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人看着我们做|对着镜子张开双腿揉弄

   别人看着我们做|对着镜子张开双腿揉弄隔天,成片就出来了。

  桃柚飞速帮明亦冬制作了简历,然后筛选了几个广告,打算上门“推销”。

  在去厂家的路上,桃柚正在咬着笔帽思索应该为白路白远再接个什么类型的节目,突然接到了明亦冬打来的电话。

  桃柚惊喜道:“你把我从黑名单里放出来啦?”

  明亦冬:……

  桃柚:“怎么了?找我有什么事吗?”

  明亦冬用有些别扭的声线道:“辛苦你了。”

  明亦冬知道桃柚这两天一直在为自己奔波,要是换成别人,明亦冬肯定一点儿愧疚感都不会有,但是桃柚那张脸实在是太稚气了,让明亦冬产生了自己在压榨童工的罪恶感。

  她别别扭扭地道了谢,却没听到话筒里传来桃柚的声音,明亦冬的傲娇劲儿顿时又上来了:“喂,我和你说话呢,你听到没啊?给点反应好不好?”

  “嘿嘿,嘿嘿。”手机里,桃柚那清澈的声音愣是变成了蜡笔小新的憨笑声:“美女姐姐关心我,嘿嘿。”

  明亦冬:……

  对方毫不犹豫挂断了电话并对你翻了个白眼.jpg

  这颜狗没救了!

  被挂断了电话,桃柚也不生气,她知道明亦冬是在关心自己,怕自己太累。

  但明亦冬不知道的是她其实可以加快或减慢时间。

  所以她一点儿都不累。

  不光不累,还闲得睡了一大觉,追了两集电视剧。

  *

  桃柚的首选是一家叫做LA的国产化妆品企业。

  他们的公司并不大,但却拥有着称得上一流的专业研发团队,LA的每一项护肤品都很有效果,也很贵,经常被人戏称为富婆专用。

  这些年LA一直都是低调行事,但桃柚印象中,LA这段日子其实正在利润低迷,打算告别低调路线,想拍个广告,宣传一下自己,也有在小范围的征集便宜艺人前来拍摄广告。

  桃柚登记后直接来到了广告部,找到了LA的广告经理。

  “你好,范经理,我是天业影视公司的经纪人桃柚,我提前给您打过电话的,您还记得我吗?”

 文学

  广告经理姓范,他是半个月前为了拍这个宣传广告才从产品部调到广告部的。

  其实听到桃柚说她是天业的人的时候,范经理就已经动心了——天业影视公司名气大,和他们合作只赚不亏,但和人谈判并不是范经理强项,他看过很多关于谈判的书籍,也算是了解了一些话术,知道他现在一定要表现出待价而沽才行。

  范经理拿捏着腔调说:“我们公司虽然不大,但我们的产品知名度都是很高的,能为我们的产品拍摄广告是多少艺人争取都争取不到的机会,而且我们的广告也很有难度,要跳舞的哦,我们对艺人的专业素养的要求也很高哦!”

  范经理说完,拿眼睛瞟着桃柚。

  怎么样?怕了吧?

  接下来是不是要说“我的艺人真的很优秀,求求你给我们这次机会?”了!

  眼看范经理正要再开口施压,桃柚瞥了一眼面前这个幼稚的大叔,没说话,默默从帆布包里拿出了一叠照片。

  范经理的声音戛然而止:“这——!”

  他的嘴猛地闭上。

  好险,差点儿脱口而出一句美女。

  桃柚一张一张地翻着明亦冬的照片,从第一张翻到最后一张,很冷静地问:“别说那些虚的了,你就说这样的美女符合你们的要求吗?”

  她抬头看了一眼范经理:“要是不行的话,我就去找别的厂家问问。”

  范经理:……

  十分钟后,桃柚走出了LA的公司大门,拿出手机给明亦冬发了个消息:“搞定了,三天后咱们去拍LA的广告。”

  *

  LA的广告是由一段舞蹈组成的,明亦冬需要先跳一段类似于街舞的很有力量感的舞蹈,然后LA的特效广告牌会蹦蹦跳跳的出场。

  因为这段舞蹈看起来动作很复杂,桃柚记起来明亦冬只有2点的舞蹈天赋,也不浪费时间,当天就把明亦冬拉到了公司的小练舞室里,找了个舞蹈老师帮她练习动作。

  从下午三点练习到八点,围观了五个小时明亦冬练舞的桃柚“啪”地用手捂住了脸。

  唱功也只有2点的白路和白远唱起歌来也没多难听,怎么明亦冬跳起舞来就这么可怕呢??

  怪不得,怪不得明亦冬这么漂亮,天业却没有给她安排个女团让她出道,原来是因为她真的只有脸能看啊!!

  明亦冬的肢体不协调几乎到了每个四肢都不肯听从她大脑指挥的地步,五个小时里,明亦冬有无数次因为左脚拌右脚而摔在地上,像是一点进步都没有,八点半的时候,舞蹈老师长长地叹了口气,脸上都是绝望:“你,这……”

  桃柚知道她估计是要说明亦冬没天赋,忙抢在她开口之前说:“老师,你今天先回去吧,我再陪她练习一会儿。”

  舞蹈老师再一次长长地叹了口气,带着对自己专业能力的怀疑满脸恍惚地走了。

  舞蹈老师走后,明亦冬抱着膝盖坐在了桃柚旁边,脸上的神情有些难过。

  明亦冬说:“现在你知道了吧,我为什么会被放弃?因为我真的唱歌跳舞都不行,一点儿天赋都没有。实在是太难了!怎么会这么难!明明我记得那些动作,怎么一跳舞起来手脚就不听使唤,像得了癫痫一样呢??”

  “美女你在说什么啊美女!!”桃柚闻言立刻蹲在她旁边,满脸正经地道:“你怎么会是没有天赋呢!我不允许你这么贬低自己!你分明是因为腿太长了所以才不会跳舞啊!”

  明亦冬:……

  明亦冬又想笑又着急:“我都跳成这样了你还夸我!三天后就要验收成果了,我可怎么办啊!”

  桃柚看着明亦冬焦急的模样,浅浅笑了一下;明亦冬自己会着急就是好事儿,她把人从地上拉起来,信心满满地道:“没关系,我们还来得及。”

  “哪里来得及了?”明亦冬不悦道,但心中的焦急却莫名因为桃柚这句话而平复了一些。

  “当然来得及,你只是缺乏练习。”桃柚笑着道:“听我的,最后练习半个小时,好不好?”

  她已经练习了整整五个小时,汗把毛巾都浸湿了,再多练习半个小时又有什么用?

  可明亦冬还是觉得很不甘心,她咬着牙站起来:“好,半个小时就半个小时!”

  在明亦冬一遍遍地跳着她的“癫痫舞”的时候,桃柚悄悄调慢了时间。

  通过长时间的练习,小脑萎缩的人也能重新恢复行走,明亦冬就算四肢再不协调又如何?明亦冬只是需要比别人还要多许多倍的时间来练习,而刚好,桃柚有时间可以给她。

  她不要求明亦冬能一夜之间跳到舞蹈家的程度,只要跳出人形儿就行。

  至于舞蹈的优美程度……

  不需要的,有明亦冬那张脸在,观众不会太挑剔的。

  舞蹈室内,明亦冬一遍遍地练习,桃柚在旁边时不时地纠正她的动作,渐渐的,明亦冬不左脚踩右脚了,转圈儿也不摇摇晃晃了……

  终于有一次,她没有卡壳地把整套动作做完了,明亦冬猛地停了下来,不可置信地看向桃柚,满脸惊喜:“我……我真的做到了!”

  桃柚毫不吝啬地给她鼓掌。

  明亦冬放松下来,肚子立刻响起了一连串的哀嚎声,明亦冬揉着小腹:“我应该练习了好几个小时吧?饿死我了,现在是几点了?……啊??不是吧?我以为现在都半夜了,结果时间才过去了四十分钟??” 

  咳……一不小心慢过头了……

  桃柚装死地别过脸去,赶紧召唤系统收回了放慢时间的能力。

  看着累得毫无形象坐在地上的明亦冬,桃柚突然觉得自己像是个剥削工人无良资本家……

  她忙赔罪道:“走,我带仙女你去吃炸酱面去!”

  明亦冬:“……炸酱面可以,但不许叫我仙女。”

  害羞qwq

  *

  在这三天里,明亦冬深切体会到了什么是度日如年,练到最后,她连喊累的力气都没有了,不光双腿打颤,大脑也不听使唤了。

  一天真的只有24小时吗???老祖宗不会在骗她吧???

  好在桃柚操控时间的能力越来越熟练了,既能保持时间拉长,也能适当维持住明亦冬的体力。

  但饶是如此,桃柚也满心不舍。

  她就是见不得美女受苦!呜呜!

  广告拍摄那天,桃柚和明亦冬早早来到了摄影棚里。

  在外人面前,明亦冬仍旧是那个高冷、脾气古怪的“疯批美女”,面对过来给自己化妆的化妆师,明亦冬冷着脸,提出了无数要求。

  化妆师丝毫没有生气。

  甚至还很开心。

  能给这么一张脸蛋化妆,简直是喜欢到不想洗手的程度QAQ

  为明亦冬化完一整套艳丽到夺目的妆容后,化妆师看着自己完美的作品,甚至想要提出和明亦冬合一张影。

  但还没等说话,一个娇小的身影就从她身边挤了过去,一叠声地道:“美女!美美美美美——!!”

  明亦冬没忍住翻了个白眼:……

  和明亦冬从化妆间出来后,桃柚一眼就看见场地中央那一男一女两个人。

  站在前方的那个是个叫余佳的女明星,有一张精致漂亮的小圆脸,近来因为接了一部网剧而有了些名气,被不少人称是新时代清纯女神,而余佳的的身边,则是她的经纪人。 

  桃柚看见那个年轻男人的瞬间就笑了起来。

  这可是桃柚的老熟人了。

  男人名叫方乌,现在的他虽然还和桃柚一样只是一个小经纪人,但这人脸皮够厚,也有手段,所以在圈里越混越好。

  只是不知道为什么,他自从见过桃柚后就单方面地把桃柚视为了竞争对手,有事没事就去桃柚的公司找她放个狠话,还挖过几次桃柚看中的艺人。

  桃柚不理解为什么方乌对自己有这么大的敌意,但是也不讨厌他就是——毕竟方乌每次都会败在自己手里,那副恨自己恨得牙痒痒却无计可施的样子实在太有意思了。

  桃柚对方乌,就像老大爷看隔壁人家尿裤.裆的小孙子似的——就是图一乐。

  方乌见到化妆间终于有人出来,立刻转过头来,一抬眼便看到了笑吟吟的桃柚。

  桃柚在外勤的时候为了方便行动都穿着一身白色运动服,把长发在脑后梳成一个马尾,因为刚刚被明亦冬的美貌震惊,她甜美地笑着,一张娃娃脸因此白里透红,别提多可爱了。

  方乌看着桃柚有些发呆。

  明亦冬的经纪人竟然这么小只?……这么可爱?

  方乌心中一惊,忙甩了甩头,将这个念头甩走,领着余佳上前,开门见山地下了战术:“你就是明亦冬的新经纪人,叫桃柚是吧?我已经调查过了,你的艺人除了脸,什么都不行吧?为了节省厂商的时间,我已经对LA提交了备用方案的申请,LA也赞同我们余佳成为这次广告的plan B……”

  桃柚打断他这一大串毫无意义的balabala,扬了扬眉:“你想表达什么?”

  桃柚没有丝毫惊慌的模样让方乌心底泛起了淡淡的怒意,他冷声道:“还听不懂吗?我的意思是,只要你的艺人跳不好,那立刻换我们余佳来。”

  确实跳的不好·明亦冬立刻紧张了起来。

  她下意识看向比自己还小几岁的桃柚,像是在鸡妈妈翅膀下寻找安全感的小鸡崽。

  桃柚“哦”了一声:“行,我知道了。”

  见自家鸡妈妈一点儿都不惊慌,明亦冬立刻也不紧张了。

  方乌:?

  他眉毛倒竖:“你这是什么意思?看不起我吗?”

  桃柚:“哦哦嗯嗯好好你说是就是吧。”

  方乌:……

  我还真是谢谢你这么敷衍地敷衍我啊!!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原创文章,作者:宇,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qiuxieku.com/1712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