洋地耷拉着,那张多情又温柔的脸写满了“你他妈真吵”的烦躁,看起来很挑衅人的状态。

  老爷子顿时暴跳如雷:“你这畜生,谁允许你进来的!”

  薄知聿眼睫一抬,似笑非笑,“您说什么?”

  话题不对,薄意连忙出来打圆场,“爸,小辈们还都看着呢。阿聿,快坐下,给你介绍一下,这是迟家小辈迟宁。阿宁,这是薄知聿。”

  这话题重新拉回正轨,男人的视线落在迟宁身上,懒散道:“阿宁?”

  迟宁想着之前的事,尴尬到不知道要怎么称呼他,叫全名又不礼貌。

  “薄……叔叔?”

  他含笑,“看起来那么老吗?”

  迟宁换了个称呼,“那……薄先生?”

  薄知聿眸中多出几许玩味,拿了件毯子,“怎么这会儿这么生分,都叫起先生来了。”

  迟宁一把子回到“命中注定的女人”的狗血误会里,耳畔有些红。

  那她总不能现在开始叫,命中注定的男人吧!

  这像话吗!

  迟宁的话卡住,男人突然俯身下来,她眼前的光线被彻底遮挡。

  距离有些近,清冽的薄荷味拂入鼻息。男人那双骨节分明的手,将毯子轻轻地披在她腿面。

  他轻笑了声,拖腔带调:

  “我觉得叫哥哥不错。”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原创文章,作者:宇,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qiuxieku.com/1714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