乖来试试这个电动棒:用扭扭棒做小兔子

   乖来试试这个电动棒:用扭扭棒做小兔子轻轻地,敲了下门。

  带着十二万分的谨慎,生怕吵着了里面的人。

  “……桃姐?睡了吗?”白远的语气别提有多软绵绵,有多小心翼翼了。

  弹幕:……

  秒怂到底有多快,他们算是见着了。

  话说回来,他们口中的桃姐又是谁?导演?还是助理?

  镜头对着那扇关上的门,画面宛若静止,可屏幕前的观众心里的好奇值却已经拉满了。

  两三秒后,门内传来一声软绵绵的“来啦”。

  镜头前,少女揉着惺忪睡眼,推门而出。从眼角到双颊,都泛起一片樱桃似的绯红。

  没睡醒的桃柚,一举一动都像0.5倍速,她慢吞吞地打了个哈欠,黑羽般的睫毛扑闪扑闪,这才不紧不慢地睁开眼睛。她隔着水蒙蒙的雾气,视线扫了一眼白路白远,以及……在他们身后鬼鬼祟祟跟拍的摄影师。

  桃柚歪歪头,一脸困惑:“……白路白远,你们有什么事吗?”

  她慢悠悠地问,弹幕却早就开始了对她的讨论。

  【这是谁呀???刚打开直播间,请问这是新来的艺人吗??】

  【白天没见过啊,是工作人员吧?长得还挺可爱的,瞧瞧这颜值!这不比某两位男爱豆好看多了。】

  【前面的,不要让谐星比颜值……】

  观众老爷们的好奇心一被激起就消不下去,还有人追到冯制作人的微博,私信询问桃柚的信息的,不过冯制作人当然是不会回应的。

  一是为了保护桃柚的隐私,其次,当然是要吊足大家的胃口了,如果观众的兴致被轻易满足了,谁还继续看节目呢?

  桃柚刚醒,还被白路白远团团包围,根本不知道自己已经成了直播间里热议的话题。

  她坐在小书桌旁,展开白路白远递来的两张皱皱巴巴的纸,默默读了起来。

  房间里一时静得可怕。

  白路白远像两条等待主人发令的小狗,紧张但乖巧地坐在边上,等待桃柚宣布结果。

  忽然间,桃柚的身子微微倾斜,两人紧张得一下子坐直身体,结果桃柚只是挪了下凳子,换了个坐姿而已。

  白路白远发现是自己误会了,皮球泄气般软下了身子,又开始紧张地等待着桃柚的审判,他们两个人贴在一起,简直就像是两只正在等待主人发号施令的小狗勾。

  【哈哈哈哈哈他们是不是忘了他们刚刚还在吵架呢!!】

  【为什么两个成年男性能这么可爱啊……我感觉我的妈妈粉细胞觉醒了,没想到……我居然理解了为什么男爱豆会有妈妈粉……】

 文学

  【欢迎收看电影《忠犬白公》,以下是双胞胎狗勾,小白一号和小白二号。】

  【白远宝贝太可爱了,集美们,我宣布我单推了。】

  【笑死了,其实我想说——他们长得还行啊!为什么每次都要做出这么沙雕的表情啊!!表情管理被他们吃了吗?】

  当观众们刷完满屏的“哈哈哈”后,桃柚也终于看完了他们的游后感。

  桃柚的表情是僵硬的。

  桃柚的内心是崩溃的。

  当她抬起头,两只水灵灵的眼睛里写着的——分明是几个大大的问号:???

  当白路白远大着胆子问她,究竟谁的小作文才更好一点时,桃柚什么也没回答。她意味深长地笑了笑,拿起他们的游后感,开始大声朗读上面的文字——

  “在这白皙透亮的天空下,我的身体汗流浃背,我的内心五味杂粮……”

  桃柚说着说着,自己都被逗笑了,“白路啊,我是不是该夸你?至少你用对了一个‘汗流浃背’。”

  白路:……QAQ

  屏幕上的弹幕顿时变成了数不清的——????

  “白远,你还好意思笑——在家徒四壁的旅馆里,我孜然一身,醉生梦死……”桃柚读着读着,嘴角都笑抽了,满脸写着不理解,“你醉不醉我不知道,但你写的时候脑袋绝对不太清醒,能写成这样,你绝对不是喝酒,你应该是直接端着医用酒精一口闷了吧?”

  白远:……QAQ

  弹幕又是满满一片:???

  【太能骂了吧姐!有班主任那味儿了!】

  【啊啊啊我都毕业这么多年了,怎么听到姐姐训人,还是会起鸡皮疙瘩!梦回家长会了姐妹们!】

  【艹哈哈哈哈我要是有她一半会骂人,打游戏还能被人骂?】

  “没想到短短几行文字,竟然能让人如此痛苦……文学的力量果然惊人!”桃柚揉了揉酸痛的眉心,“你们知道,我这个做经纪人的跟你们来这儿,是为了什么吗?”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好家伙神TM文学的力量哈哈哈哈!】

  【这姐真的不是什么职业喜剧人吗?!隔壁相声综艺还缺人不,快来签人啊!!】

  弹幕上清一色被哈哈哈的大笑声刷满的时候,白路白远正带着一脸懵逼的表情看着桃柚,摇了摇头。

  白远嘴唇张开了一半,要不是看到桃柚眼里充满老母亲似的无奈,险些就把“难道不是来照顾他们起居生活的吗?”这句话给说出口了。

  桃柚一看他们初生牛犊般的懵懂眼神,就明白他俩肯定误会了。桃柚无奈叹气,她可不是来给这俩笨孩子端茶送水的保姆啊。

  她只能拍拍两人的肩,一本正经过地将“真相”告诉他们——

  “其实,我就是跟过来看风景的。”

  看风景???

  白路白远满脸画满了大大的问号:?

  桃柚丝毫没觉得哪里奇怪,像是个教训亲弟弟的无奈姐姐一样,对他们说:“你们两个的年纪加起来都有五十岁了吧?不要还像个小孩似的,有什么事都跑来找我,你们得学会自立,听懂了吗?万一我哪天不在,没人给你们拧瓶盖,你们总不能就渴上一整天吧?嗯?”

  说完,她把两只小狗勾拎起来,干脆利落地丢在门口,紧接着——啪的一声把房门给关上了。

  动作丝滑,毫无慈悲。

  白路白远瘫在门外,迷茫地对望一眼,彼此都是眼角微红,不知所措的样子,活像一对惨遭不幸的失足少男。

  白路:“……桃姐是不是觉得我们俩像生活不能自理的小学生啊?”

  白远:“你问我!我怎么知道啊!都是你惹的!”

  兄弟俩委屈又气愤地去拧对方的大腿肉时,弹幕已经为他们嗷嗷尖叫了——

  【哈哈哈哈这俩大宝贝太可爱了!!我也来当妈粉了姐妹们!】

  【这暴躁桃姐是他们经纪人吧2333果然头像越粉骂人越狠,好喜欢这种会怼人的萌妹。】

  【哈哈哈哈绝了,他们这到底是什么人设啊!莫名上头!!】

  【虽然不知道他们算是什么人设,但他们今天以后,大概得永远告别高智商人设了哈哈哈】

  房间里,桃柚点开直播,看着弹幕。

  自己当初的直觉没错——白路白远虽然实力不强,但他们拥有一种稀有且古怪的魅力,就像是被雨淋湿的小狗狗,尽管毛色并不华丽,也会招来人类的怜惜与喜爱。

  白路白远丝毫没察觉到这一点,他们在桃柚门前可怜兮兮地站了一会儿,收获了满屏写着【妈妈亲亲,路路远远不哭~~】的弹幕。

  最终,那两份小学生文笔的游后感还是被白路白远交给了导演,并换来了他们的晚饭……

  两个白煮鸡蛋,以及一本成语字典……还是注音版的。

  白路白远坐在客厅里——也许这个空间能被称为客厅的话,他们坐在客厅里的土床上嚼着鸡蛋,手里拿着字典,内心五味杂陈。

  他们家境富裕,父母对他们的爱不是用陪伴,而是用金钱来衡量的;从小,他们想要得到什么,就会拥有什么,自然没有精力去好好学习,父母忙于工作,一年到头都见不到几次,自然很少关注过他们的学业,他们自己就更加不在乎了。

  这还是他们第一次为自己没文化红了脸,看来,学习还是有点用的。

  “我们以后得好好学习,听到没有?”白路摆出一副大哥的做派,教育起白远,“这本成语字典对你来说有点难,有哪里不懂,就问我吧!”

  “得了吧。”白远小声嘟囔,“我才不会说自己的内心五谷杂粮。”

  白路:“……”

  白路瞪着他,恶狠狠地咬了一口白煮蛋,脸颊却像只熟透了的虾子,红的惊人。

  冯制作人努力憋着笑,弹幕也乐得不行,满屏的“哈哈哈哈”刷过去,直播间的人数居然比白天录节目时还多。

  然而观众人数再多,也进不了白路白远的胃,他们忍饥挨饿一整天,腿都快跑断了,得到的晚饭居然只有那两颗又圆又小的白煮蛋,还没等嚼,就已经吃完了,反而比吃之前更饿了。

  他们俩莫名怀念起过去的生活,原来爱豆这么不好当,想想他们以前轻松平淡的人生……

  原来,他们曾经的富二代的生活是那么枯燥,乏味,又幸福……QAQ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原创文章,作者:宇,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qiuxieku.com/17100.html